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花都最强神医 > 第一千三百二十五章 疯老人

第一千三百二十五章 疯老人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52bqg.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仅仅一掌,就打得司徒枫咳血,这还是楚夜手下留情的结果。

    被拍翻在地的司徒枫惊骇的看着楚夜:“好……好强的力量!”

    周围一众人等也都心惊不已。

    “怎么可能,司徒兄可是虚丹巅峰的高手,居然……一巴掌就被拍翻了!”

    “此子,到底什么来头?”

    “年纪轻轻就有这等实力,如此天才怎么可能是一介散修!”

    他们认为,有如此天赋的人,肯定是各大宗门青睐的对象,能加入大宗门作用无尽的修行资源,谁愿意做那散修,整日奔波?

    仅仅一招,楚夜就震住了他们。

    “哼,这点本事也想杀人越货,今天我饶你们一命,别让我再看见你!”

    众人顿时松了口气,生怕楚夜一气之下杀了他们。

    然而,楚夜却盯着司徒枫,冷冷道:“至于你,既然出手了,那就应该想好后果,死罪可免,但活罪难逃。”

    “你……你想做什么?”司徒枫惊恐的看着楚夜。

    “断你一臂以示惩处,应该不过分吧?”

    “你说什么?”司徒枫豆大的汗珠直往下滚,“我……我是流云门的弟子!”

    “流云门,很出名么?”

    楚夜呢喃一句,整个荆州,他也就知道妖神宫和百陨山这两个超级宗门而已。

    那些人诧异的看着楚夜,心说这人谁啊,竟然连流云门都不知道!

    虽然流云门比不得妖神宫和百陨山那样的超级宗门,可整体实力也能拍进荆州前十的好吧!

    楚夜说着,便将脚踩在了司徒枫的一只手臂上,然后只听咔擦一声脆响。

    “啊!”

    司徒枫凄厉的惨叫在山中回荡,嘴唇发白,脸色发青。

    废了司徒枫一只手,楚夜径直朝山上走去,挡在前方的两人,立刻给他让开了路。

    他们战战兢兢,都不敢直视楚夜的眼睛。

    敢如此嚣张的就断了司徒枫一臂,这种狠人,他们招惹不起。

    他走后,有人将司徒枫搀扶起来,司徒枫疼的脸都扭曲了,怒吼道:“啊……我不会放过你的!”

    有人道:“司徒兄消消气,这个人,的确不是我们能对付的。”

    “消气?他断我一臂,你他妈让我消气,来让我断你一臂,看你能不能消气!”

    “呃……”那人立刻不敢说话了。

    又一人道:“可是,司徒兄,那个人太厉害了,我们要是再找他麻烦,估计没什么好果子吃。”

    司徒枫捂着断臂,目光如毒道:“等我师门的人到来之后,我一定要将他抽筋剥骨!”

    众人大喜:“流云门要派高手来?”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他们就有底气了。

    ……

    楚夜来到山巅,这里有巨大的石头矗立,楚夜在大石只见,竟是发现了一片瓦砾!

    他大喜,难道这就是咒语门遗址所在,被掩埋在了这里?

    既然有瓦砾,但泥土之下,必定有建筑。

    楚夜立刻挖掘起来,要找寻埋在地下的咒语门遗址。

    “大家快看,那个人在那里做什么?”

    “他在掘土,难道说地下埋着秘宝?”

    “有可能,不然他掘土干嘛,吃饱了没事儿干吗?”

    “走走,一起去看看,说不定机缘是咱们的!”

    山中修者很多,很快,便有十余人加入,跟着楚夜一起掘土。

    “咦,不对啊,这里都没有半点灵气外泄,不像是有秘宝的样子。”

    有人发现了端倪,这里根本没有任何奇特之处。

    “如果真是秘宝,气息肯定早已内敛,你们能感受到就怪了,如今荆州各大宗门都派遣高手来了,他们不也没能感受到秘宝的气息吗?”

    “没错,继续开挖!”

    这些人一边挖掘,一边议论,楚夜在一旁一直沉默不语。

    他可不会告诉别人他是因为发现了一片瓦砾,想要挖掘埋在地下的建筑,有免费帮手,何乐而不为?

    耗费半个时辰,十几人掘地三丈,终于挖出了东西来!

    “大家来看,这是什么?”

    有人高喊出声,顿时人群聚拢,发现那里有一个建筑。

    “古建筑,莫非这里是咒语门的遗址?”

    荆州修者,也有不少人听说过咒语门。

    “咒语门遗址?不是说已经消失三百年了吗?”

    “很可能就被埋在这地下,传闻咒语门的咒术独步天下,要是能得到传承,那也不虚此行了!”

    一帮人更加卖力,可等整个建筑露出来之后,众人都失望了。

    连楚夜也不例外,失望的摇了摇头。

    这根本不是咒语门的遗址,只是一座小庙,跟俗世里那些普通的土地庙差不多大小。

    “不是说是咒语门遗址吗,结果只是个不起眼的小庙,真是浪费时间!”

