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让煤炭飞 > 第四十九章 有人中枪了

第四十九章 有人中枪了

作者:兵家传人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52bqg.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饭后一支烟,快活似神仙啊!

    吃好抽饱的方大军一路悠闲的到了城北,不是要去找唐冬梅,而是因为县里的大市场就在这边,他打算去看看杨春桃的店铺怎么样了。

    迟早他自己会搞销售终端,实地调查是很有必要的,至于徐工那边,等快中午的时候在过去,混顿饭吃,也顺便问问奖励的事情。

    八点一到,即便是县里的居民也开始忙碌了起来,懒惰是可耻的行为!

    每个时期都有游击队,区别在于现在还没有城管。靠近大市场外的半条街都摆满了货物,这些都是散户,附近村民挑东西来贩卖,没有固定摊位,买的都是自产的东西。

    比如蔬菜、水果、鸡鸭、编织品,还有如采来的草药,晒干的烟叶子等等。

    只要有钱,无论是那个时代都能过得幸福啊,稍微感叹了一番就一路逛进了市场,顿时各种气味弥漫在空气中,其中最浓的就是松香的味道,这是用来给肉食品脱毛用的。

    八十年代已经算好的了,早些年贩卖鸡鸭都是禁止的,只能走黑市,也就是黑灯瞎火的一人提着鸡,一人拿着钱票,你摸一摸鸡,我摸一摸钱,交易的时候连对方啥模样都看不清楚,也不会说一句话,最后一人拿着钱财跑了,另外一人提着绑起嘴壳的鸡也赶紧跑路了。

    一进市场就见到一个穿着制服的老大爷,旁边有一张木桌子,上面放着一个公平秤,一琢磨就明白了,如果谁在市场里买了东西,觉得份量上有问题,就可以到这里来过下秤,早些年自然也有整秤的人,几十年后也没能完全禁止。

    “大爷,找您打听个事,这市场里新开了家卖黄鳝泥鳅的在什么地方?”方大军说着就散了支烟,市场太大了,人也太多了,与其浪费时间去找,不如浪费支烟,还能找这管理员套下近乎。

    “呵,还是过滤嘴啊!”老大爷马上热情起来,“你是问角山公社那户吧,看见了吗,顺着这个方向走到底就是了。”

    “谢谢了啊,回头再来找您老聊!”

    方大军跟着就往老大爷所指的方向而去,没多少功夫就到了水产品区,也就是卖鱼虾的地方,杨春桃的黄鳝店也映入了眼中。

    一个不到二十个平米的铺面,门内门外地上全是水,店里超过一半的空间都修了池子,里面装着黄鳝泥鳅,门口两边也各有一个临时搭建的池子,也是用砖头围起来,然后里面放着隔水的塑料,里面也装着黄鳝泥鳅,估计是方便过路的人看见吧。

    而如北斗镇卖鱼的,直接在河边浅滩用石头搭一个池子,然后把鱼放在里面贩卖,鱼老板穿着一双塑胶桶靴,随时都站在河水里吆喝。

    杨春桃正和赶牛车的李师傅在店里忙活,另外有一个顾客模样的中年人在看黄鳝。

    “阿姨!”方大军当即就叫喊出声。

    杨春桃抬眼一看,马上就热情的招呼道:“大军,快进来,李师傅刚还在说你到县里来了。”

    “阿姨,昨天收了多少?”昨天早晨是他过的秤,三百多斤,就是不知道下午打了多少。

    “有五百多斤,你看店里都装不来,摆门口去了。”杨春桃喜气洋洋的,无论是黄鳝还是泥鳅,一斤她都能赚两毛钱左右,五百多斤,可就是一百块钱了。

    方大军点了点头,看来白天打黄鳝还真比不上晚上,跟着蹲下身,抓了条黄鳝看了看,又差点被咬一口,不错,应该是打鱼机电压低的原因,这些打出来的黄鳝泥鳅其实大半都能养活,另外太小的,他是不收的,让孩子们放到肥水田里了,放到河里也行,黄鳝泥鳅都能在小河里成活。

    “卖得怎么样?”他又问了句。

    “大军你就放心吧,昨儿拉的两百多斤不到中午就卖光了,在等一会就有人来批发,别人拉到市里去,那地方买的人多。”杨春桃脸都乐开花了。

    另外黄鳝泥鳅可以加工保存,也就是裹着红薯淀粉在油锅里炸熟,关键还是要看有没有消费的市场。

    “那就好啊,您赚了钱,大家才好意思跟着沾光,要是您赔了,大家可不好意思收钱了。”方大军也是乐呵呵的,杨春桃能挣得多,他间接也挣得多,小伙伴们也同样能赚到钱。

    “你这孩子,就是实在,心也好。”杨春桃就是喜欢和大军闲聊,因为每每大军的话都能说到她的心坎上。

    又聊了两句,方大军就摸出烟来发给赶牛车的李师傅,另外也发了一支给旁边的顾客,这就是人情世故了,如果他不发烟给那顾客,别人心理肯定会不舒服,但他发了其实也得不到好处,但左右一支烟,真去计较就是小农思想了,过日子还好,外面跑生意可就要悲剧了。

    杨春桃可不是小女人,对于方大军抽烟的情况并没觉得有什么不妥,反到是好事,这不那顾客抽着烟,乐呵呵的说道:“你这儿的黄鳝泥鳅都很不错,价格也公道,一样给我来十斤吧,要是我拿回去卖得好,明儿还来。”

    “好嘞,开门生意,等过了秤,我把零头给你抹了。”杨春桃爱占便宜,那是对别人,在外面却能上台面。但她又是个紧性子,不放心把黄鳝交给别人买卖,钱自己不过手不放心,这不,才自各儿跑来看铺面了,反正她在公社也没事做。

    不过方大军不这样想啊,杨春桃留在公社,远比在县里对他有利,他今天来也是为了这个事,要想办法把杨春桃劝回去,继续去吹枕头风。

    一过秤,给这顾客抹了四毛多的零头,顾客自然是大喜。

    等这人一走,方大军就出声道:“阿姨,我觉得,你到县里看铺子不是长久之计啊!”

