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小丫头空间升级记 > 126过年

126过年

作者:幽然雨下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52bqg.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林妹妹,前头好多庄子上都送年礼来了,我们去瞧瞧热闹?”天冷路滑,贾母看着贾宝玉不让他总出门,他天天没事就来缠着黛玉玩,只可难为坏了七七,生怕他们真处出什么青梅竹马的感情来。

    “我不去,外边天寒地冻的谁耐烦出门?再说那年礼有什么好瞧的?年年还不都是那一个样!”黛玉抽出袖子拿着书郁闷的换了个地方,这人怎么这么烦人,天天叽叽喳喳的吵得她不得安静,想静下心看会书都不行。害得她不是躲到贾母哪里就是和迎春三姐妹天天混在一起,耳根子还能清净一些,偏他还一点都看不懂人的眼色。唉!

    “那怎么一样?往年的年礼才来凤姐姐就安排妥当了哪瞧得齐全,今儿要不是她身子不舒服也不能都等在外头。”宝玉不以为意的又粘了过去,挨着黛玉坐下“你给凤姐姐的贺礼都送了点什么?”

    “还能有什么特别的?大家都差不多罢了。”黛玉见贾宝玉又坐了过来没办法的放下了手,瞧着七七给她使眼色,她说道“左右没什么事,我们去找二姐姐她们赶围棋吧?”

    “也好,我们两个玩也没意思,人多了才热闹。”宝玉听了这话立马跳了起来叫到“袭人,袭人,给我拿衣裳来,我们要去二姐姐哪!”

    “哎!”黛玉叹息着摇了摇头,其实她是最不爱热闹的,偏没法子。她总不能一直和表哥呆在一起厮混着,让她二舅妈知道了还不知道要说出什么好听的来呢!

    “姑娘也别生气,我们哥儿就是那个脾气,瞧着性子还小没长大呢,没什么坏心眼的。”紫鹃瞧出黛玉的不耐烦上前劝道“就当是哄着他玩好了。不然能怎么办?”

    “我没事,不过是天冷有些懒得动罢了,出去转转也好。”黛玉笑笑让紫鹃帮到披上斗篷,转头问七七“雪雁,你跟着去吗?”

    “我还有些困呢就不去了!”也不知道今天这魔星是怎么了?起得这么早,天还没亮就吵吵开了,弄得她也没睡好,这会眼皮还直打架呢!

    “就你能睡,整天和头小猪似的睡不醒。这都到了年下了,你要小心了。”黛玉调笑了七七两句转身出了门,七七可不管那个拉下床帘子滚到床上抱着被子睡得香着呢!

    转眼就是大年夜。七七第一次见到了贾府的两位当家男主人,贾赦和贾政。

    单从外表来看,七七觉得贾赦比贾政好看多了,一点都没电视剧中所扮演的那种猥琐形象,人长得高大俊朗。只是可能因为长期的睡眠不规律或是那啥过度人瞧着不太精神,两个大大的黑眼圈就那么挂在脸上,他少笑,过年都没个喜气样,瞧上去阴沉沉的有些颓废有些忧伤。七七瞧着他就想起了贾敏曾经说过的往事,说贾琏的生母没去的时候他不是这个样子的。也是个顾家上进的好男人。只是爱妻爱子意外过世,真凶没查到底只拿了他的一个妾顶罪了事;母亲的偏心过度,二弟的装傻卖乖。二弟媳那心机深沉,一切的一切都让他有心无力,渐渐心灰意冷了吧?

    想到这儿再瞧贾政,就怎么都觉得他表面人五人六,其实最是个道貌岸然、表里不一之辈。

    说什么饱读诗书。尊孔孟之道,哪个子曾教他可以占着哥哥的位置霸着哥哥的产业不松手了。说是为了母亲那是孝。可不是还有夫死从子的这句话吗?

    说白了就是不舍得,不舍得这偌大的家产,不舍得这正堂的地位,切!七七瞧着他大冬天还拿着把扇子装风雅的样, 不屑的撇了撇嘴,长得也不怎么样,真的没贾赦精神帅气,有些小白脸的意思,贾宝玉估计就随他这老爹!

    “妹妹多吃一点,今晚上可以赏烟huā听戏很是热闹呢!明儿就要受苦了,天寒地冻的还要祭祖,跪在外边可是遭罪呢!”贾宝玉非要赖在迎春、黛玉她们几个姑娘家这个席上,端着杯酒说这说那没个消停时候。

    “二哥哥这是说的什么话?小心老爷听见了又要教训你了。”黛玉没吱声,祭祖不祭祖的,左右和她这个外人不相干,倒是一旁的探春听见有些不高兴,他好赖还是能进屋子里去的,这还报怨,这要让她们这些只能顶着寒风在外边磕头的女眷们情何以堪呀?

