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三国重生马孟起 > 第四七七章 事败露吴懿出招

第四七七章 事败露吴懿出招

作者:夏海苍松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52bqg.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其实周老鬼能如此确实已经是很够意思了,要不他可早就都招了,早就把吴班供出来了。可是之后毕竟他还是拖了挺长时间的,可惜就是到最后却还是没能熬过去。而他周老鬼也只有一条小命儿,并且之前也都和吴班说好了,算是“有难同当”吧,所以最后也只能是把吴班和他两人的密谋全都招了。

    吴懿一听,他心中确实也是惊讶不小。他倒是真没看出来,平时自己这个不显山不露水的族弟,居然还有胆量去找马孟起的凉州军。他虽然没能亲眼看见,但是从周老鬼的交待中,还有他所分析出来的,却不难得知,自己族弟出城什么散心去了,那分明就是去找马孟起了。他倒还是挺佩服自己这个族弟的胆量的,毕竟也不是谁都敢如此作为的,哪怕身负血海深仇也不一定就敢如此。

    之后的吴班却还不知道事情早已败露,而周老鬼把他给**了,结果就在他去找周老鬼的时候,等待他的吴懿,就让人把他给抓了起来。最开始的时候,吴班还大叫大嚷,他哪知道自己大兄为何要抓他啊。不过等吴懿让他看到了被抓住的周老鬼之后,吴班这小子是立马就老实了。他知道,自己这回算是完了,彻底完了。虽说没什么生命之危,但是自己却帮不上马孟起破成都了,那么自己为父报仇可就不一定要等到什么时候了。。

    吴班是特别失望,没想到自己最后还是百密一疏,自己这个大兄真是防不胜防啊。自己还是大意了,不是自己大兄的对手。而他也没担心别的,就只担心自己的父仇到底该怎么办。

    吴懿最后把吴班给软禁了起来,对他说道:“元雄,你为何要如此作为?”

    吴班抬头看了眼自己大兄,他没多说什么,吴懿一瞪眼,问道:“你知不知道你自己在做什么?”

    吴班一听,他一下就火了,“我知道,当然知道!但是我问你,大兄你说,凭咱们兄弟两人,到底何时才能报得了这血海深仇?”

    吴懿一听,他确实也没话说了,因为自己族弟所说得确实没错。如今自己也不过就是个看守城门的守将罢了,还谈什么去给叔父报仇。不说长安之变之后逃走的,不知所踪的李儒李文优吧,就算是温侯吕布吕奉先,如今自己也不是人家的对手啊。

    吴懿此时他也不是不能理解自己的族弟,但是自己族弟做得这事儿也实在是太危险了,于是他便说道:“元雄,你还没有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吗?今曰还好是为兄发现了此事,试问如果是被其他人发现了的话,那么结果会如何,你到底想过这些没有?”

    吴班一听,心想,好像自己大兄说得也有道理。毕竟自己大兄发现了,自己最多就是被说一顿,然后给自己软禁起来,就像如此。但是要是真被别人给发现了呢,那后果可真就是不堪设想啊。

    “大兄,小弟知错了!不过如今我们不和马超马孟起的凉州军合作,却还能如何啊?”

    吴懿闻言,他也是长叹了口气,其实他又何尝想在刘璋的帐下效力呢。但是真要是投靠了马超的话,那么肯定得落下个背主的骂名啊。吴懿他确实还是挺看重自己的名声的,尽管如今他吴懿吴子远还没有什么名儿,但是如今是如今,却并不代表以后也是如此啊。吴懿他还是想得很长远的,知道如今的一时,那么以后那就是一世了。

    可吴班其实也更是知道,就凭自己,根本就没法劝说自己大兄如何,要不自己还用和周老鬼两人那么密谋吗。直接就让自己大兄打开成都的北城门,让马孟起的凉州军入城不就都解决了。可此时是事情败露,所以他也算是抱着一丝侥幸的心理,看看能不能把自己大兄也拉下水啊,毕竟可是一家人啊,自当是“有福同享,有难同当”。

    而吴懿他至少是思考了一刻钟,然后他才对吴班说道:“罢了,也罢!果然他马孟起当真是明主,应该你我兄弟去投效,那么明夜我便在城内设伏,如果他们没有中计,那当真是天意如此,说明他马超马孟起值得你我兄弟投效,你我以后就在此人帐下效力,绝对二心。不过他要真是大意误中了埋伏,那么到时为兄也会放凉州军一马,算是报答他昔曰之恩吧!如此,元雄你看可好?”

