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济世鬼医 > 297 我有错

297 我有错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52bqg.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黑珍珠同学是轻轻的来,轻轻的走,哦不,带了一个衰神再走,在秦沐和红莲的惊讶的目光中,这小丫头直接跳上那铜疙瘩的肩膀上,状似随意的拍了拍,在她拍打的地方陡然之间掉落出来一个浑身绿色的小家伙,一脸的困顿,甚至嘴角还留着一丝晶莹的水。

    要不是红莲拦着,秦沐此时已经上前去揍人了,想到那镇长就因为供奉了这玩意儿,听信谣言,将自家的一家五口全部以残忍的方式来祭奠所谓的神灵,想想那孩子凄厉的叫声,和全身暗红色的尸体,想到这些,秦沐就忍不住动手。

    “别介,”黑珍珠看出了秦沐的意图:“这东西我带到我老爹那里就好了,你若是对他动手,你损失的可就不止功德了,划不来的。”

    听黑珍珠这样说,红莲也紧张起来,死死的拖着秦沐,红莲的力气比起和尚是有过之而无不及,秦沐挣脱了老半天无果后,只得放弃,只感觉手臂都被捏红了。

    于是乎,这黑珍珠还没出现两分钟便又消失了,留下秦沐一地的惆怅,因为黑珍珠同学走之前又将小七的灵魂扔了过来,说是死活找不到前生过往,这灵魂压根是不完全的。

    当然是不完全的,因为家里还有一个呢。

    “公子……”被留下的小七看着秦沐的眉头紧锁,还以为自己的存在是个累赘,登时就眼泪汪汪的看着秦沐,那模样,似乎随便都能掐的出水来:“公子……是嫌小七麻烦么?”

    “唔,是挺麻烦。”秦沐也不知道是在想什么,顺口就来了一句,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迟了,小七哭得梨花带雨,秦沐顿时觉得自己的舌头都打结了,连忙说道:“不是,你知道我不是那个意思……”

    “什么意思?”红莲凶巴巴的瞪了秦沐一眼,“连话都不会说,活该你现在还单身……”说着便作为一个大姐姐的样子安抚着小声啜泣的小七。

    “大姐,你讲点道理好不好,我会不会说话跟找不着女朋友有关系么?”被红莲戳到痛处,秦沐是一脸哀怨,是,他是快二十五了,说的好听点大好年华,说的难听点都奔三了,没有女朋友很奇怪么?谁特么的会喜欢一个以捉鬼降妖为职业的人做女朋友?所以秦沐只好单着了。

    “你说呢?”红莲斜睨了他一眼,从秦沐那表情,似乎看出了什么,不禁说道:“你就得了吧你,就是不正常的也不会喜欢上你,你瞅瞅你,要幽默没幽默,一句话能让女孩子哭,要钱没钱,要房子没房子,要车没车,你说人家女孩子为啥跟你。”

    “姐姐,我的钱不是让你花光了么?”秦沐哭丧个脸,突然想起了那天红莲怒刷两千五百万的事情。

    红莲老脸微红,轻咳一声:“那你就去赚啊。”

    在红莲的插科打诨下,小七忍不住笑出了声,秦沐如释重负,他最怕女人哭了,女鬼也一样。

    “哎,笑了,”红莲也乐了,忍不住多看了小七两眼,要说这小七还是有些姿色的,否则在那司空府的老宅里,秦沐也就不会看见小七是因为少奶奶的怀疑而死的,姿容妍丽,不然那少奶奶也会嫉妒成那样,仅凭着一点点风吹草动便处死了小七,只是小七的魂魄竟然是不完全的,这很奇怪,从小七的死法和她生前来看,也不会有什么人对一个丫鬟感兴趣,若是想知道为什么,只得等回去让二魂融为一体,再看看还缺不缺魂,若是还缺,那就只得等灵魂完全齐全,才能一探究竟。

    “这妹子看上去好生眼熟。”因着小七的笑容实在是灿烂,红莲便多看了两眼,随即发现了问题:“好像和家里的那个……秦沐,你丫的不错啊,抓了姐姐还抓了妹妹。”

    “什么姐姐妹妹?”秦沐莫名其妙,被红莲这种指名道姓的骂有些莫名其妙,看了小七的脸之后随即明白了过来,敢情红莲以为小七跟家里的那个是双胞胎之类的,顿时哭笑不得,红莲这想象力,不去写小说就真的太对不起人了:“你想多了,这是小七,家里的那个也是,她并不完整,以你的功力还不清楚么?”

    红莲突然之间抓住小七的手腕,探了一下,神色有些古怪:“那可有你的忙了。”

    “是啊。”秦沐感叹似的说道。

    突然之间,从镇长家的别墅里面窜出一个满头白发,一脸淤泥的人来,全身的衣服就好像拖把一样,一条条一根根的随意的挂在身上,若不是他身后还挂着一个秦沐眼熟的黑斗篷,秦沐根本认不出来,那个家伙竟然就是镇长。

    “啊……啊……别……别靠近我……别……啊……啊……”镇长语无伦次的叫着,长长的指甲使劲的抓着自己的头皮,狠狠的撕扯着,直到将满头的白发扯得只剩下几根,露出白白的头皮。

    这场景真是够震撼的,在他撕扯头发和头皮的时候,红莲和秦沐还有和尚和小升,就这么张大了嘴看着,完全不知道这货究竟是怎么回事,明明跟在他身后的五个灵魂还离着那么远,这货是发个什么疯?

    两位老人脸上带着慈祥的笑,妈妈左手牵着女儿右手牵着小儿子,小儿子一脸欢乐的看着那个已经发了疯的父亲,远远的,秦沐看见那老人的嘴唇动了动,说出了一句话,小儿子开开心心的与趴在地上嚎啕大哭的父亲挥了挥手,五个灵魂就这样的缓缓的消失在天际。

    “我有错……我有错……”镇长伏在地上嚎啕大哭,尽管他的头发已经被他撕扯得差不多,那也无济于事,只是他用自己的方式去宣泄自己的罪孽,跪伏在地上,朝着五个灵魂消失了的方向狠狠的磕头着。

    秦沐静静的看了好一会儿,他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神情淡漠得好像他只是一个过路人,过了好半晌,才听得他淡淡的说了句:“走吧。”

    和尚和小升对视一眼,跟在率先走出的秦沐的身后,而小七从头到尾都不明白是怎么一回事,只是机械性的跟在秦沐身后,红莲则是深深的看了秦沐一眼,不明白为什么最后秦沐没有将那老人所说的话告诉给镇长。

    因为那老人说:“我们不怪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