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超级散仙II > 第200集:都是废物

第200集:都是废物

作者:那一抹绯色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52bqg.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好强!”这一刹那之间,几乎所有人都是忍不住的在心中惊呼出声,在场的群雄,差不多有三五百人,但是,伴随着气浪翻滚,几乎全都被掀飞了出去,除了乔峰之外,在场之中,还能勉强站着的,也就只有乔峰、玄痛、玄难、赵钱孙、单正、谭婆以及丐帮六老几人,相交之下,其他人可就没这么好运了,只这一股气浪,便是已经让他们没了再战之力。

    “废物,都是废物!”李岩口中冷哼一声,再度一步踏出,只听得轰隆一声,再度掀起一股恐怖的气浪爆发,赵钱孙、单正、谭婆以及丐帮六老等人顷刻之间,便是被掀飞了出去,狠狠地摔落在了地上,在场之中,只剩下乔峰和玄痛、玄难三个凝丹境界的高手,尚能坚持不倒,抵御李岩的劲风。

    众人相顾骇然,之前乔峰遭遇围攻,也似被激发了血气,手中抢过两柄单刀,两柄单刀舞动起来组成了一个高速运转的刀轮,如果碰撞上去当即是骨肉横飞,仿佛掉进了绞肉机中。有武技高明的好手也想出了用重兵器破乔峰单刀的招数,可是乔峰虽是绝无顾忌的恶斗狠杀,但对敌人攻来的一招一式,却仍是凝神注视,心意丝毫不乱,每逢遭遇到攻击,立刻突然暴起好似一匹怒狮。瞬间以更快、更猛、更狠、更精的招数斩杀,这一切尚属于他们还能理解的武功,可是,眼前的李岩,却是未免强横的有些不像样了,这种手法,几乎就与传说之中的仙神无异了!

    “妖怪!妖怪!这人是妖怪!”有人忍不住的失声呼喊道,双眼之中,顿时充满了恐惧,不得不说,对于李岩,他们已经没有了半点抵挡的心思,在他们看来,这种强者,根本已经是无可战胜的存在了!

    李岩冷哼一声,向着乔峰淡然出声道:“乔兄先走吧,这里剩下的事情,交给本座来处理就好。”

    “那........我就先走一步了!”乔峰心里清楚,李岩的修为极高,这里的武林高手虽然人数众多,但根本没有资格对李岩造成什么威胁,是以,他倒也可以放心离去,毕竟,之前他一番厮杀,杀伤了不少的武林高手,再留下来,只会激起群雄更大的怨恨。

    李岩见到乔峰离去,方才淡然出声道:“你们要是不服气的话,只管可以向本座动手,到时候,若是死了,可别怪本座手下无情。”他的话音之中带着一股无与伦比的煞气,激荡爆发开来,众人为之骇然,筹措半响,终是无人敢上前。

    “废物!”李岩冷哼一声,顾自去了昨晚休息的房间,这一天的时间,他将二十四诸天窍穴已经逐渐的凝练完成,也领会到了一些不可思议的神效,人体十二经脉在体内与脏腑相连属,其中阴经属脏络腑,阳经属腑络脏,一脏配一腑,一阴配一阳,形成了脏腑阴阳表里属络关系。即手太阴肺经与手阳明大肠经相表里,手厥阴心包经与手少阳三焦经相表里,手少阴心经与手太阳小肠经相表里,足太阴脾经与足阳明胃经相表里,足厥阴肝经与足少阳胆经相表里,足少阴肾经与足太阳膀胱经相表里。李岩以窍穴为根基,将真气周流全身,从手太阴肺经开始,阴阳相贯,首尾相接,逐经相传,到肝经为止,从而构成了周而复始、如环无休的真气循环。那真气走到哪,便会带动气血运转,将天元神丹散发出来的力量吸收殆尽,化为属于他本人的力量。

    他搬运玄功,精神凝气,一股浑厚的真气,自自海底升起,下会阴向后过命门而直上夹脊,经玉枕达聪门,轮回经传,呼吸吞吐,使任督二脉循环不休,气势深沉,掌中旋转,有推山入海之功。

    只是一天一夜的时间,李岩便是彻底的完成了二十四诸天窍穴的凝练,此时此刻,他人仙最基本的功体已经修炼完成,进入到了更高一层的天罡三十六窍穴境界,只要他凝练一二窍穴,便是凭借着肉身之力,也可以越空飞行。

    时间已经是第二天大早,李岩推门而出,来到了阿朱的房外,虽然相距遥远之极,但是里面的话语之声,却是清晰无比的都传入了他的耳中。

    “阮姑娘,你当真不知道那个人的来历?他真的只说自己叫李岩?没有说过别的师承?”薛慕华端坐在床边,一边给阿朱把脉,一边打听着李岩的事情。

    阿朱将被子蒙在自己的脸上,沉闷的道:“神医,您已经询问了五遍了,我第一次见他,他就自称是李岩,是乔大爷的好朋友。你告诉我乔大爷平安的出去了吗?他真的没有什么危险?你们还开英雄大会追杀他吗?”

