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小丫头空间升级记 > 097商议婚事

097商议婚事

作者:幽然雨下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52bqg.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上午跟着贾雨村学一个半时辰的诗词,下午讲一个半时辰琴棋书画之类的。别的时间很自由,赶上贾敏心情好也会指导她们一下。

    又是半年,七七她们已通学了唐诗宋词,开始正经学习《四书》了。

    这一天是墨玉忌日,黛玉和雪雁没有上课,跟着特意请了一天假的林如海去庙里上香。因起了个大早,黛玉一上马车就蜷缩在贾敏怀里又睡了,雪雁也闭目养神假装不存在,主要是气氛太沉重了,她心里也不好受。再加上那夫妻两之间的表情有些怪异,不知道出了什么事的七七只好装隐形。

    “老爷,我娘家人就这么不受你待见,我不过就和你随口提提,瞧你这脸色黑到现在。”贾敏见黛玉睡着了,悄悄埋怨着,“我母亲也好意,你不愿就说不愿摆什么脸子?”

    昨儿收到京里的来信,她母亲听说她要给黛玉物色个人选,以便以后过继。特意和她商量他二哥哥家宝玉,说是自家亲戚有她看着自然是不会亏待了玉儿,宝玉那孩子懂事又是个体贴人的,一准错不了,总之是怎么好怎么夸,本来她是没往那方面想的,被这么一劝也动心了。晚上本想找林如海拿个主意,谁知他黑着脸不说话,到现在也没个好脸色。

    “我不是不待见你娘家,不是你总说你二嫂子不靠谱,宝玉贪玩没有正事以后不会有什么大出息的吗?你也总说宝玉他顽劣异常,极恶读书,最喜在内帏厮混,岳母大人又极溺爱,无人敢管?现在何苦又要和她们牵连在一起?不是耽误我们玉儿吗?”说白了林如海也是很看不起他二舅兄一家,鸠占鹊巢,不懂礼数。厚颜无耻。。。这些不好听的词都能让他们这一家人占全了,他怎么会让自己的宝贝女儿嫁到这种人家?

    “宝玉那孩子不是还小?哪个男孩子小时候不贪玩?又有几个能坐得住?大多都是不爱读书的。或许大了就好了。再说母亲说他很是懂礼知道心疼人,我们也没见过不过是听那些下人们传嘴罢了!说不准真是冤枉了人家孩子,虽说我二嫂子不靠谱不是有我母亲在吗?还能亏了黛玉?总归是亲娘舅,要比嫁去别人家知根知底强上百倍吧!”贾敏就是被她母亲这句知根知底,以后一定会过继一个儿子到林家这句话给打动的。别人家就是算是承诺也不一定会照办,可是她哥哥就不一样了。总不能坑了她吧?

    七七若是知道她的想法,一定大声告诉她能呀亲!不是坑了,还是狠狠的坑了呢,人才两空呀有没有?现在七七总算是知道这老两口因啥米闹矛盾了。她可是百分百支持林如海的。你说这贾敏在想点啥呀?以为是自己娘家就靠得住了?大错特错有木有,林妹妹会被你这种想法害惨了的。

    “可是你和你二嫂子一直不和,又因珠儿的事起了嫌隙。如果玉儿嫁过去你二嫂子有意难为?”林如海虽没过多接触过王氏,可从贾敏平时说起,也知不是个省事的!

    “不是有我母亲在吗?总能压着她吧?她不敢怎么样的,再说我二哥是玉儿亲娘舅,也不能纵着她不管的。”她眼一向不把她那个爱装样的二嫂看在眼里。她在母亲面前最会装慈善了,为了她那张面具,她也不会做得太过对玉儿不好的。可是你却没想想,人家是当家夫人,若是背地是使坏你又要如何?怕是没料到自己的亲人会那么狠吧!

    “可你二嫂子毕竟是正经婆婆,再说了岳母年事已高。又能护着玉儿几年?”林如海心说等到玉儿她们成亲的时候她老人家在不在还两说呢?这会你盘算的到挺好,有用吗?只是这话不能这么明说出来。

    贾敏沉默了,她在心里总以为自己母亲还是那么年轻健朗。却忘了她有多年未曾见过母亲的面了,如今母亲身体可好?是否已是满头华发了?

    林如海见贾敏沉默接着说道,“况且你也说了,那宝玉如何我们只是听下人说道,并未亲眼所见。如今草草定下为免太轻率,若是将来有什么不妥。便是看在岳母和二舅兄的面子上我们也不好悔婚,再不如再等等看了!”

    “唉!也不知母亲如今身体如何了?”贾敏叹息,“若是离的近就好了,时常能见面什么事都知道了,如今山远水远的,送点年礼都要提前好几个月就走,想见一面都难。”

    林如海知自己的妻子这想家了,沉默了一会突然说道,“不如等开了春,天暖和了你带着玉儿回京一趟吧!也看看岳母大人,这多年未见了,你也怪想她们的。回京住些日子,也看看那宝玉到底如何,是不是良配。”

    “这怎么行?我和玉儿都去了,就把你一个人留在任上,这我怎么能放心?”贾敏狐疑的瞧了林如海一眼,“老爷,不会是出了什么事了吧?你可别瞒着我!”

    “能有什么事?不是看你想家了吗?”林如海见贾敏一脸不信的样子,想了想说道,“我也不瞒你了,自我上任这半年来不断有人来拉拢我,我瞧着可是有不少皇子的门人都掺合在里边。明着说要钱还罢了,最怕的是他们想拉拢我做些别的。如今越来越乱,我手握着这个金元宝也越来越不安稳。

    眼下还能稳得住他们,就怕他们看利诱不成会用上威逼的手段,到时候你和玉儿岂不危险?所以我才想着让你和玉儿去避一阵子,等熬过这两年,我或是理顺或是卸任了也就好了。”

    “老爷这么说,我自然是更不能走的,哪能把老爷一个人留在这儿冒险的道理?夫妻共患难,越是这种时刻,我越是要守着你的!”贾敏对林如海的感情是很浓烈的爱,否则还不会顶着妒妇的头衔,宁可死后愧对林家祖宗,也是不想见到他有庶子出生的。

    “你也别倔强,这样吧,你回头给岳母大人修书一封,问问她京城的情况。在把我们边的事隐晦的说说,她老人家在京里知道的消息自是要多些,若她也说让你们去,你就带着玉儿去避避,我们两个是不怕什么的,总是要为了玉儿想!”

    听林如海这么说,贾敏也沉重的点了点头,打算回去去信问问母亲,瞧着事情是不是坏到了那个程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