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乡野小村医 > 第902章 大摇大摆的走出去

第902章 大摇大摆的走出去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52bqg.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杨副县长,不好意思啊,我就是不知道在华夏,原来磕巴也能申请保外就医,是我太孤陋寡闻。”

    珍妮弗摆摆手,好像一副诚心实意道歉的样儿。

    杨中民站在沙发旁边,看着楼梯口站着的一男一女。

    男的高大帅气、玉树临风,女的身姿窈窕、妖冶美艳,说是金童玉女一点也不为过,但在杨中民的眼里,这两个人简直比魔鬼还可恶。

    果然,和朱天磊在一起的就没有好人。

    “朱天磊,你是怎么进来的,白松呢?”

    看守所里的日子应该是不太好过,以前杨中民是个胖乎乎的腆着啤酒肚的富态相,现在看起来倒是和道边拾荒的老头差不多,好像是从难民营逃出来的一样。

    “白科长在楼下把风呢,杨副县长保外就医是应该被限制行动自由的,但杨副县长却到处招摇,要是被人发现,少不得还得做书面检查甚至被取消保外就医资格,那杨副县长的磕巴病可就彻底治不好了,白科长还真是处处替杨副县长着想。”

    啊!!!!

    杨中民紧紧的攥着拳头。

    青筋暴起。

    他杨中民后半辈子顺风顺水,虽然没有子嗣,但外甥对他如同生父,等到老邓退休,他也许还能当几年正职,可这一切,都毁在了朱天磊的手里。

    是朱天磊,把他从半空中生生的拽下来,不仅拽下来,还把他送进了地狱。

    所以,当有人问他,有一个机会能让朱天磊身败名裂、生不如死但如果失败的话他就会万劫不复,这个机会要不要。

    他几乎想也没想的就点头了。

    他已经在地狱了,即使失败还能怎么样?

    他年轻的时候学习马术,因为身体素质不好,有几次从马背上摔下来差点被马蹄子直接踩死,但怎么样,如果不是他咬着牙凭着一股子的狠劲儿坚持下来,怎么能够有机会遇到那个管理所的所长,从而进入仕途,一步步的走上副县长的位置。

    他杨中民的一辈子都在赌,只是没遇见过朱天磊这么厉害的对手而已。

    “杨副县长在想什么,是想着怎么通风报信,还是想着怎么把我除之后快?”

    看到杨中民攥着拳头站在沙发旁边一动不动,朱天磊戏谑的说道。

    “朱天磊,我承认你很厉害,但这一次你想要脱身恐怕没那么容易,你的头顶上有一张巨大的网,很大很大,随时都能把你困在里面,哈哈哈.......”

    杨中民说完大笑起来。

    “很好,我倒是真的很好奇杨副县长说的这张网到底有多大,不过,希望杨副县长能够有机会亲眼看到这张网落在我身上,还要祈祷,这张网落下来的时候别把自己扣在里面。”

    “朱天磊,你太嚣张了,目中无人,早晚你会为此付出代价,早晚!”

    “杨副县长的夸奖我收下了,拜拜!”

    说完,朱天磊就直接转身,准备下楼。

    “你......你这就走了?”

    杨中民下意识的问道。

    “杨副县长舍不得我走?”

    朱天磊回过头,看着杨中民笑道。

    杨中民立刻摇头,摇头之后觉得好像不合适,又点了点头,看着很滑稽。

    鬼才会舍不得朱天磊。

    看到朱天磊这么快的从楼梯上下来,白松的心不由得咯噔一下。

    “朱天磊,你把杨县长......怎么了?”

    白松知道朱天磊狠,所以他才会往那方面想。

    “白科长可以去和杨副县长团聚了。”

    朱天磊快步的走到白松的身边,一伸手就抓住了白松两腿之间的匕首。

    “啊.......”

    白松吓的闭上眼睛尖叫起来。

    “珍妮弗,你这匕首一股怪味儿,回头可得好好擦一擦。”

    说完,朱天磊把匕首一扔,就扔到了珍妮弗的手里,而白松的脚下再次湿了一片。

    等到朱天磊和珍妮弗出去,白松像是被抽干了全部力气,一下子瘫坐在地上,已经忘了地上还有一片水迹。

    “天磊,你就这么出来了?”

    等到两个人出了别墅,珍妮弗才开口。

    “要不然呢,杨中民和白松不一样,白松是个小虾米,和我也没什么深仇大恨,杨中民和我,说是有血海深仇也差不多。”

    “血海深仇?你奸杀他老婆了,还是上辈子抱着他儿子跳井了?”

    “奸杀他老婆?大姐,我朱天磊的眼光在你眼里就那么别出一格?”

    “那怎么了,现在不都时兴老少配嘛,别说是父女恋就是爷孙恋也不稀罕吧,这个杨副县长看起来也就五十来岁,找个二十来岁的萌女小萝莉也不稀罕啊!”

    珍妮弗一副你少见多怪的神色。

    “这个杨中民别的不说,整个人就一个优点,那就是对老婆专一。”

    朱天磊还是很客观的。

    杨中民的老婆方云朱天磊见过,暴发户一样的女人,而且还是母老虎,但杨中民对这个老婆却是真的不错,至少方云正宫的位置从来没有受到过威胁,哪怕方云没给杨中民生下一儿半女。

    “还不算坏透腔,你还没说呢,为什么就这么出来了啊?”

    珍妮弗又绕回了之前的问题。

    在她看来,这个杨中民可不是小虾米了,从他的嘴里肯定能知道不少东西,而且,杨中民让白松来,肯定是有事,但朱天磊折腾了这么一溜十三招,只是和杨中民撂了两句狠话,有点不合逻辑啊。

    “我都说了,杨中民和我有深仇大恨,他的目的很明确,哪怕就是和我拼个鱼死网破、同归于尽也要报仇,所以,从他嘴里是问不出什么的。”

    朱天磊和杨中民不是第一次打交道,也清楚自己和杨中民之间的过节,所以才没有浪费时间。

    “他会不会就是这件事的主谋?”

    珍妮弗再次问道。

    “不是。”

    杨中民已经是阶下之囚,如果他要是有这个本事,当初就不会被关进看守所。

    珍妮弗没再说话。

    她是私家侦探,有些问题不用问的太透彻。

    “你们是......”

    朱天磊和珍妮弗大摇大摆的走到别墅区的大门口。

    保安看到两个人,惊讶的瞪大了眼睛。

    但好歹是品牌物业的保安,受过专业系统的训练,明明觉得奇怪,还是很礼貌的从岗亭上走下来。

    “我们是刚才跟着白科长一起过来帮忙搬东西的,白科长还有事,我们就先出来了。”

    朱天磊的瞎话信口拈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