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妇贵荣华 > 023 七郎情意(二)

023 七郎情意(二)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52bqg.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古色古香的檀木雕花的台子上,放着一方熏香,散发着百合花那袅袅清香。

    阳光透过木棒支撑的窗户,投射在筵上,颤动着的花影,银色余辉的光毯,带着一丝惬意的慵懒。

    窗外有鸟鸣声传来,轻灵动听,令人心头愉悦。

    王家七郎单手拄着下巴,微微侧头盯着时映菡看。

    她此时的一颦一笑,他皆会深刻地记忆在心中。

    “可否请表妹送某丹青一副,某用大礼回赠。”王家七郎开口,打破了寂静。

    她抬头看他,不由得嗔怪:“表哥若是喜欢,拿去便是,哪里需要什么大礼?”

    “这怎可同日而语?”王家七郎说着挑眉,随后左右瞧了瞧,见周身只有他们二人的侍婢,这才大了胆子,凑到了时映菡身侧,小声去问:“表妹可还记得我的名字?”

    “王修烨。”

    “这画上,要写上时映菡赠予王修烨!”

    时映菡当即一怔,随后迟疑,写上闺名不符合规矩吧?

    而且,这画还是送予男子。

    之后,她才意识到,原来表哥知晓她的闺名?!

    扭过头去,只见王家七郎明眸皓齿,笑容狡黠,带着一丝坏坏的意味。

    “表哥莫要逗我。”

    “这怎能是逗你呢?”

    时映菡不再理他,只是回头吩咐:“碧彤,将我屋中裱过的画取来几幅,让表哥挑选。”

    一般,只有喜欢的画作才会被装裱起来收藏,时映菡也是如此。

    王家七郎也听得出,她这是要忍痛割爱了,当即笑眯眯的,心情不错。

    随后,王家七郎讲起了长安城之中的趣事,以及达官贵人之间的那些不为人知,却也是小道消息的秘闻。话题从银装素裹的雪山,又到了通往神域的丝绸之路,话语间,时映菡好似听到了大漠之上骆驼脖子上的铜铃声,或者是长安城中深秋之时,簌簌的落叶声响。

    时映菡是一个很好的听众。

    她安静,听得认真,时而会问一句,时而会应和着微笑,楚楚动人,眸如秋水,令王家七郎谈性更足。

    随后,王家七郎似有似无地提起了印五郎。

    “听闻,绪阳郡主曾有意嫁予印五郎为妻,更是在长安贵女之中表明了自己的心意。要知晓,那可是长安城之中出了名的一枝花,明艳动人,不可方物。谁知,她这般开口,还是出现了情敌,乃是当朝宰相的千金,亦是名动长安的才女。两女不分上下,大家不由得好奇,将目光投向印家,谁知……印五郎竟然来了徐州。”

    王家七郎没说,印五郎其实是明确拒绝了的,只说了一句话而已:八字不合,命中无缘。

    印五郎是谁啊,那可是天师的关门弟子,他若是算出无缘,那就是绝然不能了。

    “原来他这般受欢迎?”

    时映菡很惊讶,觉得印五郎虽然长得不错,可惜家庭背景并不如何雄厚,只是……很有钱罢了。

    “可不就是,他可是名动长安的人物,成了长安城中众多女子最想嫁的郎君,日后,若是哪名女子嫁予他为妻,怕是会大大的出风头,也会引来巨大的麻烦……”

    时映菡理解地点头:“这是自然,怕是会成为众矢之的呢,生活也太平不得了。”

    她很了解女人,自己得不到的东西,被其他女人得到了,心中都会不舒服。

    两个女人,如果瞧上了一位郎君,不管最后有没有与那位郎君在一起,她们的一生都会互相比较,互相攀比,互相看不顺眼。

    更何况,这么多的女人了。

    时映菡简直不敢想象。

    王家七郎见时映菡那心有余悸的模样,不由得笑得更盛。

    “待过些日子,你们若是能够去往长安,我会带你多多出去游玩的。”

    时映菡微微颔首,却未放在心上,她并未觉得她会去往长安。

    王家七郎心中却极为笃定,时广山升职之事能成。

    这时碧彤取来画,王家七郎一一打开来看,不由得啧啧称奇:“我在长安城中见过不少名家的画作,就连国子监之中的才子画作也曾见过,但是绝未见过这般惊艳的画作。或许,论画工,你不及那些名家,但是,论色彩,你绝对是当今奇人了。”

    “表哥谬赞了。”

    王家七郎摇了摇头,对这些画爱不释手:“这绝对是肺腑之言!”

    时映菡盈盈一笑,并不多言。

    王家七郎选了一副风景画、一副游鱼图放于案几之上,让时映菡题字。

    时映菡点了点头,取出毛笔来,在图画之上写了一排小字。

    时家三娘赠予王修烨。

    王家七郎瞧着,不由得失笑,却也没多说什么,只是捧着画,亲自等待墨迹晾干。

    “表哥明日便会启程吗?”时映菡问。

    “嗯,明日一早便会启程,先去一趟洛阳,随后再回长安。”

    他说着,从自己的袖袋之中取出了一个木制的锦盒,交给了时映菡。

    “回去再打开瞧瞧喜欢不喜欢。”

    不能当着客人的面拆开礼物,这是礼节。王家七郎特意说明,恐怕就是这礼物极为贵重,生怕时映菡在此打开,不敢收下,然后退回。

    时映菡猜到了几分,当即动作一顿。

    王家七郎却不理,当即伸手拉过时映菡的小手,将锦盒放在了她的手心之中。他的手很大,可以将时映菡的小手全部包裹起来。时映菡只觉得指尖一凉,碰触到了他柔滑的手掌,虽然只是瞬间,还是感受到了他的体温。

    很凉,在这样的天气,碰到会觉得很舒服。

    “你就收着吧,我听闻,你这画可是卖了一百五十贯钱的,虽然我觉得你是卖亏了。”他说着,将案几上的画拿起,又看了几眼,笑道,“这是这世间,绝无仅有的美丽色彩,是我见过的最美的画作。”

    时映菡微怔,瞧着面前的少年,他有着高挺的鼻梁,清朗的眸子,他是一名干净利落的少年郎,时而张狂,时而霸道,有些坏坏的,对她却是极好。

    就好似当年,在她孤寂无助之时,只有他将她捧在手心之中。

    她欣然一笑,眼睛弯成了月牙一般,其中闪烁着泼天的欢喜。

    王家七郎看了失神。

    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