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肥田仁医傻包子 > 140 惊变!!!

140 惊变!!!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52bqg.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140 惊变!!!

    “对了,嫂子,我今着过来就是想问你,哥到底送谁回去了,咋这会儿还没回来呢?”

    没事她也不会跑这一趟,马氏就是不放心,差她过来问问。

    “怎么,你哥还没回去?”李半夏也是一愣。“那人说他家在瑶儿塘,算算时间,你哥他也该回来了。”

    刘东山是一个勤奋的人,家里正是忙时候,平时连中午的时间都用上了,不可能在人家一呆就是一上午。

    “没啊,娘都等一上午了,就是没见我哥回来。这会不会是哥路上出了啥事,还是人家发生了其他的什么事?”

    “这个应该不会,你哥是个大老爷们,又是在村里,不会有什么事的,你先不要担心。”村里的环境没外面那么复杂,一些人即使没见过也都听过,到哪儿也不会出什么事情。

    刘银杏点点头,这话说得倒是在理。

    “依我看,你哥肯定是有什么事耽搁了,等事情一忙完,肯定就回来了。这样,你先回去,让娘别着急,我这边病人还等着,人走不开。时候还早,再等等,要是等到天黑你哥要是还没回来,咱们再想办法。你哥做事有分寸,不会有什么事的。说不定啊,我们在说话这会儿,他人早就回去了——”

    刘银杏答应了,现在看来也只有这么办了。

    “你一人回去行吗,要不我……”

    “没事,嫂子,我不是小孩子了,路还是认得的。你那么忙,外面人都还等着呢,我就先回去了。”刘银杏站起身道。

    “那你小心点儿。”

    “嗯。”刘银杏出去了,李半夏也匆匆赶到前面,继续给病人看病。

    流行性感冒,来得快去得也快,再加上赵郎中和李半夏采取的措施很及时、开的药方也很有疗效。到了傍晚的时候,病人明显要比之前的少很多。

    李半夏托着疲惫的身体回到了家中,还没到家呢,就看见马氏在院子里急得团团转,不停地往小路上张望。

    “娘——”

    “半夏,你可回来了。你说东山,天都黑了,人咋还没回来?”马氏急得跺脚,“这东山也不是不靠谱的孩子,头一次做事这么让人担心。”

    当归和甜甜也从屋里出来了,小脸上也都在纳闷,怎么一整天都没见着爹了。

    “半夏,你再跟我说说,东山到底是送什么人回去了?”

    “是这样,娘,我们早上回来的时候,在路边发现了一个醉倒的人。那个人我之前在药庐见过,是个眼睛看不见的老人家。东山看他喝得醉醺醺的,大清早地倒在路边,不放心就送他回去。那个人喝醉了,说话也听不清楚,模模糊糊地好像听他说起他家住在瑶儿塘,东山就背着他送他回家——”

    天黑了人都没回来,李半夏心里也渐渐着急起来。

    马氏叹了口气,她这个儿子,就是心眼太好。只要看到别人需要帮助,他一定不求回报地帮助人家、尽心尽力。她说过好多次了,喜欢帮助人不是啥坏事,但也要看情况。现在家里这么忙,啥事需要在外面呆上一整天哪!也不知出啥事没有——

    李半夏却陷入了沉思……

    不知为何,一说起那个脾气古怪的老人家,她心里就一阵不踏实。起初还没想起来,可仔细一想,又觉得有哪里不对头。

    上一次在药庐,他受了伤过来,且不说他脾气多么古怪,就说他手上的伤。她没有看错,明明就是利刃造成的伤口。那一刀下手有多狠,从他手上的伤口就能看得到。

    她就不明白了,他一个村里的老人家,得罪了什么样的凶神恶煞,以至于那人会对他下这么重的手?

    那一次他虽然头发有点蓬乱,衣着却十分的讲究,料子也都是上乘的好料子。可今天早上在路边,他完全换了个人一样。衣衫褴褛、形容落魄,如那日的样子真是有天壤之别。

    无论从哪一点看,那个老人都十分不简单。

    “娘,我看这样,你在家里等消息,我遇路去等等东山。他要是还没回来,我就到瑶儿塘去看看——”

    “嗯,先只有这样了。天快黑了,半夏,你自己也注点意,实在找不着人就先回来,回头我让西山去找。他一个男人,要好些。”

    俩人正说着,刘西山回来了,马氏直呼正好,便让刘西山和李半夏一起出去找找刘东山。

    刘西山也在奇怪呢,这一天都没看见他哥的影子。听到刘东山还没回来,也急了,连忙和李半夏往瑶儿塘的方向去找。

    两人很快便到了瑶儿塘,问了许多人家,都道这个地方没有一个双眼看不见的老人家。不过还是有人反应,白天是曾见到个年轻人背着一个人,打这儿经过。

    暮色四合,李半夏的心也如那渐渐拢起的暮色一般,越发的不安。

    让那人指了他们走的方向,李半夏和刘西山继续往前找,来到了刘家祠。

    刘家祠的人也说这里没那个人,也没人看见刘东山背着老人家来过这里,李半夏和刘西山是彻底断了刘东山的行踪。

    刘西山心里也直呼不妙,这好好的一个大活人,咱就没有人看见呢?

    到最后,两人逢人就问,有没有看见一个男人背着一个眼睛不便的老人家打这经过。

    也不知问了多久,一个打柴的老樵夫提到过,他白天在黄壶嘴打柴的时候倒是看见一个年轻人背着一个老人家,是不是他们说的那个人就不知道了。

    李半夏激动得连连道谢,又和刘西山连忙赶到了黄壶嘴。

    从刘家祠到黄壶嘴的路并不好走,途中还要翻过一座小山坡,坡路有点抖。平时空手上坡都觉着累,更不用说刘东山还背着一个身胚不小的老人家了。

    两人下了坡,来到了一片空地上。空地的那一头是一处断崖,断崖之上就是那老樵夫所说的黄壶嘴了。

    刘西山走在后面,不停地让李半夏小心点儿,多看着点路。

    李半夏脸上早浸满了汗水,走得很快,在经过那处断崖的时候,身体陡然停了下来。

    刘西山不解的看过去,只见李半夏失魂般地盯着不远处,失声痛呼:

    “东山————”

    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