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侯门医女 > 第二百六十五章:动手!

第二百六十五章:动手!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52bqg.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所有人都忍不住起一阵鸡皮疙瘩,不为别的,而是在柳蓉身上真的感觉到了杀气,就仿佛,眼前这个身量不高,一身官服的女子,真的对人动手,杀过人一般。

    所有人不禁摇摇头,一定是错觉,一个小姑娘怎么可能做过这样的事情,不过据说眼前这柳大夫之所以能当御医,是因为处理外伤在行,说不定就是因为这个原因,身上才突然有这么锋利的气息。

    要知道这柳大夫同永城郡主关系最是要好,永城郡主的兄长可是边疆的大将军,给那么多动过刀子的人处理过伤势,怎么着也会沾染上一些边关将士的气息不是。

    这些人却不知道,柳蓉确实是杀过人,当初那到蓉府害死姚管家夫妇的领头人,就是她亲手杀的。只不过这件事情被所有人淡忘了,恐怕也只有果亲王府的段护卫,以及跟着段护卫一起去蓉府的人记得。

    不过柳蓉从来没后悔因此双手上沾染过血,因为那些人该杀。

    当然,柳蓉现在做这些不过是吓唬吓唬那梁吏目罢了,不为别的,只是因为这个人,真的真的,太讨厌了。这绝对是柳蓉从上辈子开始积累到这辈子,遇到的最叫人讨厌的人。

    梁吏目好一会才反应过来,发现自己一个大老爷们在那一瞬间竟然也怕了,不禁脸色更加难看。他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的气势竟然被一个毛头丫头压下,若是今日不好好的处理了这毛头丫头,恐怕以后他在这太医院也就再没有什么威势可言了。这可不是他想要的,他的目标可是在太医院作威作福,在院判之下,所有人都要遵从他的意思。

    却没想到特地弄出来的一个御医的位置,竟被眼前这个小丫头片子给占了,他如何咽得下这口气。

    “小丫头,恐怕你连五里地也没有走过,竟也敢说自己杀过人。”

    “若你真的杀过人,那正好,太医院怎么可能要杀过人的人当太医,正好将你送到顺天府去,让顺天府尹处置。”梁吏目看着柳蓉一句一句的说道,说到最后,却是将之前因为柳蓉一句话,积压下来的情绪发泄出去。

    即便如此,梁吏目看着柳蓉也没有真正的动手,还是像之前一样威胁,就梁吏目自己也没注意到,因为柳蓉之前的表现,叫他心底深处不自觉的产生一丝忌惮:“我给你最后一个机会,离开太医院,自请离开太医院,只要你立刻写奏折请辞,我便原谅你之前的一切不敬。”

    “若不然,就别怪我不客气了。”梁吏目看着柳蓉:“我可不仅仅只能在太医院,就是宫外,你也要小心了,别不小心就丢了小命。”

    听到梁吏目的话,史医士不禁更加担心,梁吏目虽然冲动行事,但确实是有几分本事。不说宫外如何,就是宫内,被梁吏目盯上,那也是绝对危险的事情。

    要知道宫中多少做事仔细的医士,不明不白的就给那些贵人上错了药。给贵人上错了药,这可是大罪,还有那被莫名其妙的牵扯到后宫储位之中,最后弄的砍头的。

    太医院中更替的大夫多,除了正常的生老病死,对于宫廷厌恶的请辞外,最多的便是这样米明奇妙的牵扯最后死亡的。这是老人血的教训啊。虽然他不确定那些人,以及事情中是否有梁吏目背后伸手,但是柳蓉这般和梁吏目对立,对于她以后在皇宫之中生活,可不是好事啊。

    史医士越想越担心,他实在是不忍心这么一个天赋极佳的大夫,就因为这些人际关系,最后落得悲惨结局。

    就在这个时候,史医士便见柳蓉嘴巴微张,就要开口说话。不禁看着柳蓉快速开口,唯恐柳蓉先一步又说出什么惊人的话来,给她自己招惹出更大的麻烦:“柳御医,若不然你便退一步。”

