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忠犬将军锦绣妻 > 第八章:你连她的一根头发丝都比不上!

第八章:你连她的一根头发丝都比不上!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52bqg.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众人遂打点行装上路,从林子里的一条小路绕往后山。

    比起专门供大家外出行走的官道,山路显然不是好走的。徐策等人都是行伍出身,战场上混迹惯了,倒不觉得;唯独苦了何皎皎,身底下的马上下颠簸着,几乎把她五脏六腑都砸碎了、搅烂了。

    入夜的时候,人们拉着马停下来,何皎皎俯身呕吐。徐策虽然铁石心肠,但这样艰难的道路真生了病,是会出人命的。他让贺荣和另一个武士去照看。

    “我没事儿……走两天就习惯了!”何皎皎从身底下掏出水囊,漱了口。

    比起徐策,贺荣是个情感细腻、又懂得怜香惜玉的人。他忍不住劝道:“何小姐,实在撑不住就算了。大将军都说了,要给你银子、送你出嫁,你又何必非要跟这一路?你真不愿意回你娘家,就拿了钱财嫁个好人家。将军给你的银子保证你八辈子都花不完,这样的日子,可不比给大将军做妾强!”

    何皎皎捂着自己的喉咙,满脸通红。

    “我喜欢徐大叔。”她一字一顿道。

    贺荣无奈地摊了手。

    事到如今,他已经能确定,何小姐不是贪图荣华富贵。

    唯有两种可能——其一是何小姐自己说的,只是喜欢而已;其二就是,何小姐故意接近大将军,是有着不可告人的目的,甚至可能是反贼们派来的刺客!

    呃……这第二种可能,他想到了,徐策怎会想不到?

    为了这一点,徐策还专程试探了何皎皎,却发现何皎皎是个全然不懂武艺、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

    好吧,那就只剩下第一种可能了。

    贺荣不由艳羡地看了看徐策。这男人啊,艳福来了挡都挡不住!话说,他也始终不赞同自家主子对一个正室夫人“守节”的行为。

    唯一的妾室花朝的身份,他这个做心腹的是知道的。

    徐策这辈子可真是掉在傅夫人手心里了。男人哪个不是三妻四妾,他这样的,人生何等无趣啊!

    “贺大哥,我去给你们灌水囊,前头有一条瀑布。”何皎皎重新打起了精神,从马背上跳了下来。

    贺荣和一群武士都过意不去了。

    “何小姐坐着歇会儿,谁不能去打水!”另一位武士道。

    何皎皎摇头笑了:“我只会做这些罢了。你们不是还要去前方探路、找地方安营扎寨、打桩子搭帐篷吗?那些活我可帮不上忙。”

    说着将大家的水囊一个一个地从马背上拿下来,抱在怀里。

    “那你小心点!”人们在背后道。

    何皎皎聚精会神地看着脚下的路。

    在崎岖的山路上,她一步都没有跌倒,很快赶到了清凉凉的瀑布边上,一一地将水囊洗干净、重新灌满。当她扛着六只水囊回来的时候,徐策一众的篝火也升起来了。

    她把水囊分发给众人。

    “不想你这个小丫头还挺能干!”那个姓张的武士夸奖道。的确,一个十三四岁的女孩子,这些年奔波下来,丝毫没有拖后腿不说,还能帮着大家洗衣缝补、打水烧饭。若不是那手脚上的血泡,谁又能相信这是个千金小姐?

    何皎皎嘻嘻笑了一声。

    “徐大叔,你喝水。”她把水囊拧开了递给徐策:“你原先里头的水剩了一大半,可见先前喝的少。路上人困马乏,不喝水容易得病。”

    徐策还没动,那个姓张的眼酸了,起哄道:“何小姐,我剩的水也多,你怎么不来劝劝我,只管着你的徐大叔!”

    大家哄堂大笑。

    气氛一时活跃起来。姓张的趁机道:“徐将军,您不喜欢何小姐,可我倒是看中了。何小姐,不如你跟了我吧,我娶你做正头娘子。我只是个七品校尉,出身贫寒,但跟着大将军行走也算体面了!我不会亏待你的。”

    何皎皎眼角一抽。

    “徐大叔,我害怕。”她一手抱住徐策的胳膊,躲在了他身后。

    张校尉:……

    众人:……

    “好了好了,你不要添乱!”贺荣骂道:“人家可没看上你!”

    “你不愿意嫁给张校尉,我们不会逼你。但是,你先放开我的袖子!”徐策拉着脸训斥道:“就你这般女子,不知廉耻、水性杨花、不守妇道、伤风败俗!你就算想嫁给我的心腹下属,我这个做将军的,还要劝一劝呢!”

    何皎皎:……

    “徐大叔,您这话就不对了。我的确不知廉耻、不守妇道、伤风败俗,但我没有水性杨花!”何皎皎倔强道:“我对徐大叔一心一意,忠贞不渝!我不会喜欢任何别的男人!”

