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亿万爹地天价宠 > 第431章:出事

第431章:出事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52bqg.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431章:出事

    慕南方语调很轻,因为很轻,所以并没有往日里面的沙哑。

    有几分女人温柔的意味。

    “大年初一,诺诺晕倒了,我想要去见她,外面的暗卫不答应,你又不在,我当时心里就骂你。”慕南方唇角的笑容浅浅,说话也坦然。

    并没有任何矫揉造作的意味。

    延风听着耳边温柔细腻的女声。

    他没有想到诺诺小姐竟然突发发病,他皱着眉,“抱歉,慕小姐。”

    “你不用对我说对不起,说对不起的,应该是我才是。”

    “难怪。”

    “难怪什么?”慕南方问.

    延风道,“难怪我刚刚手术苏醒过来,觉得有人在背后骂我,感情是慕小姐。”

    慕南方两腮粉红,她轻轻的摇着头,“那我就不在这里打扰你了,我也该回去了,时间过去的太快了。”

    延风想要下床。

    被慕南方拦住了。

    延风又嗅到了那一抹淡淡的兰花香。

    是属于慕南方身上的气息。—

    慕南方走出了病房,莫妆站在门口抽烟,地面上一小撮烟灰,莫妆点了点手指,红唇美艳无双,“走吧,我送你。”

    车子在医院地下停车场。

    莫妆开着车,莫妆开车比较狂野,一路上跟飙车一样,慕南方默默的系上安全带,然后伸手握住了头顶的扶手,一边放着一堆草药包,都是刚刚拿的。

    慕南方没有问展言去哪了?

    莫妆开车很快,车子在路上疾驰,慕南方原本开着车窗,但是窗外冷风太湛,她只好想要把窗户关上,突然,车子猛地急刹车——

    慕南方即使系着安全带,但是身体也因为突然的惯性前倾。

    莫妆看着突然挡在自己面前的两辆黑色的车子,屏息,杏眸里面闪过冷意,她对慕南方说道,“南方姐,你在车上坐着。”

    慕南方抬起头也看到了车窗外面,停着两辆黑色的车子,从车上下来几个黑衣男子。

    慕南方第一次遇见这样的事情。

    她并不想给莫妆添麻烦,安静的坐在车里,同时,她看到了前面车子里面置物架上,放着莫妆的手机,她并没有莫妆的手机密码,自己也没有带手机。

    她焦灼的看向车窗外。

    莫妆跟几名黑衣男子交手。

    莫妆的身手并不差。

    可是她毕竟是一个女生,再加上寡不敌众。

    很快落入下风。

    慕南方是了两次密码。

    都不对。

    她看着窗外,咬了一下牙,正在这个时候,手心里面震动了一下,莫妆的手机响了。

    慕南方看着上面显示着‘陆延风’三个字,给了自己希望一般,她立刻接通,“延风,是我!”

    “慕小姐,怎么是你?”—

    莫妆她喘息着,做出防御的姿势,退后了两句,看着对方,“你们是谁,想要做什么?”

    她看着面前这几个黑衣男子。

    面前这个,像是一个头目一般。

    因为他给两名黑衣是使了一个眼色,顿时两名黑衣人走到了车前,莫妆快速的知道了,他们是冲着慕南方来的。

    立刻,她立刻锁上了车门,然后把钥匙往前面,用力一掷。

    现在在南桥上。

    高桥下面就是滚滚湍急的江水。

    车钥匙快速的消失不见。

    她这一个举动,惹怒了面前这一群人。—

    慕南方看着两个人走向了车子,她紧紧的攥紧手指,背脊笔直,她快速的对那端说道,“延风,我们现在在南桥,被一群人拦住了。”

    “我知道, 我立刻派人,告诉谭先生。慕小姐,你跟莫妆。”

    突然车子颠簸了一下,慕南方瞪大了眼眸吗,忍不住尖叫了一瞬——

    莫妆看着两名黑衣男子正在砸车,忍不住骂,“你们两个住手!”

    对方显然是有备而来。

    迅速的牵制住莫妆。

    莫妆忍不住大喊,“南方姐,妈的,你们别动她!”—

    湿冷阴暗的仓库。

    一炳黑漆漆的枪口,对准备了慕南方。

    慕南方的脸色并且有任何的变化,唇角带着一抹嘲讽的浅笑,看着面前的黑衣男子,下巴猛地被攥住,对方啧啧的笑了一声,“挺厉害啊,不怕枪?还以为老子真的不敢开枪?”

    慕南方看着他,面前这个黑衣男子,大约30来岁,长相并不粗狂,普通人长相,眉心一道疤痕,但是不会给人粗犷的感觉,她淡淡启唇,“如果你想要杀我,还要等到现在吗?”

    如果目的是想要杀她。

    早就在车上就动手了。

    还需要大费周章的把她带到这里吗?

