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良纪事 > 第一百一十九章 避痘

第一百一十九章 避痘

作者:冰镇糯米粥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52bqg.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感谢冰舞爱恋、书友100824073734223的粉红票,今日6000字送上,今天28号了,还有两天就12月,手上还有粉红票没投的亲们赶快甩哦╭(╯3╰)╮)

    一回到房间,凌霜就憋不住了,十分羡慕地看着陆晼晚说道:“绾绾,真是太羡慕你了,马上就能见到王爷了,这次机会你可要牢牢抓住了,你生地这么美,王爷一定会喜欢你的,到时候你莫要忘了我啊?”说完,凌霜就眨巴着大眼睛,满脸希冀地看着陆晼晚。

    陆晼晚面上的神情依旧是淡淡的,似笑非笑地看了凌霜一眼,才开口道:“看事情可不要光只看到表现,你觉得按着王妃昨日的表现,她是会乐意让咱们这些美姬见着王爷的吗,忽然这样好心地帮咱们安排,难道你不觉得很奇怪吗?”

    凌霜虽然不聪明,但陆晼晚都说地这么明白了,她自然也想到了些什么,睁大眼睛问道:“绾绾你的意思是……王妃这样做其实并不是想让你们见王爷,而是另有目的的?”

    陆晼晚的脸上露出一抹冷笑,“不然你以为呢,她不是说了,王爷要宴请的是那些祁城驻军们,恐怕王妃是打的把我和邓水仙送给那些驻军的主意,毕竟就今日来看,我与邓水仙算是美姬之中最为出挑的了,王妃自然是想先除掉我们两人。”

    “那绾绾……你准备怎么办啊,你长地那么漂亮,一定会被那些人看中的。”凌霜颇有些着急地问道。

    陆晼晚只低低笑了笑,没有说话,不想去赴宴还不容易吗,她少说都有三四种办法,不过她要选一个最稳妥的,最后是最近一段时间都不要再引起那秦王妃的注意,等过了这阵,秦王妃对她的戒心下降了,她才能够从长计议。

    见陆晼晚不说话,凌霜以为她是在难过,便抓着她的手安慰道:“绾绾你也不用太过担心了,到了那日,你好好打扮一下,若是王爷见了你的模样,定就舍不得把你送出去了。”

    陆晥晚冲着凌霜安抚地笑了笑,就转了话题道:“行了,你也别担心我了,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就算我真的被送出去,也不一定就是坏事啊。”

    凌霜虽然担心陆晥晚,但也确实帮不了她什么,又是唉声叹气了一会儿,便也不再说这事儿了。

    第二天,陆晥晚没有早起,凌霜一开始也没觉得什么,只以为她在为后几日宴会的事情担心,晚上没有睡好,便想着让她多休息一会儿,可到了正午,还不见陆晥晚起来,便觉得有些不对劲了,到了她的床榻前,轻轻推了推她,问道:“绾绾,你怎么了,是哪里不舒服吗?”

    等了许久之后,都没有等到动静,凌霜便有些慌张了,用了些力气将陆晥晚侧躺的身子反过来,待看到陆晥晚的脸之后,才着实吓了一跳,本是白嫩光洁的脸蛋上竟是生出了许多红色的小斑点,看着甚是可怖。

    凌霜吓坏了,立马伸手探了探陆晥晚的额头,发现也是滚烫的,正在发着高烧,顿时更加焦急了,立马起身,跑出去找人去了。

    凌霜离开之后,本是闭目躺在床上的陆晥晚却是睁开了眼睛,看向门外的方向,唇角微微上扬。

    凌霜出去寻大夫的过程还是有些曲折的,毕竟她们这些美姬并不是府上真正的主子,府上的下人们自然也并不将她们当回事儿,凌霜好不容易找人通知了周嬷嬷,周嬷嬷许是想着陆晥晚是王妃指定了要伺候贵客的美姬,便也去寻了大夫过来,只是周嬷嬷领着大夫来瞧陆晥晚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

    凌霜这一个下午一直照顾着陆晥晚,拿了凉帕子给她降温,可陆晥晚的体温却一直都居高不下,她实在是没有什么别的法子,看到周嬷嬷领了大夫来,才总算是看到了救星一般,忙忙站起身来,急急与周嬷嬷说道:“嬷嬷,您总算来了,快看看绾绾吧,她都已经发了一天的烧了,我真怕她会出什么事。”

    周嬷嬷看了眼床上的陆晥晚,见到她脸上密密麻麻的红疹,便皱了皱眉头,往后退了一步,面上带了些厌恶道:“看样子像是出水痘了,这毛病可是会传染的,你要是没出过水痘,就离远点吧。”

