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侯门医女 > 第三百七十三章:家宴

第三百七十三章:家宴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52bqg.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柳蓉从柳府出来,便回了文定侯府,一回来才知道永城郡主已经在文定侯府等了她两个时辰了,却原来从她去了柳府不久,永城郡主知道柳蓉离开皇宫回来了,便马不停蹄的过来了,而这会正在柳钟氏屋子里呢。

    柳蓉一阵头皮发麻,这次要求永城郡主的到底不是一件小事,别回来永城郡主也搞不定这件事情,那就捉瞎了。不过假报婚事的事情毕竟要和永城郡主说,不然从永城郡主这里漏嘴了,就麻烦了。

    这般想着,柳蓉将从柳府带回来的六姐儿莟儿交给了冬儿,让冬儿送到柳芙那边呆会,然后自己却是快步向柳钟氏的院子走去。

    待得柳蓉到得柳钟氏的屋子前,便听屋子里不停的传来欢声笑语,也不知道是说到了什么,等到柳蓉走进屋子,永城郡主是腾的站起,一脸惊喜的看着柳蓉:“你既然都同我哥定下亲事了,怎么也不早点告诉我,你不知道,知道你被太后赐婚,我都担心坏了。”

    柳蓉听到永成郡主的话,只觉得额头一阵乌鸦飞过,她和上官煜有没有什么关系,是否定过亲事,永城郡主不应该是最了解的才对吗,她这段时间可是天天和永城郡主呆一起,怎么也应该都知道不是吗?

    不过柳蓉最终只能头疼了,因为永成郡主是一个劲的询问,是不是有她不知道的事情,定亲的事情什么时候发生的,海津镇的时候,她和上官煜又发生过什么事情。

    瞧永城郡主满脸的兴奋,一脸期待的样子,柳蓉只能无语问苍天了。

    柳蓉却是不知道,永城郡主对于柳蓉和上官煜走到一起的事情早就不知道期待了多久了,因为这样就能一直很方便的找柳蓉,日子过的也肯定多姿多彩,不用和一般的妇人一样只能待在府宅之内,却是能看这外界的精彩。

    之前一直没表现出来,却是因为连她也觉得自己的兄长上官煜过分了,明明求柳蓉救董护卫还逼非逼着柳蓉立下军令状不可,虽然是为了保障董护卫的性命,但是确实过分了,后面更是将军符那么重要的东西藏到了柳蓉身上,连累蓉府的姚管家夫妇都过了,即便是她希望柳蓉当她嫂子,她也不敢说,却没想到这会竟然峰回路转,永城郡主如今已经别提是多兴奋了。

    柳蓉看着永城郡主不禁摇头,估计到时候知道这件事情压根就是假的,还要她同上官煜说,说服上官煜帮忙先瞒着这件事情,永城郡主就该头疼了。

    这般想着,柳蓉对着钟姨娘说了几句,钟姨娘也知道柳蓉这边的事情重要,于是便带着屋中的人都离开了,说是给柳蓉和永城郡主腾出个说体己话的地方,离开前还将冬儿招到了外面,守着门,免得哪个没眼力劲的不小心闯进来,听不了不该听的。

    待得所有人都走了,柳蓉才拉着永城郡主走到内屋。

    永城郡主却是满脸好奇的跟着柳蓉坐到内屋的榻子上:“你究竟要做什么,这么神神秘秘的?”

    “我现在要告诉你一件事情,你千万要镇静,一件很重要,很严重,还需要你帮我的事情。”柳蓉看着永城郡主认真的说道。

    永城郡主见柳蓉这么说,面上也变得严肃起来,毕竟柳蓉很少有这么同她说话的时候,或者应该说,就没这么说过话,这么想着,心更是提起来,只担心柳蓉是出什么事情,赶忙对着柳蓉开口:“怎么了,会危及你的性命吗?没事,你说,只要是我能帮上的,我一准帮,就是我帮不上的,我就拼了性命,求太子,把我哥从兰玉门关拉回来,也要帮到你。”

    看着永城郡主这么认真的表情,柳蓉又感动又好笑,不过这次也确实是一不小心就可能要她性命,毕竟欺君之罪也是要杀头的,所以柳蓉也不拖延,直接对着永城郡主说了谎报婚事的事情:“所以你必须在你哥回来前说服他帮我圆这个谎,若不然就麻烦了。”

    柳蓉说着看向永城郡主,便见永城郡主瞪着自己:“你说的严重的事情就这事?”

    柳蓉看着永城郡主的表情面上也不禁露出疑惑,这样的事情还不够严重吗?以上官煜的性格,恐怕是怎么都不会答应的吧?

