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三国重生马孟起 > 第九十八章 凉州军攻苍梧郡(二十一)

第九十八章 凉州军攻苍梧郡(二十一)

作者:夏海苍松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52bqg.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马超和凉州军做梦都想早灭了江东军和兖州军,而后面那俩,兖州军加上江东军,他们更想灭了凉州军,就是。所以说如此来说,这么来看,还可能不激烈吗,太激烈了,战事总是有,那都没办法。是啊,因此,说现在比之前其实还激烈了,那真是。毕竟诸侯混战的时候,只是诸侯多,战事虽说也不少,可规模能和现在比?如今随便一场战事,两军投入都超过了

    十万,加一起二十多万,就这还是最少的。就以前诸侯混战的时候,别说是二十万的战事了,就两万人马,说起来人都不少了,真的。可现在来说,两万人马的话,马超、曹操和孙策他们不过才是一个城池主将守御的人马数量而已,那是。就像交州苍梧这儿的宋谦,他广

    信城就有两万人马守着,所以……真心不少了,番禺那地方才三万五千人,这地方怎么都不会说超过番禺,那肯定是。而人家那地方却也凌操父子俩守着,可广信这儿呢,就只有他

    宋谦老哥儿一个,这个确实少了。人马数量上少,而将领也是少,他一个比不上人家父子俩

    啊。是啊,别说他了,就马岱都不好使呢,而宋谦可是不如马岱啊。也是,人家马岱比你宋谦强,可也比不过凌操父子俩。所以简单一对比就都出来了,你连马岱都不如呢,就更别说去比凌操父子了,真的。而宋谦也是有自知之明,这个他可是从来都不缺少的,那是。不说怎么说呢,虽说那样儿不假,但是他却还是想着自己尽力去守着城池,能让凉州军他们晚

    点儿破城啊,都好。守不住是守不住,那没办法,可自己和己方士卒都尽力了,那就好。是啊,还是那话,结果的话,他肯定都决定不了,还得看己方士卒的,也包括了凉州军士卒。而自己和马岱的话,并非就没关系,可不是那么太大,宋谦都知道,他清楚啊。所以说这个

    也是,自己做好,己方发挥正常,十日多那么点儿,凉州军破城,自己也算是做到最好了,那没错。当然,这个也得说,宋谦知道自己所想的,那都是比较好的结果了,就是。如果说是不好的结果,不怎么样儿的,那确实,肯定不是这样儿了,没错,所以说这个也确实是……

    宋谦没给自己下什么最低目标什么的,最少多少时日,因为他觉得都没大用,真的。至少此时此刻,面对凉州军,宋谦是不觉得有什么用。是啊,其人所作所为,都得说是有用的,而那样儿的话,他是不觉得有什么,最后反而是给自己和己方士卒增加压力,这个时候的话,更多是不好的,宋谦如此觉得。当然了,作为沙场宿将来说,其人自然是知道,很清楚,这

    个适当给己方士卒点儿压力,其实大多还是可以的,是好事儿。不过这个肯定是不宜过多,掌握这个度很重要。经验告诉宋谦,自己还是不好掌握这个度的,确实。要说都是己方在交州的人马,那么自己对他们是很熟悉,可以掌握好这个度,但是如今守御在广信这儿的,

    都是己方在交州的人马吗?那些人是自己的部曲,可以说自己就闭上眼睛,都知道他们要做什么,很了解他们了。但是从扬州来的那些,宋谦可以说都不那么了解,这个一点儿没错。他知道自己的话,对自己的部曲,那可以说是有用,那不假。但是对扬州来的那些士卒来说,未必就真有什么作用,所以宋谦知道,自己还真是不好说什么。哪怕他们现在和自己一样儿

    守城,算是自己的部曲了,但是却都没那么了解啊。这个是问题,至少宋谦就知道,对自己交州本地的那些土著士卒,自己那些部曲,因为了解,所以很多事儿都没什么。但是对扬州来的那些,却因为不了解,所以说这个就是第一大问题,那可一点儿没错。作为沙场宿将的其人来说,还能有什么就真是不知道的?有是一定有,但是相比之下,其实还是少点儿,

    那确实是。宋谦他是太知道了,所以自然也是明白,自己能做什么,而不能做什么。做什么还有点儿用,而做什么确实也是没什么用,他都知道。毕竟其人有自知之明,而且还是沙场宿将,经验什么的不缺,也是二流水平的将领,这个本事也不差,那是。不如凌操父子俩

    不假,但却也是个二流将领啊,那是。和马岱一个级别的,哪怕本事确实是不如对方,那没错。但那却不是最重要的啊,就是。重要还有其他的,对宋谦来说,也知道自己不如马岱。己方士卒更不如凉州军士卒,但是还得守着,直到守不住了,那没办法,尽力了,就那样儿。

    如今是守住一日算一日,宋谦就是这么个想法,知道自己这儿怎么都比不上凌操父子的番禺,可自己和他们一样儿的是都尽力了,那么他们尽力了,自己也尽力了,这个还是没什么太大区别的,那是。两个县城不一样儿的地方多了去了,比如说将领实力,再比如说两地的人马数量,还有其他的,可这个他们尽力,自己也尽力,这个倒是没什么太大区别,那是。

    无非就是他们是父子两人,而自己这边儿就自己一人,这个是差距,那没错。因此,在这个上面,都尽力了那是不假,但自己却还是比不上凌操父子俩啊,那是。因此,自己这个广信,真心还是比不上凌操父子俩那个番禺,真的。不过自己苍梧郡本来也是不如南海,这个

