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小丫头空间升级记 > 153引梦香

153引梦香

作者:幽然雨下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52bqg.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贾珍之妻尤氏搬酒请贾母、邢夫人、王夫人等赏huā,自然是很重视的。一大早就带了贾蓉之妻秦可卿过来荣府亲自来接。

    贾母虽然嘴上说着不必如此,都是自家人,我们自己过去就行了,可见两人如此重视心里还是很高兴的。几人陪着贾母等吃过了早饭后便去了东府,因者不过皆是宁荣二府女眷家宴小聚,就是薛姨妈等外人也算是亲戚没什么太多讲究。

    所以一群人陪着贾母在园中逛逛赏了赏梅,怕累着了她便引到了园中的一处戏楼坐了先茶后酒,听戏玩牌。

    惜春在那边瞧了会贾母等人玩牌觉得没意思,就过来招呼黛玉等人“我们去园子里逛逛吧,瞧着那枝好,让她们采了我们回头带回去插瓶?”

    “这个主意好,还记得去年林妹妹才来不久,就得了东府里送的梅huā插了一大瓶给老太太送了去,瞧着很喜庆呢!我们今天也多采点,给老太太、太太还有各自的屋里都放上,又好看又比那些香料强!”一说到玩,贾宝玉比谁都来劲,连连叫好,张罗着这就要去呢!

    “我就不去了,早起有些不舒服,想在屋里坐一会。”因着昨天七七那番话,迎春回到屋里思来想去辗转了一夜都没睡着,天蒙蒙亮了才迷糊了一会儿,早饭也没吃上两口。这会儿正没精神呢!听到惜春、宝玉的建议一反常态的没有配合答应。

    “我也不去了,我不耐冷,今儿有风不想出去呢!我陪着二姐姐在这儿,你们去吧!”黛玉因见了探春就想起昨天那番小气小性的话心里有疙瘩,因这个在瞧宝钗、宝玉也觉得别扭。什么自己不如她大方随和?不过是想踩了自己抬了她将二宝凑成一对罢了。她又没那个心思别拿自己做什么筏子,她才不掺和到她们那些破事中呢!

    “啊?”惜春瞧了瞧迎春、黛玉。又看了看已经站起身的宝钗、宝玉,有心说自己也不去了。可一则她是刚刚的发起人。二则她又是这东府里正经的小姐,若是再说不去太打人家脸了,无奈道“那我们一会就回来。”

    探春听到秋纹、碧痕两人给她的传话,自是知道黛玉听到了昨天她说的那些话。当时脸就红透了尴尬的不知如何是好。

    她以为黛玉走远了才敢说的,拿成想让她听在了耳朵里。不知道是小丫头们告诉她的,还是二姐姐透了话。按说林姐姐一直对她不错,好吃的好玩的也是她自己有的从没少了她们这一份,她那么说是有点不地道。

    若林姐姐不知道也就算过去了,偏让她知道了。今儿再见面她就觉得有些讪讪的,一晚上的心里建设算是白做了。

    道歉求和的话她是说不出口的,纵然说了出来怕人家在气头上也没什么作用。见迎春、黛玉今儿这样子。越发觉得她们是合起伙来排挤她,给她撂脸子。

    恨恨的瞪了迎春一眼,不知怎的,竟觉得都是迎春的错来。她不过是随口说说,她当面训过自己也就算了。怎么还能跑到林姐姐那里去告自己的状?

    如今弄成这个样子,说不得什么时候就会传到老太太耳朵里,说不定老太太这会儿已经知道了,要不然怎么早上吃饭的时候就对自己不冷不热的,一句话都没问过?

    要说探春这会完全是做贼心虚了,贾母一早上只顾着和东府里去接她的人应酬了。哪还顾得上问孙女、外孙女睡得好不好,吃得香不香这些闲话呀?

    又不是单单只没和她说话,除了宝玉。黛玉,别人不是都没怎么搭理吗?

    可人心里一但认定什么事,就会越想越偏,这会她将自己的错全赖到了迎春身上,人家可真是冤枉呀?

    只是迎春这会儿也没啥心情。也知道这个三妹妹时不时的就会跟自己来这么一场,心里不痛快呛自己几句也是有的。见她瞪过来。转头瞧向了窗外,心情不好不想应酬搭理她。

    这一下却让探春认为她是心虚不敢瞧自己,心中更是恼恨,站起身来对宝钗说道“宝姐姐,我们一起去吧!”

