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嫡杀 > 第一百七四章 化险为夷

第一百七四章 化险为夷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52bqg.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细雨霏霏,连绵不断。

    苏暮卿望着滕彦那张焦虑的脸色,嘴角轻挑,揶揄道:“小侯爷,太后的人来怎得就将你吓成这样了?你先前不是自诩自己甚是聪明,且什么都能抗吗?”

    滕彦大步上前,绕过游廊,向着苏暮卿走去,颇为感慨的说道:“暮卿,你有所不知啊。我乃思想上的巨人,行动上的废人。你要是让我在背后出点主意,抑或骂人什么,绝对可以。但你若要我冲锋上阵,除非是容尘灵魂附体。”

    苏暮卿嘴角暗抽,揶揄道:“原来是纸上谈兵的能人。小侯爷当是不错,可做军师也。”

    滕彦拱拱手,笑着回道:“过奖,过奖。”

    李汉林打断他们的话语,恭敬的询问道:“小侯爷,你道是太后的人来了,不知是谁?”

    滕彦睨了他一眼,眼眸中流露出一丝排斥之感,甚是不屑道:“来了,你不就知道了。”

    苏暮卿拧着眉头,双唇紧抿,侧首望了眼李汉林,又看看滕彦,浅笑而语:“你们互相开罪对方了?”

    李汉林摇摇头,他怎得敢得罪雄霸一方的小侯爷,想来是小侯爷防着他,毕竟他还是皇上的侍卫。

    “郡主,太后的人来了,那卑职先隐隐,免得到时候惹来更多的事儿。”

    苏暮卿轻颔首,示意他随意,她盯着滕彦片刻,道:“滕彦,你可愿猜猜他们此行的用意是什么?”

    滕彦双眉蹙起,凝视着苏暮卿半晌,脸上绽放笑容,笑语:“准备打赌吗?”

    苏暮卿小愣了下,稍即点点头,开口道:“行。就赌你若是猜对了,我在朱儿面前替你美言几句,你若是猜错了,那么……我还没有想好,等我想好了再与你说。”

    滕彦当下觉得自己吃亏了:“为什么都是我,你呢?你怎得都没有一点事儿。”

    苏暮卿唇角勾起,露出一丝狡猾的笑容,笑着道:“这不正是你要求打赌吗?说吧,他们来有何用意?”

    滕彦面色甚是不愉悦,撇撇头,不愿搭理苏暮卿,大不了不赌,而且脚步声已将近,还不如等着那些人自己开口。况乎他若是猜对还好,若是猜错……他瞅了眼苏暮卿平静似水的容颜,没准儿就成了伺候她的奴仆了。

    苏暮卿察觉到他在看她,侧首将他流露出来的不安神色一览无余,笑问:“滕彦,我让你不安了?我似乎并不会吃人。”

    滕彦摇首,她的确不会吃人,但是她的想法够慎人,说不准弄出个惊天动地的事儿,让他吃不了兜着走,更重要的是她身后还有个吃人不吐骨头的林墨檀。

    “暮卿,你定是看错了,我哪有不安,况乎你又不会吃人,是不是?”深邃的五官上尽是谄媚的笑容。

    苏暮卿愉悦的笑出了声音,滕彦的出现,该算是为她们的生活添加了一剂调味剂,也让她能够轻松而没有负担的微笑。

    “郡主,什么事儿让您笑得这般开心?”一道尖锐却不失恭敬的笑容在空旷的院子里响起。

    苏暮卿自是辩得这声音是乃陈琳公公,透过朦胧的烟雨,隐隐瞧得一袭藏青衣裳的公公和和乐宫的两个丫头一并前来。

    这倒是个奇事!

    苏暮卿笑着迎上前,恭敬的回道:“公公,这样的坏天气抿怎得出宫来了,若有事儿,打发个小的与暮卿说说便是,瞧瞧这都弄湿衣裳了,我让人去弄点炭火,给您烘烘,莫得着凉了。”

    说话间,她回首瞪了眼滕彦,示意他赶紧的找人去生炭火。

    滕彦嘴角歪了歪,却也没有违背,径直去敲开了朱儿的门,虽然那些侍卫也会,但他想要看看晨起的朱儿是何样?

    苏暮卿自是将他眼眸中划过的一丝精光看在眼里,暗笑了声。

    陈琳是皇上跟前的人,这般听得苏暮卿如此亲切的话语,嘴角的笑容更浓,但稍即敛去,只道:“郡主,莫要这么麻烦了。奴才也不过是替皇上来这儿宣个事儿。”

    苏暮卿当下神经绷紧,眸中划过一丝狐疑,柔声询问道:“不知皇上是找暮卿还是找小侯爷?”