    柳蓉淡淡的看了一眼史医士。

    史医士看到这淡淡的目光,不禁一僵,知道劝说柳蓉没用,不禁轻叹一口气,想到柳蓉可是这世上最有天赋的大夫,万一在太医院折了,那是整个大夏的损失,史医士一咬牙,硬着头皮看向梁吏目:“梁吏目也不要这般继续逼着柳御医了,你又何必和一个年纪比你女儿还小的人如此斤斤计较,这未来终归是这些年轻人的,再说你在太医院如今的地位,有没有这御医的称谓,又能有什么区别。”

    他在太医院能平安那么多年,可就是因为一直安安稳稳,不冒头,不过他绝做不到看着一个极有天赋的人被毁掉的事情,所以这一次破了这么多年的功,也只能认了。

    柳蓉一旁自然能看出史医士的变化,以及维护,虽然对太医院印象不好,但是对史医士却忍不住有一些感动,毕竟她同史医士也没有太大的交流,对方却愿意这般帮她说话。

    也因为这一点,柳蓉倒是有些不忍叫史医士的努力白费,最终在史医士说话之间,都没有开口。

    可柳蓉会体谅史医士,却不代表别的人会体谅,特别是那种目空一切,在太医院折腾许久,有个不大不小的背景的人,对他们来说,这种游说,也是找死,挑衅,他可不介意出手对付一个没用的死老头。说不定还能借此敲打敲打院史。

    梁吏目想着,对着史医士大声开口:“老不死,不要以为你是院史的人,就能在我面前说这样的话,这里还没你说话的份。”

    梁吏目对于柳蓉心底有一丝不安,不敢动手,却不代表他不敢对史医士动手:“若是你再敢多嘴一句,你信不信,不用明日,我便能让你自己离开太医院。我想有的是人想要升到医士的位置。”

    “柳御医,你也不要再拖延时间,立刻说一个结果,若不然,我不介意太医院出现一个做事太不小心,不断摔到,最后弄的全身是伤的女御医。”梁吏目看着柳蓉说道,虽然忌惮,却也终于决定出手了。

    柳蓉挑眉:“梁吏目,你这威胁人的话,似乎已经说了四遍了。”

    梁吏目瞬间面色铁青,因为柳蓉这是笑话他,只会嚷嚷,却没有实际:“既然你这么想死,那就让你死上一次。来人,还不给我将新来的人绑起来!”

    梁吏目看着柳蓉危险的眯起眼睛:“我就让你看看,我说的话,是真是假,是不是有这样的力度。”

    梁吏目看着柳蓉说完,便看向一旁跟在他身后的人,他身后的几个人互相看了彼此一眼,最后使劲的点了点头,快步的向柳蓉走去。史医士心中一慌,赶忙上前拦着,却是被人一把推开,直接额头撞到屋中放置药材的桌角,额头瞬间殷出一丝血红。

    柳蓉快步走向史医士,快速的将史医士扶正躺下,担心史医士出现大问题,这一摔一撞,可是可能会出现脑震荡的可怕结果,这些人竟然连一个老人,都这么下的了手,还有一点点身为大夫的自觉吗?

    柳蓉心中一团怒火燃烧。

    而正在柳蓉心中一团怒火燃烧间,几个对史医士出手的人,已经走到柳蓉身旁,伸手拽柳蓉的手臂,拽的柳蓉手臂直接生疼!

    却说,离太医院不远处,上官辰正快步的向太医院走去,眼底流露着兴奋和开心,再不多长时间,他就要见到那个他在御书房见过后,就再没见过的女子,那个总是对别人好过自己的女子,那个他觉得新奇,忍不住想要靠近的女子。

    想到见到柳蓉的场景,上官辰的脚步忍不住加快起来。

    跟在上官辰身后的小太监和大宫女不禁无奈,只能快步小跑着跟上前,好在这样的事情,伺候大皇子这么久也就只出现过这么一次,就是现在。

    不一会,上官辰便已经领着伺候的太监宫女走到太医院门前。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