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疯骑士的宇宙时代 > 第三十六章 收获

第三十六章 收获

作者:愤怒的松鼠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52bqg.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回程的旅途,罗夏并不着急,尤其是有了代步工具的前提下………

    如今的罗夏坐在收割者2型的驾驶台上,一边翻操作手册,一边硬着头皮驾驶。

    是的,恐怕罗夏最多的收获,并不是什么信仰系统的奖励,而是这套完好却从头到尾没用使用过的收割者二型魔铠。

    其实,罗夏在城外假装守卫,即是兵行险着的奇思妙想,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

    若乌迪真的贯彻缩头乌龟战术到底,从头到尾不出魔铠……..罗夏还真拿他没办法。

    那一天一发的神力火铳,能不能击穿魔铠的防护存在疑虑,就是击穿了,能不能击伤、打死对方,都让人不放心。

    最终,罗夏只能赌了一次,赌那个老油条会在“绝对安全区”放松警惕,赌他不管经验多么老道,在即将逃生前也会有一刻松懈,于是,他赌赢了。

    若乌迪连最后一刻都不愿意下魔铠,即使已经达成了默契,那个真正的老守卫也不可能违反自己职责,帮罗夏骗他下来,

    也就是他为了顺利进入城中,贿赂守卫加快审核,才给了罗夏最后的机会。

    而这个行为本身,最终还是他安心了、懈怠了,认为自己已经安全了……..这也是为什么老守卫会说年轻人差点火候。

    “永远不要小瞧任何对手………不到最后一刻,绝对不要懈怠。”

    魔铠行进途中,罗夏还有些空在小本本上写写画画,记上自己的最新心得。

    值得一提的,就是不知道是最近历练的提升巨大,还是这个黄金精灵肉身给力,和艾希那两分钟充电就报销不同,若是仅仅驾驶这个魔铠步行的话,罗夏甚至感觉不到消耗。

    “一台完整的魔铠估价才1800神贡,难道我这刚到手5300神贡很值钱?”

    “……..别用信仰系统的评价计算,那很坑爹的。这台收割者虽然不是什么高级货,但装载了两个很实用的武器模块,保养的也不错,在黑市中卖到七八千。若是遇到急需的,过万也是可能的,毕竟这年头还是军火最贵。咦,你在写什么?”

    “笔记,感觉收获不少,趁着忘记之前感觉记下了。”

    驾驶台上的小本本上,记满的最近的收获心得。

    “贴条23,所谓的阶位、强弱都只能作为参考,在生和死面前,任何一个破绽、一个弱点都有可能导致死亡。”

    “贴条24,所谓的职业并没有那么难以理解,一个核心能力配上几个技巧、装备,形成一套自己的战斗方式,或许才是所谓职业的真髓。”

    “贴条25,不管是科技武器还是魔法武器,击杀对手都只需要一击,所以……….尽情的依赖外物吧。但修行的时候除外。”

    看着罗夏一点一滴的记载自己的所思所想,苏娜娜也没有说什么。

    事实上,在追踪狩猎的前期,苏娜娜还像是教授学徒一般事无巨细的逐一交代。

    而当罗夏海绵般的吸收了所有的技巧和知识后,苏娜娜也越说越少。

    甚至在最后几天,只有罗夏即将犯大错的,苏娜娜才会提醒,影响不大小错误、坏习惯反而不会纠正了,不,甚至还会让罗夏主动去尝试这些技巧。

    毕竟,从错误中积累经验,不仅是成长的必经之路,有时候在世人眼中的“错误”,却也未必完全走不通,很多成熟的强者以为自己的特性和成长经历,都有他人眼中的“坏习惯”。

    “为了保持和被追踪者的距离,娴熟的游侠会根据脚印的深浅、破坏程度来确定对方的距离……..算了,这一套你不用学了,反正你永远是会先发现对方的一方。”

