笔趣阁 > 钢铁燃魂 > 第122章 炮火呼啸

第122章 炮火呼啸

作者:天空之承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52bqg.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等魏斯处理完了私事,目标人员的集中转移工作也有条不紊地进行到了一个段落,特勤部队找到的,而且对方同意离开的,清点下来已有285名,跟最初预计的人数相差不多,但实际上人员的构成却有了一些意料之外的变化:原本预计的300号人里面,老弱妇孺占六成,而今这200多人里面,老人寥寥无几,多数是女人和孩子,成年男性不足两成,也就是说,这个群体比预想的更加脆弱,他们难以适应长途奔波,但从另一个方面来看,孩童比例的增加,意味着同等运力可以载运更多的人数。

    在奥克塔薇尔的直接指挥下,特勤部队的士兵们将湖畔能够动用起来的船只全部用上,载着超过150人往南岸驶去,预计三个小时之内可以抵达山谷,比运输舰指挥官要求的时限提早了不少。另外一条路,因为镇子里还能找到一些车辆,如果道路顺畅的话,一辆卡车能在时限之内跑上两个来回,也就够把所有人都运到山谷去,但这种乐观情况是否真的能坚持到最后,谁也不敢下定论。事实上,午夜刚过不久,远处就响起了枪声,这意味着阻击部队已经跟驻扎距离最近的那支诺曼部队交上火。

    诺曼帝国陆军第1331猎兵营!

    在诺曼军队,营是正规部队序列里最基础的战斗单位,猎兵营往往不太起眼,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们没有什么战斗力。在诺曼军队,有的猎兵营是非常厉害的存在,特别是那些有着悠久历史、编成于民风彪悍地区而且有优秀指挥官带领的营。当然营了,这些部队从根本上来说是没办法跟诺曼帝国的陆战部队相提并论,因为两者的构成有着本质的区别。猎兵营是擅长在山地、林地活动的常规部队,陆战部队则是精锐中的精锐。跟联邦军队的情况对比,猎兵营大致相当于整编后的国防师突击营,而诺曼帝国的陆战师在同等情况下,对联邦军的国防师有很大的优势,甚至有时候是碾压性的,但他们跟联邦军的特勤部队又不能混为一谈,因为特勤部队的编制规模更小,作战任务更加特殊,诺曼人的陆战师则是正面战场最犀利的“开罐器”。

    那位担当内应的姑娘,也是要离开诺曼帝国奔赴自由的,所以魏斯是将自己的小侄子托付给她,让她暂时代为照料。跟奥克塔薇尔简单那商议之后,魏斯骑上来时的摩托车,一马当先在前面侦察敌情,一名特勤部队的步枪手坐在他的后座上与之一同行动。他们朝着之前响枪声的地方行驶,出了镇子,走了约莫二三十里,枪声渐渐清晰起来。从位置来看,那确实是特勤部队在阻击敌人的进攻。

    敌人有多少人马?随行的步枪手眯着眼睛努力在黑暗中张望,但很显然,他的视野无法穿透夜幕找出敌人的准确情况。魏斯眯着眼睛看了看,经过这一段时间的休整,他的精力恢复了不少,但必须有节制地使用这种特殊的技能,毕竟谁也说不清楚后面还会有怎样的挑战。就算上了运输舰,在撤退途中也还可能遭遇各种危机。

    敌人大概有一百三四十个,魏斯粗略的估算了一下,这个答案让他自己都有些意外。按照诺曼军队的编制,哪怕是一个不满编的营,在战争时期怎么也不会少于三四百人。难道敌人很只派了一部分人马来试探虚实?这种情况下不应该啊!魏斯冷静地想了想:不好,敌人肯定是以一路兵力佯攻,吸引对手注意力,另一路部队,也就是他们的主力,很可能已经绕道赶往小镇了!