    “嗯,好的。不知二妹妹,林妹妹喜欢什么颜色的梅huā,我们也好帮你们好好挑一挑。”宝钗拉着探春的手,好似这几人间的不和谐因素她一点都感觉不到似的,笑盈盈的问着两人,一幅很关心妹妹的大姐姐样。

    “不敢有劳姐姐,回头让我的丫头去挑就好了。”黛玉客套的笑笑。

    宝钗见迎春也点头称是,也没有勉强,几个人牵手说说笑笑的出了屋子,不知道探春故意表演给哪个看呢!

    宝姐姐,宝姐姐叫得声音又大又亲热,手挽着手亲的好似亲姐俩似的,宝玉粘在另一边凑趣。一起住了好几年惜春反而像是个刚刚从外头来的,不远不近的跟在三人身后。

    吵嘴的人走了,知道迎春没有心情黛玉也不敢打扰,带着七七等人坐在窗前瞧着窗外的梅huā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huā园内各色梅huā开得正旺,不由着让七七想起头一次来宁国府的情景,在瞧同王熙凤一左一右围在贾母身边的秦可卿眼神中就带了些别的意味。

    因是薛宝钗进府后不久的东府宴请,又是赏梅huā,所以七七一来就特别注意各方面的动静,可知道她的搬出碧纱橱大作战的计划可是酝酿了很久,就等着这次好机会呢。可千万要盯紧了不能错过呀!

    只是七七在要不要让黛玉亲眼瞧瞧贾宝玉的无耻行径上犹豫着,虽然让她亲眼瞧瞧可以更加深贾宝玉在她心中的坏形象,让她们之间彻底没那点种互存小心思的可能。

    可是这年头对闺阁女子要求太严,万一让人知道了反而坏了姑娘的名声可就不太好了,贾母万一拿着此说事,非让她们姑娘嫁给贾宝玉那可怎么办?再说姑娘还小会不会吓到她呢?那毕竟不是啥好事,让她见了以后万一留下啥阴影,那可就是她的罪过了。

    七七思来想去还是决定同王嬷嬷两个回去捉奸。就不带着黛玉了!

    两个姑娘并一个丫头坐在窗前各想着各的心事,将那边牌局时不时传来的嬉笑声,和小戏子们咦咦呀呀的调子当成了背景音乐,安安静静的坐在哪里宛如自成一个时空。

    也不知几个人愣了多久的神,才见宝玉等人抱着各色的梅huā说说笑笑的进了来。探春见迎春等人回头得意的一挑眉,拉着宝钗坐到一旁说话,也不主动打理两人。

    到是宝玉跑了过来凑到黛玉跟前“可是累死我了,瞧这几枝好不好?我特意挑的呢,妹妹拿回去玩!”

    惜春也跟了过来。“我也挑了好多呢,二姐姐,林姐姐从我这里选。我的比二哥哥的好呢!”

    提到这个二哥哥,七七就不由的想起,贾琏叫二爷,宝玉也叫二爷,大房二房的少爷们没一起排辈份。偏迎春不但名字随着元春叫了,连排位都是按着人家来了个二姑娘。怨不得她们太太要说,她那个好二嫂算得精呢,什么好事都要让她占全了!

    想到这儿,七七回头瞧了贾母、王夫人一眼,心说都够极品的。偏心偏的都没边了!

    “二姐姐,你还不舒服吗?要不我和我嫂子说一声?让你早点回去?”听到惜春的话,七七才想起来。对了,人家东府里的嫡出小姐,也是按着西府的大排名走的,不伦不类的出了个四小姐出来,亏得东府也没个主事的。弄成了这样也没人说啥没人着急!

