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侯门医女 > 第三百四十四章:海津镇通判

第三百四十四章:海津镇通判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52bqg.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屈大夫听到捕头的话第一时间的反应就是柳蓉在皇宫中出事了,所以应该在京城呆着的柳蓉才会出现在海津镇,这才不愿意让人知道她是太医的身份。

    一想到这一点,忍不住替柳蓉担心。

    上官煜听到捕头的话,这会也忍不住上前。

    只是在上官煜从人群中走出之前,柳蓉眉头皱起,对着捕头开口:“你确定通告牌上的人就是我?”

    “这世界上的人相像的那么多,你确定通告牌上的女子就是我?”

    捕头听到柳蓉说的话,眉头不禁皱起。

    “若是捕头您真的觉得那告示牌上的人是我,那我倒是想问问,那告示牌上长的和我相像的女子是什么身份?”柳蓉没等捕头开口,便对着捕头继续问道。

    会这么做,也是因为这捕头的反应,显然不是那颁布通缉令的人,若不然不会这么久之后才认出柳蓉是告示牌上被通缉的人。

    另一点就是,柳蓉确定海津镇的官员不可能以她的真实身份来下通缉令,如此她就还有机会从这里离开。

    这位捕头虽然没有第一时间认出柳蓉的身份,但是那被通缉的女子的身份他还是知道的,毕竟上面发通缉令也要一并公布被通缉的人的身份以及犯下的罪。而这些信息,捕快都是必须了解的。

    捕头看着柳蓉直接说道:“那告示牌上的女子是通海县的刘秦氏,为了钱财谋害了自己一家亲人,从其它县逃到我们海津镇的。”

    捕快的话一下,屈大夫的眉头立刻皱起,若说柳蓉是在皇宫做出了什么大逆不道的事情,这会被通缉还好说,可这捕头说的人,压根不是柳蓉。

    “哦?那我想知道,这刘秦氏可会医术?可懂得看病救人?”听到捕快的话,柳蓉对着捕快快速问道。

    捕快微微一愣,随机有些迟疑。

    一旁冲动的衙役却是看着柳蓉插嘴:“难不成你就懂不成,既然你不是屈大夫认识的柳姑娘,说不定你之前做的一切都是骗人的,只是糊弄人,为的就是让大家以为你懂医术,也许我兄弟一会就会出更大的问题。”

    衙役说着,面上露出得意的表情。

    听到这捕快的话,围观的百姓不禁皱眉,这哪有人这样总是咒自己的朋友的,说一遍那可以说是担心,可老是说自己的朋友病情会更严重,可就不是担心了,这是咒人呢。

    一旁的陈立看着眼前不断变化的情况,是一会担心一会放心,各种变化,但是不断的听着这冲动的衙役这样的说话,心中也忍不住对这衙役升起一股子厌恶:“你说这衙役怎么这么讨厌,柳姑娘都替这病倒的衙役看诊了,可这位作为同僚的衙役怎么就这么说话,尽想找柳姑娘的麻烦。”

    “真想立刻将这衙役揍一顿。”陈立忍不住对着身旁的上官煜开口。

    却一直不见有回应,不禁回头一看,这才发现,上官煜压根已经没有站在他的旁边,再一看,才发现上官煜正站到人群前面去了。

    陈立第一反应是要快步上前,随后却是反应过来,他这样上前做什么,这会正好可以离开,也适合离开。

    却是扫过柳蓉后,最终没有离开,也快步上前,若是到时候这个人真的对付柳姑娘,有他在至少能挡个一小会。

    上官煜看着这冲动的衙役眉头也忍不住皱起,他可同旁人遇到事情只是想一想不同,若不然当初请了柳蓉到果亲王府给董护卫看诊时,也就不会做出让柳蓉立军令状的事情,所以一旦叫上官煜不高兴,做这样事情的人指定会倒霉。

    而眼前这个一直找柳蓉麻烦的衙役已经让上官煜不高兴了。

    他已经决定,等看完柳蓉将事情解决,到时候就将这衙役给处理了。

    这冲动的衙役若是知道自己一时为了面子,却要付出后半辈子各种倒霉的结果,恐怕绝不会像现在这样做了。

    不仅是陈立和上官煜,屈大夫看着冲动的衙役也是眼露厌恶,和陈立和上官煜不一样,柳蓉不仅仅是屈大夫的救命恩人,也可以说是屈大夫在杏林界的偶像,偶像受辱,想想现代的那些粉丝的反应,就知道,这衙役会倒霉。

    当然,屈大夫让衙役倒霉的也更加简单直接,这次事情后,是直接和整个海津镇的大夫通了气,凡是同这个衙役有关的人得了病,他们都不看!

    这也就造成,后来同这个衙役有关的,无论是朋友还是亲人都怨惨了这衙役,而最后这衙役也在海津镇呆不下去,只得离开了海津镇。

    所以说,得罪谁,都不要得罪有社会地位的大夫!

