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公主有毒:权相宠妻 > 320真相之二(5更)

320真相之二(5更)

作者:屏却相思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52bqg.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我觉得很热啊,这样层层叠叠的寝衣我肯定穿不住。”李清凰撑起身,她的亵衣早就松松垮垮挂在肩头,正好露出半边肚兜来,白皙的肤色又正和肚兜那正红色相衬,红的艳丽,白得却越加白腻,她的腰很瘦,腹部有两道浅浅的线条,没有块垒分明这么明显,但是也足够美妙了。

    林缜叹了口气,忽然倾身拥抱住她,在她耳边缓缓道:“我真是怀疑老天让我遇见你,是不是要考验我。”

    李清凰还笑嘻嘻的:“你的意思是,我是林缜克星了?”

    林缜侧过头,碰了碰她的颈部肌肤,凑近了仔细看,还能看见她肌肤下那些青紫色的脆弱血脉。他直接抿住了那块皮肤,还用力吮了一下,就在那里留下了一个红印。他拍了拍她的背,笑道:“好了,你不就是想要去刘将军那天打听打听情况吗?明天我就陪你去,现在可以歇息了吗?”

    李清凰高高兴兴地捧住他的脸,在脸颊两侧各亲了一下:“你怎么这么好啊?”

    “我有多好,你都还没见识到呢。”林缜一点都不谦虚地说道,“你以后可要对我好一点。”

    ……

    翌日一早,林缜便带着她出门了,马车先去中书省衙门转了一圈。林缜从前就连休沐的日子都不放过,也要兢兢业业地处理他的公务,可是这一回,这假直接请了十几天。他昨日同女帝说准备辞官,就直接把辞呈夹在一叠官员调动的调令里,一道交了上去。

    既然女帝已经连传位诏书都拟好了,她会渐渐放权给太子,更何况她这几日身体不适,这些奏疏她肯定没有精力去仔细看,说不好还会直接丢给太子的。

    他在出门的时候又碰上了裴殊,裴少爷那天给他戳穿了所有的心思,现在猛地见到他,立刻倒抽了口寒气。林缜笑了一笑,就连对他说话的神色语调都跟从前并没有什么不同:“我已经递了辞呈上去。”

    裴殊捏着他那把檀香扇,又摸了摸鼻尖,苦笑道:“林大人,其实我真是挺佩服你的,不过你能不能悠着点,你这样会让我觉得我在你面前就跟没穿衣服一样。”反正对方都已经点破了那层窗户纸,他再装傻也没什么意思,他看了看左右,见没有人在偷听他们说话,又压低声音道:“其实,我……还有殿下都欣赏林大人你,倒不如留下?”

    林缜摇摇头:“我只是突然觉得入朝为官挺没意思的。”

    永远都有权衡,永远都有牺牲,美其名曰顾全大局,当你大权在握就可以随意践踏任何一个人,随意选一个人当做弃子,随意藐视一个人的尊严。虽说皇权之下是累累白骨,权力争夺总归会有牺牲,可他却不想再看见这样的纷争,参与这样的争斗了。

    裴殊不由在心里腹诽,觉得没意思,还年纪轻轻就爬到丞相的位置了,要是觉得很有意思,那还不得上天?

    裴殊正色道:“殿下是个有雄才伟略的人,贤臣本就该辅助明君,君君臣臣相辅相成,共济天下,这难道不好吗?”

    林缜微微一笑:“当然好,可惜我已经不想辅佐什么明君了,也不想再当贤臣了。”如果时光倒回两三年前,他或许还会被这种贤臣辅佐明君的将来所打动,可是现在,对于这一切,他已经生不出一点留恋之情。

    裴殊顿时有点好奇起来:“那你想做什么?”

    林缜:“当个教书先生?”

    裴殊大笑:“哈哈哈哈哈林相你可真会开玩笑!”

    这大概是他听到过的最好笑的笑话之一。林缜去当教书先生?哪家书院有这荣幸,估计抢人都要抢破头。

    林缜把手上的公务交给裴殊,就转身出门,马车还停在中书省门口。车夫正找了个角落抽烟斗,见他出来,立刻把烟斗给熄了,起身赶车。

    马车又重新行驶在朱雀大街上,朱雀大街住着的都是达官显贵,现在时辰还早,街面上还是空荡荡的。林缜倒不怕刘禅不在家,他早就打听过,他自从调回长安当参赞,就是挂了个虚衔,整日就蹲在家里,憋气得很,所以他也找过许多门路,想要调到别处去当武将,可是他没有门路也没有人脉,女帝对他也没什么向对陶沉机那样赏识,直接把他给忘在脑后了。

    李清凰毫不客气地评价:“真是很惨啊,每天待在家里吃了睡,睡了吃,怀上身孕……不对,怀才不遇,难怪他那脾气比从前还暴躁了。”

    军营里大家都是糙汉子,骂骂咧咧很正常,但就属刘禅每天骂天骂地骂人没消停,就是谢老将军也对着刘禅这样很不满,骂他是狗脾气。

    林缜忍住笑:“你现在也得每天待在家里,不是吃就是睡,就是怀上了而已。”

    “……喂,我听到了,你现在还敢当着面说我坏话!”

    刘禅虽然在家憋气,可还是起得极早,按照军营里点卯的时间起来打拳,一直要打得大汗淋漓,才收功去吃早饭。

    他们到的时候,刘禅已经练完拳,正闲得发慌,还想着要不要再出门去疏通疏通关系。结果刘泉对他说林相拜访的时候,他还呆了一下,不懂为什么林相会来拜访他。

    刘泉也不是很懂。按照林缜今时今日的身份地位,就算他们排着队去林府门口等着,他也完全可以不见他们。

    于是刘禅就怀抱着深深的疑虑去正厅迎接。

    林缜也挺客气,一见面就朝他拱了拱手,客套道:“刘将军,事先没下拜帖便来叨扰,涵请勿要介怀。”

    刘禅很懵地回应道:“不介意不介意。”

    林缜和他寒暄两句,就了坐,也接了茶,感觉对面那对叔侄都还是懵的。他笑了一笑,先声夺人:“其实今日突然前来,是出自陛下的意思,想来问清楚一件事。”

    李清凰很诧异地看了他一眼。这哪里有什么陛下的意思,他是要假传圣意吗?

    刘禅一听还是陛下的意思,立刻连背脊都挺得笔直,紧张地问:“不知是何事?”他想了想,又表白了一句忠心:“既然是陛下的意思,那么下官就是刀山火海也去得。”

    林缜笑得温文尔雅,就连语气都十分温和:“那也没这么严重。只是陛下只是突然想问一问将军,不知将军是否知道家里人收受了长楹公主的贿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