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绝顶枪王 > 第327章 只是个拼刀局,至于么……

第327章 只是个拼刀局,至于么……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52bqg.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327章 只是个拼刀局,至于么……

    罗敬之看到谢轻名的回复,脸上嘲讽的笑意更重了。

    果然是谢轻名……

    这个曾经和他实力相当,一次次输给他的七中校队前队长,心态已经彻底崩溃了。

    “即使现在你有了不错的队友,又如何?”罗敬之又是一笑,一股优越感油然而生。

    但是,他的这些想法,并不会表露出来。

    他轻敲键盘,打出来的字又严肃又愤怒:“裁判,既然对方自己都承认是有意辱骂我方队员,还有什么好说的?这种行为实在过分!绝对不能姑息!请裁判将他逐出本场比赛,我个人建议,应该对他追加禁赛处罚!”

    沈照楼一听也有点急了。

    谢轻名这是犯病犯得不是时候了吧!

    可她的目光瞟向谢轻名,却没见到他熟悉的那种被激怒的脸色……

    他的牙紧紧咬着,可脸色一点都没变。

    “你慌什么?”反而是谢轻名看到了沈照楼的样子,轻蔑地扫她一眼,“我有你想的那么蠢?”

    “切,你也就自以为不蠢。”沈照楼讽刺了一声,但声音很低很低。

    陈尧转头看了谢轻名一眼。

    谢轻名的眼神也是牢牢回望着他,眼神里充满了倔强,坚定,还有一丝恳求。

    “你继续。”陈尧很快就转回了自己的电脑,不咸不淡地吐出三个字。

    谢轻名重重点点头,马上转身,在频道里回复裁判道:“没错,我不是手滑,但是,就像刚才对方罗敬之所说的,一句NTMD并不能证明我是在挑衅和辱骂对方的选手吧?”

    罗敬之愣了愣。

    那边,裁判无语了:“你这不是辱骂,难道还是赞扬了?”

    “赞扬倒也不会,我没那么好的脾气。”谢轻名说。

    “那还是辱骂了?你承认了?”

    “我只是在向对方选手表达善意,对他刚才的手滑打出BL的举动,表示谅解。”

    罗敬之和裁判两个人,内心里同时涌起了一种你他妈在逗我的感觉!

    罗敬之还没说,裁判就已经刷出了字:“这叫哪门子的善意?”

    “NTMD,你挺萌的。”谢轻名@了一手王梓印的。

    啪!

    博学校队的训练室里,王梓印面前的显示器又报销了。

    罗敬之的眼睛跳个不停,愣了好一阵才意识到,光谷七中的反击竟然是来自谢轻名。

    “他还是一点小亏都不肯吃啊。”荆朝说道。

    “让他去死。”王梓印气得脸色发白,“老子堂堂七尺男儿,萌?萌他老姆!”

    “好了,”罗敬之看了看时间,“进比赛吧!争取九点之前结束战斗,我们是明天早上六点去CES中心的飞机……”

    “听你的。”王梓印不情不愿地压下了一头的火。

    事已至此,线上的裁判也是没话可说。

    因为,只是四个字母,谢轻名想怎么解释都可以,他身为裁判,不可能先原谅博学校队的“手滑”,却去追究光谷七中“善意”的责任。

    于是,他头疼地打了一句:“双方进入拼刀!”

    “开了,开了!”

    “终于开了啊,怎么觉得有点小可惜?”

    “哈哈,七中不像是有会打嘲讽战的人,这样也不错了。”

    随着拼刀局的地图随机出来,直播频道里的观众再一次鲜花刷起。

    他们的拼刀局,随机出来的地图是,消失的运输船!

    “我靠……”裴鹏天一看到就叫出声来了。

    而博学中学那边,则是王梓印一个人的大笑:“哈哈哈……谢轻名是吧?现世报来的真是快!”

    罗敬之也是无语。

    这王梓印是不是开了什么外挂?

    谢轻名刚得罪了他,就给他刷出了消失的运输船!

    ……

    消失的运输船,光谷七中刷新在船头,对方在船尾。

    因为是拼刀局,所以蓝色橙色什么可穿箱子、不可穿箱子,也都无所谓了,双方在中间地形最复杂的地方遭遇,陈尧的星火和罗敬之的暗夜之X,悄无声息的接近,然后,陡然相撞……

    两个人都在第一时间,爆发出了超强的反应力,星火手上的匕首寒光直指暗夜之X的脑袋,暗夜之X也是一样直取命门,同时,双方的步法都飙了起来,跳跃、侧移、蹲身……第一视角已经晃得不能看了。

    “哦哦,双方一上来就拼得很凶啊。”解说被他们这突然地照面,弄得一下都没进入状态,“暗夜之X的非要害小伤害打得很好,但星火已经打出了两个要害命中……暗夜之X的血量瞬间只剩二十六点……”

    一场五对五的混战中,能飞快地挑出最先照面的两个人,并在短暂的几秒内分清楚他们的每一次伤害,对解说也是一大考验。

    但解说毕竟是CES联盟的专业解说,不会像业余解说那样一遇到混战,除了尖叫就只剩下尖叫了……

    “更值得关注的是从蓝色七号箱后面插入战场的‘哥、梓然嚣张’啊,他卡住百无一用,进行拦截的地方正式一个掩体……百无一用的还击很无力!一刀、两刀……三刀,OK,死了!”

    “出身青铜组的哥、梓然嚣张,在拼刀局中首杀了百无一用!这算不算是报了刚才的一箭之仇?”

    “还没完!”另一个解说的声音很快提高,“他插入了洱海潮生和笑帮主的战斗?一刀定局……”

    “他每一次选择停下来的位置,都是光谷七中的视野盲区!他竟然能连续判断到三个视野盲区!连续!”

    拼刀局的这种快节奏、近距离混战,校园赛级别的选手有两三成甚至连“我在哪”、“谁在打我”、“我队友在哪”都搞不清楚!

    而博学校队的这位哥、梓然嚣张,竟然能连续找准三个视野盲区,断掉百无一用和队友之间的联系,再连续插入其他战场偷袭得手。

    “打脱节了。”胡子是在PPT都阵亡了之后,才意识到了这一点。

    星火灭掉罗敬之,并没有耗费太多的生命值,可是,他们在场人数转眼之间已经一面倒。

    四对二……

    就在胡子准备指令星火顶住哥、梓然嚣张和洱海潮生的时候,星火被击杀的消息弹出。

    “呃?”胡子愣了一下。

    随即,荆朝的今朝有酒带走了他!

    两个解说都擦了一把汗:“只是个拼刀局,他们至于拼这么凶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