    薛慕华把手拿开,捻着自己的长须道:“你也问了八遍了,我就再回答你一次,就是那位李岩出手,将聚贤庄的英雄们杀的片甲不留,乔峰自身没有太大的伤损已经走了。现在群雄被杀的胆寒,那里还有立刻召开英雄大会追杀乔峰和李岩的胆量。你没有看见,当真的不知道当时那位有多么的恐怖,简直有如鬼神,只是一步踏出,真气爆发之下,就能够造成聚贤庄数百英雄都已经受了内伤,连少林寺的玄痛、玄难两位大师都抵挡不住,我行医一辈子没有见过这么可怖的武功?小姑娘你真的不知道?”

    说到这里,薛慕华便又是忍不住的流露出了几分骇然神色,显然,虽然已经回忆过数次,还是忍不住的为李岩的修为强横,感到不可思议的震撼。

    阿朱将脸完全的蒙盖住,闷闷的道:“又来了,我已经告诉你我知道的一切了,你不要再问了,我想休息了!”

    薛慕华呵呵笑了两声,道:“好了,我不打扰你了,我好歹也沾了你的光,你的伤我已经全力的祛除了,只要安心的修养就没事了,如果有武林高手用内功给你冲脉好的更快,我先出去了,你有什么难受的地方就叫下人来找我。”说完他便转身向门口走去,听到脚步声渐渐地远去,阿朱才掀开被子,一脸虔诚的祈祷:老天保佑,乔大哥一定平安无事,以后再也没有灾难.......

    站在薛慕华的背后,李岩不由得摇了摇头,悠悠出声叹道:“可惜可惜,你身负如此医术若肯继续专研下去,要学上乘武功如探囊取物一般,还一天到处学别人功夫,真是缘木求鱼。可笑可笑!”他说“可惜可惜”时声音夹带着一股奇特的韵律,音调虽然低沉,在薛神医耳中如听到暮鼓晨钟,心发深省。说到“可笑可笑”时音调上升,薛神医只觉得万念俱空、自己想要学得上乘武功杀死丁春秋就像镜中花、水中月一般遥不可及。

    李岩如今已经迈入了更高的武学层次,是以,凭借着自身的气息、声音,便可以影响到薛薛慕华的脏腑活动,自然就主宰了他的情绪,薛慕华忽然惊醒,心中暗道:“我怎么会产生这种念头”,他师门见多识广、知道一些门派有摄心之法,可以影响人体情绪,料想自己刚才就是中了相应的手法,他一生不知救过多少病人,救人时稍有疏忽便会差错,所以练得自己思虑缜密,侧过身来,果然见到李岩就在自己的身后默默站着。

    他见李岩虽然容貌年轻,但却说不定是哪个驻颜有术、游戏风尘的老怪物。就像本门的巫行云、李秋水师祖一般,当下,便即连忙出声道:“薛慕华,见过前辈。”他微微的一做犹豫,忍不住的出声问道:“但不知道前辈到底是何来历?”

    “薛慕华,为什么这么想知道本座的身份?”闻言,李岩不由得为之淡然一笑,双目之中,闪烁着一抹戏虐的笑意,落在薛慕华的身上。

    薛慕华踌躇半响,终是忍不住的为之一声叹息,应声道:“晚辈之所以如此迫切的想要请教前辈的身份,是因为江湖上知道我师承的只有几个人,知道我们师门上一辈事情的更是寥寥无几,所以我真的很想知道,前辈你是怎么知道的?”

    李岩淡然一笑道:“本座也不必隐瞒与你,说句实在话,本座与你们逍遥派也还算有几分缘分,因而对于逍遥派之中的一些隐秘之事,都还有所了解,你叫我一声前辈,总归是吃亏不了你的。”

    眼见着薛慕华有些了然神色,李岩方才转过话题来,又自出声询问道:“对了,你医治好阿朱姑娘的伤势了吗?”

    薛慕华忙道:“是的,已经医治妥当,只等着恢复了。”

    李岩微微点头,应声道:“好,你也算为奔走立功不小,你现在起身连同你的那些被驱逐的师兄弟,回去找你师傅,告诉他有什么计划照常进行,等丁春秋去找你们的时候,本座自然会去给逍遥派清理门户。”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