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明1617 > 第三百二十章 新妇

第三百二十章 新妇

作者:淡墨青衫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52bqg.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秒记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孙承宗知道东林党对客氏在后宫的势力十分忌惮,总是说客氏淫、秽阴毒,会秽乱后宫,所以一定要逐出,其实这应该也是掌印太监王安的意思,客氏和魏忠贤联手,势力渐渐有威胁王安的可能,王安唆使外朝的文官用大帽子压下来,把客氏逐出,魏忠贤失了最大的倚仗,摆布起来也容易的多。

    倒不是王安与魏忠贤有仇,当初也是王安点头魏忠贤才能进司礼,只是魏忠贤有后来者趋上的势头,王安为了自保也必须要出手。

    内廷的斗争比外朝要残酷的多,失败者往往最好的下场也是去孝陵挑粪,一旦斗起来,几乎是不死不休的。

    孙承宗不愿介入内廷之争,当下委婉答道:“我与王御史并不相熟,他的座师是韩先生。”

    这也算是给魏忠贤面子,点明了王一心是大学士韩爌的人,与他们叶向高一系无关。

    “咱家明白。”魏忠贤并不因为孙承宗拒绝就生气,笑眯眯的应了一声,然后真的无语,告辞离去了。

    “只怕内廷多事,会殃及外朝。”孙承宗看着魏忠贤的高大背影,不知怎地原本闲适轻松的心情也变的沉重起来。

    内廷司礼之争原本和外朝没有太大关系,但东林一脉依附的却是掌印太监王安,现在有魏忠贤这个变数出来,虽然论起势力来魏忠贤相差太远,孙承宗知道王一心等人绝不会听自己的劝告不介入此事,甚至日后发展下来,会有更高地位的卷入这件事之中,到时候,这绝对是一件极大的麻烦事。

    可惜,孙承宗感觉自己的身份地位还是不够高,不过他感觉本党之内除了少数人外,多数人喜欢意气之争,感觉自己是对的便是九牛也拉不回,很多人脾气十分固执,有一些人好名,有人好利,东林党现在人数太多,已经不复纯粹。

    想到这里,孙承宗也是微微叹息,看来世事难全者十之七八,自己也没有办法管太多,只能尽力做好自己吧。

    ……

    魏忠贤赶在宫门关闭的最后一刻赶回禁中,天启已经从文华殿回了乾清宫,正在西暖阁里做着简单的木匠活计。

    今天皇帝确实有些累,即位后天启还是想励精图治,把万里河山给治理好的,除了经常御文华殿学习经史之外,每日也会看奏折,听闻政务,隔一阵子还召开廷议。

    这些事就算是在清朝抹黑明朝的正经的国史上也有记录,御文华殿和召开廷议,在天启朝的实录上都有记录。

    不过皇帝喜欢做精致细巧的木匠活也是事实,一看到皇帝穿着短袍,身旁放着一些工具和木料,魏忠贤二话也不说,捋起袖子就跑到一边帮忙。

    天启做这些东西其实有专门的场所,后世的模型制作、爱好者一定很羡慕他,年轻的皇帝很专注,对自己的木工活也很投入,他有一些很精巧的模型式的木工成品,拿出来也确实能震一震人。

    天启今日打制的是一辆小型的马车,式新精巧新奇,魏忠贤看了纸样就啧啧赞叹,帮了一阵忙之后,魏忠贤看着初步成型的马车,说道:“皇爷,这马车似乎设计的很精巧,承重完全是在车身上,骡马不需要承重,这样拉货能拉的更多。”

    “大伴说的极是啊。”天启高兴的道:“这马车是锦衣卫官从大同府那边看到的,画成样子送到宫中,吾见了就觉得很新奇,非得要打成车样不可。”

    魏忠贤道:“这马车宫中竟是没有,皇爷是否要一辆?”

    “打成车样看看再说。”天启道:“这人今日塘报里还看到,说是和裕升的东主张瀚所制,吾看他做事确有章法,光是设计这马车就不容易,怎会是勾结北虏的人。”

    魏忠贤皱眉道:“可惜外间消息不通,锦衣卫现在传递消息大不如前。”

    嘉靖朝的锦衣卫堪称巨无霸,连百姓在坊间喝酒打架也能当消息报到宫里,每天锦衣卫使都要入宫,禀报给皇帝大小消息,特别是官员的动向。

    到了万历朝,就是东厂大而锦衣卫小,到天启年间更是,不过锦衣卫仍然是东厂势力的外延,很多事还是要交给锦衣卫出头去办。

    天启道:“再过两年,寻个机会由大伴你掌东厂,这样朕要知道什么消息便快的多。”

    魏忠贤跪下道:“奴婢谢皇爷恩。”

    他倒不会推辞,因为天启待人热诚真挚,不喜欢自己亲信的人推辞自己的好意。

    天启笑了一笑,说道:“大伴说今日廷议,多是东林党人自己向着自己,到底孙先生为人方正,不失朕望。”

