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三国重生马孟起 > 第二九九章 回陇县安排刘辩

第二九九章 回陇县安排刘辩

作者:夏海苍松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52bqg.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当马超把刘辩带回了陇县之后,他并没有回府,而是直接去了自己老师阎忠那儿。

    阎忠见到马超后,他却也不知马超何时回来了,因为他也知道马超已经离开陇县去了雒阳,但是却没想到今曰就回来了,所以问道:“何时回来的?”

    “就是刚才!”

    “这位是……”

    “老师,此次就是为了他,弟子这才来求老师的!”

    “说说吧!”

    阎忠就知道,自己这个弟子带着个陌生人到自己这儿,那绝对是有所求,没好事儿。不过反正自己如果能做到的,那么一定会尽力,不会推辞就是了。也算是帮自己弟子的忙了,自己别的不行,但是在一般的事儿上还是没问题的。

    听到老师这么说,马超就把去雒阳,然后所发生的一切都和自己的老师说了,而阎忠听了之后也是惊讶了一下。毕竟自己这弟子胆子实在是太大,都敢把皇子给带走。不过如今还算好,至少是有惊无险,要不万一当时被人发现了,那么后果不堪设想啊。不过如今这人都已经给带来了,自己还能说什么,说什么也都没用了。

    然后马超就对自己老师说道:“老师,这位就是皇子辩!”

    “皇子,这是我老师!”

    刘辩赶紧施礼,“小子见过阎师!”

    早就听马超管阎忠叫老师了,而刘辩心中也是惊讶了一下,没想到这个就是自己先生的老师啊,那自己更得尊重了。而且更重要的是,看样儿自己的先生是要把自己托付给他老师,那么以后自己就要和阎师在同一屋檐下了,这自己还能不客气吗。

    阎忠则微微点点头,“皇子,最后再称呼您一声皇子,不过从今开始,以后你就在我这里,不过可就再也没有皇子了,不知你可懂?”

    刘辩赶紧点头,这个他当然也明白。自己身份不可能暴露,一旦让雒阳那帮人知道,不只是自己有麻烦,连带着自己先生一样会有麻烦。所以为了自己和先生的安危,什么皇子不皇子的,他把一切都抛开了,做个普通人又不是不行。

    马超一看,算是放下心了。其实要怎么去安排刘辩,他在回陇县的路上确实也想了很久。首先刘辩是皇子,他基本上什么都不会,所以你不可能让他自己一人去生活,哪怕给他安排许多许多的下人也没大用。所以给他安排一个能教导他的老师之类的人最为重要,而且也算有人照顾他了,而毕竟如今刘辩还年轻,需要学得很多。所以想来想去,还是自己老师阎忠这里最合适。

    只要刘辩抛开他皇子的身份,一心去做个普通人,那么他在自己老师这儿,就会很安全。至少自己老师这儿如今很少有人来,也没什么暴露的危险,再说自己就在陇县,真要是出了什么意外的话,自己也好立即出手解决。

    “好,那么以后就叫你辩儿吧!”

    “诺!一切都听阎师的!”

    接着马超又和自己老师聊了一会儿,然后这才告辞。不过临走时,他特意告诉刘辩,说自己闲暇时会来这儿看他的,而刘辩也不舍地和马超分别了,从此他就在阎忠这儿住了下来。

    马超回去后,见到了贾诩,贾诩则对马超一笑,“主公这么快便回来了?”

    马超点点头,“此次雒阳之行,超还要多谢文和先生,先生不愧为天下大才!”

    贾诩淡淡一笑,没再多说,而马超则召集了陈到众人,准备和他们说几句。

    等众人都到齐后,马超就把雒阳发生的事儿都对他们讲了。就连皇子的事儿也都没隐瞒,马超对自己的属下当然是信任非常,也知道自己属下绝对不会去说这个事儿的,所以他当然没什么顾虑地就都说了出来。

    不过众人一听,心中也是惊讶,没想到自己主公去了一趟雒阳,居然把皇子都给带了回来,如今还就在主公老师的府上。不过一想也就释然了,这些做确实也符合自己主公的姓格作风,要是不如此,那才不是自己的主公呢。但是众人也都挺佩服自己主公的,毕竟这事儿可不是谁都敢做谁都能做出来的,关键是自己主公最后还成功了。

    而崔安此时心中却想着,有这好事儿,主公居然没带俺去啊,要是俺也去了,那该多好啊!他这边是感到特别地遗憾,遗憾自己错过了这么有意思的事儿。其实马超就算带谁去也不可能带他去的,因为在马超眼中,崔安除了惹事儿之外,根本就不敢带他去干大事儿。要不整不好就是帮倒忙,自己对此可不敢冒险啊。

    而最后马超还把张让送给他的藏宝图拿了出来,递给众人依次传看,不过谁也没看出什么来。说这是藏宝图吧,可谁也都没见过真正的藏宝图,那么说这个不是吧,那张让的故事却怎么听怎么都是真的,关键是缺了一部分,所以众人对此却也不得不感到遗憾啊。

    就在众人刚把藏宝图看完,而马超收了起来后,此时有守卫来报,“禀州牧,门外有人求见,说是州牧亲人!”

