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三国重生马孟起 > 第八三三章 曹操聚众谋襄阳

第八三三章 曹操聚众谋襄阳

作者:夏海苍松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52bqg.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所谓是“士为知己者死”,而对程普来说,他对自己主公,更不是为知己者死那么简单了。

    对于孙策呢,还是,他也是为了让程普重拾信心,也是让他明白,自己是相信他的,而且自己都如此信任他了,那么他自己怎么也得有足够的信心才行啊。所以他依旧是留下程普去守御临湘,别人都是没有他来得更为合适。

    -----------------------------------------------------

    曹操是再一次让兖州军鸣金收兵,这已经是他第五日进攻,也是第五次鸣金了。这襄阳城确实是难以攻破,足足是阻挡了己方五日,而己方却还是没能攻取下来。可以说这是在他所料之中,却又是没有预料到的。

    为什么这么说呢,说是在曹操所料之中,那是因为,凭借曹操的眼里,他自然是看得出来,己方是要在襄阳城下鏖战,所以对城池久攻不下,这其实算是在他的所料之中。

    至于说是出乎他的意料,那则是因为,曹操确实还没想过,整整五日多的时日,己方士卒却依旧是没能拿下襄阳,所以这个却是他没想到的,他以为是三四日就可以了,结果……

    看着带兵退回来的乐进,低着头,然后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曹操则是微微一笑,对他说道:“哈哈哈!文谦何故如此?所谓‘胜败乃兵家常事’也,难道如此都不能接受否?”

    乐进一听自己主公如此说了。他则是抬起头说道,“主公,属下……”

    曹操此时则是把手一摆。说道:“回去再说吧!”

    说着,曹操便带着众人离开了战场,回到了己方兖州军的大营。

    -----------------------------------------------------

    到了中军大帐,曹操和众人都相继落座后,他这么一看自己的一干属下,心说,自己属下倒是不像自己。你看自己哪怕是攻城如此受阻。也没表现太过情绪低落来。但是有的人,情绪确实是不高了。

    至于说这个,曹操不单单因为他是主公的原因。也是他性格使然,所以才这样儿。至于他的一干属下,倒是有几个还做不到这个,所以……

    没办法。曹操只能是说了几句。而他说得也简单,那意思就是,身为主公的自己,兖州军首领的自己,还没说要如何如何呢,你们何故如此啊?如此,可一点儿都不像是自己兖州军的属下啊,让自己很是失望。

    结果曹操的话。确实是起到了些作用,毕竟是谁也不愿意让自己主公去如此说。

    看到有的人是调节了过来。曹操心说,还算是有点儿用,要不自己说什么做什么岂不都是徒劳了?

    -----------------------------------------------------

    而再又看了众人一圈后,曹操这才说道,“各位,不就是一个襄阳吗,怎么,就因为进兵受阻,你们就如此模样了?不过此时还算好,你们知道调节,总算是没有让我失望!”

    结果曹操的话音刚落,便有人出言说了,说让自己主公失望,还望主公责罚自己。而曹操则是摆手摆手,心说这事儿根本就不是处罚还是不处罚能解决得了的。而是要从根本上解决,看看如今到底是要怎么破了襄阳城,如今不过才五日,自己也不是不能接受。可就算是不接受又能如何,除非是退兵或者进攻其他地方放弃襄阳,要不什么情况都得接受啊。

    那么要是仔细想想,五日还算是不错,可要是十五日都没破了襄阳,那么给己方带来的东西,那基本就都是不好的了。

    所以曹操想得很清楚,与其看着众人都如此,还不如给他们好好说说,所以他这时候说道:“各位,你们如此忧心战事,倒是还不如多想想如何能破得了襄阳城啊?”

    曹操那意思就是说,你们在那儿垂头丧气的,还不如多想想怎么破城来得更好跟实在。其他的说实话,那都是没什么大用啊。

    -----------------------------------------------------

    结果这时候再听自己主公如此一说,有几个人却是低下了头,确实如此,自己主公说得是一点儿不错。只是可惜的是,连两位先生都没什么好办法,这其他人谁还能有好主意啊。

    所以众人是把目光都集中在了荀攸和程昱的身上,那意思,真要是有好注意,那也只能是两人了。

    而荀攸和程昱这么一看,两人都是在心里苦笑。心说自己两人可也不是万能的,那襄阳城的主将臧霸,也不是易与之辈,非是一般泛泛的将领。己方之所以五日以来攻城战都没有讨到什么便宜,也不得不说,和那个臧霸臧宣高是分不开的。

    曹操一看众人的动作,他也知道众人的意思,所以他再次说道,“你们也别去看公达和仲德,难道说你们就没什么想法了?”

    曹操此时心中,要说军中要靠着谋士,没有谋士不行,这个是肯定的。但要真是说,事事都得去靠着谋士,那么己方也进步不了多少了。真的,武将难道就不能出点儿主意吗?曹操不认为就一定不能,所以他还是对自己属下的武将是抱有信心的,毕竟不能什么事儿都去依靠荀攸和程昱两个人啊。

    -----------------------------------------------------

    而其他人都没说什么,但是有一人此时却说话了。“曹公,关某倒是有些想法,还望大家能参详参详!”

