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明1617 > 第一千三百五十四章 南面

第一千三百五十四章 南面

作者:淡墨青衫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52bqg.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已经派人通知常威了。”张瀚对两个舅舅道:“叫他在台湾也晓瑜众人,也高兴一下。”

    “甚好。”常进全说话方便些,捋须赞道:“文澜见事就是明白。”

    “也不必过于大张旗鼓。”常氏有些不安的道:“朝廷和天子知道了,会不会不高兴。”

    “没事的。”张瀚搀扶着常氏往外走,笑着道:“现在已经不是几年前,老实说咱们也不必太担心朝廷的态度了。对天子么,儿子还是要给几分面子的,内地和记的分号就不必宣扬此事,也不必大张旗鼓的做什么事了。”

    “这样很好。”常氏对这些事也不是很懂,不过知道儿子行事向来谋而后动,很有章法,倒也是真的放心。

    出得内院门,外间已经是人潮涌动,各司主官副司官局级到各所的主官副主官都赶了来,将领之中一直到营级指望,在青城附近的也都是赶了过来。

    各部都是留着一两个副手看家,主要的主官都赶了过来。

    这是和记第一等的大事,就算张瀚也低估了大伙儿对这事的热心,一出内宅门看到外头人头汹涌的模样,顿时就是一呆。

    李慎明也是挤了过来,满头大汗的道:“文澜你怎么才出来,再不出来就乱了营了。”

    张瀚苦笑道:“怎么这么多人?”

    “事涉储位啊。”李慎明道:“除了实在走不开的谁敢不来?就算实在赶不来的,也会补上一份贺礼的。”

    “所以我就说,”张瀚道:“大明的那一套实在不能再耍下去了。册一个少君之位就弄成这样,将来要是有诸公子争位,或是再来个和记的靖难?以天下奉一人,就会弄成这般模样。”

    李慎明听的目瞪口呆,指着张瀚道:“平时胡咧咧也罢了,今日这种场合你也浑说。”

    “一会你就知道了。”张瀚匆匆又说了一句,到左侧院去接常宁母子。

    小张桢才一岁,还是容易睡着的年龄,张瀚进来时,常宁正抱着昏昏欲睡的张桢发呆。

    “给他洗把脸。”张瀚吩咐丫鬟道:“一会要见宾客,这昏昏欲睡的不好,还容易被吓着。”

    常宁柔声道:“外间人很多?”

    “嗯。”张瀚道:“人是挺多。”

    常宁微笑道:“果然不出你所料。”

    张瀚苦笑道:“和记还是不能免俗,大家都要抓紧站队,以防将来秋后算帐。”

    张瀚又语气森然的道:“我算知道为什么皇帝和太子就不对付了,这小家伙才一岁就能分了老子的权势,将来要是我老了,他正在壮年,所有人都会去讨好他而忽略我。”

    常宁听的笑起来,一旁抱着更小的老三的杨柳撇嘴道:“你这当老子的真有出息,现在就和儿子吃醋。”

    “总之外事由夫君你做主。”常宁也觉好笑,纤指弹了弹怀中小儿胖胖的脸颊,娇笑道:“二哥儿,看你爹现在就和你吃醋了。”

    “防患未然。”张瀚一本正经的道。

    常宁道:“此事反正夫君作主,不管怎样我们都听从便是。”

    杨柳道:“难道你真要称帝?”

    就算在后宅之中这也是很犯忌的话题,也就是杨柳这样大胆的才会这么直白的说出来。

    常宁对杨柳道:“你别浑说了,叫人听了去不好。”

    张瀚倒是无所谓的样子,说道:“过几年你们就知道。”

    众女无语,待小孩子精神起来了后出来,一群仆妇丫鬟簇拥着常宁,与张瀚一起向外宅而去。

    ……

    孙敬亭从外宅大堂穿过夹道,抵得玉娘所居的西院。

    说来也是有趣,常宁居东院,玉娘是西院,正好也是东西对立。杨柳住后宅靠北一些的地方,挨着小佛堂的老太太住,整个大宅有过百间房,大小院子五六个,也是足够这些妇人居住了。

    就算张瀚再娶三五个,肯定也铺排的开,然而了解张瀚的人都知道,这位短时间内是肯定不会再娶了。

    娶三个,也是机缘凑巧,否则不少人怀疑,张瀚很可能会只娶一个。

    孙敬亭也是这样认为的,玉娘和张瀚相识之后就定下了姻缘,不过张瀚的长辈又替他定下常宁,无奈之下玉娘只能为侧室,还好有平妻名份,平时在张府不管是张瀚还是下人们也拿玉娘当夫人看,可毕竟是名头上弱了一层,令孙敬亭也是有替玉娘抱憾的感觉。

    今天此时,外间再热闹孙敬亭也没有参与,他也是熟门熟路,尽管是内宅,但是玉娘是他的堂妹,所以到后宅来见面也没有什么,今日孙敬亭更是打定主意,一定要先来玉娘这里问个清楚明白。

