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三国重生马孟起 > 第三六三章 凉州军再次退兵

第三六三章 凉州军再次退兵

作者:夏海苍松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52bqg.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费诗就听自己主公说道:“公举,此时召你前来,便是想让你带着一千人马去找子敬,把人马交给他!”

    费诗一听,心说原来是这事儿啊!说起来,这其实还真只是个小事儿而已,但是在如今来说,却是很重要,这他都明白。

    所以费诗是赶紧说道:“诺!属下定办好此事,还请主公放心!”

    马超点头,然后又说出来那常说的话,“公举办事,我放心!”

    这话当主公的,好像总是挂在嘴边儿。也是,不止是马超他一个,就算是其他人,无论是曹操、还是说孙策和刘备,其实他们也不是没说过,就是在他们口中的频率多寡的问题。

    然后费诗此时继续说道:“如此的话,主公,属下告退!”

    马超点了点头,“下去吧,这事儿就交给公举了!”

    -----------------------------------------------------

    费诗则带着自己主公的命令,退出了大帐。然后等出了大帐后,便直接点兵,去了孟达伏兵的地方,当然这个地方他是知道的。

    当费诗带着一千人马见到孟达之后,孟达对着费诗一笑,毕竟同为益州一系的人,自然是要多亲近更多。哪怕是不熟悉的,但是就因为都是一个系的,就不会太过疏远。

    孟达此时则说道:“这公举来这儿,是为了?”

    费诗一笑。对孟达说道:“我奉主公之命,带来一千人马给子敬,交接完毕后。任务就完成了,我也好早回去!”

    孟达一听,心说原来不是接替自己的。想想也是,自己主公既然都把这任务交给自己去做了,那么不出意外的话,自然是不会给别人了。所以费诗不是来接替自己的,只是来带兵支援的。他说的也清楚,把人马交给自己后,他就离开了。

    -----------------------------------------------------

    孟达闻言还是一笑。“如此的话,倒是有劳公举了!”

    费诗则是笑道:“子敬,咱们同为主公做事,倒是不用客气。从如今这个情况来看。主公是要继续退兵。所以子敬这儿,确实是压力不小啊!”

    孟达一听,心说可不是吗,如果自己主公不准备退兵的话,那么肯定用不着这样儿啊,所以他心里都清楚。

    于是就听他说道:“这,不知主公是何打算?”

    那意思,怎么去对付藤甲兵啊。因为之前孟达一直在这儿。所以他哪知道马超所说那些,还有众人讨论出来的结果。但是如今看自己主公还要退兵。他心里也想了,是不是没有办法对付藤甲兵了呢,要不然的话……

    费诗则是直接说道:“还别说,子敬,主公已经是有了主意!那便是……”

    -----------------------------------------------------

    这在听了费诗说完后,孟达还确实,是有了不少的信心。毕竟他也不傻,所以稍微一想,就已经想到了这事儿的关键。而且孟达也算是发现了,这自己主公再次退兵,那么孟获他们追不追击,关键的地方可就是自己这儿了。

    说白了,自己这儿要是表现好的话,能骗过孟获,让其人有所怀疑的话,那么他也许就不会再继续进兵。毕竟和其人打交道也算是那么久了,这对方是个什么脾气性格的,自己也是多少知道些的。

    可自己这边儿要是表现不好,没能骗过人家的话,那么这,难道真要让自己主公带兵退到禺同山才行吗?

    孟达确实也是发现了,自己身上的压力,可是越来越重了,真是如此。这对方追击不追击的关键,还真就是在自己啊。

    -----------------------------------------------------

    不过孟达感到的压力大是大,这个不假,但是他一样儿是有信心,这个不只是对自己有信心,更是对自己主公和己方能破了藤甲兵有信心。

    因为对于自己主公的话,反正他是清楚得很,自己主公绝对不是那么一个说大话,夸大其词的这么一个主公。相反真要说起来的话,其实还应该说是挺谦虚的这么一个人,更多的时候,绝对不会去吹。当然了,在敌人的面前,有必要的吹嘘,那却是有的,这个倒是不错。可是在自己手下的面前,好像还真就没有这样儿过。

    所以自己主公说能破了藤甲兵,那就能破了,到时候只要孟获他们不进攻,那么等己方打造好了那些器械,那么就一定没有问题。藤甲兵厉害是厉害,但却并不是说就没有弱点了。因此自己主公抓到了他们最为薄弱的地方,他们还能好使?

    -----------------------------------------------------

    对此,自己是不怎么相信的,不管怎么说吧,这自己主公说什么,那就是什么,自己向来都是深信不疑。而且事实也证明了,从来都是如此,还真是没出现意外过啊。

    再说己方还有那么多将士呢,这自己主公所说也真是没有做到的话,这不是,这最后要如何对所有人交待啊!因此,孟达是很有信心,就和其他凉州军的将领一样儿,对马超都是很信任、很相信的。

    此时孟达则对费诗说道:“公举,这主公和各位所探讨出来的这个计策。确实是不错。至少在我来看,应该是没有问题了!”

    费诗闻言就是一笑,“确实。我亦是如此想法!子敬,我就不在这儿多说了,还得赶紧回去交差啊!”