    “不用,我没事的。大家都高高兴兴的,别张张罗罗的坏了大家的兴致。一会吃了儿饭睡一会儿就好了,没什么打紧的。”一听惜春这么说,迎春忙拉着她,不让她吱声。

    刚好宝玉也叫着饿了,秦可卿就张罗着安排饭。几人从牌局上下来,大小丫头们伺候着洗手等诸事,也不必细说了。东府的菜色和西府里差不多,都是大鱼大肉油腻的很。

    黛玉略吃了几口就放下了筷子;惜春年纪小吃不了多少;迎春、探春两人因心里存了事,也没吃多少就不吃了。宝钗心思本就重,第一次来东府做客,见她几人都不吃了自然也不会多动筷子。宝玉瞧姐妹们都不吃了,也不愿多吃。

    喝了杯茶又出了新huā样,吵嚷着困了累了,要睡中觉。

    贾母一听心肝宝贝累了那还了得?立马说道“袭人,晴雯,你们几个好生的哄着他,给他寻个地方,让她好好歇息一回再来。”

    秦可卿听了便忙笑回道:“我们这里有给宝叔收拾下的屋子,老祖宗放心,只管交与我就是了。”又向袭人等宝玉的奶娘丫鬟等道:“嬷嬷姐姐们,请宝叔随我这里来。”

    贾母素知秦氏是个极妥当的人,生的袅娜纤巧,行事又温柔和平,乃重孙媳中第一个得意之人, 见他去安置宝玉,自是安稳的。又见黛玉、迎春等人神色都不太好,又叫住她说“你带着她们姐妹几个也去歇歇,小孩子都当不得困,中午还是多睡一会的好。”

    当下秦氏引了一簇人来至上房内间。宝玉抬头看见一幅画贴在上面,画的人物固好,其故事乃是《燃藜图》,也不看系何人所画,心中便有些不快。又有一幅对联,写的是:世事洞明皆学问,人情练达即文章。

    及看了这两句,纵然室宇精美,铺陈华丽,亦断断不肯在这里了,忙说:“快出去!快出去!”

    秦可卿听了笑道:“这里还不好,是特意给宝叔叔收拾下的呢?那可往那里去呢?不然让她们姐妹在这里歇了,你往我屋里去吧。”宝玉点头微笑。

    宝玉的奶嬷嬷李嬷嬷有些不乐意,劝道:“那里有叔叔往侄儿的房里睡觉的理?不如另寻一个去处吧?” 秦可卿笑道:“嗳哟哟!不怕他恼。他能多大了,就忌讳这些个!上月你没看见我那个兄弟来了, 虽然与宝叔同年,两个人若站在一处,只怕那一个还高些呢。”

    宝玉道:“我怎么没见过?你带他来我瞧瞧。”

    秦可卿笑着说道:“这会儿可是不行了,隔着二三十里,我往那里给你带去?见的日子有呢。等他下回再来了,我专门带他去给宝叔叔见礼。”

    说着,又引着他们到了自己〖房〗中,宝钗等人也都跟在后头说要去参观一二,刚至房门口,便有一股细细的甜香,袭面而来。

    “可是引梦香?”宝钗一闻便笑着说道“真是会享受,这可是上等的好香料呢!”

    心下却疑惑着,这香不都是要进上的吗?怎么她这里会有?这秦氏不只是一小官家的女儿吗?难不成还有什么背景?又或是这府里的老爷、太太赏给她的?可见她是个得宠的,这香千金难求呢!

    “引梦香?可有什么来历不成?”宝玉初闻便愈觉这香味刻骨吸髓似的,再听这名字更觉得眼饧骨软,连说:“好香!”

    秦可卿听了笑道“哪里有什么来历,不过是旧人故人得了点,知道我爱这个给我送了些罢了,统共不过一块香饼,点不了几次。若不是叔叔、姑姑们过来,我是不舍得点的。”

    说罢引了众人进房间,七七跟在黛玉后头打量了打量,和她上次来时没啥大区别,只是纱幔、被褥、靠枕这些日用品换了一些罢了。

    黛玉瞧着墙上那幅唐伯虎画的《海棠春睡图》,读着两边宋时学士秦太虚写的一副对联:“嫩寒锁梦因春冷,芳气笼人是酒香。”一时有些痴了。

    宝钗却瞧着案上摆着的宝镜金盘,屋里放着的软榻珠珠帐;越觉越觉得不是凡品,恐她这里装着水果的果盘都是有来历的。

    宝玉含笑连说:“这里好!这里好!”

    宝钗也跟着符合“可不是嘛,真真是个好地方。”心下却越发疑惑。

    秦可卿很是得意这屋子笑着说道:“我这屋子大约神仙也可以住得了。”

    说着,亲自展开了一床绣着富贵百子图的纱衾,又抱过一对的鸳鸯枕来,对袭人等人说道“你们在这儿服侍宝叔叔,我带几位姑姑去那边安置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