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地主婆养成 > 120钱的用意

120钱的用意

作者:门前买菜的老奶奶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52bqg.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看在这么辛苦的份上,求订阅,求包养,各种求。o(n_n)o~

    *******************

    120钱的用意

    “恩。”大妞有气无力的回道。

    香草没好气的瞪了她一下,“看把你累的。”

    说完话,她便抱着盒子进了屋,不管是什么东西,肯定不会让自己吃亏,这是她猜的,呵呵。

    大妞仰天长叹一口气,急忙忙的追了上去,“香草,你让我瞅瞅,我看岳少爷给你留了什么?”

    她刚才一郁闷,把人走了的事情还没跟她说。

    等两人都进了屋,香草把盒子放上桌,在大妞的注视下缓缓打开,放眼望去,只见盒子里面,横躺着一沓银票,面值不等,香草大概算了算,少说也有一千两。

    这岳青云疯了不成,干嘛给她这么多票子?现在唯一能为她解答的,只有大妞,“大妞,这咋回事?”

    大妞也是怔了怔,显然也是没想到里面会放置这么多钱,而且是钱还是给香草的。

    “我也不知道啊?这是他走之前岳庆交给我的,他说这是留给你的。”

    闻言,香草半响没回过神,走了?走哪去?“他什么时候走的?有没有说什么事情?”

    大妞歪着脑瓜子回想道:“半响了,估计这会早都出村了。他好像说家里有事,需要回去看看,其它的就没有多说。”

    香草盯着盒子里的票子直叹气,“这个混蛋,怎么说也是朋友一场,走都不跟我说一声,真是没意气。”

    “就是,我也替你不值,下次在遇到他。你一定要恨恨骂他一顿。”大妞极为赞同道。

    看着面前闪来闪去的票子,她真是无奈了,“你说他干嘛给我这么多钱?”他意欲何为?

    大妞双肘撑脸杵在桌子上,猛然想起其中一句,对香草慢慢道来,“好像说是欠你恩情,他是不是拿钱低恩情。把这当谢礼了?”

    大妞说的不无道理,可是她帮他也不是为了钱啊!这给了钱不是就是俗气了吗?好像我帮他是奔着他钱去的。真是让人窝火。

    “这钱我不能要。”她决定了,把钱物归原主去。

    大妞一愣,“既然是人家一番好意,你干嘛不要?”

    “你懂啥?他这是拿钱堵我,让我成心不舒坦,我是那种见钱眼开的人吗?”香草一本正经的分析道。

    大妞顿时送她一个白眼,“行了吧,我还看不透你。”

    大妞这次真是误会香草了,平日里她在喜欢钱,也是有道义的。可是这次岳青云走之前莫名其妙留这么多钱给她,肯定不是什么恩情那么简单,恩情值个屁钱。

    这里面肯定有阴谋。难道是想低借高还?

    像他那种人应该不会,难道是看上我了?也不对,人家一公子哥会看上一个一穷二白。没家世,没背景的村里小丫头。

    一瞧香草那模样,大妞就知道她在胡思乱想啥,顿时好笑的要死,好心提醒她道:“看把你愁的,有点出息好不好,人家留钱给你肯定是有原因的,我想,这其中的原因肯定多少跟你有关,你就别把人都想的跟你一样狭小。”

    多亏了大妞指点迷津,她这才转过弯来,难道是岳青云看出她没钱,想送点给她花?

    “姑奶奶,想想就算了,看看下边还有东西没?”大妞真是无语了。

    香草恍然,把票子拿出翻了翻,发现最下边还压着一张写了字的纸条。

    她冲大妞竖起了大拇指,嘴里夸赞道:“真乃神人。”

    大妞没好气的打掉了她的手,凑到跟前,“快点开瞧瞧。”

    香草也好奇的紧,不知道里面有没有说这钱的用途,她赶忙启开,看了起来。

    信的内容还真是没营养,说的这么煽情,真是让人慎得慌,不过最看的过眼的,还是他留钱的原因。

    原来这臭小子一直都知道她的所有事情,只是一直装作不知而已,看来她还真是小看他了。

    知道她不会收这些钱,便言明,这钱算是借她的,留给她做发家致富的启用资金,不过要收利息,要多少没说明,但是看得出来这只是他说说而已。

    香草不齿,既然要做好人,还藏藏躲躲的,不让人知道,不过他这话说的真是大义凌然。

    看完信后大妞恍然,“原来这钱是留给你做资金的,看来这岳少爷对你还真是用心良苦啊。不过这最后一句是啥意思?什么记得答应留给他的东西一定要送到,后面还附送了……。”

    噗……,附送一个家庭住址。香草真是哭笑不得,人都走了,还惦记着她没种出的瓜果,真是一个异类,不过这次还真要谢谢他的票子了,这下搞清楚了真是感觉一身轻。

    *************************

    罗权因为岳青云杀了他妹子气不过,只得把气都撒在了岳天身上。

    设计让岳天受伤,被调遣回京,罗权乘机光明正大的顶上岳天的位置,说难听一点就是鹊巢鸠占,顶着人家的位置顶风作案,现在着岳青云报仇更是没了顾忌。

    四人因为担心岳天,一回镇上就找马老爷要了几匹快马,马不停蹄地的往京赶。

    由于天气过热,四人跑了半响实在是吃不消,只能随意找了一茶寮歇上半刻。

    岳庆看着有些沉闷不安的岳青云心里焦急,故意转移思绪,开口随意问道:“少爷,你说香草姑娘收到你留的银票会是啥样子?”

