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无敌小神医 > 第653章 彻底懵懂了

第653章 彻底懵懂了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52bqg.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太好了,就知道姐夫善解人意,会答应人家的要求嘛,多谢姐夫了,等我康复了,一定满心欢喜地嫁给姐夫,这辈子都只做姐夫的小女人……”一听姐夫果真被自己给说服,抑或是逼迫妥协投降了,叶兰香立即给了他这样一颗甜枣吃。

    “有你这句话,姐夫就什么都豁出去了……”一听叶兰香这样说,鬼子刘的心里多少有了一些慰藉,长长舒了一口气,这样回了一句。

    鬼子刘之所以再次妥协了,主要原因还是来自叶兰香的态度。

    好像叶兰香从小神医扮演姐夫身上尝到了某种可以起死回生的甜头,所以才坚持除了姐夫谁都别想染指她的康复治疗——这样的想法让鬼子刘一点儿毛病挑不出来!

    坑是你自己挖的,现在你自己掉进坑里只能自认倒霉,怨不得别人。

    叶兰香对姐夫忠贞不二没错吧,人家小神医易容成你的模样,以你的身份给你小咦子破身冲喜也没毛病吧,回头到了需要康复治疗的时候,小咦子将宝又都押到了姐夫身上这更是顺理成章让你没话可说吧!

    唉,谁让一开始你就布了这么个局,现在没法自圆其说了,就只好继续硬着头皮往下走,还得请具有神奇能力的小神医,易容成自己,再以姐夫的身份给叶兰香做康复治疗,美其名曰,又是姐夫跟小神医学了几招儿,然后亲自出马上阵,给亲爱的小咦子,未来的新媳妇儿做康复治疗!

    至于他们俩再见面,孤男寡女的,俩人又做了什么,自己可就无法控制了,看叶兰香现在的样子,怕是见了姐夫,甭管是真姐夫还是假姐夫,都会舍出自己的一切让对方想干啥就干啥吧……

    想想他们俩到了一起可能就会做那些男欢女爱的好事儿的画面,鬼子刘的肝儿就一阵一阵丝丝拉拉地疼,感觉自己的心肝宝贝交到了别的男人手上,任由人家随意糟蹋一样……

    唯一让鬼子刘还有一丝慰藉的是,叶兰香到现在还“蒙在鼓里”不知道真相,还以为给破身冲喜的不是别人,就是她亲爱的姐夫呢!

    还好小神医易容成自己的样子做了这些并没有穿帮露陷,让叶兰香始终认定,这些都是姐夫亲力亲为,而接下来的康复治疗,也非姐夫莫属——想到这些,鬼子刘干咽了一口吐沫,算是尝到了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的滋味……

    原本在心里期盼的是,小神医唤醒了叶兰香之后,自己再见到她的时候,立即扑上去,圆了之前梦寐以求但总是求之不得的那个美梦,尽管已经被小神医给破了身上,但也算是给自己破了魔咒,这样的情况下,能与叶兰香做成好事也算是自己历史性的突破吧!

    哪成想,叶兰香居然说,刚刚姐夫给她破身冲喜的时候,次数太多,用力过猛,导致她内里受伤,希望姐夫怜香惜玉先放过她一马,让她缓缓歇歇,姐夫自己也别把身子骨给累坏了!

    鬼子刘一听叶兰香用了这样的理由来回绝自己上她的身,更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了——这个该死的小神医,没见过美女呀,让你易容成我给我如花似玉的小咦子破身冲喜你就不知道悠着点儿,就可劲儿造,造报废了都不可惜的节奏!

    可是你又一句话都没法埋怨人家小神医,或许唤醒深度昏迷的叶兰香,就得给她下猛药,用蛮力才能刺激到能唤醒她的那根儿神经——只要你找小神医去说理,人家一句话就怼得你哑口无言了……

    唉,本来假想的局面很丰满,可是面对现实的时候却发现,一切都很嶙峋很骨感,并且这样的状态还要持续下去,真是让人“敢怒不敢言”啊!

    在叶兰香这里没找到宣泄情绪的出口,鬼子刘从叶兰香的卧房出来,就想在另外两个小咦子身上找到某些慰藉。

    “姐夫现在也不渴也不饿,就想回书房去休息……”看到这俩平时见了自己,特别是听到自己说出这样带有暗示的话语的小咦子,鬼子刘就想立即去到书房,在于两个热情似火的小咦子相互稀罕中,暂时忘掉那些不可名状的痛楚……

    可是令鬼子刘不可思议的是,平时只要他说了要去书房休息,这俩小咦子必定是一边一个,簇拥着他就去到书房,然后,变着法地让姐夫舒坦好受,然后,也会敞开她们俩的一切,任由姐夫尽情稀罕……但今天此刻情况却不同了,这俩小咦子听到他的暗示居然无动于衷,站在原地就好像没听懂他的意思一样。

    这让鬼子刘十分诧异——她们俩这是闹哪桩呢?

