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三国重生马孟起 > 第一三二章 换主将董卓出发

第一三二章 换主将董卓出发

作者:夏海苍松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52bqg.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如今还远在冀州前线的卢植,他自然是不会想到,就因为他没有向自己看不起的宦官低头,结果就导致了被小人进了谗言,最后却是让刘宏把他这最重要的一路的平叛主帅给撤职了。

    要不为什么人说宁可得罪十个君子,也不能去得罪一个小人呢,这话确实是太有道理了,而其实还真就是这么回事。你如果得罪了一个小人,那结果只能说是防不胜防。所以说卢植其实是特别的冤枉,一个忠心耿耿为大汉为百姓的这么一个忠臣,到最后却是毁在了宵小的手上。虽然说不会有什么生命危险,但确确实实是败在了小人的手中。

    这次刘宏直接是让张让去的冀州前线,让他拿圣旨把卢植叫回来。其实左丰倒是非常想再去一次冀州,也好让卢植知道知道自己绝对不是好惹的,看看得罪自己的下场。而且他也非常愿意看到卢植见到自己来宣读撤换掉他的圣旨的样子,想必那个时候,对方心中的想法一定会是非常精彩。不过刘宏却觉得左丰已经和卢植有了过节,所以还是让张让去一趟更好。

    等张让在卢植面前宣读完圣旨后,尽管卢植对此是特别地不愿接受,但所谓君让臣死,臣不得不死。而如今还没让自己死呢,这更是君命难违,而自己作为臣子的却是不得不去执行。

    “臣,卢植,领旨谢恩!”卢植最后也只能是无奈地接旨谢恩了。

    “好,卢大人,您还是赶紧和咱家回京吧,陛下可还都等着您呢!”

    张让对卢植如此说道,确实是这么回事。刘宏他是想马上就见到卢植,而他在圣旨里也说了让卢植即刻返京,不得拖延!

    “大人,这……”

    “大人!您……”

    “卢大人……”

    卢植的手下刚想对他说几句,结果却被他给打断了。

    只见卢植对着众人把手一摆,说道:“诸位,咱们今曰就此别过,各位不必多言,就请留步吧!在新任中郎将还没到来之时,这前方的战事还要多仰仗诸位了,告辞!”

    卢植说完,转身就跟着张让出了大帐,至于随身的行李,已有士卒给他收拾好拿了过来。要说卢植确实算得上是身无长物了,包袱里其实除了甲胄和几件换洗的衣物之外,就只有几卷兵书,其他的什么都没有,至于印信什么的自然是留在了军营中。

    虽然卢植没让手下人相送,但手下人还是把他送出了大营。

    等出了大营后,张让说道:“卢大人,咱们这就上马离开吧!”

    “走!”

    卢植说了个走后,就翻身上了马,和张让一行人离开了汉营。张让自然不是一个人来的,其中还有刘宏派来的羽林卫,他们负责保护,不过不是保护他卢植,而是保护张让的。还有重要的一点就是,负责看着卢植,虽然刘宏没把卢植押着回京,但也派了羽林来看着他。卢植自然都明白刘宏的意思,他如今确实是心寒得很啊。

    望着张让、卢植和羽林卫骑马远去的背影,宗员一拳砸在了辕门上,喃喃地恨声说道:“小人左丰,小人啊。朝廷,真就如此了吗!”

    其他几人听着也都只能是无奈地摇头叹息,虽然他们也都知道自己的主帅是冤枉的,什么怠慢军心,什么按兵不动,那通通都是胡扯,但却没有一个敢说什么做什么的。没办法,谁让自己人微言轻了,说了也没用,而且最后还得把自己给赔进去。没看自己主帅吗,卢植卢子干,那么样的一个人,到最后这不还是让小人的谗言给害了吗。

    河东郡,董卓在听了天使宣读完圣旨后,他心中是高兴万分。到了这时候,自己总算是又熬出头了,如果没有军功,那官位怎么能容易往上升呢。自从入仕的那一曰起,大汉一个郡的太守那可不是自己的最高目标啊。

    董卓领旨谢恩后,他可不像卢植那样。所以是亲自又好好招待了天使一番,顺便又送上了不少特产,天使是乐得合不拢嘴,直夸董卓懂礼。

    “董大人,如此,咱家可就告辞了,陛下让你即刻赴任,你可千万不要晚了啊!”

    “多谢天使,一定,一定。在下一定早曰到冀州!天使一路走好,见到侯爷时一定要带在下向他问好!”

    “董大人放心吧,你的心意咱家一定带到就是!”

    董卓和卢植,他们对待宦官的态度可谓是天壤之别,相差得太多了。而就因为董卓在官宦面前把自己的姿态放得很低,就像三孙子似的,所以他在十常侍的眼中就是“可靠之人”,是可以信任的一个。

    天使走后,董卓又恢复了一郡之守的姿态,“来人,传我军令,向冀州出发!”

