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画里长安 > 第四百五十七章 飞来横祸

第四百五十七章 飞来横祸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52bqg.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见贵妃生气,玄宗赶紧在一旁安慰,因为他也没想到贵妃既然会在后面旁听,而且还发了这么大的火气,可能是因为自己平时没有多多的关注杨靖,所以贵妃才有了如此之大的怨气!

    现在见贵妃发火了,玄宗也调整了自己的态度,可是贵妃依旧不依不饶道:“不行,圣上,待您转个身就会将今日之事给忘记了。”因为玄宗只记得自己喜欢的东西和事物,至于其他的他倒是一概不管。

    而贵妃又待在玄宗身边经年了,所以对玄宗的秉性也是一清二楚,他现在说出这些安慰之话也不过是哄哄自己,等过了天明就又会被忘得一干二净了,所以说皇帝喜新厌旧,那都是有真凭实据的。

    “贵妃,不要这样嘛,杨靖的事也是朕的事情,你看张萱都没有说他什么,这就说明他在画院里过得很好啊,如果你强行去打搅他,反而显得你多虑了。”

    “是这样吗,原来臣妾还想着圣上不会想起了,没想到圣上的心中还是有那么一点点的关切的。“虽然事后玄宗有所补偿,但贵妃依然嘲讽道。

    再说玄宗听到没有发火,还呵呵的笑道:“呵呵,贵妃就不要为了这些小事妒恨了,想想杨靖他吃穿不愁,身后又有高门大户,犯不着与那些一介白身去计较。反而是那些没有身份又无地位的人一句问候就可以让他们感恩戴德了。”

    原来玄宗并不是没有在意杨靖,而是他根本不需要自己的多加关注!那杨靖生在大户,吃穿用度都不愁,反倒是那些平民谁去关注?

    这一下,贵妃听到也只能干瞪着眼,她似乎从玄宗的话语中听出那么一番意思,如果再争执下去,惹怒了玄宗反而对杨靖不妙,所以贵妃也只能愤恨的咬了一下唇。

    “既然连圣上都说了,那臣妾就替杨靖谢过圣上了。只不过靖儿待在画院中已有了月余,圣上不去看看,难道连点赏赐都没有吗?”这贵妃明摆着还是要一争高低,既皇帝你只关心那周家兄弟,那拿什么来补偿我家杨靖呢?

    而玄宗早就听出了贵妃的意思:“好,贵妃既然说了,那朕就赏笔墨纸砚一副,让贵妃你代劳而去。”

    “嗯,这才是圣上的心中话。”听到玄宗的赏赐,贵妃即刻转怒为喜,并朝着玄宗欠身行礼:“那臣妾这就去画院了。”其实她也想早点赶去画院,看看杨靖在那待得如何,是不是真的如张萱所描绘的那帮画生一样?

    于是贵妃就风风火火的赶去了画院,可是当她来到画院之后,却见杨靖像没事一般坐在靠椅上听着小曲。

    “贵妃娘娘,您怎么来了?”见贵妃突然而至,杨靖也连忙从靠椅上翻身而起。

    “杨靖,哀家还以为你出事了!现在看到你如此的悠闲,哀家也算放心了。”

    结果杨靖听到贵妃娘娘的话,也大吃一惊:“我出事了,贵妃娘娘何出此言?!”他现在不是好好的坐在这里,怎么就会出事了?

    见杨靖大惑不解,贵妃就将张萱觐见玄宗的事情说了出来:“你瞧瞧,那周家兄弟有啥好的,为何圣上对他们一直念念不忘呢?所以你也要加把劲,一定要让圣上记起你才是,否者姑姑是白了这份心!”

    贵妃之所以要说出这事就是要敲打杨靖一番,让他时刻记住如何去取悦玄宗,如果不努力上进的话,宠爱会迟早被那周家兄弟给抢去的!

    “嗯,姑姑,靖儿知道了!”面对贵妃的教诲,杨靖自然是铭记在心了,但即使这样,心中还是免不了搭起了一个疙瘩,那都是因为周家兄弟而起的!

    ‘凭什么他们受圣上的宠爱,那我算什么?我这么辛苦跑来画院,难道就是来做一个陪衬的吗?’

    待贵妃走后,杨靖陷入了深思之中,本来他还与周家兄弟相安无事,可是贵妃这一来,又在耳畔说了这么多,无形中就激起了他心中久违的怒火。

    当初要不是有周家兄弟的强出头,他也不至于被赶出国子监,沦落到画院里来,要是最后连画院都待不下了,那可真成了一个十足的笑话!