    忍不住就来了一句:“难道你们俩没听懂姐夫的意思吗?”鬼子刘只好直截了当要表明自己的意图了。

    “听懂了姐夫……”叶竹香和叶菊香齐声回答说。

    “那你们俩还愣着干嘛呢,赶紧跟姐夫去书房啊……”鬼子刘此刻有点心急火燎,头一回如此直白地指令俩小咦子跟自己去书房做好事儿。

    “姐夫今天这是咋了呢?”叶竹香和叶菊香走到了距离姐夫两三米远的地方就不往前走了,站住了就这样问了一句。

    “没怎么呀……”鬼子刘一时没懂她们俩这话什么意思。

    “姐夫今天已经连续三次带我们去书房里相互稀罕了,再稀罕的话,可能都会秃噜皮了吧……”俩小咦子居然说出了这样回绝进书房的理由。

    “连续三次了?”鬼子刘忽然觉得哪里不对,老子今天几乎没回来过呀,即便是回来也没跟你们俩去书房相互稀罕过呀,咋会说——天哪!

    鬼子刘一下子明白过来,这一定是那个小神医易容成自己的样子回家来之后,这俩傻逼小咦子就当是真姐夫回来了,稍有暗示就跟人家去了书房,然后就尽情地相互稀罕一番,连续三次,可不就快秃噜皮了嘛!

    “真该死!”鬼子刘心中腾地生气一团怒火,情不自禁就咬牙切齿地冒出了这三个字。

    “谁该死呀姐夫?”一听姐夫如此大动肝火地骂出了这三个字,叶竹香和叶菊香居然还装傻充愣地这样问。

    “啊,没谁该死,姐夫是骂自己,已经跟你们俩相互稀罕三把了,现在还跟你们俩提出这样的非分要求,真是该死……”鬼子刘一听俩小咦子的反问,立即清醒过来,明确地意识到,这俩小咦子对那个易容成自己的小神医也是“疏于防范”让这小子逮住了机会,去到书房将俩小咦子也给揩尽了油吃尽了豆腐,但却没法澄清事实,只能再次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了……

    “姐夫千万别这么说,本来我们俩早就属于姐夫了,别说是三次,就是十次八次我们俩也该在姐夫需要我们的时候,舍出一切满足姐夫的一切要求,可是今天不同了,今天情况特殊了……”叶竹香和叶菊香居然要说出某些真相来。

    “今天咋不同了?情况咋特殊了——难道是你们俩一起来大姨妈了?”鬼子刘只能这样理解了……

    “看姐夫说的,咋刚刚做过的事情就给忘了呢?”叶竹香和叶菊香交换了眼色,下定决心要将某种真相披露给姐夫,似乎这样就能摆脱姐夫今天要跟她们俩相互喜欢的意图了。

    “姐夫做啥了?”鬼子刘有点懵懂,不知道她们俩这话到底意味着什么。

    “哎呀,姐夫一定是让繁忙的公务给累昏了头脑,咋连这么重要的事情都给忘了呢?”俩小咦子居然还这样埋怨起姐夫来。

    “还别说,今天真是忙得焦头烂额,好多事情姐夫还真就给忘掉了,快点提醒一下姐夫,今天姐夫在你们俩这里做什么不同寻常的特殊举动了?”鬼子刘似乎有了一个预感,但心里怦怦乱跳就是不敢往那方面上想……

    “亲爱的姐夫啊,您今天真是太了不起了,之前我们俩无论咋央求姐夫,姐夫都没能满足我们俩的心愿,跟我们俩生米煮成熟饭,可是今天姐夫特别威猛,没费吹灰之力,就破除了之前的魔咒,将那层薄薄的窗户纸给顺顺溜溜地捅破了,让我们俩几乎同时都成了姐夫的女人了——姐夫呀,别的事儿都可以忙晕了忘掉了,可这事儿姐夫千万不能忘掉呀,我们俩这辈子的幸福可就都仰仗姐夫了,现在已经成了姐夫的女人了,姐夫可千万不能不认账了呀……”叶竹香和叶菊香几乎同时发起攻势,对姐夫展开了“狂轰滥炸”将所谓的事实真相都给说了出来……

    “认账,认账,姐夫当然认账啊!”鬼子刘瞬间就明白了到底是咋回事儿,就好像在心里引爆了一颗超级当量的原子弹一样,瞬间让自己的一切梦想都摧枯拉朽灰飞烟灭个屁的!

    好你个小神医呀,老子给了你俩小时的时间,你居然把三个小咦子都给办了,你的胆子也忒肥了,你的胃口也忒大了!居然堂而皇之地变成了我的模样,利用我的身份,将老子一直养着的三朵娇艳欲滴的花朵在两个小时之内都给占为己有了呀!

    关键是,吃了这么大一个亏,老子还一个不字不能说!

    不带这么欺负人的吧!此刻的鬼子刘,真是头回体验什么叫“自作自受”什么叫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什么叫呼天天不应,叫地地不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