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三国重生马孟起 > 第九六一章 张任兵败退西陵

第九六一章 张任兵败退西陵

作者:夏海苍松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52bqg.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对孙策和曹仁他们来说,这打仗哪有不死人的,尤其是面对着号称天下最强的凉州军,这己方要是没有多少伤亡,那才怪了。所以就是伤亡多少的问题,因此,他们对于己方多伤亡,而能换来最后凉州军全军覆没,他们自然是心里满意。如此的话,也不枉己方来蕲春一次,不是吗。所以这兖州军和江东军的士卒,也算是在他们将军和主公的带动下,更加凶狠,拼

    命了。毕竟他们也都清楚,哪怕凉州军都已经是强弩之末了,但所谓是“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即便如此,最后的凉州军士卒依旧是能爆发出更多更大的力量来。连民间都知道回光返照,那么这个凉州军众人的“回光返照”,肯定是比普通老百姓来得更加厉害了,不用

    多说了都。而凉州军面对着如此凶狠凶悍的联军,他们也是越来人越少,虽然说联军也是如此,可架不住他们本来就比凉州军的士卒多啊。所以联军的减员,不仔细看的话,是看不出太多的,因为本来就不明显。可凉州军却是不同,毕竟他们本来就没有多少人了,而如今

    哪怕是巷战,但是他们的伤亡是越来越多,也是距离全军覆没越来越近了。而比起越战越勇的联军士卒来说,他们是越来士气越低,让联军看到,胜利其实已经就是马上要到来了。张任也算是知道,自己该是撤退的时候了,毕竟要是晚了的话,还真是没准,自己要被敌军给生擒了。如今自己还能和他们周旋,无非就是靠着凉州军死命,要不然的话。就算是三个

    自己,也不是人家张辽几个人的对手。而且如今还算好,他已经早就带着凉州军从城头撤下。所以这个时候他所面对的,就只有张辽他这么一个将领。至于说江东军的孙翊,兖州军的曹真和牛金,他们却早已被凉州军士卒所纠缠上了,所以张任这个时候还能想着脱身,要

    不然的话,他真是要被几人纠缠,如果他不被生擒的话,那么肯定也是很难脱身。最后估计就算是跑了,那也得负伤。所以别看张任对凉州军士卒不是那么在乎,他这个人有着自己的冷血,但是对于士卒的帮衬,他还是记在了心里的,要不然为什么张任在心里下定决心,

    是一定要灭了兖州军和江东军呢,其实也有这个的原因在里。早就已经是大势已去了,当一段时间过后,看着身边儿已经没有多少凉州军士卒了。张任把手一挥,大喊着撤退,除了断后的凉州军士卒外。张任身边儿的几十个士卒便保护着他,撤离了蕲春。对张任来说,这还能有几十个在身边儿,就已经代表了很多问题。可以说这个时候凉州军已经就是全军覆没

    了,这没什么说的。而还有几十人,那是保住张任撤退的,这个是必然。毕竟马超能让张任出守蕲春,那么自然也会让士卒死命保护他,这个不用多说了。然而凉州军士卒能支持到现在。那确实,不单单是他们的战力非常。也是一个个都慨然赴死,和联军拼了老命了。所

    以最后虽然凉州军是几近全灭。但是联军确实,也算是伤亡不少。当然了,和凉州军这全军覆没相比,他们是好太多太多了,无非就是比要是凉州军不和他们死磕的时候要伤亡多得多,就是这样儿。可还是那话,即便如此,孙策和曹仁也是对己方将士满意的。毕竟能用如此代价换来一个凉州军全灭,那可真是值得,值!所以哪怕己方伤亡不少,但是在他们的心

    里,还是很高兴的,不过就是不能表露出来什么。看到张任被凉州军士卒保护着撤退,还有断后的人马,张辽是第一个喊出来的,毕竟之前他还跟着张任还有凉州军士卒厮杀来着,这一下却是让更多凉州军士卒悍不畏死地拦住了,他是大喊:“快,活捉张任,被让他给跑了!”可以说他这么一喊,很多联军士卒都听到了。如果说凉州军被灭后,联军士卒还有什

