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死神推销员 > 第155章:苏慧的报复(求首订、求月票)

第155章:苏慧的报复(求首订、求月票)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52bqg.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王笑吻着苏慧,用眼角的余光看到熊文富已经回到了卡宴车上,便松开了她,抽出纸由帮她擦了擦脸颊上的眼泪。

    苏慧借着王笑臂膀的掩护,悄悄地擦干眼泪,然后低着头,尽量不让外人看到她脸上的泪痕,匆匆地回到了车上。

    王笑知道,不管苏慧是出于什么目的,反正熊文富是更加恨他了。

    他掏出一盒烟,赶紧给刚才那三位及时出手帮忙的热心人散烟。

    “谢谢,刚才要不是你们出手,估计我俩还得打上一会儿。”王笑尴尬地笑笑,递烟的同时自我调侃道。

    “没事儿,别忘了咱是一个队伍的,那小子要是还不老实,你喊上我,我跟你一起捧他个秃孙。对了,我是实验小学的体育老师,吴双龙。”那个最先冲上去帮王笑的魁梧汉子,点上王笑递过来的香烟,豪爽地伸出宽厚的手掌,热情地自我介绍道。

    王笑见他这么热情,连忙伸出右手与他握了握,客气道:“吴老师好,我是王笑。”

    “嘿嘿,我知道你的名字。”吴双龙嘿嘿一笑,直爽地道。

    “等过完节,我有个朋友可能会到你们学校实习,到时我再请你喝酒。”王笑想起秦菲儿说过,菲子妃要去实习试讲的学校正是实验小学,便跟吴双龙套了一下近乎。

    “真的?呵呵,太好了,看来我们真是有缘分呐!你记一下我的手机号,路上有啥事儿。或者以后你朋友有什么需要帮忙的,记得给我打电话。”吴双龙说完。又把他的手机号告诉了王笑。

    王笑见吴双龙这么豪爽,立刻掏出手机存下了吴双龙的手机号,并且试拨了一下。

    他这么做,一来可以试一下有没有记错号码,二来也可以让吴双龙的手机存有他的号码,这比此刻生硬地递出名片要恰当得多。

    “咱当兵的人,有啥不一样……”

    很快,吴双龙夹克衫的口袋里。传来了一阵这样的个性铃声。

    “原来吴老师当过兵啊!怪不得身手这么棒,我费了半天劲儿都没把那小子放倒,你上来一招就把他给撂翻在地了。”王笑说这句话的同时,出于对吴双龙的好奇,悄悄地利用死神之眼观察起他的状况。

    “从出生到十三岁,一直处于营养不良的状态,二十一岁时。右侧臀部和腹部同时中了枪伤……”

    王笑看到这里顿时吓了一跳,一时没留神,竟然惊讶地脱口而出道:“你受过枪伤?”

    “呵呵,没错,当年差点儿因为这个丢了小命。”吴双龙爽朗地笑道,由于王笑问得太突然。他竟然一时没有觉察出来有什么不对劲儿的地方。

    倒是刚才跟着吴双龙一起跑过来的眼镜男,听到王笑问出这样的问题,并且得到吴双龙的肯定答复,不禁疑惑地道:“老吴,咱俩认识都有两个多月了。我怎么没看出来,你身上哪儿有枪伤的疤痕呀?”

    这位眼镜男是这学期刚调到实验小学的语文老师。名叫周传文,平时在学校跟吴双龙倒是常在一处聊天,这么多长时间都没注意到过吴双龙身上有什么伤痕,王笑刚一见面就看出来了,这让他很惊讶。

    吴双龙被周传文这么一问,这才想起来自己的枪伤可都是在隐秘的地方,王笑不可能看到的,便惊讶地望着王笑,好奇地问:“嘿,老周这么一说我才想起来,我这枪伤的疤痕你不可能看得到,你是怎么知道这些的?”

    “呵,我只是根据你的面相做了一些推断,发现你在青壮年时期,可能经历过生死劫,你命中最大的克星就是五行中的火和金,再结合你刚才的手机铃声,既然你当过兵,可能这个劫数会跟枪火弹药有关,没想到还真让我猜中了。”王笑起想那晚在“菲唐”给教育局的局长金悦民表演的那一套,为了消除刚才一时疏忽造成的影响,再次装起了神棍。

    “有本事,多才多艺,了不起。那些路边的小卦摊我可没少去,从来没有一个能像你这么说得准的。”吴双龙笑道。

    周传文听王笑这么一说,〖兴〗奋地望着王笑,说:“小伙子不错嘛!连这都懂,有名片没?回头我找你好好聊聊。”

    “有。”

    早晨准备东西的时候,王笑故意在钱夹里塞了几张名片,以备不时之需,现在对方主动问起,也是时候拿出来了。

    “也给我一张名片吧!”旁边围观的人群中,有个女人伸手说到。

    其他那些围观者见状,也都纷纷伸手要名片。

    “抱歉,只有这么几张了。”王笑不好意思地说着,把这几张名片有所选择地给了周传文和几名围观者。

    此时,那些去洗手间的人也都出来了,大伙开始回到自己车上,准备出发。

    王笑有些尴尬地回到车上,坐在副驾驶的位置,望了苏慧一眼,心虚地道:“你没事吧?”