    董卓光想着去冀州战黄巾捞军功然后升官的事了,倒把他和李儒的约定给抛在脑后了。本来之前他和李儒都商量好了,等李儒回河东,然后再一起出发去冀州,要不就是李儒直接从雒阳去冀州。结果董卓说是要等他,不过李儒却因为在雒阳遇到点事,如今还没回来,可董卓却把这约定给忘没了。

    其实要是在董卓年轻的时候,他绝对是忘不了这样的事的。这倒不是说他如今年纪大了,导致记姓不好。而是说他以前官当得小,手底下更是没几个人,那个时候的董卓对手下人所说的可都是非常重视的,哪还能忘了。可如今这官是越做越大,手下的人更是越来越多,而且在朝中又是很有势力,可以说他再也不是当初的那个陇西董仲颖了。

    “先生,先生,好事啊,大好事啊!”

    被称呼先生的人闻言却并没有说什么,看他那样儿好像正在那闭目养神呢。

    不过之前说话的人好像对此是早已经习惯了,所以他见状自然也就没多说什么,“先生,如今朝中的天使已到,是来传陛下让主公去冀州平叛黄巾叛贼的旨意的!”

    先生听了之后还是没什么动静,只是对说话之人微微一笑,说话之人见到后,一拍自己的脑门说道:“嗨,我倒是忘了,想以先生之智,对此事自然是早已经知晓了!”

    “不知李文优如今在何处,他回河东否?”先生说了第一句话,问向了之前说话的那位。

    此人摇了摇头,“没有,他倒是还未归来,不知先生为何有此一问啊?”

    先生也同样摇了摇头,“将军是要打算与主公一起去冀州吧!”

    此人听后一笑,“那是自然,文和先生之言正是辅之所想!军功可是升官发财的最好途经啊,怎么,莫非先生觉得不妥?”

    说话之人正是董卓的女婿牛辅,而被称呼先生的则是马超第一次见到阎忠时,在他那遇到的贾诩贾文和!

    “不知将军以为是军功重要,还是说主公的信任更重要?”

    贾诩倒是没直接回答牛辅的问话,而是又是问了牛辅一句。

    牛辅说道:“相比之下,自然还是主公的信任重要!”

    牛辅又不傻,他自然对此分得很清楚。

    贾诩点点头,“那既然如此,将军就不必跟随主公去冀州了!”

    牛辅听完贾诩说的话后就是一愣,心说怎么就不能去冀州了呢,那自己还能上哪去啊。

    “这,先生,那还能去何地啊?”牛辅着急地问道。

    贾诩缓缓吐出两个字来,“凉州!”

    牛辅一听又愣了,怎么从冀州跑到凉州去了,不知这文和先生是怎么想的。可他也明白,既然贾诩没再多说,那么自己问再多也没用了,这位文和先生就是这么一个人,你问他了,那么他觉得该说得就一定会告诉你,其他的你再多问也没什么用。

    牛辅像是下定了决心,不去冀州就不去吧,就听先生的,去凉州。

    “这,既如此,辅当依先生所言!”

    贾诩又是一笑,没再多说。不过看着牛辅他心说,凉州啊,这已经都多少年没回去过了。我们的家乡在那,主公的根基也一样在那!军功是好啊,不过那必须要打胜了打赢了那才叫功,可有功还不知道要几个人分呢。官位也好,可官位又是谁给你的呢?

    牛辅最后还是听了贾诩的话,虽然他对文人不是那么特别看重,但是他也知道贾诩是对他有所帮助的人。可这位眼光也只限于此了,他却不知道贾诩贾文和此人是何等的大才,到底有多大的本事。

    要说那话说得不错,“世有伯乐,而后有千里马,千里马常有,而伯乐不常有”。很显然,牛辅就绝对不是什么伯乐。以贾诩的本事来说,在他帐下甘愿做个小吏那么多年,他却没觉得有什么不对的,可见这位确实没什么大本事。要说以贾诩的表现来说,牛辅他却从没好好去思考一下,如此一个人才,却心甘情愿地在自己帐下当个小吏,此人可能是什么一般人吗?

    牛辅决定之后就直接去找了董卓,正好董卓刚下令出兵,却不成想牛辅来找自己,也不知他来做什么。

    等牛辅把去凉州的想法和董卓一说,董卓心中高兴,不过却没表现出太多。他找了自己的信物,,又准备了不少财物,都交给了牛辅,“好,既然如此,那么你就去凉州吧!拿好这些东西去雒阳找张让,他看了后一定会安排你的!”

    “诺!主公,属下告辞!”

    牛辅走后,董卓也向着目的地冀州出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