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朝烟雨暮相思 > 第280章 神似的人

第280章 神似的人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52bqg.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秦骁出差一个礼拜,周末的时候的才回来,一回来行李还没放下就来了沈家。

    沈谦树跟顾茹芷看见他的时候笑的合不拢嘴。

    进门后,沈南烟默默走在他的身边,垂着脑袋看着自己脚下的拖鞋。

    “你居然还想给我制造一大片青青大草原?”

    女人应声抬起头来,弯弯的眉眼里像是天上的月亮。

    她主动亲昵的勾上他的手臂,一瞬间将两人之间的距离拉近。

    “这个嘛,暂时应该不会。”

    秦骁危险的眯起眼眸,停了脚步。

    这个女人居然还想给他戴绿帽。

    活腻歪了是吧!

    沈南烟顺着他一块停下脚步来,越发笑的狡黠。

    走在前头的沈谦树夫妇一个回头却不见那两人,抬眸看去,两人默契一笑,谁都没去打扰他们,选择先进屋去了。

    秦骁两只捏起她的下巴,微微俯身拉近两人之间的距离,带着令人胆寒的戾气。

    “安分守己这四个字没学过?嗯?”

    “秦哥哥,疼~”

    沈南烟皱起细软的眉头,一只眼睛半闭。

    从口中婴宁出的那一声疼,仿佛电流一般窜过他的耳膜,直达浑身。

    这女人就是妖精!

    他根本没有用力,她也能喊疼,还喊的那么百转千回的。

    松开手时,她的下巴上确实是出现了一个不深不浅的红印子。

    她的皮肤很白,在家里时也都是纯素颜,凑近看时还能看到她脸上细细的绒毛。

    所以即便是男人轻轻一捏,都能在她的身上留下印记。

    一双漆黑的双眼在瓷白肌肤的衬托下,显得格外灵动。

    此刻她正用那种无辜的眼神看着自己,跟平日里的她完全判若两人。

    不知道为何,男人的脑海里一闪而过。

    女人躺倒在自己身下,被自己欺负时的画面。

    那通红的眼眸,嘴里还不时的轻哼着,她的声音肯定很好听。

    等他反应过来自己在想些什么时,眼神瞬间凌厉起来。

    精虫上脑。

    前后转变不过数秒,让本就注意他的沈南烟完全捉摸不透这男人的想法。

    她忽然一扫前一秒的阴霾,挂上明艳的笑容,伸出手一直手指头朝男人勾了勾手。

    秦骁不为所动。

    她不开心的撅了撅小嘴,主动伸手搂着他的脖子,踮起脚尖。

    ……

    秦骁有一米八八近一米九,而她只有一米六七,虽说不是特别矮,但终究还是差了二十多公分,若是秦骁不配合,她只能亲到他的下巴。

    后退一步时,她摸了摸自己的唇瓣,小脸带着不开心。

    没有亲到!

    男人出门前格外注重自己的形象但也过了快一天了有些胡渣已经开始冒头虽不明显,但依然是有的。

    沈南烟亲上去时,明显就能感觉到,虽然不觉得扎的慌,但也觉得痒痒的。

    “安分守己这四个字我小学老师教过我,但是嘛,我这个人天生就不是个安分守己的人。”

    秦骁静静的看着她,不表露出任何情绪。

    沈南烟松开他的手朝屋子里走去,向前走去时,还不忘记提醒他一句:“秦哥哥,别让我爸妈久等啦。”  秦骁跟沈南烟在沈家吃了一顿晚饭便要回秦庄。

    离开时,沈南烟带走了自己的行李,之前过去的时候只带了一部分的东西,今天算是把她的东西全都带走了。

    顾茹芷在目送他们离开时,还忍不住红了眼眶。

    惹得沈南烟情绪也有些低迷,她抱了抱顾茹芷安慰道:“我又不是去多远的地方,只是去秦庄而已,随时都可以回来的啊。”

    沈谦树搂着顾茹芷的肩膀,轻轻拍了拍。

    秦骁上前郑重其事的楼主沈南烟的肩膀。

    “爸妈,你们放心,南烟在秦庄我会照顾好她的,平时你们若是想她,随时让人来接你们过去小住。”

    女人侧眸看向身旁的男人,有那么一瞬间,她可能真的就行了他说的话。

    ……

    坐在车上的沈南烟还沉浸在刚刚的气氛之中,完全没有了平日里那份活泼劲儿。

    一想到顾茹芷眼眶红红的交代她一件又一件事情时,她这心里就软的一塌糊涂,觉得好像很对不起父母似得。

    这样的情绪,一直持续到回秦庄。

    石姐就守在大门口等着他们。

    看见他们后,恭恭敬敬的喊了一声先生夫人。

    离开了沈家,秦骁的态度就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对沈南烟更是爱答不理的。

    对此她并不觉得有什么。

    小刘帮自己拿下行李箱后,她自己家提着上楼,佣人想过来帮她都被她一一谢绝了。

    这么点事情她又不是做不了。

    驮着沉重的行李箱上楼,可是当她来到卧室门前时又沉默了。

    看着那扇紧闭的房门一时间不知道是该进去好,还是不进的好。

    最后,在门外纠结了一小会儿后,她还是抬手去开门。

    结果却发现卧室的房门被锁上了。

    沈南烟站在屋外倏地瞪起眼睛。

    她在门口敲了好一会儿,里面都没人回应。

    在过去了十分钟左右的时间,她瞥了一眼楼下大厅,不时有佣人从楼梯口经过,一不小心就能看到她被锁在门外的模样,当即她毫不犹豫的直接抬手去敲门。

    “秦骁!你给我开门!”

    她才不是什么能忍气吞声的人,这种直接被关门外的事情,若是让楼下的佣人知道,那还怎么看她。

    敲了几声后,等了良久,男人才慢悠悠的从屋内打开房门,目光淡淡的扫过她的。

    “什么事儿。”

    沈南烟气结,深呼吸一口气,扬起咬牙切齿的假笑。

    “秦哥哥,你把房门锁了让我去哪里睡?”

    前一秒还秦骁秦骁叫着,后一秒又变成秦哥哥了,变脸的速度堪比脱衣服。

    “这是我的房间。”

    言下之意,你爱去哪儿去哪儿,跟他没关系。

    沈南烟看他两眼,趁他不备,从他身侧位置溜进去。

    却不想还没走进屋子,后领就被人提溜的提起来,沈南烟回头讪笑。

    转瞬就挂上了委屈巴巴的表情:“秦哥哥,你不让我进去,让我去哪里嘛。”

    “与我无关。”

    果然这男人之前在沈家都是装出来的。

    说好的好好照顾她呢?

    不让她进房间,这就是好好照顾了?

    她反手就抱住秦骁的腰,仰着脑袋看他。

    “不行!秦哥哥,你都答应爸妈了会好好照顾我了,而且你舍得让我今晚睡走廊吗?你看那边连灯都没有啊,我好怕怕啊。”

    走廊的灯都是感应灯,人不走过去,那边当然亮不起来。

    秦骁的眉头已经拧起,他伸手想要拉开身上的女人,却发现她力气大的惊人,死死抱着他说什么就是不松手。

    当即脸色就沉了下来。

    这女人真的是得寸进尺,动不动对他不是亲就是抱,完全不把他放在眼里了是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