    魏忠贤后背有些发麻,隐隐沁出汗水,他今日有些行险,把廷议时朝官的背景大致向皇帝说了一下,包括孙承宗是东林党人也是一样说了,不过天启当时神色并不高兴,另外孙承宗的表现和他一贯表现出来的一样,对皇帝十分忠诚,超然于党派之上,魏忠贤此时庆幸自己只是略微的试探,并没有真的敢在天启面前进孙承宗的谗言。

    通过这一件事,魏忠贤也了解到孙承宗在天启心里的地位,暗自提醒自己,日后不可再行试探。

    他跪下碰头道:“奴婢罪该万死,不该在说话时不小心将孙先生也带了进去,只是无论如何,奴婢从来都是对孙先生万分敬重的。”

    “这便好,这便好。”天启十分开心的道:“你和孙先生都是吾倚重的人,你在内,他在外,吾心无忧……不说这些烦人的事了,大伴陪吾继续打这马车车样。”

    ……

    夕阳斜下,一轮红日渐渐沉入常府照壁一半以下,红通通的日光变的渐渐黯淡起来。

    新妇常宁端坐在梳妆台前,任由几个婆子慢慢的替自己梳理妆容。

    她皎洁如月的脸上并无太多欣喜或害羞的神色,相反是凝重与担忧。

    这时外间传来脚步,腰身盈盈一握的杨柳快步走了进来。

    常宁不能扭头,只张口道:“有消息了吗?”

    “还没有。”杨柳道:“外头张春派人来,他叫我来说一声,北虏有近两万人,将北门和东门围的水泄不通,此前赖参将率亲兵想冲一阵,被人拿箭射回来,现在只得固守,好在兵备大人也在城中,麻总兵和咱们和裕升交情非比一般,官兵很快就会来援。”

    常宁微微摇头,张瀚没有和她透露太多,婚前两人只见过一面,不过常宁隐隐知道这一次北虏入侵主要还是为了解决韩畦这个麻烦,时间不久,动静不大,效果也不会太好,新平堡可能会被围困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张瀚五月初刚从灵丘回来,到孙家订了婚事,然后就是与常宁的婚事,郑国昌也是借口巡查沿边各堡,正好赶到新平堡来主婚,接着听到北虏入边的消息,从堡中发出塘马急报后不久,北虏就把整个堡给围了,现在消息不通,也不知道外间情形怎样,局面还是有些危险的。

    “那头说,”杨柳的俏脸上带着一丝担忧,她道:“大爷叫你不要怪他,现在这局面,又要张罗来访的宾客,还得小心些北虏真的会攻堡,所以他要到行礼时才得回来。”

    “就算他在家,现在也不得和我见面,就算来亲迎了,也不得和我说话闲谈,哪有这般闲功夫。”常宁用嗔怪的语气道:“他尽说昏话,我哪会怪他!”

    虽是用这般的语气,不过明眼人都瞧的出来,常宁心中十分欢喜。

    张瀚毫无疑问是心细而情感细腻的男子,一般的青年男子有他这样的身份地位,有这样挥霍都挥霍不尽的财富,不知道还会张狂或是好色成什么模样,常宁纵是绝色,张瀚若是有心,身边岂能少得了美艳女子?可事实正好相反,张瀚平时并没有纵意花从,相反对常宁十分关心。

    当然张瀚也有玉娘和杨柳,不过常宁感觉这已经是张瀚十分克制的结果了。

    她看看杨柳,说道:“日后他自然待你也这般。”

    杨柳脸有些红,答道:“我再出去听听消息。”说着,急步跑出去了。

    婆子们都在微笑,她们做的很细心,也在说一些常宁爱听的喜庆的话,常宁微微闭着眼,感觉绞绳在脸上绞去汗毛的轻微痛感,她知道,今日之后,自己就是辅助张瀚将事业越做越大的内宅主人了。

    ……

    “我这成亲的日子,大约真的挑的不好。”

    北门的堡楼之下,张瀚观察着来回奔跑的蒙古骑兵,也是摸着下巴苦笑起来。

    四周的李慎明,孔敏行,孙敬亭,常威,李东学等人都笑将起来。

    张瀚的婚期其实真是自己挑的,当初请的人合婚期,其余的婚期都不怎么合他的心意,到底是他自己定了眼下的日子,月初时各地的宾客都赶了过来,张瀚现在的身份地位真不是普通的东主,一般的青年东主成亲,来客主要还是宗族或是父辈的亲朋故旧,或是父执辈在商业上的同伴,现在的来宾却是多半张瀚自己经营出来的人脉网络,当年老太爷和张瀚父亲在时的旧友宾朋只占了极小的一部份,而且是身份地位很低的普通商人为主,如果不是有旧日的关系,这些人几乎都不怎么够资格被邀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