    柳蓉想着,还是对着永城郡主点头。

    这回轮到永城郡主哭笑不得了:“这哪里算什么严重的事情,我还以为你当初被叛军抓走,帮叛军做了什么事情,叫皇上知道了呢,正想着要不然怂恿太子反了,将我哥拉回来一起做这件事情,免得你再出事呢。”

    柳蓉直接将永城郡主的嘴巴捂住:“你不想活了?这样的话也敢乱说。”

    不过柳蓉到底是有些感动的,这世上有几个人能为了你,可以不顾现在的生活和发展,可以面对可能要命的事情,还说的这么轻松简单。

    永城郡主这次却是表情认真起来,将柳蓉的手拿开:“我说的是真的,你和我们果亲王府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就我们现在的关系,如果皇上有什么想法,估计也会要灭我们果亲王府的。”

    柳蓉却是没想到永城郡主想的那么深,但是仔细想想也确实是这样,她做的没件事情,几乎果亲王府都有参与其中,如果皇上下定决心要她的命,肯定是会将果亲王府牵连进来,想到这里,柳蓉也不禁有些内疚。

    “干嘛这个表情,果亲王府占了你那么多的便宜,自然是要承担一些东西的,若不然岂不是天上掉馅饼?世上哪有这样的好事,我还开心能这样一直牵扯呢,若不是你,我恐怕每日就在闺阁之中,还不知道走出来,会这么精彩呢。”永城郡主说着微微一顿:“所以你放心,如果我哥真的不愿意隐瞒这件事情,担心伤害自己名声,我就一哭二闹三上吊,看他能怎么办。”

    当然,永城郡主心中更确定一件事情,那就是她哥肯定是不会不愿意的,只看当时小厮过来说柳蓉被赐婚的消息,她哥那凝重的表情就能看出来,她哥对柳蓉绝对是有一些想法,即便是他自己也不知道,也是肯定有想法的。

    更何况陈立说他哥和柳蓉的关系的时候,她哥也没有反驳,所以这件事情她十分有把握,想着,永城郡主是心中一片轻松,对这些事情完全都不担心了。

    柳蓉看着永城郡主难得刁蛮的表情不禁又无奈又好笑,不过这件事情倒也放松下来,便不在纠结这件事情,而是让永城郡主快些派人将这件事情传到兰玉门关,免得消息传的晚了不好。

    至于以后退婚的事情,她会慢慢想办法。

    只是让柳蓉没想到的是,她才说出这样的想法,永城郡主便不干了,非要让柳蓉假戏真做不可,柳蓉一阵无语。

    不过好在永城郡主也知道柳蓉的性子,不敢太无理取闹,于是说了几句,便没多继续说。

    柳蓉则当永城郡主是开玩笑,便将开成衣店的事情告诉了永城郡主,还让永城郡主入股,永城郡主却是想都没想就同意了,直说柳蓉出品必属精品,让柳蓉好一阵好笑。

    之后两个人便开始商量具体的情况,这么一说,便晚了,到了吃饭的点,柳蓉便将永城郡主留在文定侯府用晚膳,正好是和文定侯府一家人全部一起用膳。

    永城郡主除了经常和柳蓉一起用膳,哪里和那么多人这么坐一起,还和和乐乐用过晚膳,用膳的时候竟是眼睛红红的。

    柳蓉想着永城郡主可能是想上官煜了,便邀永城郡主留下来住,直把永城郡主高兴坏了。

    一旁的柳钟氏看到永城郡主的表现,却是有些心疼,暗中同柳蓉嘱咐,永城郡主总一个人,没事多邀请郡主到府上来,免得她一个人孤单,却是让柳蓉好一阵嫉妒,直对着柳钟氏撒娇,叫一群人忍不住笑起来。

    柳芙一旁看着忍不住羡慕,默默的低头吃了口饭,眼睛却是酸涩,若是她以前就如现在这般,还能多劝劝自己的母亲,能善待柳蓉,或许,或许现在也会过的很好吧。

    莟儿坐在柳芙旁边,感觉到柳芙的异样,便用手拉了一下柳芙的手,柳芙看到莟儿心中微微放松,同时也忍不住感激柳蓉和柳钟氏,同时也觉得过去确实不该,更是暗中下定决心,接下来的日子要好好过,有恩报恩。

    柳蓉说话间扫过柳芙,想到刘大奶奶去世虽然和她没有直接的关系,到底是有些间接的关系,最终决定亲自同柳芙说成衣店的事情,却不想这倒是件好事,让柳芙找到生活的方向,竟是努力学习设计衣服起来,后来成衣店能够风靡京城,甚至整个大夏,却也有柳芙的功劳在。

    而柳芙到得垂垂老矣之时,每每想起年轻的时候,便忍不住提起她这辈子最感激的是柳蓉,因为感激,所以才走出不一样的路,才能找到自己的幸福,还如此幸福的走完一生。

    而在后世史学家来说,是每一次研究这一代历史,便忍不住感叹,这个时代真的是各种女性人才辈出的时代,而且这些女性人才都围着引领外科兴起的柳蓉身边,真不知道柳蓉是怎么做到这一点,竟能让如此之多优秀的女性人才围绕在身边,要知道这些人才无论在哪个时代出现一个,那都是引领女性向前发展的存在,比如带着女性走向外界,最后引得后世女权主义萌芽的上官静(永城郡主),又比如一代大服装设计师柳芙……

    后世女权学家甚至说,真正将女性解放出来,女权开始走向前台的,其实应该是一直引领外科兴起的柳蓉,只是她一直太低调,甚至于后来的资本主义萌芽,整个大夏一直延续下去,走上君主立宪的道路,柳蓉都有不可磨灭的功劳。

    不过若是后世史学家知道这个时候所发生的一切,都不过是柳蓉想帮衬一把身边的人,让自己的母亲柳钟氏过的舒心些,也希望自己能过的充实些,随意想到丢出去的,恐怕这些后世史学家只会大喊上帝不公了。

    但有一点却是最让后世史学家注意的,那便是,那些在柳蓉身边受到柳蓉影响的,都走出了不一样的路,甚至在未来的家庭地位上,都和以往时代的女性不同,就连其中名气最不显的陈月,在家中最后也是占主导地位。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