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肥田仁医傻包子 > 295 三公子齐上阵,局势扭转瞬息间

295 三公子齐上阵,局势扭转瞬息间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52bqg.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295 三公子齐上阵,局势扭转瞬息间

    他的命,是属于他自己的!

    也直到这一刻,他的心才得到了自由,他不用在两个国家之间做一个选择,也不用在无数的黑夜中因为忠义而挣扎。

    寒冷的冬夜,谁用微弱的烛灯,给过他温暖,那份情,值得他用一生去铭记——

    庞铁死了,韩贞也死了。

    熊北天渐渐杀红了眼,一掌一个,封家的死士在他的掌下纷纷毙命。有的还没能地上冒出,就永远地丧生地下,这种凌厉的打法,震慑住了所有的人。

    那剧烈的轰鸣声中,是他难言的悲愤。庞铁的血还未冷,这场战事,已经带走了太多的人——

    层出不穷的封家死士,从地底冒出,紧紧围绕在詹扬的周围。有些人抢攻,有些人以不要命的打法,只为了能冲散他和封炎。在屡次袭击和密如雨点的攻击之下,詹扬额头上慢慢现出了一层薄汗,手中的动作也渐渐慢了下来。

    突然,士兵中一阵惊呼,几道闪电般迅速的身影移到了场中,那犹如天神降临一般的气势,顷刻之间便将场中的形势扭转。

    “尽香!”奋力厮杀的熊北天回头,振奋地向手持玉笛,一出场就结果了一个死士性命的楚尽香喊道。

    “大将军——”楚尽香飞快地扫清了旁边的几个障碍,绕到了熊北天的身前。

    “尽香,情形如何?”

    “抱歉,我未能搬回援兵,情况紧急,我只能请来几个朋友,助你一臂之力。”边说着,边格开一个死士架过来的尖刀道。

    熊北天看向楚尽香嘴里的那几个朋友,只看了一眼,就怔住了。

    正在和三个封家死士交手的是一个年轻公子,一身白衣,面如冠玉,风流潇洒。如瀑一般的青丝,只用一根白色的发带松松地束缚住,飞扬的长发在烈风中飞扬。那一身洁白如雪的白衣,比天边的明月还要皎洁。

    他手上拿着一条白练,这白练是用天蚕丝织就,刀枪不入。随着他右手舞动,白练拂过,尖刀纷纷落地——

    许多人,在来不及看清眼前人的长相之前,就被白练紧紧裹住,扔到了远方。

    这个人,就是名闻天下的,与太颠万雪峰残剑公子,和玉笛公子张决明齐名的绝尘公子——苗顶杨洛!

    相传这位绝尘公子,风流成性,婢仆成群,走到哪里都是鲜花铺路,美女抬轿。现寄居在绝尘中,除非武林出了重大的事情,否则终年很少走出绝尘宫。

    这一次,他弃了鲜花,缺了美女,还踏出了绝尘宫,定是万雪峰的关系了。他们三人本就是好友,好友求助,又岂能置之不理?

    另一个,一根玉笛,横扫一大片,周围几丈处都不敢有人近身的男子,定然是名动武林的玉笛公子张决明了。

    他面貌清俊,神色儒雅,如刀雕斧凿般的五官,俊美得不可思议。只是这张俊美的脸上,却染上了一抹病态的苍白。

    一招出手后,站在原地,时而还忍不住咳嗽两声。但若因此你认为他是个好对付的主儿,是个随时都可能挂掉的病秧子,那你就错了。

    有几个死士嗤笑着,笑着这卞国男人都死光了不成,居然派这种随时都有可能一命呜呼的病秧子前来打仗,简直就是笑话。然而他们的笑还没有落下,就僵在了嘴角,并且永远都笑不出来了——

    熊北天错愕地看着场中的两人,目光闪动,望着楚尽香。楚尽香,也就是残剑公子万雪峰,只是望着他的那两位好友微笑。这笑容中,有着骄傲和自豪——

    能够与他们齐名,并且有他们这两位肝胆相照,为朋友两肋插刀的好朋友,是他这一生最为骄傲的事情!

    眼看着上百名死士死于卞国之手,这边又猛将频出,封耀坐不住了。一扬手,将士祭出了象征着封家家徽的黑色鹰旗,在风中摇了两下。随后旗子插在战车的前方,又一摆手,号角手吹起了进攻的号角——

    看到鹰旗摆动,余下的封家死士齐齐往封炎的地方逼近,封炎脸涨如紫,正在冲穴的关键时刻。

    二十几名死士分别缠住詹扬、张决明还有杨洛,两名死士拽着封炎飞快地奔回自己的阵营。

    熊北天眼看封炎被救走,几个起落,运气一股真气,踢起场上一根银枪,径自往封炎的身上扎过去——

    封炎感觉到背部烈风呼啸,无奈他的穴道还没有挣开,旁边两人又只顾带着他逃回自己的阵营,还没有发现背后到来的危险。

    “小心!——”心字还未出口,一阵凶猛的痛意袭来,封炎嘴中吐出一口鲜血。鲜血如注,冲天的鲜血映红了封耀的眼眶!