    “肯定急的要跳墙。”岳青云收回思绪,拿起茶碗猛灌一口。一想到香草那狗急跳墙的模样就好笑。

    岳庆一喜,看来说这个还是有用,他忙冲对面两人挤眼,赶紧上啊!

    雨摸了摸下巴,会意,“少爷不是留了纸条嘛,想来她看过后因该会懂。”

    其他两人人齐齐点头。

    岳青云不再言语,抬头望了望日头。有催促着三人上路。

    风雨相视一笑,谁说少爷不担心老爷跟老爷不亲的?你瞧瞧他现在哪魂不守舍的模样,跟谁说不亲,他们也不信。

    三人一口喝完面前的茶,岳庆掏出五文钱仍在了桌上,解开绑在树上的马绳,翻马而上。四人扬鞭启程,一时之间身后尘土飞扬。

    老林家

    李氏盘腿坐在炕上冲老爷子诉苦道:“你是没瞧见。香草那小蹄子既然敢拿鸡毛掸子打我,还叫我滚,我可是她亲奶啊!”

    “有完没完?钱都在你手里捏着了,你还要干嘛?你就不能让我安生点?“老爷子气急败坏的冲李氏吼道:“老大跑了,阿武腿断了,香草走了,你说好好的一个家让你折腾成啥样了?你是不是气死我你就甘了,这日子还过不过了?不想过了你就走人,别再祸害人了。我还想安安稳稳活几年。”

    “咳咳……。”老爷子气的一个劲咳嗽。

    李氏这次真是怕了,见老爷子咳的脸通红。心下一颤,赶忙抬手给拍了拍,“要不让老二去喊张郎中来瞧瞧?你这都咳了几天了。”

    自从老大跑了,阿武腿摔断,香草走后。老爷子就有了这毛病。

    “暂时还死不了。”老爷子挥开李氏伸来的手,忍住快把肺咳出来的感觉蹭下了坑,蹬好鞋就一摇三晃的出了门。

    “天都黑了你干啥去啊?”李氏扯开嗓子唤了半天,老爷子连个头也没回,慢吞吞的走出了院门。

    见人没了影,她又下炕去了赵氏屋里,让老二林大雷出去寻老爷子去了。

    ***********************

    夜幕降临,天边的云彩已悄然离去,月儿娇羞的露出了头,渐渐的高挂空中,炎热的夏季里,田间飘荡着蛙鸣之声 ,蛐蛐声。

    大胖爹跟村里两个汉子一直干到日头落山,夜色变黑,才停了下来。

    陈氏跟大妞娘早早就准备好了饭菜,等他们一歇,春草就端了水去洗手擦脸。

    香草跟大妞摆桌椅碗筷,小草跟在身后抱着水壶乱晃。

    等大家上了桌,香草这才说起了客套话,“王叔,两位叔,今天真是谢谢你们了,忙了一下午肯定饿了,快吃饭吧。”

    大胖爹笑了笑,拿起碗筷大口吃了起来,边吃边说道:“香草,客气啥?以后有事就跟叔张嘴,别把自己当外人。”

    其他两人也是附喝道:“就是。”

    香草给三人夹了几筷子菜跟肉,挖坑的体力活最是伤身,今个陈氏跟大妞娘可是下了功夫的。大妞从家里拿了些肉跟菜过来,两人商量了半响才制订出了菜单。

    地耳炒猪肝,爆炒猪腰,山药老鸭汤,除过这些其它的就普通一点,一盘炒鸡蛋,一盘炒茄子。

    人家不计辛苦来帮忙,她们自然要招待周全了。

    吃完饭,香草把大胖爹跟其他两人送下了坡,然后把大妞跟她娘送回了家,说了会子话,这才回了家。

    一回去就把票子找了一个小罐子埋在了秋千下方,这些钱现在还不能动,等吴掌柜那边安置好了,她在收拾那些沙地。

    陈氏收拾完灶间烧了一锅水,说是给三人擦身子,香草第一个就排好了队,早点擦完早点睡觉。

    如果有一个大木桶就好了,可以坐在里边洗,不用像现在用大木盆盛好水擦洗。

    不过现在也挺满足了,起码比刚开始来这里好,吃不上,喝不好,连茅房都是漏风的,想起来都起鸡皮疙瘩,这种日子不是人过的。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