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明1617 > 第一千三百九十九 生火

第一千三百九十九 生火

作者:淡墨青衫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52bqg.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人家和记当官的也没有这么摆谱的。”

    “那个成方,麾下几万壮丁几千披甲,还不是天天背着手笑眯眯的在义州卫城里走动,见人就点头打招呼。”

    “人家军官还替士兵打饭,兵开动了当官的才开始吃饭。”

    “他娘的,人比人,气死人。”

    和记倒没有弄什么官兵平等,阶级不管人的主观意愿如何都是客观存在的。别说旁人,叫张瀚和那些黄牙齿有口臭脚臭浑身汗臭的新兵挤一个帐篷,吃饭睡觉都在一处,张瀚自己本人肯定都不太愿意,当然也不能勉强别人。

    但和记的官兵阶级也相当的不明显,主要和记还是一个公司,张瀚又向来不喜欢摆架子。同时大家都有公司的分红,无非是士兵少一些,军官多一些,就是这么一点区别。

    退役之后,士兵一样能过的很舒服,很有尊严。

    加上文化教育课程的推广,最普通的士兵也会活的相当有尊严,无形之中造成了相对要平等的多的关系。

    而大明那边就是彻底的人身依附关系,虽然比女真人的奴隶关系完全不同,可毕竟也是等级分明,相当森严,一个小兵要跪着和千总说话,可是千总也要跪着和游击说话,而游击就得跪着和总兵说话,总兵就得跪着和巡抚说话,巡抚要跪着说话的就是朝中的权贵了,比如魏忠贤,比如顾秉谦,比如皇帝。

    和记的内在关系更轻松,更平等一些。

    大家都象是签了长约的伙计,不同的就是有人种地,有人行商,有人则替老板骑马打仗,打下的地盘获得的好处,张瀚这个老板拿最大头,底下的人也是人人有份。

    无形之中,和记的内部氛围就要轻松许多,加上张瀚在组建团练之初的一些规矩也起到了良好的效果。于是在祖府内丁们的眼中,和记团练的氛围就令人相当的羡慕了。

    “怎么回事?”程本直刚到帐篷里躺下,一个长相清秀的青年长随替他揉捏着酸软的腿部和腰部的肌肉,听到外头的吵闹声响,无奈之下起身来看看,脸色当然就难看的很了。

    内丁千总上前跪下,整条腿浸在泥地和雨水之中,千总仰着脸回话,顾不得雨水打在脸上,虽然相当的狼狈,不过还是十分的恭谨小意。

    “回赞画大人,贵纲纪要我们升火煮饭烧水,可是这柴都湿透了,实在是没法儿……”

    “哦,这么一丁点的小事也值得吵。”程本直一阵烦燥,白天辛苦也罢了,晚上连口热水和热饭也吃不上,这就叫他有些烦燥了。

    几百人跟着,居然这么一点供给也不成,是真的办不到,还是没有心思敷衍他这个上差?

    程本直的眼冷冷的瞟了祖可法一眼,如果这姓祖的真的敢这么怠慢,等回去之后,有的是办法慢慢料理他。

    祖家的人才多的是,祖大寿,祖大乐等人还够格在自己跟前说上话,这个祖可法不过是内丁改姓出身,居然也敢和自己拿大?

    这么一道眼神瞟过来,祖可法立刻醒悟,自己此前看热闹的心思实在要不得。

    当下大步而行,军靴在草皮和雨地里趟着水,打湿了衣袍下摆,祖可法也是毫不在意的样子,走到那个千总面前,祖可法立刻斥道:“油布里不是带着有一些干草,晒干了的又防着水,你们用油布费力搭个帐篷,然后用干草引火,有多少火升不起来。”

    内丁千总无奈,只得答应着,这边厢几个巡抚的亲随还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的,一个个冷着脸甩着闲话,把这些祖府内丁气了个半死。

    他们平时也是细酒肥羊,上头也是拿他们当自家人来恩养,平时都是要给脸面的。

    不是说改姓当了内丁就是奴才,事实上他们比一般的营兵和武将都要尊贵的多。

    普通的内丁都得比的过一个百户总旗,内丁里的军官们,就算是外头的参将游击们见了,也是客客气气的拉手说几句亲热的话,谁成想这一次外差出下来,挨苦受累不说,还得受气!

    “他娘的真是不想伺候这差事了。”

    “谁比谁娇贵点?咱们祖家的家丁比谁差了?”