    不过这都是后话,现在所有人听了衙役的话,全都是担心柳蓉,人都是同情弱者的,而这会看起来,柳蓉就是弱者。

    柳蓉除了眉头微微皱了皱,眼底对这衙役露出一丝厌恶,但面上却比之前更加淡定:“想要证明我是不是大夫,这就更简单了,屈大夫在这里,他既然是海津镇最好的大夫,想来能看出病人的病症,还能确定病人的情况,再不济,等到病人醒过来,也能证明我并非你们口中的刘秦氏。”

    “毕竟这昏迷的衙役之前的状况有多严重,大家都是亲眼目睹。”柳蓉却是看着捕快说道,完全不看这衙役一眼。

    柳蓉的话一出,所有人都不禁看向屈大夫,看样子都是等待屈大夫给病人看诊确诊病人的状况。

    屈大夫一开始知道柳蓉给病人看诊,也是好奇柳蓉看病的病人是什么情况,因为柳蓉在整个杏林界,可是以给人看诊不拘一格闻名的。

    柳蓉若是知道自己在医术界以这样的东西闻名的话,估计得目瞪口呆,毕竟她每次给人看诊都是头疼的不行,头疼的原因只有一个,她只会给人做手术,每次看到病症却是都在不断的想,如何能最简单的用西医的办法治疗,不用动手术。

    而这许多东西在现代,那都是在医学界科普了的东西。

    却说屈大夫这会被大家一看,想起自己一开始的想法,赶忙向病人走去,一遍把脉,一边又对着衙役们询问病人发病时的状况,只一断诊却是目露惊色,只因为这病人得的是喘症,这样的病症根本无药可医。

    而且,一旦发病,肯定是丢了性命,谁都没办法救治,却没想到,他今日竟是有机会见到这样的病症被控制的时候,柳原判不愧是柳原判。

    屈大夫给病人看了病后,心中只剩下对柳蓉的佩服和崇敬。或者说,是比以前要多更多的佩服和崇敬。

    而这种激动充斥在屈大夫的心中,只觉得有什么要从胸口蹦出来,偏偏又激动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这个世上,也只有柳原判能做到这样的事情,他以为自己当初被救治下来,就已经是天大的奇迹,而如今看来,只今日的这一个病症治疗结果传出去,整个医学界都要震荡几次。

    屈大夫的表情所有人都看在眼中,却仿佛是着急,所有人的心中都不禁一沉。

    也是,这么稚嫩的一个姑娘,怎么可能有好的医术,治疗这样的病人呢,看来真的和那衙役说的一样,马上要揭穿片子了。

    捕快更是忍不住直接询问:“可是病人出什么事情了,治疗错了,状况越来越不好了。”

    屈大夫被捕快一问,却是立刻瞪了捕快一眼:“你胡说什么呢,这大夫将病人治疗的很好,而且整个大夏都不会有任何一个大夫治疗的像柳大夫这么好,这病人若不是遇上柳大夫,他就真的完了。”

    “而且是立刻丧命,无论是在哪位大夫手中都是立刻丧命,因为这是喘症,是无药可救的病症。”

    屈大夫的话一出,全场人都不禁哗然,全都震惊的看向柳蓉。

    柳蓉也不禁震惊,不过她震惊的是中医竟会没有救治气胸的办法,不过想想也是这是肺部外面的一些气泡裂了,影响的肺部呼吸状况,气体无法排除,造成身体内气压和大气压失衡,最后完全无法呼吸丧命,中医又如何能控制救治。

    “柳大夫……”屈大夫对着捕快说完,便忍不住看向柳蓉,他觉得自己必须对着柳蓉说几句话,才缓解自己的兴奋,只一出口,便反应过来,柳蓉要隐瞒自己身份的事情,马上改口:“不对,瞧我这记性,应该是这位大夫,您可否告诉我你是怎么救治的这位病人?”

    屈大夫说到最后不禁有些不好意思,这世界上看诊的手法可都是独家的秘密,只能师徒相传,他这样询问,明显是有问题的,可是他实在是太好奇了。

    这样救人的办法若是大家都知道,这世上的病人,得能多救活多少啊。

    柳蓉倒是没有藏私的念头,直接将气胸的病理以及治疗方法告诉屈大夫,只是这样的办法毕竟不是谁都可以用的,柳蓉到底是那么多年的临床经验才能做好这些:“不过做了这些,并不代表就是好了,真正要完全治疗好,却是要开刀做手术的。”

    柳蓉想了想,又对着屈大夫说了一句。说完,柳蓉才看向捕快:“这样是不是可以证明我不是你们要抓的那个人了。”

    捕快不再说话。

    柳蓉却是笑起:“既然捕快您不回答,我就当您是默认了,如此我便离开了,我还有事情要处理。”

    柳蓉说完不管大家的反应,便顾自向外走,准备离开。

    而上官煜也向柳蓉走去,准备直接带柳蓉离开这里回京。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一声喝斥声响起:“慢着,谁说你可以走了的,林捕快,还不将人抓了带回衙门!”

    这声音一起,所有人都不禁看向声源,陈立却是瞬间认出来人身份,来人正是海津镇的通判,也是当初害得他家家破人亡的人。

    当然,这会此人也是帮着三皇爷总管的远亲,帮着三皇爷的总管发出对柳蓉的通缉令,想要将柳蓉立刻抓走暗中送到三皇爷处的人。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