    慕南方简单的看了一下四周,这里是一个偏紧与西郊的仓库,很远,在路上就行驶了1个多小时,可以是说是海城最西边的地方,荒芜,都是一些工厂。

    与慕南方在东郊的风景苑别墅并不一样。

    “果然有点意思。”那个男人捏住了慕南方的下巴,仔细的看着,“果然是第一美人啊,啧啧,难怪谭亦城这样的人都动心了。”

    慕南方双手被捆绑住,不能动弹,下巴被高高的抬起,她看着对方眼中的凶狠神情,心里也清楚,应该也是一些亡命之徒,并不是普通的人。

    “如果我关于谭亦城,我想,你们应该绑错人了,我对谭亦城没有任何的威胁能力,你们也应该知道,他的未婚妻是虞清音,跟我没有关系,你也知道,谭亦城或许喜欢我的脸,但是这并不是必要的,他没有必要冒险来救我,但是虞清音不一样,那是他的未婚妻。”

    那个人沉思了。

    看着慕南方,然后狠狠的一松手。

    似乎被慕南方几句轻飘飘的话给激怒了。

    他拿出手机扔到了慕南方面前,“给谭亦城打电话,让他一个人过来救你,要不然,老子杀了你。”

    慕南方内心很慌,这些亡命之徒应该是跟谭亦城有些恩怨,谭家树敌很多,死对头很多,慕南方并不意外,她面色苍白,快速的让自己冷静下来。

    “我双手被绑着,怎么打电话?”

    仓库很大。

    除了这名男子之外,目测还有五六个人。

    其中一人走过来,“哥。”

    “给她解开。”

    慕南方双手被捆绑了一段时间,有些发麻,

    双手一道淤痕。

    可见捆绑的力气之重。

    慕南方拿起手机,她并没有拨打谭亦城的手机号,而是给延风拨了电话,那端很快就接通了,慕南方对那端说的一句话,就是,“让他不要过来——”

    “妈的,贱人——”中年 男人显然是怒了。

    慕南方已经挂断了通话,

    一巴掌狠狠的甩到了慕南方脸上的同时,她手中的手机已经被大力狠狠的夺走。

    下一秒,中年男子一把抓住了她的长发,狠狠的往前一带。

    慕南方头皮一阵疼痛,她咬着牙,看着对方盛怒的样子,另一个年轻男子说道,“哥,先别发火。”

    那个中年男子看着慕南方,松了手。

    慕南方跌坐在一边。

    脸颊是火辣辣的疼痛。

    “哥,你放心,谭亦城一定会来的。”

    “你什么意思?”中年男子不解。

    那个年轻的男子目光落在慕南方的脸上,“能把一个女人藏在自己的私人郊区别墅这么久,我不信一点感情都没有,何况是这样绝色的女人,如果谭亦城真的不来,这个女人,跟那个火辣的妞儿,这两个,我们都玩玩,再把她送给徐总,赢得那个项目,用这个项目讨的老大的欢心,老大也不会过多怪罪我们的。”

    中年男子眼珠转了一下,目光贪婪的落在慕南方的身上,“说得对,我还没有尝过这么极品的女人呢,谭亦城要是不来,这个女人,我们就好好的玩玩,在录个视频,发给谭亦城,让他好好的看看。”

    慕南方紧紧的咬着唇瓣。

    唇瓣早就苍白。

    她努力的不去听这几个人的对话,身体不受控制的发抖。

    这是她的命运吗?

    她该认命了吗?

    不,她不想。

    —

    那端,延风跟谭亦城一起,他身体受伤并没有恢复,但是也急匆匆的出了院,即使谭亦城并不答应,延风坚持。

    他受过比这个更加严重的伤。

    此刻莫妆跟慕南方被人绑架,他怎么能够静心。

    他将手机递给了谭亦城,“爷,莫妆的手机我有定位,慕小姐用莫妆的手机给我通话的时候,我已经命手下的人去查了,在南桥。”

    南桥是,通往东郊别墅的必经之路。

    车子一路上飞驰。

    谭亦城一张脸色阴沉如水,眼底如烟雾一般朦胧而模糊,显然,他动怒了。

    就在这个时候。

    延风的手机响了。

    延风看着手机上面一则陌生的号码,跟谭亦城相视了一眼,延风立刻接通了电话,开的是免提音。

    延风并没有开口。

    那端就传来慕南方的嗓音,依旧的淡而轻柔,“别让他来—”

    接着是‘啪’的一巴掌。

    伴随着怒骂的声音,“妈的,贱人。”

    通话就这么断了。

    谭亦城看着手机,目光里面掀起了巨大的波澜,耳边回荡着这个女人的嗓音,虚弱,很轻。

    “别让他来。”

    慕南方的嗓音就这么戛然而止。

    谭亦城的眼底闪现出滔天的怒火,第一次,车厢里面气息压抑,异常阴鸷,就连延风也惊讶的发现,这是这四年来,谭亦城面对大小的事情,第一次这么生气。

    就连三年前被人暗算。

    也没有这么生气过。

    或许,关于慕南方这个女人的一切,已经成了一种谭亦城的本能反应,因为她被打了,他内心深处最珍惜的东西被打了,所以他本能的生气。

    陆延风感受到了。

    他看着谭亦城,张了张嘴, 暗哑了一下胸前的伤口,并没有说什么,或许,正是因为本能。

    所以,谭亦城并没有发现。

    他将慕南方,看的如此之重。

    车子很快行驶到了南桥。

    南桥下面是湍流不惜的江河。

    警察早就已经到了,警车笛声嗡鸣,红蓝光影闪烁。

    专业人员已经对一辆破损的车辆进行拍照,查看。

    突然一行人走过来。,

    警察下意识的,“不许过来,破坏现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