    他们一起挖了这么久,最后只挖出这个小庙,都失望至极。

    “看来咒语门遗址不在这里。”

    楚夜呢喃一句,转身准备走,便在此刻,突然听到有人怒斥:“哪里来的臭乞丐,离我远点!”

    他回头看起,只见一个破布蔽体,浑身满是泥垢,头发杂乱如鸡窝的老者走来,时而露出古怪的笑容,时而一脸严肃让人发寒。

    他一路走来,有些东倒西歪,嘴里还念念有词,但没人听得懂他在说些什么。

    他不经意碰到了人,被人怒斥推攘,可似乎并不在意,继续跌跌撞撞朝前。

    “哪里来的疯子,快滚!”

    “别靠近我,真是晦气!”

    “什么味道,难闻死了,滚滚滚,别往我这边来!”

    好些人骂骂咧咧的,都在远离那疯老人。

    楚夜止住了脚步,看着那疯老人,呢喃道:“他就是司徒枫等人所说的疯子吗?”

    这时,疯老人经过楚夜身边,走路似乎很不稳,一个踉跄倒向了楚夜。

    就在众人都以为楚夜要让开活着一脚把那疯老人踹开的时候,楚夜却是一把搀扶住了那疯老人,客客气气道:“前辈,您慢点。”

    所有人都在鄙夷楚夜:“这人脑子有坑吧,对一个疯子这么客气。”

    “啧啧,那疯子也不知道多少年没洗澡了,身上那么大的怪味,也亏他忍得了!”

    旁人不待见那疯老人,可楚夜却多了个心思。

    如果这个疯老人真是司徒枫他们所说的那个人,那么这疯老人就绝不简单!

    能在疯疯癫癫的状态下轻松斩杀金丹高手的人,能简单吗?

    楚夜不清楚这疯老人的来历,不敢得罪。

    而且,这些人都没有想过,这里为什么会出现一个乞丐般的疯老人,他是怎么来的?

    当然,可能这些人还没有听说过疯老人斩杀金丹修者的事迹,如果知道了,肯定就不会是这般态度,估计,他们会比楚夜更加客气。

    楚夜扶着疯老人,那疯老人便咧嘴朝他傻笑,露出一口黢黑的牙齿来。

    然后,他继续跌跌撞撞朝前,来到了大坑里,噗通一下跪在小庙前。

    这一幕,倒是让所有人惊讶。

    “这疯子在干嘛,拜菩萨吗?”

    只见疯老人不断的朝着小庙磕头,嘴里一直在念叨着什么。

    “他在说什么呢,听得懂吗?”

    “不知道,也不知在说什么奇怪的语言。”

    “疯子的话,估计只有疯子才能听懂。”

    “他为什么要跪拜,难道那小庙有什么特别的?”

    疯老人在小庙前跪拜,让楚夜也奇怪不已,就算是疯老人,行为举止怪异,可跪拜小庙,实在有些难以理解。

    疯老人跪拜一番之后,起身仰天大笑一阵,然后跌跌撞撞的走了。

    他走后,在场的人又都来到大坑里,围着那小庙。

    “这小庙难道有什么奇特之处?”

    “要不咱们把它捣毁了,看看里面是不是另有乾坤?”

    “这不好吧?”有人发表着不同的意见,“万一这小庙真的是供奉神明的,里面就一定蕴含着某种特殊的力量,要是捣毁,恐怕会给我们带来灾难。”

    “那该怎么办,这小庙怎么看也很普通啊!”

    “不如……我们也跪拜,如果真的有神明的力量留存,说不定因为我们虔诚的跪拜,会赐予我们一些特殊的力量。”

    “这……”

    好些人迟疑了,觉得这行为有些不靠谱,要是跪拜小庙,那跟刚才的疯子有什么区别?

    但是,做出提议的人,当下跪了下去,朝着小庙磕头。

    “可不能让他抢了先!”

    有了第一个,自然就有第二个,如果真有机缘,没人想被捷足先登,于是,十几个人便围着小庙,都开始跪拜起来。

    楚夜看着这一幕,倒是觉得有趣。

    “我们都跪拜了,怎么没反应?”

    “说不定心不够诚,跪拜的不够!”

    有人继续磕头。

    便在此时,大坑上有人大声喊着:“别拜了,没用的!”

    众人皆抬头,不信道:“少忽悠人,你又没拜过,你怎知没用?”

    “你是不是想把我们忽悠走,自己来跪拜?”

    坑上的人喊道:“我刚才看见那疯子在对着一块大石头跪拜,那你们要不要也跟着去跪拜一番?”

    “什么?”

    一众人等面面相觑,立刻站起来,拍打着衣服裤子上的泥土,骂骂咧咧。

    “这该死的疯子,玩我们的呢!”

    “妈的,刚才是谁提议要跪拜的,站出来,我保证不打死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