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猎妖高校 > 第一百五十一章 两位公费生

第一百五十一章 两位公费生

作者:郑重骑士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52bqg.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他是一个身形壮硕的胖子。

    眉毛粗淡,眼睛很小,但是眼神幽深。

    他的左右脸颊耷着两块赘肉,让他说话总有种非常费劲的感觉。

    或者说,他说话总给人一种很有力的感觉。

    “想把一头暴怒的鱼人劝回湖里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胖巫师说着,从口袋里摸出一块洁白的丝帕,细细擦拭着自己的手心与指缝,语气显得很随意。

    郑清仍旧坐在地上,没有站起身。

    ‘我马玄黄’的效力还没有完全退却,他仍旧感觉身子像跑了一程马拉松似的,浑身使不上劲。

    于是他一边仰着脑袋,沉默的看着这个胖巫师,一边悄无声息的把手伸进灰布袋里小心翼翼的掏摸着。

    “也许你该说声‘谢谢’,”胖巫师把那块丝帕重新塞进口袋里,瞪着一双漆黑的小眼睛,仿佛择人而噬的猛兽:“这样看起来会显得比较有礼貌。”

    郑清梗着脖子,扯了一下嘴角,发出一声冷笑。

    “需要吗?”一开口,郑清立刻被自己的嗓音吓了一跳。

    干涩、粗糙、充斥着气流逸散的声音。

    仿佛一副过多使用飞白的墨宝,气断乏力、松散而不实。

    他似乎能够看见一条失去血色、缺乏弹力的声带在气流的带动下勉强震动。

    努力咽下一口唾沫,润了润喉咙,郑清继续说道:

    “因为你的‘帮助’,那条咸鱼翻了个身……理论上讲,你该找它讨要谢谢。”

    “如果没有你的‘帮助’,我早就拖着那条死鱼去领赏了。”

    他把‘帮助’两个字咬的格外清晰。

    胖巫师脸颊上的赘肉抖了抖,似乎在对郑清的这番说辞表示赞赏。

    “我刚刚把伊势尼送回临钟湖……伊势尼就是跟你搭手的那头鱼人。”胖子歪着脸,用一种平淡的,仿佛朋友之间谈话的语气说道:“作为一个新生,能够打翻一头战力拔尖的鱼人……不得不承认,你很让人意外。”

    “你更让人意外。”郑清毫不留情的嘲讽道:“今天晚上,你是最大的一个意外。”

    胖巫师手指交叉,用一种惊讶的目光看着郑清,似乎对他激烈的用词表示诧异。

    郑清则靠着树根,抱紧手中的法书,皱着眉,打量着面前的胖巫师,

    这个胖子看上有点眼熟,他在心底默默思量着。

    但天地良心,他肯定没在学校跟这位胖巫师打过招呼。

    思虑无果,他索性直接开口。

    “提到礼貌,”郑清打量着面前的胖巫师,清了清嗓子,语气中充满了疑惑:“如果你能在打招呼之前先做个自我介绍,或者不那么居高临下的看着别人……也许会显得更有礼貌。”

    胖巫师脸上的赘肉又抖了抖。

    “啊,失礼了……没有想过这个问题。”他撩起袍子,费劲的蹲在郑清面前,把粗短的手伸到郑清面前:“我以为你认识我的……初次见面,请多指教……我是瑟普拉诺……麦克·金·瑟普拉诺。”

    郑清倒抽一口冷气。

    他觉得自己的心肝脾肺肾都被这口气憋的挪了位置,五脏六腑都抽抽的疼了起来。

    麦克·金·瑟普拉诺。

    如其所言,对郑清来说,这的确是个熟悉的名字。

    一瞬间,他的脑子里飞快滑过许多画面。

    大明坊中那头横冲直撞的野猪,入学专机上那位浑身喷香的‘卷毛狗’各种高谈阔论,带着一簇黑色短毛的无名信笺,以及萧笑曾经给他念过的那一串长长的头衔。

    阿尔法学院公费生、阿尔法学生会副主席、与弗里德曼爵士齐名的双子星之一、奥古斯都阁下的得力臂膀;

    独立组建了第一大学排名第十七位的‘祥祺猎队’、组建了自己的社团‘祥祺会’。

    这些成就,无论哪一条,拎出来都能吊打郑清一顿。

    郑清曾经私下琢磨过,自己能够望其项背的,也许只有一个公费生的身份了。

    但大二的公费生与大一的公费生,在第一大学完全是两个概念。

    古人云,小时了了,大未必佳。

    在第一大学,以公费生身份入学,最终泯然众人的不要太多。只有那些从头到尾,大学四年都把持公费生身份的人,才会被众人承认为真正的公费生。

    也许因为林间沉默了太长的世界。

    草丛里的金铃子、油葫芦之类鸣虫又重新试探着张开了歌喉。

    郑清侧过脸,看着渐渐沉入西方的圆月,苦笑一声。

    “真是一次令人印象深刻的见面。”他的声音显得有气无力。

    “你看上去气色很差。”瑟普拉诺重新站起身,打量着郑清,语气中充满了关切。

    “漫长的一天。”郑清喘着气,手心里那块硬邦邦的护符令他安心许多。

    “看来你之前真的不认识我。”瑟普拉诺脸上稍稍浮现出一丝不满:“在你做了那些事情之后,我以为你会对自己的安全更在乎一点。”

    “我觉得这里是第一大学。”郑清老老实实的承认道:“我认为这里很安全。”

    “有趣的想法。”瑟普拉诺简短的评价了一句。

    两人之间又陷入了迷之沉默。

    “不知道你有没有遇到过这种事。”许久,瑟普拉诺重新开口:

    “有的时候,你期待已久的事情发生在自己面前,却发现这件事带来的满足感远低于你的期望。”

    “那你不应该让这件事发生。”郑清的眼神飞快的收缩了一下。

    “所以,你现在拿到梅林勋章了?”瑟普拉诺脸颊上的赘肉堆起,挤出一道难看的笑容:“因为在大明坊镇压了一头野妖?”

    “什么梅林勋章?”郑清有些莫名其妙,但出于安全考虑,他还是试着解释了一下:“我没有镇压他。他只是睡着了。”

    “我当然知道你没有镇压他!难道一个还没有入学,甚至连中学都没有上过的蠢货能仅凭几张不入流的符咒镇压我弟弟吗?”瑟普拉诺突然暴怒起来,他咆哮道:“难道他没有倒在你的面前吗!”

    郑清顿觉无话可说。

    “你打算就这样吼我一顿吗?”他又紧了紧手中的护符。

    “的确很蠢。”瑟普拉诺忽然又平静下来:“虽然很勇敢。”

    “下个月有学校举办的校猎会。你会去参加的。”他用一种陈述式的语气说道:“而我会开一场赌局。”

    “如果你带领的猎队能拿到新人赛的冠军,但没有拿下野妖王。那么我们之间的恩怨可以一笔勾销。”

    “我既然知道你在哪里上的中学,也能知道更多事情。”

    “希望你不要表现的像现在一样蠢。”

    郑清咬紧牙关,不再吭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