    只有明显走不通的路,苏娜娜才会阻止。

    “…….用石头和木枝做简易枪架来辅助瞄准吗,虽然在某些时候的确是个好主意,但你不可能每次都获得同样的材料制造同规格的枪架,那细微的手感区别,在关键的时候会很要命,要么你配一份枪架,要么从一开始就不要用枪架…….实话说吧,那些活的最久的老手根本不用辅助设备,他们不信任直觉和眼睛以外的任何装置。”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不管罗夏写了什么,苏娜娜和其他人都没有纠正的打算。

    不管这心得是对是错,至少有了新得和收获。

    最怕的事后不想不总结的那种,那些总是说你们放心我没事的新人才是最让人不放心的。

    死要面子活受罪就算了,一点都收获没有全靠身体本能来学习,那要命多硬才能活得久。

    如今,观看了“直播”的降临者们,对罗夏影响最深的,倒不是那异常诡异天赋能力,而是这稳健的可怕的学习能力。

    只有有疑虑就问,那怕再微小再细节,不讲面子不顾及对方感受…….但只要力所能及的,其他降临者也都很乐于回答。

    通过这场复仇盛宴,即使还没有正面交流,不少降临者已经认可了这位同伴。

    至少,认可了他未来的发展潜力。

    别小看这“认可”,在这个残酷而危险的世界,猪队友比神对手更加要命,看看那野盗团的遭遇,就知道摊上一个不靠谱的队长加上心怀鬼胎的同伴,有多么可怕。

    若弓箭手死亡后,那乌迪和其他人没有各怀鬼胎,而是在发觉逃避没可能的情况下,在老大的带领下怒怂罗夏一波………正面交手后罗夏绝对没有幸存的可能,直接放弃任务是最优选择。

    事实上,虽然有老手的指引,诸人更赞赏罗夏的心底素质,甚至达到了稍稍恐惧的地步。

    要知道,罗夏可是全程和个体战力数倍于自己的团队交手。

    任何一个野盗,那怕是最弱的菜鸟沙克尔,只要有了和罗夏当面交手的机会,死的都会是更加菜鸟的新手猎人。

    这种心理压力,就如和死神贴面舞,在随时可能切碎自己的钢丝线上舞蹈…….就是老手都会因为恐惧而失误,罗夏却仿若没有察觉脚下的危机。

    那复仇武器一枪一个看起来很爽,但若是任何一枪失败,让野盗团发现狩猎者并不像自己猜测的那么强,那么猎人和猎物的关系可能会瞬间颠倒。

    无视自己负面心理压力,任何时候把得失置身事外,却能准确把握对手的每一个破绽,一步一步逼人绝境的力量……..与其说是技巧,更重要的是天塌不惊的心灵素质,而这恐怕是很难说一句天赋惊人就能让人信服。

    就连最了解罗夏的苏娜娜都对其刮目相看了。

    “…….你这完全不像是和平世界出生的,我都觉得你更像是黑血精灵社会出来的。”

    闻言,罗夏却露出了苦笑,他觉得自己的人生那里又出错了,这个坑比自己预期的还要深的多。

    “小时候,老爸经常带着我和罗丽去躲猫猫,玩你追我藏大冒险,虽然我们都从来没有抓到过他……..现在回想起来,那个混蛋比这些野盗狡猾难缠多了……..不,根本没有可比性,若是他的话,第一天我就已经被吊起来打了。还有类似的生存大冒险、夏季试胆,正常的父母根本不会教这些吧!”

    不知为啥,当罗夏提到自己那不负责任的父母的时候,就是苏娜娜也保持了沉默了。

    来的时候花了五天,回去的时候却只花了一天半,罗夏也间接的了解到了那些在迷雾中找路的倒霉蛋,要多花多少冤枉精力了。

    而即将抵达矮覃村,在担心自己的学分的时候,窗口下的同伴联络窗却突然亮了,有其他降临者向罗夏提出了当面交流的邀请。

    而这个人,既在意料之内,却也让人罗夏有些难堪了。

    “…….罗夏,我在神域,我们见个面,我用两倍神贡向你收购你的中立神贡。”

    小框子里的,就是曾经导致“内衣暴走”事件的元凶,吸血鬼伊莎贝拉。

    她,也是罗夏这辈子最不想面对的黑历史,曾经“告白”却被发卡三连击的女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