    凌霜愣了愣,她从小就养在深闺,被家里人照顾地很好,从小就没生过什么病,自然也不知道水痘这个毛病,看着陆晥晚难受的模样,也顾不得传染不传染了,便对着周嬷嬷身后的大夫说道:“大夫,您快些看看她吧。”

    那大夫倒是不怕陆晥晚的水痘传染,毕竟做大夫这行,什么病人没见着过,走到床边坐下,仔细替她把了把脉,才捋着自己的山羊胡须说道:“看脉象确实是水痘,老夫先开几帖药吧,看看喝下去有没有效果,水痘这个病还是要看病人自身的体质,有些本来身体弱的,可能会有些难熬过去,身体好的,等烧退下来就没事了,注意千万不要让她将脸上身上的水泡抓破了,不然以后可是要留疤的,一个女孩子,若是脸上留了疤,可是要祸及一辈子的。”

    这般说完,吧老大夫又打量了一下一旁的凌霜,忠告道:“这位姑娘,若是你以前没有出过水痘,还是不要离病人太近了,若是被传染,可就得不偿失了。”

    凌霜颇有些问难地看了眼床上的陆晼晚,十分纠结地问道:“那大夫……绾绾她能很快好起来吗?”

    “这就要全靠她自己了。”老大夫颇有些模棱两可地说道,然后站了起来,走到桌边写了张药方,就递给了跟在周嬷嬷身边的小丫鬟。

    周嬷嬷此时已经站到屋子外头去了,还拿了帕子捂住口鼻,颇有些不耐烦地开口道:“既然大夫都已经看了,我便先走了,王妃那边还等着我回去禀告呢。”

    凌霜见周嬷嬷抬腿要走,立马跑过去抓住她的手臂,哀求道:“嬷嬷,嬷嬷您等一下,求嬷嬷您发发慈悲,请王妃派一个丫鬟来伺候绾绾吧,绾绾现在这样子,一个人肯定是不行的啊!”

    周嬷嬷有些不满地甩开了凌霜的手,皱着眉头嫌恶地说道:“王妃事忙,哪里管得了这么多,我尽量帮你们说说吧,一会儿我会派人来,既然得了这种会传染的毛病,就不能继续在这儿住了,要是传染给别人就不好了。”说完便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陆晼晚虽表面装着昏睡不醒的模样,其实屋里的一切动静都听地清清楚楚,对凌霜的关心与维护还是有些感动的,听那周嬷嬷和大夫都离开了,才轻咳了一声,做出幽幽转醒的模样。

    凌霜听到了屋内的动静,立马又跑回了屋里,看到已经醒来的陆晼晚,连忙先走到桌边倒了杯水,才走回床边,小心翼翼地扶起陆晼晚,关切地问道:“绾绾你总算是醒了,快先喝点水吧。”

    陆晼晚听话地由着凌霜喂下了一杯水,才沙哑着嗓子开口问道:“我这是怎么了,我感觉全身都好痒,特别是脸……”这般说着,就伸手想要往脸上抓。

    凌霜连忙一把抓住了陆晼晚的脸,惊慌叫道:“绾绾不能抓,抓破了就完了,方才大夫已经过来瞧过了,你是得了水痘,大夫给你开了药,你只要喝了药很快就能好了,还有这脸上身上的水痘,你可千万不能用手去抓,抓破了可是要留疤的,你也不想你这么漂亮的脸上留下疤痕吧,你若是真氧地难受,我帮你用热帕子敷一敷,应该会好一些的。”

    陆晼晚闻言却只是摇了摇头,低语道:“我知道水痘是会传染的,你别靠的我太近了,万一传染了怎么办……”

    凌霜却是无所谓地笑笑道:“放心吧,没事的,我从小身体就好着呢,哪有那么容易就被传染的。”陆晼晚见劝不住凌霜,便也没再说什么,反正她心里知道自己这水痘是假的,也定是不会传染给凌霜的。

    凌霜绞了热帕子,小心翼翼地给陆晼晚擦身敷脸,一边满脸愁容地说道:“绾绾,方才周嬷嬷说,要把你迁出这里,不知道会把你送到哪里去,我害怕……”

    “没事的,王妃不会把我赶出王府的,她也没必要这样做,我现在生了水痘,对她来说毫无威胁,她若是现在把我赶出去,就实在不符合她贤良的名声了,倒不如就这样养着我,到最后是死是活也都与她没有关系。”陆晼晚淡淡地说道,神色平静。

    凌霜听完之后,眉头却是皱地越发紧,不知再想些什么。周嬷嬷的动作很快,半夜就带了好几个身强力壮的婆子过来,二话不说,抬了陆晼晚就走,还好凌霜提前帮陆晼晚收拾好了行礼衣物让那些婆子一起带走,不然以后也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给陆晼晚送去这些东西。