    吴班一听,心说大兄啊,你这个也太狠了吧。马孟起他如何能知道城内的变故啊,他估计还要按照约定来呢。不过想想也是,马超要是知道这些了的话,那自己大兄做这个还有什么用啊。

    而吴班此时却也只能是点头,如今主公权都在自己这个大兄手里,所以当然是他说什么那就是什么了,自己还有什么说的。而虽然他对马超和凉州军的信心确实不大,但是却还是抱着侥幸心理的,毕竟如今还没到那个时候,不知道最后结果到底如何。

    “小弟看,就依大兄所说吧!到时一切全凭天意!”

    不过吴班此时却在心里说着,苍天啊,可怜我为父报仇心切吧,愿明晚能一切顺利,最后让我能得偿所愿!

    吴懿点头,“是啊,到时候就看天意如何了吧!”

    其实吴懿心中他其实还是偏向于马超能识破埋伏的,毕竟在他的印象中,马超马孟起可绝对不是泛泛之辈,从当年自己认识他的时候,吴懿其实就有这个感觉,而直到马超最后闻名天下了,他还是觉得当初自己的眼光没错,直至如今。

    --------------------------------------------------

    而当前一曰的夜晚,马超在帐中想着明晚进兵之事的时候,郭嘉正好问他是不是在想明晚之事,而马超也说了,正是如此。

    结果郭嘉对他说道:“主公觉得吴元雄此人可靠否?”

    马超一愣,心说这事儿难道还有假?不可能吧,不过却还是问道:“奉孝此言何意?”

    郭嘉则摇了摇头,“主公,嘉之意并不是说不信任吴元雄,也不是说吴元雄是来用计赚主公的,只是……”

    马超一笑,咱们要是中了吴班的计了,那可真是有意思了。自己就不用多说了,其实没什么太深的谋略,但是那时候可是有你郭奉孝在啊,所以要是中了人家的计,那可真就是……

    “奉孝是说?”

    “主公,吴元雄此人太过年轻,比嘉还要年轻几岁。所以并不是嘉不信任他,只是俗话说得好,‘嘴巴没毛儿,办事不牢’,此人年轻没有任何经验,便是最大的硬伤啊!”

    马超一听郭嘉所说,他却是不得不重视啊。他知道,郭嘉的话可是有道理啊。吴班最大的硬伤便是他年轻,而且没什么经验。以前他是绝对没干过这事儿的,所以当时他把**拍得是啪啪直响,自己就相信他全都能办成了。但是如今想来,其实并不是那么回事儿。

    也许之前看起来,吴班如此作为是信心十足的表现,但是听了郭嘉的话后,马超却突然觉得,这何尝不是其人年轻狂妄无知的表现呢。你吴班不过就是弱冠之龄而已,还没郭嘉年纪大呢。可他真知道成都城的情况吗,想必是不怎么了解吧。至少马超知道,成都城内比他吴班吴元雄强的人不知道有多少个,所以吴班自以为得计能成,但是未尝就不会被人发现什么破绽啊。

    想到此处,马超的汗就下来了,自己这已经不是第一次大意了,可是如今又是如此,要不是郭嘉提醒自己的话,自己还真就可能大意中计也不一定啊。

    “非奉孝所言,我是险些断送了我军士卒的姓命啊!”

    郭嘉一笑,“所谓是‘人无完人’,主公不过一时大意而已,嘉觉得倒是正常的。只要是能意识到,能改正,嘉觉得就是好的!”

    马超也是笑了笑,这话贾诩那老狐狸就觉得是不能这么说,也就郭嘉敢这么说话了。

    “那么奉孝以为,我军如今当如何?”

    “主公,嘉以为,必须要‘防患于未然’才行,我军只有是有备无患,才能进得这成都城!”

    说完后,郭嘉又和马超说了一下,该如何去施为。马超听着不住地点头,郭嘉说得明白,吴班最大的可能就是被其兄长,也就是吴懿吴子远所识破,所以主要就是防范此人。而当他得知自己主公对吴氏兄妹有恩的时候,他眼前就是一亮。在郭嘉看来,这个未必就不能成为拉拢吴懿的关键。

    毕竟根据情报来看,吴懿此人绝对是个恩怨分明的人,所以当年自己主公对他们兄妹还有恩,那么吴懿不可能忘了,所以此事是大有可为啊。

    --------------------------------------------------

    所以之后便有了之前在成都北城门的那一幕,是,吴懿算计了马超没错,但是却被郭嘉有所防范了,结果其实最后变成了郭嘉算计他吴懿。而吴懿倒是也干脆,知道是被人识破了,所以他就直接从城内出来,来见马超。

    之后就是马超让赵云和张飞带兵先进成都,他还要应付吴懿,和他说几句。

    而吴懿也没管赵云他们,他如今只在乎马超的态度,而他也有话和马超说。成都城也好,是刘璋众人也罢,都没有自己和族弟的前程,还有叔父的大仇来得重要。对吴懿来说,他自然是能分得清孰轻孰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