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腹黑老公蚀骨宠 > 第四百二十六章 双宋(八)

第四百二十六章 双宋(八)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52bqg.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四百二十六章  双宋(八)

    “哥……”宋西菊脑子里轰乱无比,她紧紧抓着宋夅野胸口的衣服,不知道是想推开还是拒绝。

    “反感吗?”宋夅野吻她的耳垂,黯哑的声音和着滚烫的呼吸落在她耳边激得她整个人哆嗦了下。

    宋西菊闭着眼,不知道作何回应。

    两年来,她的梦里,宋夅野出现了无数次,无数次她都在他的热吻中大汗淋漓地醒来,她清楚这两年宋夅野躲着不愿回家的原因,那场被尘封在记忆里的片段,成了时刻折磨两人的一根引线,动辄将两人焚烧殆尽。

    宋夅野的手伸进去,食指沿着她的脊线打着圈,“现在走还来得及。”

    “哥……”她踮起脚搂住他的脖子,“哥,你别难受,我会陪着你,不管你做什么,我都陪着你……”

    宋夅野停住动作,片刻后他抽回手,把脑袋压在她肩颈,深吸了口气,“你回去吧。”

    宋西菊还是没有走。

    宋夅野洗完澡出来后,宋西菊看了他一眼,低着头进了浴室。

    宋夅野从口袋里拿烟的动作顿了顿,眼睛睨着透明玻璃上呈现出的若隐若现的曲线,喉咙发痒似地偏头咳了一声。

    他率先上了床,关了灯闭上眼,脑子里是刘芒那具被烧糊的尸体,衣服都粘连在一起,那双鞋……是宋夅野送他的生日礼物。

    他按住眉心,尽力平复这狂躁到想发泄的心情,呼吸都不由自主地粗了,身后蓦地贴上一具娇软身体。

    宋夅野的理智在这一瞬间全部分崩离析瓦解殆尽,他猛地回身压住身后的人,疯狂地啃咬她的唇,掠夺着她的一切……

    华灯已歇,天际方白。

    混乱的一天最终以一场粗暴的欢爱告终。

    宋母打电话过来的时候,宋西菊还在熟睡,宋夅野走到窗边接了电话,“嗯,她跟我在一块,晚点回去。”

    他挂了电话后,看见宋西菊在床上睁开眼,泛红的眼睛微微肿着,露在空气里的肩颈烙印着大片的紫红。

    宋夅野端了水过去,扶她坐起来,喂了一颗药在她嘴里。

    宋西菊大约明白那是什么药,没有多问,只是顺从地喝了水,把药咽了下去。

    “我妈打来的?”她问。

    宋夅野点头。

    两人沉默了片刻,半晌他才问,“马上高考了吧?”

    “嗯,还有一个月。”

    “去我那个城市吧。”宋夅野把新买的衣服拿过来替她换上。

    宋西菊睁大眼睛看着他,“哥……”

    “我会照顾你,不用担心钱。”他吻了吻她的唇,“宋宋,以后跟我在一起,我不会让人欺负你。”

    宋西菊低着头,直到宋夅野帮她穿戴整齐,她才咬着唇轻声说,“哥,我们这样……是不对的。”

    宋夅野后退一步,倚在墙上,声音带着暴风雨前的宁静平和,“那你告诉我,昨天晚上算什么?”

    “哥,我……”她顿住,张着唇不知道说什么。

    他倾身逼近,距离太近了,两人的鼻尖碰到了一起,他凉凉的声音毫无感情似的扔在空气里,“说!”

    “我要回家。”宋西菊下了床就要走,却是脚下一软,摔在地上。

    宋夅野卡住她的肩,目光凶狠地瞪着她,“宋西菊!”

    宋西菊承认昨晚是自己鬼迷心窍了,可她后悔了不行吗,她低着头,眼泪止不住往下流,巨大的恐慌让她崩溃地咆哮出声,“我们不可以这样!你敢告诉爸妈吗?你是我哥!”

    宋夅野面无表情地把她从地上拉了起来,“走,我带你回去告诉他们。”

    “疯了你!”宋西菊猛地推开他。

    “对,我是疯了。”宋夅野冷笑,“我还要告诉他们,我昨晚把你给睡了!”

    他说到做到,把人拉起来就往外走,一路上宋西菊都试图从他身边逃离,却被他锁在怀里扣得紧紧的,连呼吸都艰难。

    出租车上的司机看两人这架势,笑了笑打圆场说,“哎,小姑娘都哭这么长时间了,你这个男朋友服个软道个歉哄哄啊,干嘛一直把人家弄哭……”

    宋夅野漂亮的手指捏起宋西菊的下巴,用衬衫袖子给她擦眼泪,末了吻了吻她的唇,在她惊恐的目光里,淡然地说,“他不认识我们。”

    宋西菊余光看了眼前排,司机依旧笑眯眯的,她微微松了一口气,抬手擦了擦眼角,小声说,“万一,以后我当了明星,很多人认出我呢。”

    两人还在为上一个问题僵持着。

    宋夅野想要保持这种关系,而宋西菊……害怕了后悔了。

    可宋夅野不是好摆脱的人,他搂着她的腰,把她整个人揽在怀里,说话时的热气都喷在她耳后,呼吸是热的,口吻是冷的,听了让人脊背生出一层寒意。

    “我就把你腿打断,一直关在笼子里。”