    呃……

    “哎哟呵,你这小丫头,还真是念过书的!”贺荣笑道。

    “我是何家的女儿,自幼琴棋书画都是学过的。”何皎皎道:“我读过《诗经》、《左传》、《孟子》……”

    “打住吧!”徐策挥手:“你再如何出色,都与我无关。”说着指了指刚搭好的帐篷:“这是你今晚睡的地方,你先去拾掇吧。”

    “徐大叔……”何皎皎抿着嘴唇。

    徐策这个人,说是铁石心肠一点都不过分。这一路上,也不知听了多少刺耳的话了。

    何皎皎心大,向来一笑置之,只是这一回,她有些坐不住。

    想想,路途过半,只要再走七八天就能到京城……徐策又油盐不进,完全超出了自己的计划!

    她能不急么!

    大家的帐篷都一一地搭好了。这一片山岭,连绵不绝,说是绕路,也不知要在山林里跋涉多久。只是,走山路这样的事儿,对徐策一众来说几乎没有任何影响。

    相反,山里有野味,这对武艺高强的五人来说,可是打牙祭的好日子。

    贺荣拖了一头梅花鹿回来,放血、剥皮、挖肠,每个人都分到了一大块烤肉。

    何皎皎沉默地啃着自己的肉。

    “你说,那个小丫头今儿倒不出声了!”贺荣嘿嘿笑着对张校尉道:“从前都是要死要活地赖在大将军身边的!”

    张校尉也是个缺根筋的,挠着脑门笑道:“我猜,她一定是在考虑和我的婚事!她可不傻,应该知道嫁给我当正经的太太,比跟着大将军当小妾强了八百倍啊!”

    贺荣:……

    不多时啃完了。荒野不比别处,到了夜里就不能再往前走了。大家有的烤火说笑,有的钻进帐篷里。

    何皎皎似乎累着了,早早钻进帐篷蒙头大睡。夜色沉沉地压下来时,几个武士轮流守夜,徐策等都熟睡了。

    何皎皎这才睁开眼睛,从帐篷后头爬出去。她趁着守夜人不注意,蹑手蹑脚地爬进徐策帐篷里。

    她想着,自己只要和这男人有了肌肤之亲,他难道还能抛弃了自己?

    而且……说不准,只要伺候了一回,对方知道了自己的好处,就会笑纳了自己。

    她窸窸窣窣地钻了进去,嘴角微微勾起来。只是刚准备脱了衣裳,脖子突然被人捏住了。

    何皎皎:……

    “呜,呜呜……啊咳……”何皎皎觉得自己快死了。很快,蜡烛点起来了,徐策冰冷的声音传来。

    “我瞧你年小体弱不忍心杀你罢了。你竟还真敢得寸进尺?”

    半晌,徐策把她放开了。

    何皎皎许久都爬不起来。她满眼冒金星,咳嗽一声就吐了一口血痰。外头贺荣等都进来了,大呼小叫道:“有刺客,有刺客……哎,何小姐!你怎么在这儿?何小姐你没事吧,这是怎么了……”

    “她死不了。”徐策厌恶道:“只是她的喉咙有旧伤,也不是什么大碍。”说着恨道:“若不是留着她有用,我这会儿真想把她扔进那群流民堆里!”

    何皎皎打了个寒颤。

    “大叔,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识时务者为俊杰,她连忙磕头求饶,心里欲哭无泪。

    谁料到徐策根本不吃这一套啊!

    贺荣等人瞧着何皎皎的衣衫不整,也就知道发生了什么,几人都捂着嘴憋着笑。

    何皎皎很快被两个武士从徐策的帐篷里拖了出去。她呜呜咽咽地哭着,一直哭到连诚心要安慰她的张校尉都睡着了。

    “哭哭啼啼惹人烦,你最好去别处哭。”徐策似乎被她吵得睡不着,撂下话道。

    “徐大叔您还没睡着?”何皎皎连忙道。

    徐策冷哼一声。

    “徐大叔,我不明白。”她抽噎了一下子:“我究竟哪里不好?”

    徐策沉默了一会子。

    “你没有不好。”他沉了声色:“你好好一个姑娘家,嫁给张校尉这样的人过一辈子才是正理,为何偏要纠缠我?我有自己的夫人了。”

    “夫人?您是说哪一个?是您的正室还是妾室?您有一妻一妾,再多娶我一个也不算多吧?您这样位高权重的人,就算娶十个八个,都是天经地义!”何皎皎有些焦急。

    徐策嗤笑一声。

    “你不要管我有几个夫人、如今又是在找谁,那是我的家事,你只是个外人。”徐策说道:“我要找的那个人,她才貌双全,端庄贤淑,善良大度,秀外慧中。至于你,连她的一根头发丝都比不上。”

    这话一出,何皎皎的泪珠子滚滚而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