    特勤部队的士兵们作战经验非常老道,可是他们毕竟没有夜视能力,即便他们能够通过战斗的胜势去推断敌人的兵力部署,也没有办法像魏斯这样做出准确的判断。想到这里,魏斯不由得皱起了眉头。他站在山包上四下张望,但一时半会儿没有发现其他方向还有敌人。他骑上摩托车,在附近兜了一圈,由于时间很紧迫,形势也非常的紧张,他没有扩大搜索范围,因为一旦走错方向,情况会很危险。等他兜回来的时候,从镇子前往山谷的第一批机动车辆正从这一区域驶过,这支临时混编车队共有四辆卡车、三辆轿车以及七八辆摩托车,坐镇车队指挥的是奥克塔薇尔麾下最资深的少校军官,车上载运了一百多人,虽然很拥挤,也很缓慢,但总算是将相当一部分需要转移的人员都转移出来了。这样算下来,最后一批需要转移的人员联通特勤部队的战士已经不足百人了,只要四辆卡车和三辆轿车再跑上一趟,还是有希望赶在清晨五点前完成任务的......

    魏斯正盘算着,突然,一个若有若无的红点在空中划过,刚开始他以为自己眼花了,出现了什么幻觉,但一声短促而又尖锐的啸声传来,紧跟着是炮弹落地的爆炸声。这个时候,魏斯的第一反应是震惊,他怎么也没有想到,敌人会在这个时候对道路上行驶的车队开火。难道他们就这么笃定袭击者是为了把镇子里的人员都转移走,而且是往这个方向转移?这种深深的震惊和思维上的冲击,让魏斯觉得一阵惶恐:如果敌人洞悉了这一切,那么就算他们有一艘速度够快的运输舰以及一群足够精锐的特勤部队士兵,恐怕也难以逃脱敌人的手掌啊!

    转念之间,魏斯镇定下来,就算敌人真的察觉了真相,难道现在要束手就擒?当然不甘心这样!特别是他还答应将哥哥的血脉带回到洛林去,无论如何他都会履行这个诺言——这种血脉亲情的遗憾所加注的决心,有时候比单纯的求生欲望还要强烈。

    冷静下来算过了时间,魏斯意识到还有一种可能:特勤部队的行动虽然取得胜利,但他们既没有足够的兵力,也没有足够的时间去干掉小镇周围所有的守军,诺曼军队肯定有漏网之鱼。只要他们骑上摩托车,而是开上汽车,时间足够他们前往友军驻地求援,而一个聪明的指挥官不难做出正确的判断,这样的话,敌人的阻击行动为何如此狡黠也就说得通了。那支部队显然是具备无线电通讯能力的,所以他们的判断应该已经上报给了他们的上级,至于他们的上级是否会在正确的时间采取正确的决定,那是另一回事,可以确定是,形势已经比预想的更加的急迫。运输舰指挥官给定的时限是清晨五点,现在,特勤部队需要在最短的时间内赶到山谷,越早越好!

    虽然炮弹爆炸的位置离道路比较远,不至于威胁到道路上的这些车辆,可是这样的炮击让所有人都惊慌起来。魏斯试图通过炮弹飞行的方向推测敌人火炮的方位,但目前掌握的信息还远远不够。这种炮弹感觉是来自于普通野战炮的,最大射程可以超过20里,只要将射击阵地至于山地、树林等隐蔽处,魏斯是观察不到的。可是,他们怎么知道车队到了这个位置?为了避免敌人发现,这些车辆没有开灯,只有摩托车用较弱的灯光进行引导。敌人究竟是在哪里观察?

    为了搞清楚这个致命的问题,魏斯凝神静气,将特殊技能的功效提升到一种近乎极致的境界。这很消耗精力,但也是没办法的事情。终于,他看到了在遥远的地方有一个敌人,这个敌人很奇怪,他离开了地面,却又是一名普通士兵,并没有飞机或是舰艇这类载具......

    见鬼!那是敌人的炮兵校射气球,他们居然在晚上使用这种载具进行观察,而不是把部队全部派过来硬碰硬碰的交手,敌人指挥官还真是老辣。魏斯这样揣测,要对付这样敌人可是相当麻烦!他们的远距离炮击精度不高,哪怕几十发才能中一发,对特勤部队和目标人员来说也是够呛的。

    片刻过后,又一发炮弹飞来,尖啸着落下,发生爆炸。魏斯更加确定炮弹是从观察到敌人士兵浮空出现的方向飞来的,距离基本上处于野战炮的射程边缘。炮弹落点依然离道路很远,还威胁不到道路上的车辆,可是遭到这样的进攻,车队已经没办法正常行驶了。出于本能的安全防范,车队停下来,所有人员下车疏散。

    情急之下,魏斯骑着摩托车,朝车队冲了过去。几分钟之后,他追上了车队,冲着特勤部队的官兵们喊道:“继续走,不要停,敌人离这里还很远!他们发现了我们,但他们没有足够的力量阻止我们!我们不能耗在这里!”

