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明1617 > 第一千三百三十一章 鬼火

第一千三百三十一章 鬼火

作者:淡墨青衫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52bqg.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在欢天喜地的气氛中也有杂音,到中午时袁崇焕一行人又匆忙赶上城头。

    大队的八旗兵开往觉华方向,一个接一个的牛录赶过去,蒙古左右翼在最前。

    “这是要打觉华。”祖大寿皱眉道:“觉华看来没有凿冰!”

    “简直是浑蛋。”袁崇焕有些怒不可遏,他打赢了宁远这仗是无可指摘的胜利,可若是失了觉华,这场大胜就失了颜色。

    “要不要去救觉华?”何可纲看看四周诸将,有些跃跃欲试。

    满桂一脸无所谓的样子,他的部下中老兵多,战斗力强,出城打他也不怕。

    “不能出城。”祖大寿抢先反对,说道:“我军多半新兵,刚刚见血,虽有士气经验不足,一旦出城野战必然大败,到时候宁远反而可能守不住。毕竟大炮虽然犀利也要大量将士配合,否则人家几百个云梯一架,你大炮轰哪边?”

    何可纲反驳道:“我军若总是避不敢战,恐怕将来永远非建虏之敌,这样何时能谈的上收复辽东?”

    祖大寿笑而摇头,他不想和何可纲争下去了。

    “祖将军言之有理。”袁崇焕沉吟道:“非是本官不愿救觉华,一则觉华非本官防区,不可擅离信地。另外就是我军守城有余,而出击之力不足,本官不能因为面子或战功叫部下出城去送死。”

    这么一说,不仅何可纲无话可说,在场的将领们都面露满意的笑容。

    “然则。”袁崇焕目光犀利的道:“我军迟早要出城与虏野战,各将要勤练内丁,挑选精锐敢死之士充实其中,先以骑战对骑战,待步兵练多了再用车炮步阵配骑兵与虏野战,数年之后,如果一切顺利的话,几万人的对战未必就怕了建虏。”

    “大人英明!”

    在场所有人将领都俯身下拜。

    ……

    “杀啊,不封刀啊。”

    “本牛录所有人都可以去抢,搬多少除了公中的就是自己的。”

    “银子很多,每人均是有份!”

    觉华岛一天就被打下来了!

    到处都是野兽般的吼叫声,八旗兵都杀红了眼,似乎是要把在宁远受挫的愤怒发泄在觉华岛上这些无辜的人身上。

    李明礼推着小车跟在如潮水般的队伍中,塔拜等牛录额真在道路边上不停的呐喊着。所有人,包括马甲在内都在推小车和赶爬犁,只有章京以上才没有亲自动手。

    就算有的章京也是冲到银库那边,先弄几百两银子再说。

    武格纳的蒙古左右翼和女真兵配合,瞬间就冲破了明军简陋的防线,将姚与贤和金冠等将领斩杀。

    明军抵抗的相当强烈,事涉重要军资,关系到自己的人头,向来滑头的姚与贤和金冠诸将这一次也是真的拼命了,可惜他们和女真人的实力相差太远了,觉华岛几乎瞬间就被冲跨,岛了不仅有辽镇明军,还有大量的文官吏员,还有七千多平民,因为攻打宁远不利,死伤颇多,加上担心宁远驻军出城来夹击,所以女真人的攻击迅速而猛烈,打下觉华之后又进行了不封分的大屠杀,血洗了这个明军囤积物资的小岛。

    等李明礼等人赶上岛来推东西时,整个岛已经快被搬空了。

    最少有过千爬犁和大量的牛车都是装满了粮食,另外各牛录都分到了大量的银子,岛上的粮食有二十多万石,这是相当令人吃惊的数字,对女真人来说也是解决了相当大的难题,最少在春荒时期不会有太大的麻烦了。

    更叫人大跌眼镜的就是岛上的银子也有好几十万两,现在还没有点算清楚,不过估计银子也超过了五十万两。

    这应该是明军未来几个月的军饷,这一下是真的便宜占大了。

    八旗上下都是高兴的不知道怎么是好,连几个任旗主的大贝勒都是笑的合不拢嘴。

    进入辽西以来当然是抢掠了不少东西,但一下子抢到几十万石粮和几十万两的银子,这样的好事谁敢想?

    加上过千领的铠甲,大量的兵器,药材,各种军需物资,包括胶,火药等等,真的是赚的盆满钵满。

    粗粗一算,觉华岛上的物资怕是有百万左右。

    “明国真是有钱啊。”这是这两天所有女真人挂在嘴上的话。

    他们打下辽东和辽中,辽南,感觉到了远超过女真聚居地的富裕,已经觉得是大开眼界了。

    辽阳城雄伟壮阔,赫图阿拉与之相比就是一个土围子村落,相差的太远了。就算是努儿哈赤的汗王宫,在和辽阳城里的建筑相比也就是贫民窟的水准,辽阳经略府邸在大明这边算是相当破烂了,可是老奴他们修了修就住进去,也是感觉很好。

    这一次打下觉华,更是叫这些人感受到了大明的潜力和繁荣,也使他们清楚的认识到了双方的财力差距有多大。

    明军随便一个囤粮点就有这么多物资银两粮食,要是大明境内呢,那些富裕的州府,那庞大无比和繁荣无比的京师?