    “我不过是同你们随便说说,又不会叫他听见。”贾宝玉小声嘀咕着,只是瞧了眼他爹的席位,到底是心虚不敢在多嘴多舌了。

    宴席开始,贾母坐在最上方,贾赦、贾政、邢氏王夫人等人都依次上前敬酒说着凑趣喜气的话,黛玉自然也是跟着迎春、探春、惜春一起上前敬了一杯酒的,只是下来后找了个众人不注意的机会,同迎春她们悄悄说了一声带着七七和紫鹃就先回碧纱橱了。

    一路上她的情绪都不太 高,紫鹃瞧着悄悄问七七“雪雁,姑娘可是想家了?这样出来没事吧?”

    “嗯,没事的。”七七点点头,论理黛玉还没出孝,这样的活动不参加他们也说不出什么来,就算是有些意见也只不过是在背后嚼舌根罢了,不用理他们,还是随着她们姑娘的心意就好。

    回到小小的碧纱橱,宝玉屋里的丫头们或在前面伺候或出去瞧热闹去了,显得更是冷清,黛玉坐在窗前听着外边的炮声,想着往常在家里时的热闹情景,再想想如今家里只有她和爹爹两个人了,却偏偏天各一方,不得相见,忍不住就想落泪。

    “姑娘,这大过年的可不敢哭,千万别落泪呀!怎么也要图个吉利。”

    听了七七的话,黛玉忙擦了擦眼角“我没哭,这不是想爹了吗?雪雁你说爹爹现在一个人在干嘛?”

    七七叹了口气,揽着黛玉的胳膊坐在一起幽幽说道“老爷估计也在想小姐,或者又在画夫人、少爷还有你们的全家像吧!”

    “我还有你陪着,爹只有一个人,不知道要如何孤单呢!你说明年过年时,我们能回家吗?”黛玉幽幽的问道。

    “应该能吧!”七七也淡淡的回答,声音中多了一份不确定在里面。

    给贾府的年礼,黛玉年前来的时候就已经送到了。所以过年时林府并没有派人来,黛玉也没有多做念想,只是盼着能早点收到她爹的信,却没想年后林府却派了人来,专门是为了给她送生日礼的。

    “林爷爷怎么是您老来了?可是家里出了什么事?爹爹可还好?”黛玉听到传信带着七七兴冲冲的赶过去,就见正在给贾母回话的是林福这个林家大总管。心中不免有些吃惊,爹爹最是依重他,轻易是不会派他差事的,家里的大小事还都要他管着呢!

    “老奴给小姐请安了!”七七忙上前掺起他,他瞧着黛玉有些激动含着眼泪说道“老爷派老奴出来办点事,就顺道过来看看小姐,老爷还给小姐准备了好些礼物是给小姐贺生的!”

    “家里,爹爹他。。”黛玉听林如海如此的惦记着她,泪又涌了上来,说话都哽咽了!

    “家里一切都好,老爷他也好,只是最近公务很忙。老爷让老奴转告小姐好好听老太太的话,和姐妹们要和气,不要想家。”林福不敢说小姐受委屈了,可他心里却一直在反复念着这句话,小姐和雪雁捎给老爷的信他也看了,他真没想到贾府会将小姐那么安排,老爷也气得不行,可偏现在是要紧的关头不能接小姐回去,再说才来了没几个月就接人那是彻底要断亲呢?他们老爷就是冲着过世夫人的面子上也不能这么做。

    只是委屈了他们小姐,他们家金尊玉贵的捧大的人,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待遇。听雪雁说一来就被那二舅太太排挤了一顿。要说那二舅太太也太不地道了,你和夫人不对付关一孩子什么事?何况人都去了你还有什么好计较的?

    至于两家亲上加亲,那更是没影的事,要说她就是白担心,他家老爷能看上她那个文不成武不就的儿子?也就是她自己当个宝还以为人人都稀罕呢?

    “怎么,你家老爷还很忙?”贾母瞧着机会插话。

    “可不是嘛!”林福冲着贾老太太做了个辑“我们老爷让我替他告罪,说等这差事了了,就亲自上京来给老夫人请安,还望老夫人保重身体,我家姑娘给您添麻烦了!”

    “瞧这话说的,添什么麻烦,这也是我亲外孙,我疼还疼不过来呢!”贾母笑呵呵的应着,心里却也知道这是林府不放心黛玉特来瞧瞧,其实她那二媳妇的态度她也看出来了,她特意写信让她妹妹带着外甥女过来是个什么意思她也不是不清楚,她人老眼huā心却清亮着呢!她也是一心为了众人好,两个玉儿都是她手心里的宝贝,她还能委屈了她们不成?想两好成一好也是为了他们考虑,玉儿家里就她自己单的利害到了谁家都怕她受欺负,不若在娘舅家还有个照看,而她家那万贯家财嫁妆一定少不了她的,不给她还能给谁?等她和宝玉成了亲,宝玉纵然以后没个大成色也吃穿不愁,能富贵一辈子。她考虑的好好的,偏那糊涂东西看不明白,不情不愿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