    “是啊,一天没个空闲的,身上都是泥腥味,阿姨还怕你们王书记嫌弃呢。可交给别人阿姨又不放心,要是你阿姨那是放一百个心,但你也不是要搞粉条场吗,也走不开。”杨春桃苦着脸,没空闲到还好,她是真怕这味道自家男人会说叨。

    方大军接话道:“恩,我的建议是您现在就培养一两个放心的人,你想啊,咱们这生意以后会越来越多,越来越大,不说你到时候忙不过来。”说到这里突然压低声道:“还可能有些生意需要别人来顶缸,您的身份毕竟不是太方便,万一影响到王书记的名声。”

    “哎呀,是这个理,可这一时半会的阿姨又找不到合适的来培养,老家的亲戚隔得太远,这边公社阿姨又才刚来,不熟悉。”杨春桃为难了,也有点害怕了,钱挣得太多在这年代也烫手啊。

    “阿姨你要是信得过,我给你推荐一个人,和我一个大队的,外号叫瘦猴,大名叫黄宝山,他家有八个兄弟姐妹,穷得很。家里种了果树,他经常到北斗卖果子,又在生产队养猪,身体虽然瘦了点,但干活麻利,也能说会道。关键是大家知根知底的也放心,我也可以给他当保人,要是他真乱来,有什么损失我来扛下。”方大军斟酌着说道,把瘦猴推荐出来,并不是为了安排卧底,而是真的想培养,瘦猴的身体骨太差了,不是干架的料,但瘦猴的性子出来跑生意却比大多数孩子都合适。

    这就跟后世球星租借一样,瘦猴是他签下的,当现在没机会让他上场,所以就借到杨春桃这边,不仅省下了工资,还能让杨春桃把瘦猴培养出来,等出师的时候,他就会把人要回去了,嘿嘿。

    “瘦猴这孩子确实很不错,懂事不偷尖,生产队的猪照料得也好,我都听媳妇夸了好几回了。”李师傅帮腔了一句,或许真实情况也是如此,但也有这一根过滤嘴香烟的功劳吧。

    杨春桃思量了一下,就点头了,她男人是书记,瘦猴又是角山公社的,加上方大军都把话说到这份上了,她这边也的确没合适的人,要是不答应,难免会让大家闹得不愉快。

    “成啊,那我今儿下午就回公社一趟,明天一大早带他出来。不过刚开始只能给他算学徒工,等他能一个人看店的时候,我在给他加工钱。”

    方大军喜色道:“没问题,这事对阿姨您的名声也大有好处,养猪场那些人最会说八卦,瘦猴靠着您发达了,不用一天就能传遍整个公社。”

    “那感情好!”杨春桃对这话相当满意,谁不想听别人夸好话啊。

    事情搞定了,方大军正想告辞到市场上去转转,看看有没有副业可以搞,谁知杨春桃突然把他拉到一边低声说了一件八卦。

    这八卦一出,当即就把他震翻了,额头上也见了冷汗,八卦的主角正是这间铺面的前老板。

    那人和他还是本家,当然是没有亲戚关系的,名字叫方龙,是个中年人,去年国家政策变好了,就跟昨晚上那电影里的一样,国家鼓励民众创收入,那方龙也是个胆肥的人,居然跑去邮局贷了一万块钱的款子,买了一辆解放大卡车,然后跑起了运输,她媳妇就留下来在这边看店卖鱼,这简直就是当老板的模版啊。

    可惜好景不长,去年底上头害怕改革的步子迈的太大,出台了一系列经济紧缩政策,有一条就是不允许个人购买汽车、拖拉机、机动船等大型机动工具从事贩运。

    那方龙直接就中枪了,成了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典型,原话就是:“很多人连自行车都买不起,你都买汽车了,还是用国家的钱给自己买车挣钱,这比资本家还坏!”

    方龙直接给送进了监狱,服刑八个月,大卡车也被没收了,她媳妇这铺子自然也就开不下去了,这才让杨春桃通过县畜牧局的关系拿下了铺子,不然这市场里的铺子很难遇到有人转手的时候。

    方大军突然想到电影里冒富叔那句:“我只有一个心,国家可不能再变来变去啦!”

    这不是大坑吗,这政策太不明朗了,变化也太快,电影还在热映呢,这边就有人中枪了。

    听到这消息,他想买辆拖拉机搞运输卖煤炭的计划瞬间被打乱了,躁动的心也冷却了下来,但也没有受到打击,那方龙只要志气不消,只要政策真的变好了,迟早要发达。

    再等等吧,等到年底人民公社解体,邓爷爷上位,那才是真正的时机,方大军又琢磨了一会,以后要搞什么大事,其实可以找王宏文参考一下,至少可以确定会不会违反政策。

    但突然他又笑了,想到一个绝招,虽然现在赚不到钱,但是等政策一变好,马上就能给他带来乐开花的钱财!

    想到这里,就对杨春桃出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