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侯门医女 > 第六百零九章:史书上最浓墨的一笔

第六百零九章:史书上最浓墨的一笔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52bqg.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老侯爷的屋子,在老侯爷开始装病开始便会由人守着,更是限制了不许外人进入,这才有了小厮在外面对着屋内喊的情况。

    柳蓉听到小厮的传话微微一愣,随即反应过来,恐怕是她昨夜在驿站派出去跟踪黑衣人的护卫来文定侯府了,赶忙对着外面吩咐:“我知道了,你先领着那人到我的住的院子等着,就说我在给老侯爷看诊一会就到。”

    “是,三小姐。”小厮听到柳蓉应声快速应声。

    “你这次回来还带了江南的护卫?”老侯爷听到柳蓉的回答不禁有些疑惑。

    “嗯,那两个护卫是晋宁府的守卫,在我被宣旨公公带回来的时候,非要跟着过来,我想着这样安全一些,便让他们跟着了,没想到还真派上了用场。”柳蓉斟酌了一下,将她一路从江南到京城的事情说了一遍。

    听到柳蓉屋子内的宫女被掳走,老侯爷和左庭轩的脸色都极度难看。

    “这真是无法无天了,竟然敢在入京的驿站对你下手,究竟是谁那么大的胆子。”拉侯爷满脸的气愤,只是说完这句话时脸色又变得不自然,忍不住对着柳蓉询问:“这不会是……”

    柳蓉快速摇头:“若是圣上想对我下手,根本无需等到快到京城的时候,即便是回来,下了手,依旧能说我不见了。”

    听柳蓉这么说,老侯爷才放下心来:“只要不是当今圣上就好。”

    “祖父,您就放心吧,圣上的心病,我已经解决了,至少接下来,只要我不离开京城,就都不会有什么问题。”柳蓉看着老侯爷安抚,无论是在什么样的位置上呆过,年纪大了的人,总是会想的多一点。

    “柳蓉,你还是不要说的那么轻松了,这下手的人即便不是圣上,可是能够在京城驿站对你下手,这人也是不得了。”左庭轩却是看的清楚:“谁也不能预料你究竟什么时候才能到京城,而你一到驿站,晚上就出事,下手的人能耐不小啊。”

    “确实能耐不小,这要控制到这次宣旨带我入京的人才可以。”柳蓉点头:“不过她们这次终究是失败了,下次想对我下手也不容易。”

    “说起来,柳蓉,你以后出入宫中要注意一个人。”左庭轩说话间却是想起一件事情:“最近圣上最是宠爱勤妃,可这个勤妃也不知道为什么,似乎对你的印象不大好,似乎有传出过流言,说对方不仅将冷宫中的芙美人弄出来了,还说你们好歹是姐妹,你却对芙美人下手如此狠,看就不是个心善的人。”

    柳蓉听到这话眉头紧皱:“我会注意的。”

    “入宫时小心一些就好,虽然对方是妃子,宫外却不需要什么担心。”左庭轩也就是想到这件事情随口一提,提完了又对着柳蓉询问:“柳蓉,难道你对对你下手的人,就一点眉目都没有?能这般下手的人,肯定是对你憎恨无比的人才是。”

    左庭轩是聪明人,自然也想到如果柳蓉失踪,文定侯府将会面对的情况,这是要将柳蓉和文定侯府一起推入无底深渊的状况。

    柳蓉看着左庭轩很想说,她有眉目,而且这眉目就是左庭轩刚刚嘴里提起的人,不过没有证据,这样的事情说多了到底是不好。

    而且反倒是会让她在以后真要对付勤妃的时候更吃力。

    柳蓉看了一眼老侯爷,便见老侯爷一直看着自己,想了想开口:“要说眉目也有了一些,但是还没完全确定,等我确定了会告诉你们的。”

    见柳蓉这么说,老侯爷和左庭轩都知道柳蓉不会透露,只得不再对这个问题询问。

    “这个问题我们现在不问,不过若是要查这件事情的时候,记得不要忘了找我。”左庭轩说了一个比较实际的。

    柳蓉点点头。

    老侯爷却是心疼柳蓉:“蓉儿,你这段日子真的受苦了。”

    “老侯爷说的什么话,人生在世,这活着哪里有不吃苦的,关键是活的精彩不精彩,只要精彩,吃苦也是好事。估计还有无数人羡慕我这般活着呢。”柳蓉笑着哄着老侯爷。

    老侯爷看着柳蓉嬉皮笑脸的模样不禁摇头:“安全要紧,以后出门都带些人。”

    “我会的,祖父。”

    “我先去看看那回来的护卫,说不定能得到什么重要的线索。”柳蓉说着站起身:“出去的时候,我会和人说,祖父你已经被我救醒了,只是身体还虚弱,慢慢的,祖父你就可以出去走动,也就不用继续在屋子里窝着了。”

    “柳蓉,要不要我陪着你去。”左庭轩一旁不禁对着柳蓉询问。

    柳蓉摇摇头:“不用了,我会处理好的,等我这次问出有用的,还要求你这边查呢。”

    “和我还用的着客气?”左庭轩笑看着柳蓉。

    “是不用客气啊,但是不表面上客气一下,怎么能让你心甘情愿帮我做下面一件事情呢。”柳蓉说着让左庭轩赶紧回大厅:“回去就说我这边治病需要时间,顺便帮我说一下我祖父治疗后会没事了的事情。”

    “你还真会使唤我。”左庭轩摸摸鼻子。

    “切,我这是让你有改变过去和储君关系不好的机会,也不知道好好感激我。”柳蓉说着表现出一丝歉意:“替我好好招呼太子,这段时间太子帮了我很多,刚才又瞒着我祖父假病的事情没告诉他,这些都已经很对不住他了。”