    “见过哥哥。”张彬正是精力充沛的时候,这时撅着屁股趴在假山池子边看池里的小金鱼,天气寒冷,鱼池里的鱼都不怎么活动,张彬用手拨动,玉娘也不理会,见孙敬亭昂然进来,便是上前来给兄长行礼。

    “嗯。”孙敬亭点了点头,也不坐在椅上,只在院中假山边上找了块山石坐下,开始逗弄起张彬来。

    “舅舅。”张彬道:“这里的鱼都好丑,我要好些漂亮的小鱼。”

    “这好办。”孙敬亭道:“我差人到大同去给你买。”

    玉娘道:“这也太费钱了,买几只金鱼,怕不得费几十两。”

    “怕什么。”孙敬亭无所谓的道:“现在都是有用不完的家资,只要不是刻意靡费,有时候花就花些吧。”

    孙敬亭叹口气,说道:“文澜这一次弄的我措手不及。老实说,我一向是想着大哥儿能继承他的家业。可是我也明白,文澜虽然也疼大哥儿,为了立嫡,还是会立二哥儿,但是我没想到会这么快。我这个当舅舅的,于情来说当替大哥儿争一下,于理来说,应该赞同文澜。并且为了杜绝内部的纷争,还得和部下们说些口不应心的话,真是可为嗟叹。”

    玉娘道:“大哥莫这般想,瀚哥说过,大哥虽不能当少君,但该有的也会有,而且将来也不会出现防患和限制,不会如朱明宗室那样防患亲藩,更不会弄的骨肉分离。所以我也无所谓了,大哥也不要自寻烦恼。”

    孙敬亭狐疑道:“我心里难过,才先到你这里来坐坐,看看彬儿。但文澜真的这般讲过,他是不是在哄你?”玉娘嫣然一笑,说道:“大哥你竟然也说糊涂话了,张文澜磊落奇男子,什么时候说过哄骗人的话?”

    “这倒也是。”孙敬亭展颜笑起来,说道:“若是这样,我就等着文澜将来的处断吧。”

    ……

    正堂门前,摆放着两张座椅。

    张瀚在内宅各人簇拥下走近门前时,蒋义率着几十个护卫走上前来迎接,各人都穿着扎甲,手持兵器,真是甲光耀眼。

    张瀚看看蒋义,说道:“在宅中何必如此?”

    蒋义道:“这是李政事官安排的,说是要显大人之威仪。”

    张瀚一笑摇头,也就不加理会了。

    大堂到大门前是一个很大的广场,这里原本就是佛寺,大堂到山门就是有广场,在座椅前原本就有很多宗教建筑,早就被清除一空。

    当张瀚走出来时,黑压压的人群顿时一片肃静,沿着墙基四角都是全副武装的护卫,大堂之前是蓝天和阳光之下的广场,无数一时人杰静静而立在等候着张瀚等人的出现,头顶是宽广的殿阁式的大堂,椅子四周是笔直参天的大柱,透过柱子间的间隙则是光线与密密麻麻的人群,再远方则是宽广的大门,门外明显也有汹涌的人群和更多的维持秩序的军人。

    更远处是广袤的草原,已经为张瀚与他的和记一手掌握,十万大军正在草原上向着东部行军,一步步的集结,最终将会在张瀚的率领下击破消灭最后一个草原部落的大敌。

    张瀚记得自己曾经在后世看过一本叫草原帝国的书籍,历数了从商周到秦汉,再从秦汉到唐宋,再到明清,草原民族换了一个又一个,如野草一般割除再生。汉人强盛时也能深入草原,封狼居胥,但总是不能持久,盛唐时曾在草原设立州府,设都护府,但也持续不了太久时间。如张瀚这样不仅在草原打开局面,并且根基扎在草原上的汉人政权,到目前为止和记是绝无仅有的一个特例。

    如果真的能将草原彻底归化纳入囊中,并且持续传承下去,就算不能混一天下,张瀚也足够名垂千古,成为华夏的大英雄了。

    当张瀚缓缓在椅中坐下时,所有人都深揖行礼,齐涮涮的拜揖下去。

    张瀚平时不讲究礼仪,所以不仅平时无人向他下跪,连揖礼也只是握手微躬就行了,有不少人习惯行军礼,至于孙敬亭和李慎明等人则多半就是熟不拘礼了。

    今日这样郑重其事的拜礼也是意味深长,张瀚自己坐下时,看到齐涮涮俯首躬身的人群时,一种心灵上的膨胀也是油然而生,南面而坐,俯首称臣,这种掌握着最高权力的快意感没有经历的人是没有办法理解和感同身受的。

    所坐的位置坐北朝南,这是最高的格局和最大的象征,而所有人向他行拜礼也是理所当然,没有人会有疑问,也不会有人犹豫。

    这个团体就是张瀚一手带出来的,所有人都理所应当的向他行礼。

    张瀚有一种按捺不住的骄傲感,一种庞大的责任感,一种理所当然,浩大中正的感觉油然而生,令得他深迷其中,一时难以自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