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侯门医女 > 第六百三十九章:变故

第六百三十九章:变故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52bqg.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勤妃脸色瞬间不好,看着柳蓉咬牙切齿,却还是忍耐下,只是担心的看着皇帝。

    皇帝的脸色阴晴不定,甚至忍不住看了一眼勤妃,勤妃面上没有表现,心中却是咯噔一下,一咬牙,做出不舒服的模样,对着皇上恹恹的开口:“皇上,臣妾突然身子有些不舒服。”

    皇上本是若有所思,听到勤妃的话,见勤妃脸色确实有些白,对着柳蓉开口:“公主好好休息,这件事情朕定会彻查,若是有人真的做了什么不该的事情,朕绝不会轻饶。”

    说完,皇上才看向勤妃,见勤妃的状况似乎真的不好,比之前的脸色更白了,才开口:“爱妃可是累着了,如今六个月的身孕,确实要好好调养,若是不成也先在这里歇会,朕命人请御医过来给你看看。”

    勤妃见皇上没有像往常那般担心上前扶自己,对柳蓉更加气恨,完全没想过是自己做了不好的事情在先,不过面上却是更加蔫吧的模样:“皇上,您是知道臣妾只习惯在自己宫里歇着的,这里呆着,臣妾恐怕会更不舒服。”

    “皇上可以不必陪着臣妾,臣妾可以自己回去休息的。”见皇上没有立刻说话,勤妃再次开口。

    皇上看了勤妃一会,终于开口:“朕陪你回宫殿,你肚子里的孩子,是朕登基后的第一个孩子,必须仔细一些才行。”

    随着皇上的话下,一旁的李公公快速开口:“皇上起架前往静宁宫。”

    随着皇上离开,永城郡主就忍不住气愤:“瞧这勤妃的模样,拿着孩子来劲,真是招人恨。”

    听到永城郡主的话,柳蓉不禁吃吃的笑起。

    永城郡主见柳蓉吃吃的笑起,忍不住跳脚:“你还笑,你还笑,我这不是为你受了这样的事情,眼见着凶手就在面前,心里愤愤不平吗。”

    “你真是没良心的,亏我对你那么好,以后都不对你好了。”永城郡主恼羞成怒了。

    柳蓉止住笑:“我这不是觉得你之前的表现像是宫里和勤妃争宠的妃嫔说的话,才忍不住好笑嘛,你别生气了,我下次不笑了成不?”

    永城郡主听到柳蓉的话才平静下来,好一会才对着柳蓉询问:“真的很像吗?”

    “你不信,可以问问太子他们。”柳蓉笑着开口。

    永城郡主看向太子以及上官煜,便见两个人同时点头,也不禁笑起来:“这么想想,还真是有些像,不过我这还不是担心你嘛。”

    “我知道。”柳蓉看着永城郡主认真的点头。

    “你知道有什么用,勤妃也不会有什么事情,你这么拼命,结果最终什么作用都没起,真可惜。”永城郡主不禁叹气:“真没想到,这宰相府的三姑娘竟也是个如此厉害的人。”

    “这可不一定。宰相府的姑娘自然是厉害,脑子不多几个回路的人,哪有本事当宰相,不过今日的事情,对勤妃已经有影响了,不然她也不会这会突然说不舒服了。”柳蓉看着永城郡主开口道。

    永城郡主一听这话瞬间兴奋起来:“怎么说?”

    “若是没有影响,她应该继续留下耀武扬威,炫耀,然后气气我们才是,也不会这么快就找借口离开,还拼命将圣上带走了。”一旁的玲玉却是替柳蓉回答这个问题。

    永城郡主忍不住看着柳蓉确认,柳蓉则是笑着点头:“不过也不要松懈,这会勤妃将皇上带走,就说明勤妃在想办法将我们做的事情影响减少到最低,我们也要快一些查出更多的东西才好。”

    柳蓉说着不禁看向上官煜,上官煜对着柳蓉微微点头:“你好好养伤,我会快些查清楚的,那三个狼古烟人虽然没说,但是那个小宫女却是招了一些东西。”

    上官煜说话间,表情又凝重了一些。

    这凝重柳蓉这段时间看到了不少次,想了想,还是没有问题,只是暗暗记在心底,打算没了外人,出了宫后,对着上官煜好好问问。

    柳蓉出了这件事情,又有勤妃身子不舒服的状况,最后这大臣命妇拜年的事情也草草的结束了。

    这对大臣和命妇倒也算是一件好事,毕竟没有人在皇宫里吃用是舒服的,当着一个威严的领导,还是常年不走动,一年就碰一次的领导,还要当着面吃东西,想必谁也不吃的好,即便那是山珍海味。