    马超一听,有人来要见自己,还是自己的亲人,那自己得出去看看啊。到底是哪个亲人,而不可能是自己母亲他们的。

    “各位随我一起看看!”

    “诺!”

    于是众人就跟着马超出去了,结果到门口,马超这么一看,门外之人马超确实没见过,更不认识,不过看对方的相貌轮廓倒是和自己有一点儿像,莫非真是自己的亲人?不过自己怎么不认识呢?

    马超赶紧抱拳问道:“不知阁下是?”

    来人也正盯着马超,然后听马超这么一问他,他忙说道:“在下姓马名岱,字伯瞻!敢问可是凉州牧马超马孟起?”

    马超一听,心说这回就对上了,马岱马伯瞻,自己虽然没见过,但马岱其人自己又不是不知道,算起来他应该是自己的弟弟啊。正是一家人,至于冒充的,那怎么可能。所谓“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啊。

    “正是,你就是我族弟马岱马伯瞻?”

    马岱眼前一亮,“难道大兄也听说过岱?”

    “不错,以前也曾听家父提起过,伯瞻快随我入府一叙!”

    “正有此意!”

    其他人一看,这来得人果然是主公家的亲戚啊,不是冒充的。其实他们也不想想,谁敢冒充州牧的亲人,那不和找死一样吗。

    众人又都回来了,不过这回却多了个马岱。

    等众人分宾主入座后,马超先问道:“不知伯瞻这是从何而来?”

    结果马岱听自己大兄这么一问,他就把事情的前因后果和众人说了一遍,听完马岱所说,马超这才明白。

    马岱他是马超大伯的儿子,而且他大伯就只有这么一个孩子。不过马超的这个大伯,他这人的脾气姓格都比较古怪,所以和马家的亲人也都没什么接触往来,就只有马腾能和他接触上,而且这还是马腾主动的。所以马腾也从来没和马超讲过太多他大伯的事儿,而马超也就是知道他有个大伯,然后大伯还有个儿子,至于再多的,马超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直到三年前,马超的大伯病逝了,而在他弥留之际,他特意叮嘱马岱,一定要去陇西去找他的叔父马腾,而到了那儿之后,一切自有他叔父给他安排。所谓“可怜天下父母心”,他大伯也是放心不到自己的儿子马岱,所以准备把他托付给自己的兄弟,但是他却不知道他兄弟其实比他还先走了一步。

    父亲辞世了之后,马岱根据自己父亲的遗言,是谁也没告诉,所以马超他们那边自然也是都不知道他大伯离世的消息,而马岱也只是把父亲安葬到了老家扶风茂陵。不过一到那儿,马岱才知道,原来自己叔父却是先走一步,对此马岱也不得不惊讶了一下。

    之后马岱又为他父亲守孝三年,等三年期满后,他这才动身来找马超。因为他知道自己叔父虽然不在了,但是根据自己父亲临终遗言,自己还得去找他们。他也知道叔父的大儿子,也就是自己的大兄如今正是凉州牧,所以就特意来到了陇县,找到了马超。

    其实他父亲不只是想把他托付给马腾,还是想让他在马腾的手下做事,毕竟同为马家人,当然要互相帮衬。虽然他父亲自己不怎么和亲人接触,但是却并不想自己的儿子也是如此。所以马岱其实很明白自己父亲的苦心,所以他就特地来投靠自己这个当凉州牧的大兄来了。

    马超一听,这下全都明白了,原来是这么回事儿啊,不过此时马岱是来得正好,如今正是用人之计,自己这边儿是来者不拒,尤其是像马岱这样儿的人物。而且毕竟都是一家人,所以马岱当然值得自己信任,并且他本事应该也不错,当然也不会让自己失望。

    马超赶紧把众人和马岱都互相做了介绍,马岱和众人一一见礼,众人对自己主公的这个族弟的印象不错,毕竟马岱无论是从相貌还是说言谈举止,虽然年轻,但是却很沉稳,不张扬,没什么虚浮浮夸什么的。除了不知道其人的本事到底如何,其他的,众人对他倒是都算很满意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