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地球第一剑 > 第一百一十六章 山寺有魔

第一百一十六章 山寺有魔

作者:言归正传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52bqg.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寻到紫岩寺着实花费了两人一番功夫,但好在都是结胎境修士,山路虽然崎岖,也不至于让他们太过狼狈。

    但到了紫岩寺前,王升还是多少有些失望……

    这寺庙,也就是面积大了许多的‘武当小院’,实在跟‘气派’两个字扯不上什么关系。

    院墙残破不堪,院门勉强算是完整,但左右大门颜色深浅不一;那写着‘紫岩寺’三个古字的牌匾已经脱了漆,还有不少蜿蜒的虫洞。

    如果给这里布置点树藤、枯叶,说是‘兰若寺’更有人信。

    寺门虚掩,其内似乎有几位僧人正在扫地,王升的灵念笼罩在此地,顿时感应到了二十多股修士的气息,大多是在凝息、聚神境,都是王升能够直接看透的。

    而他同时也发现了几处让他灵念无法探明的所在,那应该是寺院中的几位高僧。

    飞楝子嘿然一笑,小声道,“这里面还真有高人。”

    话音刚落,就听紫岩寺中传来一声佛号,说话之人嗓音十分苍老,语调也颇为平和。

    “南无阿弥陀佛,两位剑宗道长不知前来有何贵干,还请入寺内相谈。”

    门缝中,两只光秃秃的脑袋探头看了出来,却是两个十几岁的小和尚;两人见外面真有人,连忙推开大门,这佛寺前院中也有几位身穿僧衣的和尚向外张望。

    似乎是看到王升和飞楝子并未穿道袍,这些佛修也是有些扫兴。

    飞楝子一边拱手,一边就往里面走,笑呵呵的说着:“贫道剑宗第九长老飞楝子,闲来无事、静极思动,过来串个门,咱们邻里之间也该走动走动不是。”

    正殿之中,一名穿着袈裟的老僧迈步而出,那袈裟在阳光下已经没了光亮,还有几处补丁。

    老僧胡须全白,有些清瘦,但目光神采奕奕,又给人一种颇为温和之感。

    “老衲便是本寺住持玄苦。”

    王升顿时有点不知该如何接话……他们做道士的见到做和尚的该怎么称呼?

    飞楝子自忖,这老僧应当是跟掌门师伯同辈,便做了个道揖,道:“见过玄苦方丈。”

    王升也跟着道了句:“见过玄苦方丈。”

    “两位请入殿内歇息,”这紫岩寺主持倒是颇为客气,“我寺与剑宗本就极有渊源,只是近年来走动的少了些,两位仙士今日能来此地,当真让老衲心感欣慰。”

    飞楝子笑着客套几句,两人被这位主持引入了大殿之中,坐在了角落的几只木椅上。

    能看出,这寺庙经济状况确实不容乐观。

    不说其他,佛像上的金漆都快脱落干净了,却没能再渡一层上去。

    毕竟,寺庙的收入主要是靠香火钱,像这种藏在深山中的‘老寺’,苦点也在情理之中。

    古时僧人四处化缘,一是为了温饱,二则是为了攒钱给自家庙里的佛像渡上金漆,这对僧人而言也算是一种修行。

    王升并没有朝四处多看,他来这里只是好奇,想接触下佛修,开拓眼界。

    那两位给他们开门的小和尚很快送来了茶水。

    玄苦方丈温声道:“粗茶山泉,莫要嫌弃,两位今日前来,只是为了邻里走动?”

    飞楝子点点头,刚要回话,一旁王升却开口道了句:

    “晚辈受师命前来问候师父的一位好友,这位前辈法号如风……”

    这佛号怎的有些怪异。

    “如风禅师?”玄苦住持闻言笑着点点头,“他确是在本寺修行,仙士稍等,老衲这就让人喊他过来相见。”

    “劳烦前辈了。”

    “不碍事的,”玄苦笑着摆摆手,“紫岩寺与剑宗本就互为守望,不必如此客气。”