    “那你说怎么办?就这样闯过敌人的炮火吗?”那名少校急吼吼的问魏斯。

    魏斯答道:“给我五个人,五辆摩托车,我们去干扰敌人的炮击。”

    “五个人五辆摩托?”少校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但他左右看了看,形势危急,容不得他犹豫,因而迅速下定了决心,喊道:“萨克森,你带四个人,各骑一辆摩托车,跟上我们这位第二指挥官,听从他的命令。为了保全大局,不要顾及代价,英勇奋战吧!”

    这般决然的口气,仿佛是在为战士们送行,但魏斯压根没打算跟敌人硬扛。临行前,他对少校说,敌人在正北偏东方向,我们的车队必须避开那一带,得绕过去......记得地图上有一条小路吗?靠近湖畔的。”

    “记得!”少校说,“我知道那条路,它是我们的备选方案。我们就走那一条,你们无论如何都要拼尽全力掩护车队!他们的安危现在就靠你们了!”

    少校所点的兵马很快就归到了魏斯的指挥之下,他呆着他们沿着道路向前飞驰,而搭乘车辆转移的目标人员也在特勤部队战士们的召唤下重新等车。魏斯看到自己的小侄子和那个姑娘,虽然没有时间顾及这么多,他还是冲着自己的小侄子挥了挥手:“克伦伯-海森家族的小伙子,不要害怕,我们一定能赢!”

    这男孩站在姑娘旁边,看着自己的叔叔骑着摩托车风驰电掣地走了,不知道该说什么,眼神很是复杂,或许,这个背影让他想起了出门远行的父亲,那是他关于那个男人最后的记忆......

    炮弹接二连三地飞落,魏斯的心情不由得焦急起来,可是他知道,越是如此,想法越不能乱。他带着士兵们沿着道路往前走了一段,然后停下来,将大伙召集到身边。

    “敌人就在前面,为了干扰敌人的射击,我们得冒险做些什么......跟敌人拼是不现实的,也来不及了。我们能做的,就是让敌人以为我们就是车队,所以,待会儿我们继续往前走,打开车灯走,吸引敌人的炮火,然后往东转,让他们以为我们向东边去了。”魏斯向众人解释了自己的计划。这样做很危险,因为车灯在敌人的观察员眼里就是炮击目标。

    战士们并不惧怕危险,他们纷纷打开车灯,跟着魏斯给敌人布设“迷魂阵”,敌人的炮弹果然循着他们的行迹砸落下来,并因此远离了后面的车队。接下来的时间里,这一小队英勇无比的摩托车手尽情体验了死亡随风的感觉。把敌人的炮火引开之后,魏斯心中的紧迫感并没有解除,他让士兵们继续诱导敌人,自己骑着摩托车往小镇方向冲去。焦急的心情让他成了这打破深夜寂静的疯狂赛车手,发动机的轰鸣声是那样的响亮多时。他回到小镇,找到依然留守在此的奥克塔薇尔,对她说,这个计划有一个致命的漏洞:我们没能消灭所有的守卫者,他们现在很可能已经把消息——不是很可能,而是一定把消息传给了周围的诺曼军队,所以,距离最近的那支诺曼部队部署火炮封锁道路,他们的行动也许没有明确的方向性,但他现在已经发现了潜入者的意图。如果特勤部队不能在最短的时间内赶到山谷去,这场行动很可能会失败。

    奥克塔薇尔似乎已经想到了这一点,她没有表现出太多的惊讶,只是眉头紧锁。

    魏斯不仅仅是提问题的那个人,在来的路上,他已经想好了唯一的出路——事实上也是他一直强烈要求的:“如果有足够的车辆,我们可以解决问题,但现在没有,船也不够。没有办法了,必须给少校发报,告诉他,行动已经暴露,他和他的运输舰躲在山谷里已经没有意义了,必须冒险飞过来接我们,用最快的速度,这样我们还有一些生机。”

    “发报,我有最高军事委员会P级授权,立即启动紧急预案!”奥克塔薇尔以无比冷酷的语气向通讯兵发出指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