    所以杨靖越想越气愤,甚至忍不住连拳头都握了起来:“周家兄弟,我这么谦让你们。要是你们不知进退,那也休怪我无情了。“

    本来杨靖无意与他们一争高下,可是现在涉及到自己的切身利益,他也不得不全面考量了。如果一味的放任周家兄弟下去,那受损的不是旁人只会是自己,因此从现在开始,与他们划清界限为好。

    结果此想法一出,即刻就得到了画院中那些画生们的拥护:“杨公子,你总算出来说句话了,要知道我们大家多想有个领头人,而偏偏杨公子就是这样的人,如果你在画院中整臂一呼,没有人不会响应的!“

    其实这些人早就对周家兄弟不满了,正因为周家兄弟来到画院而打破了这的规矩,所以画生们深恶痛绝,巴不得有个拿的起事的站出来与周家兄弟对抗,而杨靖就是他们的最佳人选!

    现在杨靖表露了想法,自然就受到了画生们的呼应了:“杨公子,不满你说,我们早就对那周家兄弟看不上眼了!你看看他们,不过就是一个小小的中郎将的子弟,哪里比得过我们都是豪门大户,所以想这样的人就应该被赶出画院!”

    “对,应该被赶出画院,否者这个天下就不是我们的了!”随着画生们的情绪高涨,一场争斗也在所难免了。而杨靖,本不该发生的事,临到最后还是被强行给改了道,所以针对周家兄弟的诡计也开始了。

    但想恢复画院以往的状态,张萱就是一个最大的障碍,所以没过几天,张萱终于出事了!

    一日,韩干风风火火地跑来跟周家兄弟告急道:“小周,不好了,张主博出事了!”“出什么事情了?”见韩干满头大汗的跑来,周家兄弟也莫名不解,因为张萱刚才下课,从画院出去也不过是半柱香的工夫。

    可就是这半柱香的工夫,也足以让人致命了。

    只听得韩干大叫道:“是啊,张主博才出了画院的门,刚刚步行到朱雀大街,就被迎面而来的一匹疯马给撞倒了!”

    “什么,张师傅被疯马给撞倒了!”听到这句话,周家兄弟顿时就站了起来:“那张师傅有性命之忧吗?!”猛然听到张萱出事的凶讯,周家兄弟也慌了手脚!

    “幸好那疯马被巡街的金吾卫看见了,张主博才幸免于难,但手脚都被折了,现在正在家中躺着呢。”

    “还好还好,真是吓死我们了!”听到张萱险中求生,周家兄弟也松了口气:“那我们都去看看张师傅吧,不知他何时才能重返画院?“

    尽管张萱来到画院的时间并不长,但他雷厉风行的作风的确让画院耳目一新,可刚刚开了个好头却惨遭不幸,不免让对他报以好感的周家兄弟唏嘘不已,所以几个人一商量决定去张萱的家中探望他。

    于是三人买了些果品来到了张萱的府上,而张府早就门庭若市了。一听到张萱被疯马撞伤,朝中的同僚以及画院的画生以及家长们都统统过来探望,而张萱只推说自己尚在昏迷之中,谢绝了一切的来访,直到周家兄弟出现时。

    张萱发话了,让下人让他们进来,而下人谨遵口令,让周家兄弟和韩干走了进去。当他们走近张萱的卧房时,老远就闻到了一股浓厚的膏药的味道,等见到张萱后,他也的确伤得不轻。

    只见张萱的脸上一片青肿,不仅嘴角被挂了花,连左臂和左腿都被缠上了绷带和夹板,可见他的伤势来得之猛!

    所以周家兄弟和韩干一见到就赶紧近前慰问道:“张主博,您这伤得不轻啊!”

    “是啊,人老了,手脚都不灵活了,而且今日出门又没看黄历。”张萱说着也不由得哀叹了一声:“原以为会带着你们学满三个月的,现在看来已不可能了。”

    虽然张萱的境遇让人叹息,但周家兄弟依然勉励道:“张师傅,不要气馁,您不过是受了一些小伤,不日之后就会康复的,我们大家还等着您的授课,请您快些好起来吧!”尽管张萱伤及了手脚,但他的右手还是完好如初,所以经过调养,还是可以重回画院的。

    但是张萱听到却摇头道:“虽然我有意,但圣上未必再会应允了?”因为张萱之前在画院中的那些举措,想必已经传到了玄宗的耳中,再加上这一次的横祸,说不定玄宗就会改变了自己的主意,所以将来画院是个什么样子,张萱都未必说了算?

    当听到张萱这句话,周家兄弟也沉默了,虽然他们也知道自己帮不了张萱,但还是为他而鼓励:“张师傅,无论您到了哪里,依旧是我们最好的师傅,所以我们也不会落了功课,一定会参加月考的。”

    听到周家兄弟的保证,张萱的脸上也露出了笑容:“那就好,平时要是有什么不懂的,还可以来我这里问问,反正我也是闲着,指导一二还是可以的。”

    就这样,周家兄弟和韩干从张府探望之后,这才辞别而出,但一出张府,心中却涌出了一股莫名的不安来,因为他们不知道谁会来接替张萱的位置?而张萱离开之后,他们又该何去何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