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三国重生马孟起 > 第八十六章 凉州军攻苍梧郡(九)

第八十六章 凉州军攻苍梧郡(九)

作者:夏海苍松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52bqg.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至少在宋谦这儿,他这个太守,自己是觉得可当可不当,那都没什么关系,真的。至少在其人那儿来说,当这个太守可以,不当也行。与其是当这个太守,他自然是觉得自己在建业,轻松更好,那是。不过自己主公让自己到这儿来了,当太守,那么宋谦也知道是自己主公的信任,那么自己就得做好这个太守,肯定是。毕竟古人都说了,所谓是“既来之,则安之”。

    宋谦更不可能不懂,他太知道了。如果说自己主公没派自己当这个太守,那么他也乐得清闲,在建业一呆,哪怕自己主公征战都很少带自己去,那都无所谓,只要能养活好自己部曲,其实就够了。当然他也知道,只要自己在建业,那么自己主公怎么都得带着自己去出征。关

    键是自己得带着自己的部曲,别管是多少,好歹也是一支力量啊,那是。那么自己主公确实,他不会放过,肯定是。而自己呢,不觉得那样儿有什么,自己主公让自己如何,自己就得跟着。比如说现在,他让自己当太守,那么自己就来了苍梧,这么多年了。而他要让自己

    在建业,自己也会那样儿。所以说宋谦和凌操父子可都不同,其人绝对是随遇而安,那可真是。但凌操父子俩,他们可不安静啊,那也是。所以说这个区别也不小,宋谦还有凌操父子,他们可太不同了。前者的话,是没那么多想法,可后者不那样儿,他们想法不少。确实,凌操父子俩,尤其是后者,那绝对说不上无欲无求。凌统的话,觉得自己本事可以,那么他

    想法自然也就多了。而凌操想法是没他儿子那么多,可是也比宋谦多啊,那是。当然了,虽说如此,可凌操父子俩作为失败者,丢了南海,他们还得回扬州复命。当然孙策肯定是处罚不了他们,那是。毕竟父子俩确实没什么错误,说起来还有点儿功,那是。因此,那么赏

    罚分明的孙策,他自然是知道怎么要,要如何去做。当然了,宋谦比他们强,至少其人还在带着江东军人马对付凉州军呢,而城池还没被破呢,苍梧的话,暂时就比南海强了,那是。当然最后他一样儿是要步凌操父子俩的后尘,那没办法,谁让江东军实力不行,这个就已经

    是根本了。是啊,还是那话,你要是有实力的话,不说什么都有吧,可至少不会像江东军那样儿,现在都提心吊胆,那可真是。一点儿都不想被凉州军灭了,甚至最后很大可能是被凉州军与兖州军一起灭了,这个他们是接受不了,就是。他们怎么都不想己方被灭,哪怕最后都改变不了什么,改变不了太多,可他们却都不会放弃,一点儿都不会,因为有希望,哪

    怕就只是一点儿点儿,其实也够了,确实。如今这个希望不能说是渺茫,连这个都达不到了,能看到?也许,可以说就和奇迹一样儿了,江东军都觉得己方不被灭,那就是奇迹发生了,出现了,真的。当然了,那样儿奇迹并非就真一点儿发生不了,但是那几率和没有,真

    就没什么区别啊。很多时候他们也是都想,己方被灭了,这个也是没办法。看凉州军和兖州军那么强,只要他们都要灭己方的话,那么己方是无论如何都挡不住的,那是。所以说己方怎么都得拉着兖州军,让他们死保己方,这个就是己方最后的一根稻草了。不管说最后己方结果如何,只要能抓住这个,其实就是好的。那样儿的话,奇迹是能出现,没有的话,那

    么确实,奇迹也没有。所以说江东军其实都很清楚,那是,毕竟这个就那样儿了,真的。此时在广信,马岱是再次上到云梯上,对他来说,第一次自己被逼退,那么这个第二次呢?当然他没认为自己一定能上去,不过尽量吧,也不过是试探而已,自己不会拿出来所有全力,但是尽量做好,这个肯定也是。要说超常什么的,那样儿的水平留到明日甚至之后吧,现在,

    就今日的话,那还是算了。是啊,而且看己方这样儿,可以说也算是在这儿磨合不少,更是熟悉了广信这儿的江东军人马还有宋谦这个主将。马岱知道,其人没凌操父子强,但却也是个二流武将,这个就算是挺厉害了,毕竟整个江东军的话,也没太多的二流武将,怎么都

    不能和己方比就是了。他们二流武将终究有限,虽说己方也是有限,可怎么都比他们多,这个是。而兖州军的话,也没比己方少,都比江东军多不少啊,那是。如果说江东军的二流将领也多了,那么他们绝对是实力增加了,可一点儿都没错,所以说这个也算是成正比了,

    那是。你有实力,二流武将就肯定少不了。而你二流武将一多,那么你就不会说没什么实力。至少在凉州军在兖州军那儿,其实都是那样儿。就只有说江东军,他们也是那样儿,不过不是什么有实力的,而是没实力的,是反面教材啊,那不错。江东军一样儿,他们一直都想着己方能有实力,那可一点儿不假,但是这个还得说是时间长了,那倒是可以。不过有凉

    州军和兖州军在他们上面,他们再有实力,基本上也超过不了两军了,不错。而且这个他们实力是能增加,毕竟现在还一直都在征兵,不过一边儿征兵,交州那边儿也是在损失着,这个也是没办法。当然他们损失了,凉州军一样儿损失,不过就是多啊,还是说少了,就那

    样儿。而相比之下,显然就是江东军他们损失多点儿,而凉州军稍微是损失少点儿。当然江东军在交州的人马多,这个马超的意思就是,等苍梧这儿,广信这儿的战事结束,甚至就说快结束的时候,自己就得下军令调兵来交州了,这个肯定是。而从什么地方来,不是长安,

