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三国重生马孟起 > 第八二九章 战事毕冀州事宜(十五)

第八二九章 战事毕冀州事宜(十五)

作者:夏海苍松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52bqg.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为什么杀丁公,要做给所有人看,为将到底该怎么去做,如果说你是我刘邦手下,那么做的话,那么下场就只有一个,就是被杀,这个是刘邦要说的。而赏雍齿,这个人虽说总背叛,这个不假,但是一到关键时候就投降,刘邦都没什么理由杀他,因为只要杀了对方,那么他那名声就不好了,还能投靠他的,那不说没有了,其实也差不多,所以说他不可能因为那么

    一个小角色就放弃了更多,这个肯定不会,所以说雍齿也是,能把握好时机,这个确实,比那个丁公可强太多。要说丁公也是挺冤,毕竟当初那绝对算是对刘邦有恩了,可他肯定也想不到,自己最后的结果,就是被咔嚓,当成了典型,还不如一个总背叛的人,这个也真是……

    所以刘邦这个人,不是说看不起看不上他,他那个人就是唯我独尊的一个,关键时候把孩子给踹下去,那不都是他做出来的事儿吗,杀一个对自己有恩惠的,赏赐一个对自己经常背叛的,就为了得到更多更大的利益,这个就是刘邦。所以说其人做得还算可以,他没杀了项

    伯,反而还知道当年其人是鸿门宴是帮了他忙了,这他才能跑啊,要不然也把项伯杀了,那个也不可能,毕竟他和张良的关系,说是生死之交,其实也是,项伯和张良关系最好。所以说这个事儿归根结底,到底是因为当年项伯对他刘邦有恩,让他知道报恩,还是因为对方和张良的关系,让他不能去动,这个其实就只有他自己知道的,确实。当然了,项伯比那丁

    公可强多了,比雍齿的话,其实也强,这个倒也是,毕竟人家有关系啊,和张良相交莫逆,这个确实不敢让人小看。张良应该说是汉初三杰里最有想法,最知道进退的一个了。天下大乱的时候,知道帮刘邦得天下,等一统天下了之后,他就隐退了,这个确实,比萧何比韩信

    都强。前者的话,刘邦就算知道其人也是没什么大的威胁,可萧何老年的时候还得是迫不得已自污以自保,也确实是难为他了。而韩信的话,他是最倒霉的那个,刘邦活着的时候,至少也没说因为其人功高盖主,他就一定要杀了对方,毕竟刘邦也是答应过韩信,不怎么怎

    么杀他。但是等刘邦快挂的时候,那时候韩信的威胁就大了,这个肯定没错,哪怕其人都从齐王最后都降到了淮阴侯,但是刘邦那人,肯定不会放心,他活着的时候,一切还都可以,但是一死的话,他不肯能认为自己儿子能拿得住韩信那样儿的,所以说韩信最后就挂了,他算是栽倒了刘邦、吕雉和萧何三个人的手里,这三个人出马,就张良估计也不一定就真好使

    啊,这个也是吧。不是说张良谋略什么的不如韩信,这点上,他谋略什么的,那是比韩信厉害。不过说起来韩信也是让吕雉和萧何给摆了一道,这个真是没办法,尤其是后者,韩信确实是相信他,结果就栽倒那儿了。所谓是“成也萧何,败也萧何”,这个真是没错。想当

    年,萧何月下追韩信,可以说算是千古一段佳话了,其人是费大劲才把韩信留下,最后引荐给了刘邦。所以说萧何的贡献那是大了去了,不光说他功劳大,就韩信也是他给费劲说服留下的,这个也真是。不过老年还得自污以自保,这个也是不容易啊。所以这个还得是张良,人家知道隐退,是最好的结果,其后才是他萧何,最倒霉的就是韩信,这个人头脑谋略还是