    打下觉华后,感受到双方差距的女真人对大明的国土反而更觊觎了。

    原本不少人觉得占有辽东就不错了,现在他们普遍的后悔了。

    李明礼推着小车往里头,身边是赵贵和一群汉人包衣,各人脸上的表情都相当丰富。

    一个包衣喜不自胜的道:“这下好了,春荒俺一家不会饿死了。”

    李明礼张了张嘴,心里有一些想斥责的话,但第一不敢说,第二不知道该怎么说是好。

    所有人都兴高采烈,包括包衣在内!

    大量的粮食和各种军需堆积如山,人们象蚁群一样出入那些大型的仓库,不停的把粮包和军需物资运出来。

    银库那边更是任各牛录搬取,当然各牛录也要点算数字将来好上交公中,只是人太多了,八旗在这方面的组织性也很差,为了尽快搬完只能任由各牛录自行搬取,肯定有隐瞒数字或中饱私囊的,连搬银的包衣都在拼命往自己衣袍里塞银子。

    还有一领领崭新的铠甲,多半是绵甲和锁甲,少量的鳞铁甲,堆积如山,小车推不了几件,多半是用牛车或爬犁拖运搬走。

    各种兵器也多半是打造的很不错了,不过和女真人的兵器还是有点差距,但也是不错的补充。

    所有人都笑的合不拢嘴,女真人不停的大声说笑着,宁远城下受挫的郁闷心理已经一扫而空了。

    留在宁远方向的兵马已经减到几千人,因为实在不能把宝贵的人力用在围城上头,大量的人力都被调过来搬东西了。

    看着如山似的物资,几天功夫下来也减少了很多,只是还要费一番力气才能搬空。

    李明礼几个已经是第三次过来,他们用小车把岛上的物资推到宁远附近的官道上,装上牛车之后再回来用小车推。

    这一次不要再搬到牛车上了,因为牛车都已经装满,底下只能用小车一路推回自己的牛录,如果是铠甲兵器,就直接推到辽阳,这些东西由公中统一处理分配。

    原本牛车不足,还好打下辽西后获得了不少包衣和他们的耕牛,也搜罗到了不少大车,三四百挂总是有的,这些大车和原本各牛录的大车汇合在一起,组成了一支庞大的车队,就算这样对抢到的物资来说也是杯水车薪,大量的物资只能用爬犁和小车推回去,还得肩挑手提。

    不止一个人想起和记的大车,很多女真人和汉人包衣都到广宁一带接过粮车,他们对和记的大型四轮马车相当的印象深刻,如果是那种大车来几百辆,估计就很轻松的搬空这里所有的一切。

    除了新抢来的包衣总是沉默着做事之外,连一些老包衣都兴奋的说了一车轱辘的话。

    李明礼把最后一包粮食放在车上,总数大约到了五百斤左右。这已经是这种独轮小车的极限,再高数字的话就算李明礼能推动小车也承载不了,车身可能半截就散架,就算每个推车的人都有相当的奖励,推的越多奖的越多,可还是没有办法多推哪怕半包粮食了。

    塔布囊大大咧咧的坐在一边,赵贵趁着休息的空档在替他清洗创口。

    在打下觉华的战事里塔布囊左胸口中了一箭,箭矢透过了他的锁甲,在胸前扎出半指深的口子,这种伤口看着不吓人,可如果再深入一些就直刺入心脏,那塔布囊就死定了。

    “这定然是明军将领内丁射过来的。”赵贵一边清洗一边准备包扎,嘴里道:“差一点就报销了。”

    塔布囊不喜欢象女真人那样摆谱,什么主子奴才的称呼并没有强调赵贵遵守,不仅如此,两人在一起说话时还相当的随意。

    “死就死球了。”塔布囊伤口颇为疼痛,咧着嘴道:“难不成你赵贵不死?”

    赵贵乐呵呵的道:“只要不死在战场上,俺还想活到儿子成人娶了媳妇,叫俺抱了孙子才能含笑闭眼呢。”

    “你他娘的想的还真美。”塔布囊骂道:“不定哪天就死在战场上了,你看那边的死人!”

    赵贵和李明礼都往塔布囊指的地方看过去,那边有成片的死人,最少有两三千具尸体被仓促的堆在一起。

    女真人这样做并不是出于对战士的尊重或是要掩埋尸体,他们并没有这样的习惯,宽甸和广宁战场还有后来松锦战场上的尸体就丢弃在原地,最多把挡住道路明军尸体搬开,一直到几十年后的康熙年间,还有人经过辽东故战场时看到累累白骨和无尽的鬼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