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绝恋之倾城传说 > 29.寻找(2)

29.寻找(2)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52bqg.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这一日,林凡回来的要比前两天早一些,见乌若岩颇为期待又有些迟疑地看着他,他轻轻摇了摇头。

    “今天城里多了许多奇怪的人,看模样不像是普通百姓。”林凡说。“想来应该是耶律德光的手下。”

    乌若岩点头,同时心里也暗暗欣慰。耶律德光派出人来,至少说明,他还没找到他要找的人,看来,师父和李冷他们还是安全的。乌若岩决定从明天开始,自己也要出去寻找,毕竟林凡只是通过自己的描述在找人,难度太大,而师父他们会不会乔装打扮,也很难说。

    何况,林凡这几天一直都在帮自己,他的事,还没有着落。

    “你就不要担心我了。”听了乌若岩的话,林凡的眼中闪过一丝阴影,但很快恢复了笑眯眯的模样。“即便没有你的事,我的事也不容易办。明日的事明日再定,我们今晚先一同去夜市。”

    乌若岩和林凡去夜市,一直是一前一后出客栈,林凡在前面走,乌若岩在后面跟着。虽然心急如焚,几天下来,乌若岩还是发现,西楼的夜晚虽然比渤海国的上京热闹,但整个西楼的繁华程度,跟龙泉府却不可同日而语。

    渤海国虽承唐风,大家之女很少抛头露面,但因乌若岩从小跟大瞻铎、李冷他们在道士山习武,乌老爷乌夫人又很宠她,在回去过春节的那段时间,她常会扮了男装,央两个哥哥带她出去逛逛。

    于是,乌若岩知道,龙泉府由外城、内城、宫城三重环套组成,全称由一条贯通的大道分为两个区,还有十余条主要街道,隔成了许多小区域。而都城不仅商铺林立,还有寺院,她虽然没有去过寺庙进香,却听堂姐乌若婵和长嫂高沁心说过,寺庙内朱栏红廊,雕梁画栋,再加上屋檐上的琉璃瓦,在阳光照耀下,显得既宁静又庄严。

    乌若岩也在几年前,跟乌夫人去过一次宫城,里面有五座金碧辉煌的宫殿,御花园里的湖泊、亭榭、假山,无不彰显着富丽堂皇的王家之气。大瞻铎曾说,整个王宫乃至龙泉府,都有唐朝长安的气派。

    而现在,正值中原大乱,渤海国虽然也有些许内忧外患,但龙泉府,无疑还应该算是喧嚣世界中的一方净土。

    而西楼,显然是一座正在兴建中的都城,虽然很多地方也仿汉人的建筑风格,却不似渤海国吸收了太多盛唐时期的文化底蕴、形成了可与大唐相媲美的都市文明,因此,难免显得生硬和冰冷。

    当然,这些,都是白天乌若岩在客栈中无事的时候的想法,此刻的她,双眼已经绕过夜市里那些喧杂,正努力地在人群中搜寻。林凡已经开始走在乌若岩身后,不远不近地跟着她,除了保护,还肩负着把她这个路痴带回客栈的责任。

    “怎么样?”林凡来到她身边,悄声问。乌若岩因为知道师父他们,尤其是师父,多在西楼呆一日,就多一日的危险,内心的担忧表现出来,就成了脸上的焦虑。听到林凡的询问,她烦恼地摇摇头。

    “你脸色不太好,不如先回去。”林凡真的有些担心,这小丫头这几日心情日益沉重,真怕她承受不住。

    “好。”乌若岩答应着,目光仍然在人群中逡巡,却忽略了忽然从侧面推过来的一架装货的车子。

    “岩岩,小心。”林凡话音未落,人已经飞快地揽过乌若岩,一个闪身,躲过那车子。“走,回去吧。”

    跟林凡回到客栈,王云云还没有睡,听到响声,连忙开门。

    “岩岩,你回来了。”

    王云云一直称呼林凡为“林公子”,却跟林凡一样,叫乌若岩“岩岩”。乌若岩也知道王云云虽然看起来娇小柔弱,其实比自己还大两岁,如果不是因为战乱,十六岁,在这个时代,应该已经嫁人了。就是自己,如果不是发现自己喜欢的人是李冷,此刻,恐怕也会嫁给大瞻铎。对于王云云叫她“岩岩”,乌若岩觉得灰常亲切,甚至想以后让墨菊也叫自己“岩岩”,不要“小姐,小姐”的了。

    “哦”听到王云云的话,乌若岩轻应了一声,觉得自己异常疲惫,刚要脱去外衣,就听到有敲门的声音,只好去开门。

    “沐风,是你吗?”乌若岩说着,已经打开房门。立刻,她呆住了,门外站着的,居然是墨菊、李冷和大瞻铎。

    “小姐。”墨菊率先走了进来。“怎么也不问下就开门,万一是坏人,怎么办?”

    “坏人怎么会敲门?”乌若岩笑着,刚要让李冷和大瞻铎进门,却忽然想起王云云,不禁转头看她。

    “我们小户人家的女儿,可没那么多讲究,比不得那些名门闺秀,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王云云倒也大方。

    乌若岩笑笑,让进李冷和大瞻铎,关好房门。

    “真的是你们。”她轻叫,跟墨菊两个人又是拍又是跳地笑着,却忽然想起少了玄清道长。“师父呢?”

    “道长去了北内城。”大瞻铎回答,看着乌若岩。“若岩,你受苦了。”

    “这不是好好的。”乌若岩对大瞻铎微笑。然后,去看李冷。

    从进门到现在,李冷一直一言不发,目光却一刻也没离开乌若岩,在她的头发上,脸上,身上不停地纠缠。乌若岩也不说话,只是默默地看着他。他本来就稍嫌削瘦,此刻,更平添了几分憔悴,看她的眼神,是清亮而湿润的,有惊喜,有疼痛,有怜惜,有说不出道不尽的千丝万缕的思念。

    乌若岩动了动嘴唇,想对他说什么,却没有说出口。此刻,语言对于他们二人来说,已经有些苍白无力,两个人就这么痴痴地对望,把其他人,都幻化成了背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