    么更大的愿望,那肯定就是生擒了张任。尽管他们也都清楚,这个事儿几乎是不可能成,可不去试试的话,你怎么知道就一定不行呢?而且显然,他们都知道,这要是给张任这个敌军大将抓住了,哪怕就是个死的,那也肯定是要被自己主公(将军)赏赐不少啊。所以所谓

    是“重赏之下必有勇夫”,这一听张辽所喊,不少联军士卒都奔张任去了。哪怕明知道,几乎是不可能擒住其人,而且到他近前,肯定要有所伤亡,但是还有一票人去追他去了,这就是为了自己的利益啊,没办法,这本来当兵的就是把脑袋别裤腰带上,这死了就死了,可

    要万一能捉住张任呢,所以不少人都有着这个投机心里,自然是要放手一搏了。而不远处的孙策和曹仁见此情景,他们自然也没有去拦着己方士卒。毕竟他们也都清楚,这个时候是一定要去追击的,不管最后的结果如何,至少自己这个态度,那却是很明显了。什么穷寇莫追,那都不是这个时候应该去做的。如今的张任他们,虽说是穷寇,但绝对不是说就不追,

    而是一定要追,甚至把剩下的那几十凉州军士卒都给灭了,那才是好。结果联军这么一追击,自然是早就突破了最后凉州军断后那些人的封锁。毕竟凉州军如今都全军覆没了,就算再剩下的,还能有多少人,所以肯定不会是如今联军的对手。而且他们还有那么些个将领呢,

    凉州军那边儿就张任老哥儿一个,可看联军那边儿,实在是太多了,而且还有孙策和曹仁,这都十多个了。所以如今凉州军可以说没有一点儿优势,如果真要说有的话,那就是他们对于蕲春城内外,可比联军众人要了解得多,而且自然也是熟悉得多。并且张任是早就想好了

    自己的退路。实际就是逃跑的路线,所以这当然不是联军所能比的了。而联军这边儿,除了孙策和曹仁。还有周瑜鲁肃虞翻和郭淮他们之外,其他的将领。都是各自带着人马去追张任了。当然他们也都知道,基本上是抓不到其人的,但是一定要把剩余的凉州军余孽给清除掉,这就是他们的想法。毕竟张任是带着凉州军残兵回去,还是他老哥儿一个回去,这自然

    是有很大区别的。显然联军众人,是不准备让张任带着谁回去了,既然凉州军全军覆没。那么就让他们彻底一点儿吧。除了张任之外,他们是准备让所有凉州军士卒,都折戟在蕲春城内外。张任带着凉州军残兵撤出了蕲春,实则就是赶快跑了,毕竟他也清楚,这自己要是

    跑慢了,那么最后的结果可想而知。不过这样儿的事儿,他觉得还是不会发生的,毕竟他们联军对蕲春城内外的熟悉程度,还是没有办法和自己相比的。要不然的话。自己还真得提前撤退,而不是说现在。这个时候是张任计算到了联军的速度后,他才定下来的。而在这之

    前。他是早就让人给蕲春粮仓一把火给烧了,所以这个时候,肯定有一部分联军士卒在救火,

    他们可不仅仅是抢救粮草那么简单。对联军来说,粮草就算是全都烧毁了,那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反正也都是凉州军剩下的。主要是不管孙策还是说曹仁,他们可都是怕张任的一把火给蕲春城烧了,那样儿的话。可真是要了老命了。还好,还算好的就是。张任还没有那么丧心病狂,主要是张任这个人。你别看对士卒如何如何,尤其是在凉州军中,他也没什么归