    很快,几名中年僧侣结伴而来,而除了其中一人王升看不透修为之外,这几位中年僧侣也都只是聚神境的修为。

    紫岩寺的佛修实力,似乎都不算太高。

    王升上辈子曾看过一些‘网络修道大牛’的分析贴,其中就有剖析佛门实力‘衰退’的原因,说的还挺在理。

    问题的根源似乎是在佛经之上。

    道门的道承再如何繁多,‘根’都在一本《道德经》,各道承的传承功法、所追求的境界,都是自《道德经》的基础上发展而来,可互相印证。

    而佛门中可以修炼用的功法,大多是从各类经文中而来,这些经文却没有一本《道德经》这样的‘权威标杆’,导致大华国现有的佛门传承十分繁杂。

    佛门修士数量众多、信徒众多,佛经传播度更是比道门典籍的传播度高了许多,在元气断绝之后的千年时间里,各类经文的修炼之法大多已经流失。

    且自佛门古时传入中土,就与华夏古国的文化交融,与古天竺的佛门有了很大的区别,修炼之法也不尽相同,无法引为参照。

    以至于现如今,不少高僧念了一辈子的经,元气恢复了,境界也有了,却完全不知该如何纳元气为己用。

    若要用其他功法作为补充,反而会与自己的境界受损,还不如自己慢慢去摸索。

    另一个重要原因,同样也是佛门与道门千年前不断起冲突的根本原因——

    佛门修的是来世,道门修的是此生。

    佛修首先要是信徒,他们将修行看做了是去往西方极乐世界的手段,这辈子就是来受苦的,要达到终极涅槃才能成佛成菩萨之事。

    道门主张的思想就务实多了,敬天地父母,修行修的是自己的魂与身,求的是这辈子的超脱飞升。

    一位成功的道门修士,要么沐浴仙光追求长生不老,要么极道升华道一句此生逍遥!

    故,千年前道门与佛门就起了骂战,后来更是大打出手,以至于很长的一段历史时期,这两大正道势力都是有些看对方不太顺眼。

    于现今的修道界而言,道门才是正道正统,佛门式微,此时也只能算是正道势力的补充力量。

    又有大华国官方压着,佛门与道门也难再起争执;道观跟寺庙之间哪怕挨着,大多也是相安无事。

    这几位中年僧侣向前对主持行礼,那位王升看不透修为的僧人看向王升和飞楝子,笑道:“哪位要寻我?”

    王升站起身来,笑道:“晚辈王升,近日来剑宗修行,家师青言子特意嘱咐我,要来紫岩石拜会如风前辈。”

    “青言子?”这中年僧侣眼前一亮,而后大笑了两声,那两撇略长的眉毛晃动了下,整个人都精神了几分。

    如风禅师笑道:“你是青言子的弟子?他又收弟子了?昔日与你师父结伴云游数月,贫僧当真佩服他那渊博之学识,对了,你师现在可寻到了你师娘?”

    王升应道:“寻到了,这几日刚寻到。”

    如风禅师笑道:“寻到就好,也不枉他那一片痴心了!”

    玄苦方丈笑道:“先坐下再叙话也不迟。”

    一僧人却叹道:“两位剑宗修士来的却刚好是时候,若是两位今日不来,我们再过些时日,怕就要去剑宗一行了。”

    “先莫说此事,”玄苦方丈言道,“此时尚未有定论,不必如此着慌。”

    王升和飞楝子对视一眼,两人同时想起了早上飞楝子那番话,顿时有点不详之预感。

    这事,总不能说来就来吧……

    玄苦方丈笑道:“不知两位仙士对佛法可有涉猎?”

    “我们倒是不通佛法,”飞楝子尴尬一笑,皱眉问道,“方才听这位师傅所言,莫非是出了什么事?”

    玄苦方丈略微皱眉,似乎不愿意提及,只是念了句佛号。

    “南无阿弥陀佛。”

    “方丈,”又有一中年僧人行佛礼,言道,“此事不如让两位剑宗来人看一看,若此事是真,剑宗就在咫尺之地,势必要被牵扯……”

    如风禅师也道:“方丈大师,此事不如集思广益,若只是虚惊一场,那自是皆大欢喜。”

    玄苦方丈终于松口,叹道:“罢了,带两位仙士去后院水井一观便是了。”

    王升和飞楝子对视一眼,这些佛门僧人怎么都不问问他们两个愿不愿意去……

    罢了,这事既然赶上了,而且也事关剑宗安危,飞楝子却是不得不管。

    两人随着几位僧人去了紫岩寺后院,这后院的布置也有些奇特,四处都是僧侣居住的厢房,一口水井却在院落中央的位置,水井周遭还摆了二三十个蒲团。

    有僧人介绍道:“本寺惯例,每日早课并非是在前殿做,而是在此地诵经。”

    “此地名为封魔井,代代主持相传,此井乃是封魔大阵所留的唯一出入口,是为了后人检查大阵所留。

    天地尚未有如此多的佛气时,井下能见有佛像摆放,也能见水中有一洞窟。

    现如今天地元气恢复之后,封魔大阵再启,洞窟却是不见了,而在月前,此地又有了变化,”玄苦叹了口气,“如风禅师,你佛法高深,为两位仙士演示一番吧。”

    如风禅师轻轻点头,走到井水旁念了一句佛号,掌心对着井口一吸,一股水流钻入手掌之中,化作了一颗水球。

    而后,如风禅师托着这水球走了过来,口中念起佛境,水球莫名开始沸腾。

    少顷,一缕黑红的烟雾从水球中逸出,随风消失不见。

    飞楝子眼一瞪:“这是!”

    “魔气,”如风禅师无奈的摇摇头,“已然外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