    别说是马超还有凉州军他们那些敌人,就算是自己主公和己方众人,他们也都那样儿看法,正常。而虽说自己这儿是不如番禺不假,但宋谦也是,他真没什么羡慕嫉妒恨的,真心没有,主要是其人没那么多想法,知道自己就守好城池,那其实就比什么都好了,真的。其他的,

    真心没大用啊。毕竟自己主公都那么安排了,自然也是有他的想法,自己想什么,都没用,反而就不用多想了。如果说以前的话,宋谦并非就一点儿想法都没有,但是现在的话,那真是没有了。而且还比较平衡,毕竟连南海那样儿的郡都丢了,那么自己苍梧这儿也丢了,其实也正常啊。是啊,宋谦早就是如此想法了,因此,其人这儿还能有多大的压力?明知道自

    己守不住,这个也没办法。就是自己尽力,然后多守住一些时日罢了。如此的话,自己回了扬州,确实也是能交差了,那没错。而自己主公不会说处罚自己,那就够了。和凌操父子俩一样儿,那可是。所以说宋谦就是这么个想法,没太大压力,也没其他的太多想法。等回

    了扬州的话,自己既然是能交差了,只要没错误什么的。自己主公的话,他和己方众人也不是不知道,自己根本就守不住苍梧郡啊。话说凌操父子俩,他们都守不住南海郡呢,更别说是自己能守住苍梧?所以说真心不用讲那多啊,自己守不住苍梧,这个肯定是。凉州军人马少了不假,可己方人马也没南海那边儿多啊,那是,所以说守不住那都正常,真就是那样

    儿。守住了才不正常,这个真是。别怪宋谦这么想,实在是事实如此,那没办法,真是。他那么样儿的想法都正常,那也是。守不住城池没什么,重要的是打出己方的特点来,那是不错。弱了实力可以,那没办法,可却不能弱了阵势,那是。毕竟对宋谦来说,他可以不在乎自己那点儿面子,那都可以,没什么大不了的,可己方的面子,他却不能说不重视,这个

    就代表了自己主公的面子,那是没错。自己丢人的话,其实己方也得丢人,但是他不认为自己就会很丢人。但是己方丢人了,那么就是自己主公丢人,那是一点儿没错。所以说这个他是不想要的,一点儿都不想。在宋谦看来,自己丢人,也比己方和自己主公丢人强啊,这

    个肯定是。因此,宋谦都是如此想法,他自己其实从心里所想,都是不想丢人,那是。可要真那样儿,也都没办法,自己尽力了就好。其他的,真心不是自己能决定的,就像守城,自己心底所想是能守住,可惜怎么都守不住,那就没办法了,然后这个其他的事儿也有啊。

    第二日进攻,凉州军正式进攻,对马岱来说,他从昨日就想着今日,毕竟自己最后虽说也上去了不假,但是那么快让人逼退了,这个还是很丢人的。是啊,毕竟自己可知道,那宋谦真心不如自己,可不是番禺那儿的凌操父子。是,对上那父子俩,自己不是他们的对手,那确实是不错,可宋谦的话,自己还不是其人对手?可能吗?不是说自己不是他对手,而是反

    过来,其人不是自己对手,那不错。他们城头儿的人马更不是己方对手,战力明显就不如己方,人马更没己方多。可架不住他们在城头儿的人多啊,己方没那么多人上去,那就无奈了。因此,马岱想法怎么都是己方人马上去多点儿,这也就够了,那是。人马就算是不多,

    可比昨日多,那么其实就是一个进步,那不错。至于说破城什么的,马岱并非就没想,但是他却也知道,就这么两日,那还是没什么可能的。是,宋谦不如自己,而城头儿的江东军人马更是不如己方,但是架不住人家还有两万人马守着呢,这个就是不小的一个优势吧,算

    是。没两万人马,马岱觉得己方不到十日那是一定能破城,可就因为江东军他们有两万人守着城池,那么己方十日的话,都未必能破了城池,哪怕江东军混合一起的战力不怎么样儿,差挺大。可哪怕那样儿,架不住他们人多啊,哪怕是没番禺那么多,但是却也不少了,至少马岱就是如此想法。当然马超他们也是那么想的了,那确实也是。毕竟苍梧不是南海,而广

    信更不是番禺,宋谦不是凌操父子俩,而这儿守御的江东军士卒更不是番禺那儿的……所以说区别其实大了去了,而且这个也是有差距的,广信这儿大多都是不如番禺,那可一点儿没错。但是哪怕如此,宋谦也没说敢怠慢一点儿,毕竟他还得说是好好守城啊,那肯定是。

    不管说广信和番禺差多少,还是那话,后者是早被凉州军破了,整个南海都让凉州军给占去了,自己苍梧这儿,至少现在还没都丢,那是。因此,自己是怎么都没有理由说不好好去守城,这个肯定是,就该尽力,那是没说的。不尽力的话,就等着早丢了城池吧,那也是啊。

    宋谦带着城头儿士卒抵挡着马岱激烈进攻,哪怕他也知道,这个是真挡不住啊,但是对方只要上来,自己还是有信心马上就逼退他们的,那是。毕竟己方现在来说,还是有优势的,哪怕不大,但是在城头儿上也是优势,那没错。怎么说现在才是第二日而已,可不是都二十日了,当然宋谦也知道,就凌操父子俩守御番禺都没二十日呢,那么自己这儿更别说了,根

    本就不可能啊,那是,做梦都没有。那么二十日肯定没有了,而像番禺那地方那样儿,守着十七日,也是没什么可能了,因此,他就想着自己能守住个十日多几日,那么到底是多少日,宋谦不知道,就只知道自己尽力就好。如今来看,超过十日的话,好像是没问题。以前

    的话,其人是有点儿信心,不过看马岱和凉州军士卒的表现,再看看自己和己方士卒,他这个也确实,信心真就是受打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