    属感,但是对老百姓,还真是,他这个人知道,得民心,你才能做好事,所以他绝对不会轻易就得罪老百姓的。他自然是清楚,你要是一把火烧了蕲春,那倒是好了,给联军留下一个烂摊子,可最后的罪过可就大了,而以后凉州军再占据蕲春的话,那基本上民心都没有了。

    这也不是说他就为了凉州军着想,说白了,他还是为了自己。因为老百姓到时候可不单单是记住了凉州军,同样儿,谁放火了,最后肯定要记恨谁的,不用多说,张任才不会做那儿傻事儿呢。什么,你说诸葛亮火烧新野?是,演义里诸葛亮是干过那事儿,可新野城是什么

    情况,这如今张任所守的蕲春,又是个什么情况?根本就不能相比,并且刘备多滑头啊,他知道带着老百姓的好处,所以新野多少人跟着他走了,这是凉州军所能比的吗?说起来马超都未必能做到,真就是那样儿。所以说马超都做不到的事儿,就更别说是个张任了。他可不单单是对凉州军没有什么归属,同样儿,和其他人相比的话,他张任在凉州军中,也不算

    是有什么力度。因此,他能和马超相比吗?别看在蕲春,凉州军士卒都听他的,而且最后也被他给整全军覆没了,可那终究是因为他张任是马超亲自任命的蕲春主将,而且也是特意告诉了己方士卒,无论如何,都是要保住他张任的性命,所以士卒自然是效死命,还是那话,

    凉州军士卒岂是给他张任的面子,说白了,那还是给他们主公,给马超的面子,这才是最为根本的。要不然的话,谁知道你张任是谁啊。是,你蜀中大将,确实并非无名之辈,可凉州军真是人才济济,就说比他张任更出名儿的,本事更大的,那可不是多了去了吗,所以……

    张任带着凉州军士卒逃跑,可惜他们虽说是没有被联军给追上围杀,但是后面跑得慢的,还是被追上了,那最后的结果,可想而知。等张任带着凉州军士卒逃离了蕲春地界后,他发现,身边儿的人,加上他自己,一共就剩下了四个,确实是损失不小,因为本来也没有多少人嘛,这个倒是没错。不过这么说吧,除了张任之外,还剩下三个人,其实真说起来,也算

    是可以了,至少没给他一个都没剩下。当然了,这他张任带着三个凉州军士卒回去,肯定比一个不带更加丢人,这为什么如此,那就不用多说了吧。可哪怕这是张任所不想要的,可他确实,没有办法,或者说他只能是带着三个凉州军士卒,去了张飞那儿,也就是西陵城。

    他倒是不想去,可没有办法,毕竟张飞身为江夏主将,哪怕张任他不拜马超为主,可他终究是给凉州军做事儿的一个,所以他是不可能对张飞视而不见,关键是如今他守的城池,蕲春城归江夏管,也就是说他这边儿有什么问题,那是自然要对张飞汇报一下的,不管是真心

    还是假意吧,反正该有的东西,肯定是不会少就对了,哪怕是他张任,也是要去的。有些东西怎么说呢,张任他不是不能特立独行,可他也清楚,就说如今自己在凉州军的这个身份地位,自己哪怕就算是再如何特立独行,如果要只是浅一层的还算可以,毕竟有马超在,谁也不敢把自己如何,而且还有自己的师兄张绣,有着自己的师弟赵云,甚至是老师童渊的面

    子,他们可都是在凉州军有那么一号的人物。可要是做得实在是太过了,那么肯定也会有人找自己的麻烦。张任不是不清楚,毕竟他也算是在凉州军混了不少时日的人了,他可以说是很清楚,凉州军中可有好几个基本上什么都不怕的人,至少他们怕的,肯定不包括自己,

    所以自己要是得罪那样儿的人,那也是个麻烦事儿。而显然,在他眼里看来,张飞就是这么一号人物。张任不敢说自己如何如何了解其人,但是听到的看到的,都表明了其人的性格如何。(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