    这个强硬了一辈子的老将,坐在战车上挺拔的身躯不自禁地晃了几下,差点从战车之上栽下去。他的两个儿子,一个死,一个重伤,还不知道能不能救回来。无论那个人是谁,无论他的心有多么铁血,亲眼看到这一幕,谁都承受不住。

    玉笛公子张决明和绝尘公子杨洛打了一个眼色,两人就跟碧绿的长虹,用无上的轻功身法,以令人咂舌的速度,闪电般一左一右,躲避着敌军的攻击,向敌军的阵营疾射而去——

    封耀挂念爱子,还来不及回防,让弓箭手准备,转瞬之间张决明和杨洛两人已经到了仓狄阵前了。

    两人一左一右,交叉前行,配合得天衣无缝。数万大军之间,竟如在空茫茫的雪山穿行一般自在随意,任你有万千人阻挡,也抵挡不了他们分毫!

    下一刻,张决明一脚蹬上战车,左手横勾,打落战车前象征着封家家徽的鹰旗,右脚又一蹬,已经稳稳地上了战车。

    这一连串的动作简直是酣畅淋漓,封家的鹰旗倒下的一刻,他们听到了卞国军营里响起的将士们振奋的欢呼。

    张决明想一举拿下封耀,只要拿下了封家的主心骨,仓狄的大将军封耀,那么封家军自然不攻自破。

    封耀忧心如焚,此刻却也不得不敛起心思,专心迎敌。

    封耀驰骋沙场几十年,历经百余战,除了带兵打仗的本事,功夫自然不在话下。更何况,他是封家的掌舵人,封家的家传秘技,他比谁都要精通。他敢说,只要他想,随便挑出十几种功夫,这些小娃娃们都没有见过。

    封炎是他的儿子,武功颇得他的真传。只是封炎,一开始落在李半夏手上,又被金银子所制,从某一点而言,他早已经输了。

    乃至于这么一个狠角色,在这场大战中,做起了一个反复被炮灰的小角色。这不得不说,是封炎一生最大的耻辱。而这个耻辱,他一直耿耿于怀——

    还有他胸口上的那个伤疤,他活一日,就会提醒他一日,他今日所遭受到的耻辱。一个将领,这种耻辱,简直比杀了他还要让他无法忍受。

    封耀一身刚猛的功夫,着实凌厉。与他对上一掌,整个胸腔都在咆哮搅动。玉笛公子连出绝招,也没能将他拿下,他已经有好多年没有遇见过这样有实力的对手了。

    封耀也完全没有想到,这个病秧子的年轻人,手下的功夫竟这么的了得。仓狄顶尖的高手,在他的手下也决计走不出五十招,而他们两人,短短时间已经对了一百五十多招,他不仅没能如愿让他毙于自己掌下,甚至都没占到一点上风。

    这个神秘的年轻人,武功造诣连他这个老前辈都吃惊莫名。

    封耀迅速思量了对策,只张决明一个人,他都久战不下,如果再多出那一个手拿白练的公子,他今日的情势还真危矣。

    就在他们拆招的时间里,两军已经正式交上了手。杨洛被封家军缠住,刀枪不入的白练在空中抖落出一个个飞扬的弧度,不让任何人近身,也不让任何人对张决明施加攻击。

    万雪峰很快摆脱了周遭的封家军,过来支援。一上一下,一前一后,万雪峰与张决明良好的默契,还有绝尖的武功身法,让封耀难于招架,目不暇接。再加上他终归是上了年纪,体力没有年轻人好,挨了玉笛公子一笛子就势一滚,才摆脱了万雪峰朝他伸来的大手。

    他宁愿受玉笛公子一笛子,也不愿被万雪峰生擒!

    他宁愿死,也不愿忍受这样的耻辱。

    只是,刚才那一滚,不啻于要了他的老命。年纪是真的大了,人不服老都不行,像这种跌上跌下的动作,已经没法再做了。他本也打算把封家的一切都交给封炎打理,他好安享晚年,真正歇上一歇,也不知炎儿他……

    也许是胜败已分,也许是他亲眼看到儿子和将士们的鲜血浸染了这北寒之地,又或许是他好久都没有遭遇到这样的惨败,封耀不禁有些英雄末路之感。

    回首来时路,他头一次想,他花费了那么多的心血和代价,筹划了一辈子的这一场“圣战”,为他们封家,还有仓狄,究竟带来了什么?——

    …………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