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读心男友使用说明 > 第75章 活在过去的人(二)

第75章 活在过去的人(二)

作者:温暖的裸色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52bqg.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这时候,三人已经步到阮家别墅外面。

    来不及细想小周身上的问题,柳澄心迅速在心里盘算了一下待会儿要如何去看阮阿姨的日记和画作,然后对杨镜臣说:“等下进屋,你先和阮阿姨聊聊,趁机‘探一探’她的内心,我想办法去看日记和画。”

    柳澄心所说的“探一探”意思就是用读心术窥视一下,但是在小周面前她不能说得太明显,只好边说边轻轻眨眼示意杨镜臣。

    杨镜臣了然,微微颔了一下首。

    “进去吧。”小周在前边推开了院子外面的铁门,一边拨开小径两旁汹涌的荒草,一边往里走去。

    进了别墅,阮阿姨正坐在客厅那张陈旧的真皮沙发上,目光有些呆滞,眼睛牢牢盯着对面落地窗外那片空地。柳澄心好奇地顺着她的目光看出去,那里放着一个生了青苔的木质狗屋。

    “阮阿姨,我今天带了朋友来。”小周小心翼翼地说道,生怕吓到阮阿姨。

    柳澄心想,他们今天来得有点早,按小周说的,现在正是阮阿姨一天中比较困顿的时刻,或许沟通不会那么顺利。

    果然,阮阿姨木讷地转了转脑袋,一双浑浊的眸子像一对烹煮过的鱼目,用一种空洞的眼神扫过了柳澄心和杨镜臣二人的脸。随着短暂的目光相接,她的喉咙里再度发出那种古旧瓷器般的嗓音:“我没有时间见陌生人,小童一会儿还要换药。”

    【小童?】柳澄心心中一凛,【那不是阮阿姨死去的儿子吗?难道她现在已经意识模糊,分不清过去和现实了?】

    和杨镜臣交换了一个眼神,柳澄心开口说道:“阮阿姨,护士在照顾小童呢,您就放心吧。这位杨医生,就是来跟你谈谈小童病情的。”

    阮阿姨的神色果然缓和了一些,应道:“哦,医生您好。我的小童情况时好时坏,昨天换药的时候……换药……换药!啊,我该去给小童换药了!”

    柳澄心随即明白过来,阮阿姨不仅意识模糊,思维也无法连贯,在她的脑中大概只剩下一些关键词,比如“小童”,比如“换药”,等等。

    杨镜臣微微一笑,温和地开口:“小童已经换完药了,正在睡觉,你也应该休息一下了。来,平躺下来,慢慢放松……”

    他的声音柔软而富有磁性,像一种低沉优雅的乐器,让人听了极度舒适,不自觉地就会陷入一种昏昏欲睡的感觉当中。就连一旁的柳澄心和小周,都不约而同地悄悄打了个呵欠。

    柳澄心也是第一次见到杨镜臣使用暗示治疗法催眠患者。通常,为了保护患者隐私,心理医生进行治疗的时候都是和患者一对一,故而很少有旁人能够直接目睹这个过程。

    不得不承认,杨镜臣天生就适合做心理医生,他的声音就是他最有利的武器。

    其实,不要以为心理医生只要有专业技能,其他外在条件一概并不重要。一个好的心理医生必须能够利用自己的一切优势,迅速让患者建立起信任感,才能展开后续治疗。所以,他们的长相必须具有一定亲和力,至少不能太过凶恶。

    另外,鉴于除了用药和一些特殊疗法,其他大部分治疗都建立在谈话的基础之上,所以,声音就是心理医生最仰仗的工具,就像外科医生的手术刀和护士的针管一样常用。所以,保证自己的声音富有亲和力也是心理医生的必修课之一。

    可以说,拥有一把播音员般好嗓子的杨镜臣,简直天生就是吃这碗饭的。

    阮阿姨很快在杨镜臣的暗示下进入了催眠状态。这时,杨镜臣向柳澄心使了个眼色,告诉她可以去找阮阿姨的日记和画作了。

    实际上,正常情况下心理医生不应该在未经患者或家人允许的情况下翻看带有其个人隐私性质的物品。可是,阮阿姨的情况非常特殊。

    此刻,很容易判断出她本人已经不具备认知行为能力,而根据小周的说法,她也早已没有任何直系亲属了,唯一有关联的人就是前夫,但在法律上两人已经离婚,对方也没有权力和义务来替她做任何决定。

    故而,出于治疗的考虑,柳澄心只能在未经本人允许的情况下,偷偷侧面了解一下患者的经历和内心了。

    她轻手轻脚地上了楼梯,尽量不发出声音打扰杨镜臣对阮阿姨的催眠,奈何木制楼梯年久失修,一踩上去就会发出一种“咯吱咯吱”的响声,很令人不安。

    走到一半,柳澄心忽然想起来,杨镜臣要窥探阮阿姨的内心就必须和她有身体接触,比如握手,这会不会引起小周的怀疑?而且自己也不知道阮阿姨书房的具体位置,应该叫上小周一起去才对。

    于是,柳澄心回头望着小周,手上做了一个“过来”的手势。

    小周指了指自己的鼻子,用一种询问的目光看着她,那意思是在问:【要我陪你一起去?】

    柳澄心无声地点了点头,于是小周也踮起脚尖跟了过来。

    到了二楼,柳澄心停在楼梯口等小周,轻声询问道:“书房在哪儿?”

    小周这才想起来,柳澄心这是第二次来阮家别墅,上次她也没上过二楼,根本就不知道书房在哪儿,难怪要让自己和她一起。他指了指走廊尽头,示意柳澄心跟着他走。

    两人走到书房门口,小周动作极缓地推动那扇古旧的雕花木门,尽量不使门轴如期发出刺耳的“吱呀”声。直到露出一个仅可容身的缝隙,他便不再推了,而是示意柳澄心进去。

    柳澄心没有犹豫,直接侧身钻了进去,伸手摸到墙壁上的开关,将灯打开了。

    引入眼帘的是一个雅致而整洁的书房,和楼下的凌乱截然不同。看来,阮阿姨虽然精神不太正常,但是内心一定非常看重这个书房,收拾得有条不紊。

    这个房间最引人注目的是有两面通体书墙,密密麻麻地摆放了数百本书籍。可见,主人如果不是只为收藏,应是个嗜书如命的博学之人。但是,单凭第一印象,柳澄心很难将现在的阮阿姨和坐下来安静读书的书房主人联系到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