    “没事儿。”苏慧长长地吁了一口气,面无表情地说道。

    王笑也没好意思再多问,只好打开音响听音乐,以免车内两人过于沉闷而尴尬不已。

    车队再次出发,王笑透通后视镜看到,熊文富的车仍然紧紧尾随在他们后面。

    看来他还没有打算放弃,只是不知道苏慧到底是怎么想的,王笑弄不明白刚才那一吻,苏慧是不是纯粹为了打击报复熊文富,还是有其他目的。

    “他还在后面跟着呢!”车队驶出服务区二十后钟后,王笑再次打破两人之间的沉默,看了一眼后视镜,又望着看似已经平静下来的苏慧,小心翼翼地说道。

    “我看见了。”苏慧面无表情地说道。但是语气明显比二十分钟前要轻松了很多。

    “虽然我知道你心里不好受,可是我想听句实话。你到底有没有考虑过跟熊文富复合?”王笑问道,虽然他对苏慧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想法,但是他觉得,如果苏慧心里对熊文富还抱有一丝期望,那他就不能这么随意地被苏慧拿来当挡箭牌,这纯粹是出力不讨好还给自己拉仇恨的愚蠢行为。

    如果苏慧纯粹是为了让熊文富死心,那他倒是乐意帮苏慧一把。

    “说实话,这几年里。我确实对他抱有一丝幻想。可是那天晚上在酒吧一看到他,我就知道我没有本事去原谅他,他一出现在我的眼前,以前的种种伤心事儿就都涌了上来。我知道我这辈子都不可能再原谅他了,我也确信我们两个之间不会再有任何可能。刚才我那样做,只是想让他体验一下,他曾经让我体验过的心痛和屈辱。让他明白我不原谅他,并不是我心眼小,所有的错误都是他一手造成的,后果也应该由他来承担。”

    苏慧一边认真地开着车,目不斜视地注视着前方,一边平静地对王笑说道。

    “看来他重新追求你的决心。没那么轻易被你打消。”王笑望着后视镜里的那辆卡宴,悠悠地对苏慧说道。

    苏慧嘴角微微抽动了一下,仿佛王笑的话又勾起了他的痛处,但是这种条件反射般的感情流露,只是在她的脸上一闪而逝。她迅速平复下来,平静地道:“那是因为……他做过比刚才我的行为更加恶劣的事情。”

    比当着恋人的面吻其他人更恶劣的事情?

    王笑微微皱了下眉。不知道怎么就想到了那种非常不堪而又龌龊的画面。

    怪不得苏慧见到熊文富的时候,反应会那么激烈,原来这小子是真的伤透了苏慧的心。

    “不过,他回来找我,倒是给了我一个解脱的机会。现在想想,当时我会爱上这么一个烂人,竟然傻傻地不是冲着他的钱,恋爱huā销基本上都是我倒贴,我也够贱的。那个时候的我,就像他当年对他朋友们炫耀的那样,我就是一个倒贴的贱货。”

    苏慧说着说着,情绪又开始有些激动了,这次是为她当年的无知而自责。

    “这不怪你,你是因为爱情而爱上他,你才是个正常人。能说出他那番话,并且以这样的理由向朋友们炫耀的家伙,才是真正的贱货,他们都是冷血的禽兽,根本就无法理解什么是爱,他们才是不正常的贱人。”王笑劝慰她道。

    “算了,不提了,都过去了,谁是谁非都没有任何意义了。”苏慧说完,长长地吁了一口气,做了一次深呼吸,让自己重新归于平静。

    一个多小时后,车队驶下高速公路,转入通往景区的公路。

    大约又前行了二十分钟,到了平原与山脉交汇处,远远地可以看到连绵的山脉隐现在地平线上。

    大峡谷的入口已经近在眼前了。

    这些年,地方政/府为了大力发展旅游事业,景区的山路修得非常好,车子行驶在高低起伏的山路上,感觉比城里的马路要平坦得多。

    抵达第一处景点之后,电台的人引领着大家,把车停进了提前预订好的景区旅馆停车场里,然后开始〖自〗由行动,可以在有着华夏第一情峡之称的红豆峡景区〖自〗由赏景。

    此时,已经到了吃午饭的时间,所以大伙儿都选择了先填包肚皮,再去爬山看景。

    “那边有一家鱼馆,要不咱去尝尝?”王笑下车后,扫视一圈,发现就那家鱼馆看起来比那些农家院要干净一些,便对苏慧建议道。

    “好!”苏慧拿上坤包,关上车门的那一刻,眼角的余光扫了一眼靠放在不远处的那辆卡宴,发现熊文富正倚着车门望着这边,便揣好车钥匙,走到王笑身边,故意作出情侣间的亲密装,主动挽起王笑的胳膊,依偎着他朝鱼馆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