    柳蓉也算因祸得福,给放了个大长假。

    不过柳蓉也没歇着,在家中休息了一日后,便到果亲王府找上官煜,这事情可将果亲王府上上下下的人都开心坏了。

    有永城郡主在,整个果亲王府的人都希望柳蓉能成为果亲王府的媳妇,这会这状态显得柳蓉对上官煜好了,谁都开心。

    若是别人做这样的事情,未过门,上门找未来的相公必定会被人说道,但是这事情放在柳蓉身上,却是没有人说什么,大家只觉得是正常的。

    柳蓉是大夫,平日里本身就和一般的大家闺秀不同,自然这要求也和旁的人不同,别说果亲王府不会有人说,就是整个京城也不会有人说任何话。

    柳蓉到果亲王府没等一会,便被请去上官煜的书房。

    下人一边走,一边给柳蓉介绍情况:“将军在书房办公事,以往将军有下令,自己在书房做事情的时候不让人进入书房,不过将军一般呆不久,所以小的先领公主您到书房外,这样公主就能早早的见到大将军了。”

    下人说话间一脸兴奋,就仿佛发生了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一般,柳蓉看着下人这模样,有些哭笑不得,果然是什么样的主子带出什么样的下人,这下人身上,也有永城郡主的风格。

    柳蓉到得上官煜书房外,书房的门还紧闭着,下人又和柳蓉说了一句,便去给柳蓉准备茶水去了,让柳蓉在书房旁边的屋子先歇着。

    柳蓉点头,却不自觉的走出屋外,这一出屋,恰恰听见书房隐约传出的声音:“什么,你是说,夫人十五年前离开的时候,是怀了身孕的,那我查的这些岂不是……”

    “好了,下去吧,记得这件事情不要让任何人知道。”上官煜沉声开口,随着上官煜的话下,书房的门打开,走出两个人,一个刘老,一个常谋士。

    两个人一出来,看到站在不远处的柳蓉,脸色都微微不自然,却还是对着柳蓉点点头快速离开。

    柳蓉若有所思,却是慢慢走向书房门口,对着书房敲了敲。

    “我不是说了吗,我在书房里做事情的时候,任何人不得打扰!”上官煜的声音有些焦躁。

    “上官煜,是我。”柳蓉停下敲门声开口。

    屋里安静了一下,一会传来开门声,上官煜出现在门口:“你怎么来了?”

    “皇宫里就见你心绪不宁,所以特地来看看,究竟发生什么事情了?我刚才听到屋子里传来一句话,说夫人十五年前离开的时候,是怀了身孕的。”

    “这夫人,说的可是你母亲?”柳蓉看着上官煜直接问道。

    上官煜微微迟疑,却还是点头:“进来说吧。”

    柳蓉点头,她是很好奇究竟发生什么事情了,这段时间查勤妃的事情后,上官煜表情时不时的凝重,而今又提及上官煜的母亲,容不得柳蓉更认真一些。

    待得到得屋中,安静了一会,上官煜才开口:“你应该知道我母亲十五年失踪的。”

    柳蓉点头,没有说话,却是安静的等着上官煜开口。

    上官煜微微一顿才再次开口:“而在这不久之后,狼古烟皇宫就多了一位受宠的丽妃,那丽妃不足三个月就生一个女儿?”

    “据说那丽妃在孩子不足周岁便自尽了。”上官煜深吸一口气:“我父亲几乎就是那个时候去世的。”

    “这之间有什么必然联系,若真是两者之间有联系,不至于现在才查到才是。”柳蓉微微皱眉,看着上官煜开口。

    “最近查狼古烟人的事情,我顺着线索查到了派出这三个人的人是狼古烟的公主。”上官煜看向柳蓉:“那个狼古烟的公主竟是苏欣悦。”

    柳蓉一震,她可是听刘老说过,上官煜会收留苏欣悦的原因,就是因为苏欣悦长的像上官煜的母亲,再联想之前苏欣悦对她的态度,以及苏欣悦丫鬟的态度,一切直接明了,一般人的丫鬟哪里敢对一个公主不近,除非那丫鬟也是一个公主身边的丫鬟。

    柳蓉脑子快速的转着,很快就找到了症结所在:“苏欣悦插手这件事情,皇宫的事情若是继续查,必定会先到苏欣悦身上,所以这件事情不好继续是吗?”

    “柳蓉……”

    柳蓉笑起:“没事,你应该早些和我说这件事情的,这件事情若是再查下去,必定会反过来牵涉我们,如果是这样,不查也罢。”

    “反正线索多的是,我们查别的方向,慢慢来也是一样的。”

    “只怕事情不那么简单。”上官煜眉眼间变得温柔,只是凝重却不曾少:“有消息称,狼古烟的皇子耶律齐,也暗中来京城,恐怕很快就要到了。”

    柳蓉听到上官煜的话,眉头瞬间一皱。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