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三界淘宝店 > 第1686章 不堪入目

第1686章 不堪入目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52bqg.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这一声嚎叫吓了谢羽彤一跳,宁小凡却是脸上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得意。

    他看这两个小子好久了,光偷窥不用收费的啊?

    正好借着舞剑,一掌拍过去。

    “什么人!”

    谢羽彤纵身急去,宁小凡跟在身后,两个人三两步便甩开百八十米,来到了灌木丛边,只见原本茂密的灌木丛却被炸开了一个巨大的缺口,足以容纳三四个成年男人并排轻松穿过。

    草屑横飞,白烟徐徐,地上到处都散发着灼热的高温。

    很难想象,这只是一根枯枝造成的伤害!

    “安博远?!”

    当谢羽彤看清楚刚才嚎叫的那人的时候,她美眸圆瞪起来,有些不可思议。

    算起来她应该管安博远叫一声表哥。

    直呼其名,可见关系之恶劣,内心之鄙夷。

    安博远倒在地上,全身上下衣衫尽裂,屁股上还插着半截树枝儿,鲜血汩汩而流。

    “大小姐!”

    而李虎见到谢羽彤,急忙翻身下拜。

    他只是个仆人,可没有安博远这种外戚的地位。

    “你们两个大半夜的不回去睡觉,躲在这儿偷偷摸摸的做什么呢?!”

    谢羽彤冷冷地问。

    “先让他把那位仁兄抢救起来吧,简直太不堪入目了……”

    宁小凡撇过脑袋,不忍再看。

    倒不是说他挨了自己这一根树枝,而是现在四仰八叉的躺在这,几乎光溜溜。

    谢羽彤诧异地嗯?了一声,下意识的侧头去看,结果正巧看到了那不堪入目的样子,当即啊!的一声海豚音飚了出来,整个人紧紧捂着眼睛,顺势倒在了宁小凡怀里。

    李虎眼珠子差点没从眼眶里挤出来。

    尼玛,大小姐居然在主动占一个男人的便宜?!

    真是活久见啊!

    而且那个男人,貌似还一脸的纠结?!

    宁小凡无奈地看着趴在自己怀中的谢羽彤,拍了拍她的肩膀,柔声安慰道:“那个……没事,没事哈,人生总要有这一步经历,只不过你稍微早了几年……”

    李虎还沉浸在震惊之中,宁小凡传音道:“还不赶紧把他给带走!在这继续待下去,你不怕大小姐把他给阉成九千岁吗!”

    这一声如炸雷般在李虎脑中炸响。

    他一个哆嗦清醒过来,见宁小凡正一边安慰着谢羽彤,一边用严厉的目光狠狠注视着自己!

    李虎瞬间反应了过来,赶紧脱下衣服给安博远盖住,然后使劲摇晃着他,终于把他从懵逼的状态下摇了回来。

    “啊!”

    当安博远弄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之后,一声花腔男高音也从他的喉咙里飚了出来。

    ……

    “羽彤,表妹,你听我解释,你听我解释啊!”

    十分钟之后,换好衣服的安博远在谢羽彤面前转来转去,脸都成了苦瓜色。

    他一直以来都在努力打造自己的人设。

    不说伟光正,起码也是作为正面人物出现!

    结果现在活生生来了个人体艺术展览,还是全方位立体无遮蔽的。

    谢羽彤现在心里估计杀了自己的心都有了。

    “滚滚滚,变态,流氓!”

    谢羽彤恨恨地道。

    她回去得赶紧滴眼药水,否则容易长针眼!

    “表妹,我……”

    安博远一口气堵在喉咙里无处发泄,只好对准了谢羽彤旁边的宁小凡开炮。

    “你有病吧你!你说你舞剑就舞剑,没事一棍子往我这戳什么,还使这么大的劲!是不是觉得自己钱多,杀人不用偿命啊!”

    安博远吼道。

    宁小凡微微一笑,波澜不惊地回怼道:“你说你偷窥就偷窥,没事非躲灌木丛里做什么,还藏得这么深!是不是觉得自己活得没有价值,才想着碰瓷赚钱啊!”

    噗嗤。

    安博远一口老血,好悬没有喷出来。

    刚刚臀部才缓和下来的伤口由于怒意现在又有迸发的征兆。

    谢羽彤没忍住,噗嗤笑了一声,却又憋了回去。

    大概是觉得这么严肃的场合不适合开玩笑,但实在是有点忍不住。

    这个男人没想到修为霸道、地位尊崇,怼人都这么厉害!

    嗯,空气中似乎飘散着一股男人浓浓的荷尔蒙味道。

    谢羽彤觉得自己已经被他给迷住了,嗯,她相信这就是爱情的感觉。

    “羽彤,我真不是偷窥,我这是在暗中保护你!你说,万一有什么色狼啊,图谋不轨,借着什么其他的名义偷偷占你的便宜神马的,我还可以替你挡一下!谁让我是你表哥呢!你说是吧?”

    这话说的连李虎都听不下去了。

    脸上一副一言难尽的表情。

    大哥你说你偷偷来学武的也行啊!

    想学剑法,家族没有,所以在这偷看。

    也显得合理一些。

    暗中保护……

    谢大小姐的修为,随便伸个手指头都不是你能招架得住的啊!

    “你是在说我吗?”

    宁小凡指着自己面无表情地道。

    “不然你以为呢!你长得獐头鼠目的,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你还觉得自己长得很帅是吗!”

    “对啊,不然呢?”

    “……反正我就是有义务,让表妹免受色狼的骚扰!”

    安博远还在给自己强行加戏。

    “安博远,我说你要点脸行吗!还保护我,你算哪根葱啊!长这么大的男人了,刚踏入化境!人家比你小好几岁都已经快登顶筑基了!论什么你们不是一个天一个地,你全身上下有哪一点可以和人家比!”

    谢羽彤终于忍不住了,愤怒地吼道。

    “停!你别这么冤枉他。他还是有一样优点是我这辈子都不可能赶得上的!”

    宁小凡道。

    “是什么?”

    谢羽彤不解地问。

    “他那张脸皮啊!厚的已经可以硬抗原子弹了!”

    噗!

    安博远心口一阵抽搐。

    他发誓,要不是打不过宁小凡,肯定先锤他那张熊脸一百拳!

    叮铃铃……

    安博远裤袋之中的手机突然响了。

    与此同时,只觉得脑海中仿佛有根丝线被拉扯,在与谢羽彤对视的一瞬间,两根丝线,对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