    有的,只是可惜太想当然,没看透人心啊。确实,他要是知道防着萧何点儿,至少韩信死不了。以后哪怕是隐退,吕雉的话,刘邦还活着呢,只要后者答应,那么活下来是没问题的,只要让他们觉得你没什么威胁了就好。他们不认为张良有什么威胁,萧何也是,一样儿没什么威胁,可你韩信,这个你自己认为你有没有威胁?所以说都已经当了皇帝了,那刘邦再也

    不是最开始没什么势力的时候了,还知道礼贤下士,知道己方缺少人才,这低三下四的,就为了能有人才帮助。而等到都一统天下了,当皇帝了,那自然就是不一样儿了,这个没错。乱世的时候,那可以说是非常需要像韩信那样儿的人才的,一点儿不错。但是等到一统了天

    下后,真心就不需要韩信那样儿的了,不是说一点儿用都用不到,只是不像之前那样儿了。毕竟乱世的时候,不说每天都有战事,可也经常要打,这个一点儿没错,可等到了天下一统之后,那确实就不用那样儿了。所以看人家张良都知道隐退,刘邦虽说还有点儿遗憾,可他

    心里也有轻松,这个一点儿没错。确实,你让一代帝王到底怎么做呢,刘邦的话,他还不是说就像朱元璋那样儿,还知道自己名声很重要,又想要轻松点儿,让手下都没什么威胁,又想让自己有好名声,怎么也不能杀功臣啊,这个也是。所以说刘邦没杀谁,但是韩信的死和他是不会没点儿关系的,这个也是。如果说刘邦就怎么说都保住韩信的话,吕雉和萧何他

    们,确实未必是敢那么做。别人不说,萧何肯定不会,别管他老年再怎么自污自保,可对刘邦对大汉,那确实是没说的。刘邦一句话,在萧何那儿,比什么都好使,就是如此。他要和萧何明确说了,韩信这个人,是无论如何都要饶他一命的,那么萧何不会就坑韩信,这个

    确实,可惜没有啊。反而吕雉和萧何杀了韩信之后,刘邦其实心里还是有认可的,威胁没了,这个绝对是符合他的想法,不过没直接那么说而已。但是汉初三杰,张良隐退,韩信被杀,最后就只剩下萧何一个了,刘邦自然不认为其人有什么威胁。当然又自污什么的,这个

    也是让刘邦看出来了,对方那是绝对没什么野心,没什么威胁,所以说萧何在大汉为官,可他得到了善终。至于说坑韩信什么的,那也是没办法,他是对大汉对刘邦,那真是没说的。刘邦么去做的事儿,他给做了,就这么一点,其实就足够了。所以说刘邦死了,萧何还活着好好的,哪怕也是晚年了,六十多了。可确实,刘邦没认为萧何有什么野心,有什么威胁,

    而吕雉也是那么个想法。所以说汉初三杰的话,张良应该说是最有头脑,他知道进退。乱世中运筹帷幄,决胜千里,而等天下一统了,人家知道隐退。别看刘邦是有遗憾,是有挽留,可那都是做给其他人看的,总是不能让人说他“飞鸟尽,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真那

    样儿的话,他十多年的好名声,估计也就毁了,其人是怎么都不会那么做的。而事实也证明了,刘邦除了一些对妻儿对家人说放弃就放弃什么的不好名声,其他方面,那其实还都是不错的。对手下将士,那确实,还都可以,这个作为一代帝王,尤其是开国的帝王,这点还是可以的,至少比朱元璋强啊。而张良人家是知道进退,到了萧何那儿,人家也知道,别看

    还在朝中为官,可在刘邦那儿,却依旧是信任有加,这个就真是可以了。自污什么的,那也没办法,这个就不多说了,萧何也是,人家也知道进退,可以。唯独就是韩信,他可以说是真不知道进退,关键还不老实,这一点要是能让刘邦放心,那才怪了,这个真是。所以说明知道其人本事,可刘邦却不敢给其人什么大兵权,让他再出兵什么的,那真是不防不行啊。