    那地方远,就从荆州,他都已经想好了,给黄忠调令就好,他就会安排好一切。荆州的话,除了南阳之外,其他地方都不是说不能调兵,不过也是多少的问题。也许江夏那边儿,肩负着防御的重任,长沙和桂阳好点儿,不过他知道,黄忠要调兵,肯定还得更多是从南郡,还有武陵和零陵,这三个郡调兵。南郡肯定不行,而江夏也很重要,其他的长沙和桂阳的话,

    如果说不出大意外,那么只要那两个郡人马少很多,江东军八成就得过去,这个马超心里清楚。应该说别说是孙策和江东军他们了,就算换成自己,也得那样儿,都正常,就是。怎么说怎么是,那可不假。如今的长沙和桂阳,那是早让己方收复了,可孙策还有江东军他们

    呢,那也是确实,他们想要啊,只要有机可乘,就没问题。因此,那四个郡的人马,马超觉得自己是黄忠的话,也不会动。而其他几个地方,南郡、武陵和零陵,这三个郡要说来个十万人,可能是有困难,但是六万人马,他是觉得没太大问题。三个郡拼凑一下,南郡出三万,那两个郡都出一万五,那是没什么问题。不过己方再加上六万人的话,到底说能不能占

    下交州剩下的几个郡,这个也不一定,马超可不敢保证,那是。毕竟要拿下交州的五个郡,而如今第二个还没拿下呢,就已经损失了一半的人马,所以马超也不敢说再来六万人马,己方就一定能拿下剩下的三个郡。当然了,现在用己方这不到五万的人马,那是绝对能拿下苍梧,这个他觉得没问题。是,别看己方人马少多了,现在还不足十万的一半,不到五万人。

    可苍梧也不是南海,广信更不是番禺,这个一点儿没错,绝对没那么多人马啊,就是。而其他几个郡,那可都没南海人马多,确实。所以说最难拿下的,最不好拿下的郡,凉州军都拿下来了,那么其他几个,他们自然都是觉得没问题,不过最后看己方损失多少,这个也是。

    多了少了的,马超怎么都不希望己方损失多啊,少了是好。如今不算苍梧的话,还有三个郡要己方攻略。郁林的话,和苍梧差不多少,而合浦还有交趾的话,确实是差了点儿。交趾还可以,毕竟那地方挨着益州,人马要太少的话,确实是不行。而到了合浦,那地方人马确

    实少了。那地方说起来也就是比九真和日南强,而和交趾都比不了啊,那是。所以说就是这么个情况,马超没把合浦太放到眼里,那地方不过是己方最后要去的一个郡,不算什么。所以说对马超和凉州军来说,是用现在的人马,占据苍梧。之后再加上六万人,夺取交州的郁林和交趾,而最后才是合浦。当然这个到最后剩下的人马越多,这个才是马超和凉州军想

    要看到的,而不是说人马还拿不下交州的五个郡,那确实是不好。真要是缺少人马,马超还得调兵来,不过那时候不会是荆州,是益州啊。他不会派人去成/都给张松调令,因为等己方士卒到了成/都的时候,那都不知道什么日子了,真的。所以马超的话,真再缺少人马,

    荆州六万人不够了,那么他就会直接让士卒去牂牁太守府,去给邓贤下令,让他调兵来交州,不用人多,两万足以。而牂牁虽说不是像南阳、汉中那样儿的大郡,可两万人还没到那地方人马的一半,所以说自然是拿得出来,一点儿没错。并且马超占据了交州,可以说对那

    儿是没什么威胁了,所以别说是调兵两万,就算是再多,其实也无所谓,真的。毕竟牂牁那地方的人马,更多还是防御交州的,那不错,马超太清楚了。而交州方面一旦是没威胁了,那么从那儿调兵就算是多点儿,其实也没什么。自己下令,邓贤和尹默他们就会很好去执行。而在马超的想法中,牂牁的人马,是能动还真得动动了,真的。毕竟那地方也多年没战事了,

    己方士卒在那儿不说都生锈了,可也差不多少。毕竟没战事就表示没太多太大经验,没什么太强的战力,所以那地方的人马肯定比不上己方拉出来和敌军对战的人马,那是。所以说如果六万不够了,荆州人马也不够的话,马超确实,他也不会吝啬,赶紧从益州的牂牁郡调

    兵来,这个肯定是。该动动了,不动肯定不行,那是。不过要真是也没什么机会的话,他也认了,以后再说吧,那没办法。毕竟要从荆州来的六万人马都够了的话,他就绝对不会说再让益州出兵,真心不会,那不是马超的性格作风。至于说己方在那儿的士卒经历战事少,

    那也没办法。毕竟没有那么多两全的,并非就真没有,可在这个事儿上,马超是做不出来太多了,那人马就在牂牁吧,也是没办法。其实没太大必要的话,不去调兵,这个才是他的根本想法。至于说增加经验战力什么的,现在没机会,以后总会有机会的,只要让人马来司隶,到长安,那么就可以了。毕竟自己带兵都从长安出去,去征战,可能是主动进攻,也可

    能是被动防御,那都无所谓。重要的是己方没那么多经验,没那么强战力的人马也出去锻炼了,这个挺重要。不过因为他们肯定不如己方在司隶的人马,不如他们有经验战力强,所以未必就真是兖州军的对手。因此,马超那意思,自然也得混合去征战,这个肯定是。所以

    最后不从牂牁调兵的话,他以后也得下令让现在守御牂牁的人马去司隶去长安,这个是必须的,至于说牂牁,就再征兵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