    孟达闻言也是一笑,“如此的话,我送送公举!”

    -----------------------------------------------------

    就这样儿,孟达给费诗送走了,当然了。为了不让敌军的探马发现,两人也算是悄悄的动作,孟达并没有给费诗送出去多远。就这样儿。费诗把一千人马交给了孟达之后,他便自己一人回凉州军大营了。

    到了晚上的时候。三江城银坑洞有探马来报:“报大王,凉州军退兵了!”

    孟获一听,心说什么?这自己明日还准备再次进攻对方呢。这马超凉州军倒是先跑了?这……

    不过孟获虽说是微愣了一下。但是却还是问道:“此时退到何地去了?”

    探马回道:“不知,这如今凉州军一直在撤退着,都已经有十几里路了!”

    孟获一听,是一拍桌案,说道:“莫非马超是要回禺同山?”

    探马说道:“不知!”

    -----------------------------------------------------

    孟获听了探马的话后,是这个生气啊,所以他直接是一声大喝道:“你还能知道什么?滚下去,再探!”

    “是。是!”

    探马只能是灰溜溜地走了,对他来说。这事儿确实,他也不知道什么,所以这本来谁都不愿意过来,但是没有办法,谁让自己好欺负呢,这不被人家给推过来了吗。他就知道,别人都明白,要被自己大王给说,结果这样儿的“好事儿”就落到了自己的头上,唉……

    探马下去后,孟获对不远处的兀突骨说道:“这真是让兄长见笑了,我军探马实在是不争气啊!”

    兀突骨闻言微微一笑,“贤弟这个,为兄也不是不能理解!马超凉州军狡猾,也不能对手下太过严格了!”

    -----------------------------------------------------

    孟获一听,是连忙点头称是,“是,是!兄长之言,不无道理。其实有时候小弟也在想,是不是因为小弟太过严厉,所以手下人都很怕小弟!”

    兀突骨依旧是笑着,对孟获说道:“这治下不严,那是肯定不行。不过显然,这事儿也不宜太过严厉,所以贤弟应当是把握好这个尺度才是!”

    “不错,兄长之言,金玉良言,小弟听了,真是茅塞顿开啊!”

    兀突骨是连忙摆手,说道:“贤弟就别恭维为兄了,这为兄算是看透你了,哈哈哈!”

    听了兀突骨的话后,孟获也是仰头大笑,两人这就是一切尽在不言中了。有时候多开开玩笑,那却是很必要的,就比如说这个时候,就是这样儿。

    当然这个前提肯定是两人非常熟悉,而且哪怕就算是稍微过分了一点儿,谁也不会去翻脸。那么以孟获和兀突骨两人之间的关系来说,还真是,就是这么回事儿啊。

    -----------------------------------------------------

    当两人都笑过后,孟获却是直接问向了兀突骨,“不知兄长以为,如今我们当如何是好?”

    兀突骨一听,是微皱了一下眉头,然后马上便舒展开口,他对孟获说道:“看如今,此时此刻这个情况,马超凉州军是彻夜撤兵,并且到底要多远,如今还不详!说起来他们会回到禺同山吗?贤弟以为呢?”

    孟获一听,是摇了摇头,“不会如此!兄长,凭借小弟对马超其人的了解,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他肯定不会如此的!再怎么说,如今他们凉州军可还有好几万人呢,所以……”

    听了孟获的话,兀突骨也是点头,因为他其实也是如此想法。哪怕他确实也没有和马超打过什么交道,这个事一点儿都不假。但是这他听孟获说过啊,并且还知道一些马超的情报,毕竟乌戈国的细作也不是饭桶啊。因此,兀突骨确实不是抓瞎,而是知道一点儿东西。

    -----------------------------------------------------

    所以兀突骨在这个事儿上,还算是有些发言权的,毕竟是没调查就没有发言权,可是显然,人家是已经调查了解过不少东西了。是,真要是和孟获去比较的话,他确实不如孟获了解孟超,也不如孟获知道的多。

    但是他可比一般般的人,那是要知道的多得多的,这个倒是也一点儿都没错。

    所以这个时候兀突骨也是再一次说话了,他不单单是点头赞同孟获的话,同样儿也是说道:“贤弟之意,为兄都明白,并且都是极为赞成的!”

    然后顿了一下,他继续说道:“如今看来,马超不会撤退回去。但是因为我军藤甲兵的原因,所以他如今彻夜退兵,无非就是暂避我军锋芒而已!”

    孟获点头,然后说道:“那么依兄长看来,我军是要追击?”

    孟获那意思,如今是追他们还是要如何呢?

    -----------------------------------------------------

    兀突骨一笑,“贤弟,如今我军当然依旧是在三江城待命了!毕竟如今他们只是暂时退兵,而我军还在休整,不是明日才准备战斗吗?”

    孟获一听,心说也是,这对方要是真跑了的话,己方的人马去追上去还行。可对方不过就是暂时撤退,那么自己让人去追击的话,那么今夜不还得大战一场?之前可是说好了,今日都休息,明日才战斗!

    因此孟获他其实也都明白自己兄长所说的意思,看如今这样儿,好像还真得这么去做了。什么事儿,都是明日再说为好。(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