    周嬷嬷让凌霜今晚先不要住这间屋子,明日她还要找人来好好消毒一番,凌霜这才不情不愿地去了隔壁的房间住,邓水仙已经搬回了那里,只是刘月娥被赶走后就只有她一个人住一间屋了,现在正好与凌霜凑成一对了,而凌霜和陆晼晚住的那间屋,恐怕要有一段时间空置下来了。

    陆晼晚被那几个婆子带到了一间有些破旧的小屋里住下,那屋子应该是下人住的,外间是一个小间,里面是卧室,这里可以算是王府最偏僻的地方了,可以说是人迹罕至,几个婆子把陆晼晚丢在这里,便嫌恶地说道:“每日会有人定时给你送饭和药来,你就先在这里好好养身子吧,等痊愈了,王妃自然会给你重新安排的。”话一交代完,这几人就匆匆离开了,好像在这里多待一会儿,都是什么难以忍受的事。

    陆晼晚看着肮脏破旧的小屋,还有那发霉发潮的被子,嘴角浮上一抹冷笑,心想着,这就是弃子的待遇啊,那秦王妃是想让自己在这里自生自灭啊,恐怕过不了多久,府上就会忘了还有她这号人的存在了吧,她还需要再忍耐一段时间,等秦王妃完全放下了戒心,就是她准备要出手的时候了。

    陆晼晚是无法忍受在这么肮脏的环境下生活的,便关上了门,先将屋子里仔细打扫了一番,待到天亮的时候,陆晼晚才总算是把屋子打扫干净,除了那还有些发潮的被子,这屋子也总算是能够住人了,陆晼晚心想着,等一会儿有人来给她送早饭的时候,给她塞些钱,让她帮自己晒晒被子。

    送早餐的丫鬟过来的时候,已经巳时了,她将有些粗糙的早餐放在外间,便掀了帘子进了卧房,见陆晼晚正靠左在床上看着窗外,面上便带着些同情神色地说道:“绾绾姑娘,奴婢叫铃铛,给你送早餐来了,以后您的一日三餐都是由奴婢负责了,还有今日您要喝的药,奴婢也给您带来了,您趁热赶紧喝了吧。”

    陆晼晚转过头,看了那名唤铃铛的小丫鬟一眼,微笑着说道:“你知不知道我这个病是会传染的,还算莫要靠的太近了。”

    铃铛却是笑笑回道:“我小时候就得过水痘呢,不怕传染,姑娘你也放心吧,这不是什么大毛病,好好静养一阵子就好了,你看我现在不是好好的吗。”

    陆晼晚似是放心地点了点头,才又指了指自己身下的被子说道:“能不能麻烦你把这被子拿出去晒晒,实在是有些太潮了,我可以付你钱的。”

    铃铛听陆晼晚说完这话,面上的同情神色更浓了,立即走上前去,便将她身下的被子抱了起来,边说道:“姑娘太客气了,不过就是一件小事,还提什么钱不钱的,我这就把被子帮你拿出去晒晒,晚上再帮您收回来,你今儿就可以睡一个安稳觉了。”

    陆晼晚却还是执拗地从手腕上褪下了一只绞丝的金镯子,塞到了铃铛的手中说道:“这是我的一点小小心意,千万别拒绝,你也知道,我被送到了这里,这府上恐怕没别人会管我了,以后我要麻烦你的事情还很多,你收下了这镯子,我才能安心。”铃

    铛本是不想拿陆晼晚的东西的,但她都说到这份上了,便也勉为其难地收了,心里却是打定了主意尽量好好照顾这个可怜的美姬。

    铃铛帮陆晼晚晒了被子,还把早餐和药都给她端进来,本想伺候陆晼晚用完的,但陆晼晚并不想喝那碗药,便温和地说道:“铃铛你先回去吧,我自己可以的,你应该也有许多事要做的吧,不要在我这儿耽误时间了。”

    铃铛看陆晼晚精神确实挺好,这才离开了,陆晼晚则是默默将早餐吃了之后,便把那碗黑乎乎的药汁尽数倒在了外面的草丛里,心中暗暗庆幸着,周嬷嬷派来的是个善心的小丫头,这般一来,她往后要做什么事,也会方便许多。

    陆晼晚安安静静地在这偏僻的小屋里养了几天的病,这一日早晨,铃铛如前几日一般送了早餐过来,脸上的神情却是与以往有些不同,一付欲言又止的模样。陆晼晚早看出了她的不对,便随意地问道:“最近府上有什么新鲜事儿吗?”