    曹操一看。说话之人正是关羽关云长,那个武艺高超,但是如今却还依旧是没有拜服自己的那个河东关羽关云长。

    曹操闻言大笑,“哈哈哈!好,云长精神可嘉,各位,都应该学学云长才是!我军今虽然有公达和仲德在。但是我们却不能事事都去依靠他们啊,难道我们自己就不能想出些什么主意来?你们看看云长,别管他要说什么。反正就是值得你们去为榜样!”

    一听自己主公如此说,有几个人就是不太乐意。毕竟关羽虽然也同在兖州军帐下做事,但是说实话,大多数人还是比较看不上他的。毕竟他没有真正去拜曹操为主。所以在很多人的眼里。那就绝对不是自己人。

    所以一听自己主公去夸他,有的人自然就是不服了。不过不服又能如何,至少人家能说出来点儿东西,别管对错还是怎么样,反正是比自己等人强不是。自己主公让大家能畅所欲言,可是见谁说话了,还不是他关羽关云长要说了。

    -----------------------------------------------------

    而这时候的关羽这么一看,帐中有几个人的表情。他心里就是苦笑。要说关羽可是没怕过曹操属下什么人,但是听了曹操刚才的话。又看到了几人的表情,他也知道,这曹操曹孟德,这个曹公,也不知道是有意无意,给自己是拉了不少仇怨啊。当然了,关羽对这些是不怕什么的,但是麻烦吗,还是越少越好,不是吗。

    但是关羽却没仔细想想,其实在他没有拜曹操为主公的那一日起,直到如今,他就不会少了麻烦,只是如今还没现实出来多少而已。毕竟曹操属下的众人几乎是人人都知道,别看那关羽关云长没拜主公,但是人家却是自己主公面前的红人。而自己主公也是特别器重其人,而其人更是武艺高超,屡立战功,所以一般也真是没人会对关羽如何。

    而曹操这时候看了众人一眼后,便再次说道,“云长有话,但说无妨,让众人都好好听听,也一起来参详参详!”

    说完,就给关羽比了个请的手势,那意思你现在就说吧。而关羽一看,是赶紧点头应诺。

    -----------------------------------------------------

    此时就听关羽说道:“曹公,各位,如今凉州军依旧是占据优势,不知各位以为,如此是也不是?”

    众人心说,这不都是废话吗,谁看不出来啊。不过众人却都没说什么,只是他们的表情是再明显不过了,而关羽见了后,也不过是一笑,随即他再次说道,“那么依关某的意思,便是我军先退兵!”

    众人一听,心说什么?要己方退兵吗?有几人就一轮开了,而曹操一看,之前还安静的大帐,这时候却是有些吵闹,他则是一拍桌案,“安静!你看看你们,都是军中大将,在大帐中如此喧哗,成何体统?”

    曹操虽然不是世家大族出身的子弟,但也是豪强的代表人物,所以应该的礼节,肯定是不能少的。所以一见众人在大帐中有些吵闹,他就有些生气了。心说你们去攻城,是对人家守御的城池没什么办法。让你们去说点儿什么,也都说不出来。

    这好不容易,关羽说了两句,结果还没说完,你们这时候倒是来劲儿了,这是何道理?

    -----------------------------------------------------

    而众人一见自己主公这是真生气了,他们也就马上变哑巴了,大帐中此时是鸦雀无声,连喘气儿的声都听得是清清楚楚。其实众人还真是挺了解自己这个主公的,也看得出来,刚才自己主公那可是真生气了,所以众人这时候却是没人再敢去捋虎须,除非是不想活了。谁不知道自己主公那脾气秉性啊,你要真惹到他了,不管你是谁,就算不死,但是也好不了。

    而自己主公是什么人,这么多年了,众人真就是知道得挺清楚,所以兖州军帐下的,曹操的属下,要说还这是没几个不怕曹操的。也就是关羽吧,他还能差点儿,对曹操不太感冒,其他人,还真是做不到关羽那样儿。

    所以这时候曹操一拍桌案大喝了一句之后,大帐中马上就没声了,而此时程昱是赶紧出言说道:“主公息怒,还请主公注意身体才是!各位将军刚才也是心忧战事,所以主公还请莫要生气才是啊!”

    而此时的曹操则是面沉似水,看着程昱,一会儿之后,他才这才说道,“我没事儿,既然你们都不说了,那么就再听云长继续说吧!”

    众人不敢说别的,只能是齐声说道,“诺!”

    -----------------------------------------------------

    曹操此时一看众人的态度,这才算是表情缓解了一些,毕竟之前那样儿,实在是让他特别没面子。看看关羽没什么表情就知道,他虽然是没什么表情,不过心里还不一定是怎么笑话自己呢。

    对曹操来说,关羽一时不拜服自己,不拜自己为主,那也不是自己不能接受的。但是自己却受不了其人在心里笑话自己,如果真是如此的话,那么也真是别指望着他什么时候能真心归附己方了,真的。以关羽关云长其人的本事,走到哪儿,那都是要受人重要的,所以人家也不一定非要在自己兖州军这一棵树上吊死啊。

    曹操还不明白这些吗,所以他不但对关羽一直都不错,并且也一直都致力于让其人能真正归附己方,真正拜自己为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