    等吕雉和萧何把韩信给坑了之后,刘邦表面儿看他好像没什么,可心里终于是松了一大口气,这他娘的韩信终于是死了,这个最大的威胁,终于是没了。结果之后第二年,刘邦也病逝了。应该说他也是没觉得有什么威胁了,这个也算是轻松了很多,确实也是。可实际上呢,

    和他所想的,还是有所区别的。当然了,最大威胁韩信是没了,这个确实也不错。可吕雉那一样儿是威胁,不过好在大汉人才也有,吕雉也没说就想“冒天下之大不韪”,所以说她也是掌权,却没称帝什么的。不过就这样儿,她活着的时候还行,可等死了之后,势力就被

    汉文帝刘恒给灭了,这个也正常。就像武则天怎么样儿,活着的时候,掌兵权大权,她的势力都有,人也有,可一死,结果就不用多说了,正常啊。这人家当皇帝的,最后都不好使呢,这你就只是皇后太后那些,你还能比之后掌权的皇帝好使?所以说都正常,而且汉文帝刘恒,那也算是一个有所作为的皇帝,这个一点儿不错,文景之治吗,之后才有了汉武帝的

    北伐匈奴那些,这个确实要感谢汉文帝汉景帝他们开了个好头儿,打下了一个好基础,这个真是。当时用黄老的无为之治,那是很符合当时情况的。不过等汉武帝的时候,就变成了独尊儒术,这个也是历史的必然。是历史选择了儒家,这个确实不错。要不然的话,百家争

    鸣,那么这个家那个家都,多了去了,可最后就只有儒家脱颖而出,确实是说明了问题。其实汉武帝,尤其是年纪还没那么大没老糊涂的时候,那是一个非常有作为的帝王,这个你的承认,反正历史就是那样儿。因此,他选择了儒家,能为朝廷服务,为统治者服务,这个

    确实也是。如果说其他的更适合,那么他就选择别的了,可他要北伐,要对付匈奴那些异族,那么肯定不能像之前那样儿无为而治啊,那不开玩笑吗。所以说只能是选择其他的了,要不然的话,真心没什么好处啊。当然儒家不是让你去发动战争去打仗,可也不是无为而治啊,这个是吧,所以……至少汉代的时候,儒家是受到先秦都影响,可以说那个时候,虽说

    统治者是需要不假,可对老百姓来说,也是有好处的,这个是。比如说仁政啊,这个就是儒家主张。可等到了后世,应该说儒家就变了,真就变成了统治者愚民的工具,他们为了维护自己统治,这是儒家的,那又是儒家的,这真心就不一样儿了。和汉朝都不同,更不用说

    是先秦的时候了,真的。就说唐宋元明清的时候,那些朝代的儒家,还是先秦时候的儒家吗?当然你说先秦的时候,百家争鸣,这诸侯是乱战,也确实是不同,后者那些都属于是一统的朝代,哪怕两宋,没全统一,可也比战国时候强。是,这个也有不一样儿,这个不假,

    但是儒家终究不是当年先秦时候的儒家了,这个你得承认,确实是不同啊,在春秋战国的时候,那个时期的人物,历史上留下大名儿的,随便一个,基本上都不是后世的人所能比得上的,是吧。别说圣人亚圣什么的了,就随便说其他的几个,那也不是后人能比得了的啊,是吧,所以那个时候人的思想,再看看后来人的思想,这个差距,那真是不用多说了,真的。

    什么程朱理学,一个扒灰儿的老头儿,你还指望他什么,真的,连自己本身问题就不小,还来个什么理学,真他娘的服了,太服了,那样儿的人还能名留青史,也不知道统治者到底都是什么心思,真是。所以说后世的人,后世的那些思想,不是说没有好的,可以说大多数

    还是好的,不过不能和之前比就是了,但是人家也有好的,那是没错,好的多,而不好的,才是少数,“一条臭鱼腥了一锅汤”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