    铃铛似是终于忍不住了,看着陆晼晚就说道:“姑娘,那祁城的驻军军官今儿已经到了府上的,王妃选了与您一同来的那一批美姬去伺候他们呢,奴婢知道您原来也是……”

    铃铛没有把话说下去,陆晼晚自然听出了她话中的浓浓惋惜,却是不甚在意地继续问道:“哦?是全部都去了吗?”

    铃铛摇了摇头道:“奴婢听旁人说就去了两个,因着与您有关,奴婢还特意打听了一下那两个美姬的名字,一个叫邓水仙,一个叫凌霜。”

    陆晼晚正在夹菜的手微微顿了顿,很快便又若无其事地说道:“这样啊,那你见着那些祁城的驻军军官了吗?”

    铃铛的脸上顿时露出了一抹恐惧的神色,颇有些胆怯地说道:“方才奴婢好奇,就跟着其他几个姐妹偷偷去瞧了瞧,这一瞧可着实吓了一跳,那些军爷长得可真吓人,几乎每个人都生了一把大胡子,又高又壮,那胳膊比奴婢的大腿还粗,简直比那些个门神还可怕呢。”

    “军人吗,难免杀伐之气重些。”陆晼晚淡淡地说道,在军营里待久了的男人大多都是这幅模样,陆晼晚早就看习惯了,但从小在高门大府里面长大的小姑娘自是没见过的,也难免会害怕。

    铃铛见陆晼晚不说话了,以为她因为自己的处境心伤,便立即劝道:“姑娘,您也不要太过担心了,您生地那么美,只要您身子好了,王爷定是会喜欢您的。”

    陆晼晚抬头冲铃铛笑了笑,“我没事的,只是有些担心你口中所说的那个叫凌霜的美姬,她从前与我是同住一间房的,关系一直很好,我怕她会出什么事,宴会是今天晚上举行吗?”

    铃铛点了点头,“晚上王爷会在院子里宴请那些军官。”

    陆晼晚沉默了一会儿,才抬头看着铃铛说道:“铃铛,我想求你一件事,你能帮我带些东西给凌霜姑娘吗?”

    铃铛犹豫了一会儿,有些为难地说道:“姑娘您知道,奴婢只是个小丫鬟,许是不能随便进美姬们住的院子的,若是奴婢能帮,便定帮您了。”

    陆晼晚倒也不勉强,依旧笑笑道:“那便算了,我也不为难你,你回去吧。”

    铃铛又是歉疚地看了陆晼晚一眼,这才福了一礼,退了出去。

    铃铛离开之后,陆晼晚才站了起来,走到窗台边,看着远方出神,她本是想帮凌霜一把,还了上一次的情,可按现在这个情形,恐怕也是无能为力了,只希望那秦王妃不要做的太绝。

    晚上的时候,铃铛又过来送饭,今日的晚饭明显比平时丰盛了许多,铃铛偷觑了下陆晥晚的脸色,有犹豫着开了口,“姑娘,奴婢方才偷偷去花园里面瞧了一眼,凌霜姑娘没什么事儿,您不用担心,奴婢看着,王爷像是对她是另眼相看的。”

    陆晥晚自然也不想凌霜真的出事,笑着感谢道:“倒是让你操心了,若是她真的能得了王爷的青眼,便好了。”

    陆晥晚心底里其实还是十分抵触出卖自己的美色的,她此刻不知道凌霜是怎么想的,但若是她真的想得到秦王的宠爱,自己或许可以多少帮到她一些,在她来这里之前,可是从孟飞扬那里拿到了许多秦王的喜好,真想要花心思牵住秦王的心,也不是什么太难的事。

    “关于凌霜姑娘的事,你就多帮我注意着点吧,我就是想知道她好不好。”陆晥晚言语恳切地与铃铛说道。

    铃铛本就是个心软的姑娘,又与陆晥晚相处了一段日子了,陆晥晚这般求出口,她自然是拒绝不了,便点了头应道:“姑娘您放心吧,我会尽量帮姑娘您打听的。”

    等铃铛离开之后,陆晥晚就换了一身最朴素的衫裙,然后选了一张女子的人皮面具戴上,便悄悄出了房门。

    陆晥晚除了上次跟着那周嬷嬷去见秦王府,还没有好好看过这秦王府呢,虽然之前看过王府的地图,但地图和现实多少还是有些区别的,陆晥晚选着人少的地方走,好不容易终于寻到了花园,远远看到那里灯火阑珊,人声鼎沸,便又走近了一些,躲在一个假山后面,思忖着要怎么混进去。

    陆晥晚正想着呢,忽然听到不远处传来一阵脚步声,微微有点急促,陆晥晚赶紧将身子往假山里缩了缩,很快那脚步声便停了下来,然后便传来两人压着嗓子说话的声音,“那几个军爷好像已经喝地差不多了,等会儿就按着王妃的吩咐,把那两个美姬送到他们房里吧。”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