    听到柳蓉的话,左庭轩才认真起来:“我会的,太子能因为你的事情,一路拼命赶回来,已经是十分难得了。”

    “我处理完那护卫的事情,就会回去大厅的。”柳蓉说完,对着老侯爷说了句我走了,便快步向外走,直接向自己住的院子走去。

    老侯爷看着柳蓉的背影忍不住对着左庭轩开口:“文定侯府没落,竟累的一个蓉儿如此奔波,才从江南受苦回来,在京城又不得安宁,若是文定侯府有个能撑起半边天的存在,能给蓉儿保护,也就不用蓉儿这般辛苦了,是文定侯府对不住蓉儿啊。”

    “老侯爷,不要愧疚,也许柳蓉就喜欢承担这个家。”左庭轩看着柳蓉的背影不禁开口:“虽然文定侯府过去有很多的不好,可如今的文定侯府是好的。我想,在柳蓉心中,这是她最依赖的地方,有这个地方,才能这么努力的继续坚持。”

    “况且,说不定也是这样的文定侯府才能造出如此女子,我敢说,我们在这史书上不定会留笔,但柳蓉,必定是我朝在史书上笔墨最多,也是最精彩的。”

    柳蓉不知道老侯爷和左庭轩在她走后说的话,这会却是脚步越来越快。

    她要快些见那护卫,通过护卫带回来的消息做好应对的方式。

    这次的事情不小,牵涉到后宫和反贼。

    若对她下手真的是皇宫的勤妃,而勤妃又真的是前丞相府三小姐秦兮,那这些宫外配合勤妃对她下手的人,就是隐蔽在京城,造反家族的余孽,让这些人发展起来,这对大夏,可是很大的威胁。

    她不担心当今圣上出什么事情,可她担心皇位落错了人手,特别是勤妃如今怀了身孕。

    一旦这样,文定侯府日后必定寸步难行,那些和文定侯府交好府邸也是。

    虽然这件事情即便发生也会是很久以后,毕竟勤妃如今还没生,孩子也不确定性别,圣上又已经属意太子。

    可这世上的事情,总是会变化。

    孩子是男是女不重要,反正都可以变成男的。

    属意太子也不重要,这世上多少时候,都是简简单单的一个刻意安排的小细节改变一个人对另一个人的感官,皇室什么时候少了为权利父子残杀的事情。

    所以接下来,追踪护卫带回来的消息都是至关重要的。

    除了这些,也需要太子查查勤妃的来历,怎么入的宫,怎么得的圣上宠幸,在他们回来之前,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柳蓉一边梳理心目中的条理,一边快步走向自己的院子,不多久,柳蓉便到的自己的院子前,那晋宁府跟来的护卫站在院子里,看到柳蓉快步迎上前:“小的参见公主。”

    “起来吧,昨夜这一路跟踪,可有什么发现?”柳蓉对着晋宁府的护卫单刀直入。

    这护卫也不拖延时间,直接对着柳蓉开口叙述跟踪的具体情况:“小的跟了好久,跟到最后,那些黑衣人竟在一间寺庙里落脚了,并且将掳走的宫女交给了一个寺庙里的人。”

    护卫说的很快,包括寺庙里的人瞬间认出宫女不是柳蓉的事情,以及宫女最后的结果:“小的担心暴露,所以在这样的事情确定后,就赶紧离开了。”

    “不过离开的时候听那接收人说了一句话,对方说不想公主发现对方还活着,还说公主您不好对付,暂时不再有动作,以免被您发现什么。”护卫认真的看着柳蓉说道。

    柳蓉听着护卫的话瞬间皱眉,无论是一眼认出宫女,还是这最后一句话,都代表着这个寺庙里的人也认得她。

    三年前,她穿越到这个世界只有一年,接触的人并不多,她的记忆之中根本就没有一个和造反牵扯上过关系的人,这个人究竟是谁。

    柳蓉想着不禁对着护卫询问:“那接手人是男是女?”

    “是男的,公主。”护卫赶忙回答。

    男的话,认识的可能性就更小了,柳蓉眉头忍不住皱的更深:“你可还记得你跟踪进去的那家寺庙的名字?”

    护卫仔细回忆了一下,才对着柳蓉回话:“似乎叫百岁宫,当时太黑,所以,小的也不大确定。”

    柳蓉见护卫被自己的情绪感染的紧张,开口安抚:“没事,你能记得这些已经不错了。”

    “毕竟你们跟着保护我回来,一路风餐露宿,又突然遇到这样的事情,能记得这些已经很好了。”

    柳蓉说着才想起一些事情:“说来,我能安全的回来,也都靠了你们。呆会我会询问一下另一位护我回京的护卫在什么地方,到时候让他和你一起,你们若是家中都没有什么割舍不开的,以后便在京中任职吧,我会求太子给你们安排一下的。”

    护卫听了柳蓉的话,面上瞬间一喜:“谢谢公主,我们保护公主是应该的。”

    “先别谢了,接下来还有其他的事情要麻烦到你。”柳蓉看着护卫开口。

    “公主尽管吩咐,小的必定肝脑涂地。”护卫快速的开口。

    柳蓉笑着摇头:“肝脑涂地倒不需要,我只是需要你们接下来去应天府,配合左大人查那百岁宫,看看藏在这百岁宫的究竟是什么人。”

    必须知道这次安排人,要在驿站掳走她的人是谁,若不然,万一遇上了对她下手,她却毫不知情,恐怕就麻烦了。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