    陈琳睨了眼身旁的两个宫女,方道:“自是找郡主您,皇上体谅您身边没个体贴的丫头,便是向太后讨了两个宫女来,让她们好生伺候着您。”

    苏暮卿眉头小蹙了下,侧首望了眼两个低眉顺眼的宫女,稍即眉头舒展开来,望着陈琳,声音依旧柔和:“多谢皇上关心。只不过就如此之事,怎让公公您跑一趟,皇上也太坏了,明明随便打发个人来就好。”

    陈琳听着她略带娇嗔的话语,心里头不得不叹道这郡主的嘴儿甜,竟是说些中听的话语,但他故意板起面孔说教道:“郡主,您怎得这么说皇上。”

    苏暮卿俏皮一笑,轻声道:“公公,暮卿知道了。那您不能去皇上哪儿告密,说暮卿说他太坏了哦。”

    陈琳点点头,侧首望着那两个宫女,严肃道:“你们之前虽是太后身边的人,既然皇上和太后都让你们来伺候郡主,记得守本分,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当是要清楚,郡主说什么,你们便是做什么。”

    二人甚是恭敬的应声:“是,奴婢明白。”

    陈琳瞅了她们一眼,示意暮卿可让她们下去了。

    苏暮卿顿时明白公公该是还有话要与她说,瞧了眼正望着走来的朱儿,道:“朱儿,这是新来的丫头,你且领她们下去,顺便给她们腾个屋子出来。”

    朱儿微愣了下,于是道:“两位姐姐,请随朱儿这边来。”

    宫女二人微抬眸看了看苏暮卿,又迅速的垂下首,小步的跟在朱儿身后离开。

    待得她们的身影消失在朦胧的烟雨里时,苏暮卿方才开口询问道:“不知公公还有何事要与暮卿说?”

    陈琳瞪了她一眼,声音里尽是有种恨铁不成钢的感觉,压着声音道:“郡主啊,不就是个丫头,就算不是丫头,你也怎得可以为了她和太后起冲突。您不想想,如今除了皇上,还有谁最大,当是太后啊。就连皇上也得听太后的,你呀你,让奴才怎么说你好啊。”

    苏暮卿微滞,明眸中掠过一抹惊诧,她甚是没想到公公会是与她这般说话,好似一个长辈瞧得自家孩子不成器时甚是无奈的感觉。

    “公公,暮卿……”她轻咬了下嘴唇,“暮卿该怎么办?”

    陈琳叹了口气,颇是无奈:“眼下也只能当昨夜晚上的事儿是一场误会,找个时间赶紧的进宫给太后赔个罪。最近太后的身子有些不适,甚是腻烦吃东西,你且想个法子,到时候哄哄。”

    闻言,苏暮卿眉眼间闪过一丝喜色,连声道:“暮卿谢过公公,暮卿当真是无以为报,一点绵薄之礼,还望公公收下。”说着,将滕彦离开时塞给她的银票塞到陈琳的手中。

    陈琳客气的笑笑:“郡主,您客气了。奴才这也是奉了晋王的吩咐而已。”但还是将银票收回到了怀中。

    苏暮卿雅致的面容上,散发着明媚的笑容:“公公,暮卿托您的福,好些次都化险为夷,您当真是暮卿的福星。”

    甜言蜜语是糖,也是毒。

    但于陈琳来说听着舒心就好,他乐呵呵的听着苏暮卿的笑容,心下却是叹了声,这人当真是会因为世事变迁而变化,以往那清高的模样早已不复存在。

    “郡主,您真是过奖了,奴才也不过是尽自己所能而已。好了,宫里头还有事儿,奴才要回去了。您且自己注意着点,做事要多虑。”

    言毕,他向着苏暮卿行礼告退,执着黑色的油纸伞没入烟雨里。

    苏暮卿对着微微有些伛偻的背影道:“公公,慢走。”

    待得陈琳离去,苏暮卿蹙起眉头,目光幽幽的望着雾气重重的细雨,她自是明白那两宫女出现在这儿的原因,想来是太后派来盯梢的,这儿人本就少,若是单独的将朱儿撇开,让她与她们在一起,甚是不妥。

    可若然让朱儿在,撇开她们二人,那便是会让她们瞧出些许问题。

    苏暮卿略有些犯难,有些事儿当是需要征求朱儿的建议,但眼下因这两个人的到来,做事怕得格外的小心翼翼。

    这时,那一身骚红艳衣的滕彦故作潇洒的穿梭在游廊里,眉眼皆是笑意的向着她徐步而来,扬起发丝与衣袂,甚是翩然。不禁让人对他刮目相看。

    苏暮卿望着他来,舒展眉头,笑言:“什么事儿让小侯爷这般兴奋,抢着蜜罐了?”

    滕彦故作神秘的摇摇头,但眼眸中依旧流露出莫大的喜悦。

    苏暮卿轻笑:“看来朱儿今儿个给你好脸色了,让你乐成这样。”

    滕彦点点头,大步的向着苏暮卿走来,那穿梭在游廊中的模样,像是只花蝴蝶游戏花丛。

    走进之后,滕彦敛起面上的笑容,一本正经的询问道:“陈琳可是与你说了什么?”

    苏暮卿思量了下,也不作隐瞒,将陈琳与她说得那番话和盘托出,而后询问道:“这事儿你怎么看?”

    滕彦眯了眯眸子,视线落在随朱儿又走回来的两个宫女身上,笑语:“勾引她们去,说不准她们就会告知你关于太后的事儿。”

    苏暮卿嘴角一抽,狠狠的剜了他一眼:“你去。”

    滕彦甚是幽怨道:“暮卿,我都说了,我是行动上的废人。”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