    宋西菊抬头看他,发现他的眼神沉静深幽,面孔严肃冷峻。

    他压低了背靠近,鼻子蹭到她脸上,明明是亲密的举动,却让宋西菊忍不住往后缩了缩。

    “怕吗?”他问。

    “我去,去你的城市。”宋西菊低着头,两句话都是答非所问,“我以后不会火的,不会有人认识我。”

    宋夅野摸了摸她的脑袋,“那就好。”

    前排司机听半天没听明白,索性开了音乐,嘶哑的女音在唱着,“爱得痛了,痛得哭了……”

    宋西菊还不懂歌词里的苦痛,当她切身体会时,才明白爱情是伤人的利刃,会割断人的喉咙,让人立马没了呼吸。

    她高考结束当天,宋父宋母带她去了酒店庆祝,她到了那才发现,桌上还有别的客人,庄卯和他父母。

    宋夅野约她晚上十点到郊区的公路上,整个晚宴她都有些魂不守舍频频看手上的运动电子表,庄卯什么时候凑过来的她都不知道。

    “你待会有事儿?”

    “啊,啊那个,嗯,是的。”宋西菊抬头看了他一眼,这才发现宋父宋母不知道什么时候不见了,连带着庄卯的爸妈都不见了。

    她讶异地站了起来,“哎?我爸妈呢?”

    “他们去那边休息区聊天了,说给我们点相处时间。”他给自己倒了杯红酒,看着宋西菊问,“怎么样?晚上学校有活动?”

    宋西菊嗫嚅着不说话。

    “我送你过去?”他抿了口红酒,差不多的年纪,宋西菊就做不出来他那么优雅的动作。

    “不,不用了。”

    “跟我客气什么。”他拿了钥匙,“走吧,反正我也不想呆在这儿。”

    他家是宋父公司的新股东,高三下学期时,宋西菊回家就经常看见宋母和庄母在聊天,庄卯就坐在门口的沙发上玩游戏,看见她进来,他一副主人家的姿态问,“回来啦?”

    宋西菊起初对他的印象不太好,总觉得这人一副自来熟的样儿,很不讨喜,后来发现这人跟谁相处都这个样子,她也就有一搭没一搭的敷衍应付。

    她不甚灵光的脑子根本就没思考过,为什么宋父宋母挑这个时间,和庄父庄母以及庄卯出来吃饭。

    庄卯把她送到学校门口,车子一停,宋西菊就赶紧解开安全带下车,客气地挥手,“谢谢。”

    “不客气,啊差点忘了。”庄卯下了车,打开后备箱,从里面拿出一大束花,递给宋西菊,“恭喜你解放了。”

    宋西菊愣愣地,她还是第一次接到这么一大束花,把花接过之后,道了谢。

    庄卯上前抱了抱她。

    宋西菊僵硬地站在那,她这才后知后觉地发现庄卯对她的态度明显亲密许多,就因为晚上一顿饭?

    啊,今晚他们在餐桌上说什么了?

    宋西菊一个劲想着晚上见到宋夅野该怎么说,她没考好,她发挥失常了可能考不进他的那个城市,那个城市最差的学校对她来说可能都够呛。

    她一晚上魂不守舍神游天外,庄卯自然都看在眼里,他十分清楚这个小女生表现出来的状态,只是好奇,这些天他一直在宋家出没,并没有发现她和哪个小男生走得很近。

    她也很少和别的人打电话,电脑界面很干净,最近聊天的联系人除了宋夅野这个哥哥,似乎都没有别的人。

    除了和她哥哥感情比较好以外,庄卯找不出这小女生神游的另一人,他颇觉几分意外,他伸手拍了拍她的背,“好了,你去吧,玩完了打电话给我,我来接你。”

    “不,不用了。”

    宋西菊尴尬地摆手。

    庄卯坐上车走了。

    宋西菊在原地站了会,学校门口的人很少,天早就黑了,解放的高三党们估计都去酒吧或者网吧嗨起来了。

    她看了眼手表,九点四十多了,急匆匆地拦了辆出租车,报了地址后才发现自己忘了把花丢掉,一大束花刚好挤在窗口。

    出租车往郊区开过去的路上,身后悄无声息地跟了一辆辉腾。

    到了地方,宋西菊下车,故意把花丢在出租车里没有拿,谁知,那司机也是个傻的,抱着花追了出来,大声冲宋西菊喊,“小姑娘!你的花!”

    宋夅野早早就站在路边等,看见宋西菊从车上下来,立马迎了上去,结果就看见这么一出,他眉梢微微挑了起来,唇边噙着抹冷笑。

    宋西菊匆匆抱了花,等司机走之后,才把花丢在地上,冲宋夅野解释,“这个花……”

    宋夅野一把扣住她的后脑勺就吻了下来。

    坐在辉腾车上的庄卯啧了一声,他看过宋夅野的照片,几乎是隔着距离一眼就认出他来,宋夅野的辨识度太高,这样硬朗的眉眼几乎是画家一笔一刀刻出来的,少年时期就初具了日后凌厉刚毅的风采,加上近一米九的个头,宋西菊在他怀里就像只鹌鹑一样小巧玲珑。

    庄卯隔着距离,看见两人吻得难分难舍,突然意味不明地笑了,“有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