    “没法儿,忍着吧,人家是巡抚军门身边的人,咱们家总爷都得看那姓程的眼色……”

    七嘴八舌的低声抱怨着,好歹也是用祖可法的办法把火升了起来,内丁千总回过味来,又塞了一些银子给那些长随伴当,算是把对方给哄好了,双方约好了,回到宁远之后就找个酒楼,好好喝两盅,把这些不愉快的回忆,到时候一杯酒全抹了。

    “真他娘的不是人干的差事……”把热水热食热毛巾把全送进程本直的帐篷,内丁千总感觉自己全身都是酸软的,这差事真不容易,比上阵搏杀还要难的多。

    “明天会换人的……”祖可法也不太高兴,这么困难的局面大伙忍忍就算了,程本直还这么摆谱,可祖可法也知道,为着这一点小事不能得罪这程先生,不太值当。要是因为这一点小事和程本直起了争执,闹的不太愉快,回去之后怕是连祖大寿都饶不过自己。

    好在军官有好多个,轮流换人,一人一天伺候差事,把程本直和巡抚行辕派过来的人都糊弄好了,也不会叫大伙儿的怨气积累到无可压制的地步。

    好不容易伺候好了这些大爷,天还没黑,各个帐篷里都是鼾声大作。

    祖可法打算轮流派一些哨骑出去哨探,可看看兄弟们的模样,也就作罢了事。

    此处已经是近科尔沁地方,白天偶然还看过几个放牧经过的蒙古人,远远就避开了去,估计要遇到大队的科尔沁人还需要有一段时间。

    在西北方向就是科尔沁沙地,地方很大,很少有人在沙地里活动,东南方向就是格勒珠尔根城,越往那边走蒙古人就越密集,迟早会遇到几十个毡包聚集小型聚居区,到时候可以找到一群零散放牧的牧民,叫他们把消息给传递过去。

    程本直相信蒙古人不蠢,只要知道是大明使臣过来,不管是真心还是假意都会跑出来迎接,毕竟大明使臣带来的不是刀枪,而是粮食和银两。

    有了充足的粮食,程本直和袁崇焕的底气十分充足,也是程本直敢踏上这次旅程的最大的底气。

    哪怕是和记,程本直也有相当的自信面对,和记再厉害,也不可能在短时间内弄到大量的粮食来拉拢这些大大小小的北虏部落。

    帐篷里,睡梦之中,似乎程本直也发出了若有若无的轻笑声。

    汉之班超,似乎也不过如此呢……

    ……

    天明时分雨终于停了下来。

    连续一天的大雨在傍晚时转成小雨,然后在半夜时就停了。

    雨打在帐篷上的声响象是在内地时打在芭蕉叶上,或是打在梧桐叶上的声响,雨水轻轻的洗涮着世间所有的一切,等张献忠掀开帐篷门走出来的时候,感觉世间一切都是被清洗过一次,一切的景致都是无比的清晰,连空气都变得清新无比。

    这种天色微明的时分很多人还在好梦之中,但猎骑兵和所有的军官们都已经陆续起身,并且不少人早就从帐篷里出来了。

    底下是松软的草皮,还好相当厚实,不至于被雨水泡了一天之后就走一步踩出一脚泥。

    不远处是蕃兵们的帐篷区,里头也是一片嘈杂,蕃兵们也很能吃苦,经过一夜的休息之后,早晨都是早早就走出了自己的帐篷。

    这样的条件下当然没有办法升火做饭,也没有随行的炊车和辎兵,所有人都自己设法烧一些热水,配着罐头或干饼子,还有猪肉和羊肉熏干后制成的肉条,也有一些熏制好的鸭腿肉,简单的加热之后就成了美食。

    张献忠把一个罐头放在迸着火星的灰堆里,片刻之后就取了出来,罐头已经热的发烫了。

    巴儿虎从蕃骑营区走过来,看看张献忠的罐头内容,脸上露出羡慕之色。

    “老巴,别客气,拿你的饼子过来一起吃。”

    蕃骑们的供给肯定不能和猎骑兵们比,就算是千户也强不到哪去。

    这些天下来,彼此都相处的十分熟悉了,巴儿虎也不和张献忠客气,拿着几块干饼子,大步走过来,也不顾地上还有水迹,盘腿坐在地上,从衣襟深处抽出一柄铁勺子,捞着张献忠罐头里的红烧肉块开始大吃起来。

    “好东西啊。”那木错闻到香气,也不客气的围着坐过来。

    一群和记军官的身边也都围着另外的蕃骑军官,身份不够高或是还没有建立起交情的都是知趣,并没有走过来。

    “这算个鸟。”张献忠看看那些咽唾沫的蕃骑军官和士兵们,大声道:“我是张大人的侍从武官,回头回去和大人说一声,拨几千个罐头过来,人人有份。”

    四周传来隐隐的欢呼声和笑声,汉人的罐头对这些蕃骑确实有相当大的吸引力,不过人们也不至于馋到这个份上。

    开春了,野兽都出来活动了,打猎容易,猎物也不象冬末初春时那么难打,河面化冰,捕鱼也方便了。

    肉食的获取没有那么困难,罐头里的肉食可能更香,烹调的味道更好,但这些蕃骑在意的不是一罐头的食物,而是一种认可与接纳。

    当然最重要的是尊严,就象巴儿虎和那木错,就是要混在张献忠身边混吃混喝,没别的意思,只是一种态度和试探。

    张献忠的反应相当令蕃骑们满意,不过这几个货的勺子也下的越发频繁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