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明1617 > 第一千五十四章 头人

第一千五十四章 头人

作者:淡墨青衫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52bqg.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前几天在戈壁区时,众人在近外围露营,板结的沙地比草皮要易于扎营,挖灶搭帐篷,天黑之后所有人都休息时,有人听到有狼嚎声。

    几个大商人走出帐篷看时,都是被吓了一大跳。

    虽然外围有商团军的护军跟随,一直在保障着商队的安全,可夜晚降临时军队并没有和他们驻扎在一起,当狼群过来时,这些内地过来的商人可是真的都吓了一大跳。

    狼群一般就是五六只一群,再大些就是十来只,最大的狼群也就是二三十只到顶了,但那晚的狼群估计有十几群,互相分开着,不停的嚎叫着,春天的时候野兽比冬天要好猎一些,但还是很瘦弱,狼从冬天熬过来,身上的油水都熬光了,对狼来说这段时间也很难熬,可能是闻到营地里煮肉吃的香味,这些狼群都是不请自来,把整个营地都给包围了。

    整夜的狼嚎吓的王达通几个神经衰弱,后来商人们好说歹说,请护卫的商团军派了一个中队的龙骑兵过来,打着火把在马上打响火铳,把狼群给撵走了。

    不过到下半夜时,狼群又回来了,这一次大伙不好意思再请军队,毕竟相对于大队人马的车队来说,狼群的威胁性很小,军队护卫他们的安全只是处置真正有威胁的情况,不好麻烦人家太多。

    白天时,商队请军队走远一些,试图在白天打一些狼,龙骑兵们往西边跑了十来里,打死了几头狼,中午烤了狼肉,结果到了晚上又是一大片绿油油的目光。

    王达通几个都受不了了,众人到一辆车上商议办法,决定从巴尔虎人中招一些护卫。

    “这对和记来说也是好事,张大人不会不高兴的。”王达通用毛巾使劲擦着脖子间的汗水,沉声道:“和记的方针就是使北虏被纳入和记的体系中来,不管是继续放牧还是给和记做事,种地,打杂,当矿工,学做买卖,反正是要与和记产生瓜葛……不怕北虏凶,就是怕北虏躲着不沾边,那么时间久了还是油不溶水,迟早还是会打起来。只要产生瓜葛就不怕了……茶,盐,布,菜,米,麦,哪一样他们不要?没有咱们,他们到哪儿去买这些东西?诸位说,是不是这个道理?”

    马超文大为赞同,说道:“商人有自保之力,这也是张大人向来强调的,我们找这些北虏做事,不光当护卫,还能叫他们打杂,到买卖城给咱们当伙计,这不是挺好?”

    “这样说来。”京城商人徐秀来打趣道:“最好把那些索伦人,鄂伦春人,鄂温克人都招一些,这样的话张大人会更高兴的。”

    “说的没错。”王达通斜眼看了众人一眼,说道:“我们好歹都是荣誉理事,不能光要荣誉不理事嘛,大伙捐钱的时候确实就是想着有优待,事实上也有了,护卫和沿途的补给站维修站都对我们很配合,到买卖城也是最低等级交门摊银,不过如果能做的更多,那岂不也是好事?这个商道成或不成,关系我们山西商人未来几十年,就象当年开马市一样,多少人家因为马市发起来的?这个买卖城的生意,愚以为比当年的马市还要重要的多了。”

    徐秀来赞道:“王兄大事见得明白,果然为人中之杰。”

    王达通更得意了,瞪眼道:“我打算招五十人,一天六分银子不过一天三两,说句难听的,还不够在下一天的饭钱。”

    北上的商人多是大豪商,吃食均是从张家口和京师一带采买的最好的食材,有专门的厨子跟着一路做饭,费用开销当然极大,一顿中八珍席面不过二两,这些人一天的伙食费都是够开好几桌中八珍的酒席了。

    趁着劲头,王达通带着幕僚和几个从张家口带出来的护卫,一起骑马奔向几里外的草原,那边陈壮和一群头人也过来了,陈壮事前和王达通的幕僚已经谈妥,并且拿了五两银子的好处费,回去之后特别卖力,带来的头人果然是好几个部族的贵族。

    一见王达通,见衣饰华贵,又有人说是大豪商,众多头人都是手按在胸口行礼。

    王达通心中不满意,用蒙语说道:“我还是和记的理事呢,这怎么不说。”

    这句话刚说完,只见众多异族头人,扑通连声的都跪了下去。

    为首的是一个巴尔虎的头人,战战兢兢的跪伏在地上,用一连串的蒙语大声急促的说着话,把王达通都弄蒙了。

    “他咋了?”王达通问一旁的陈壮。

    陈壮面上的表情特别精采,半响过后才道:“回理事大人,头人们说,不知道大人原来是和记的理事大人,他们跪下向大人请罪,并且保证绝不会骚扰和裕升的官道,请大军以后不要再看到他们就开枪放炮了。”

    “嘿!”王达通心里也不知道是什么滋味,只能先感叹了一声。

    他的豪富是摆在外头的,幕僚,随从,护卫,加上华贵的衣饰,这些东西可是完全没有打动这些蒙古人,倒是一说出在和记有理事的身份,这些异族的头人们都是吓的魂飞魄散的样子,一个个都是两腿跪下,匍匐在自己脚下,毕恭毕敬,哪怕是被王达通拎刀砍过去也是不敢反抗的样子。

    “告诉他们,我会向军司上层反映的。”王达通的理事是花好几万银子买来的,要说一点不心疼也是不可能的事情,不过此时此刻,他倒是相当的庆幸:这银子花的值!

    ……

    张瀚的车队没有丝毫特异之处,就象他的马车一样,和王达通等大豪商的坐车相比反而要低调内敛许多。

    尽管内部陈设很不错,但外表看起来真的毫无特异之处。

    连孙敬亭的车都涮着两颗硕大的金星,这是很明显的军司主官级别的马车才能用的标识,一般的和记内部人员,不管是各军司的文职还是军方都会对漆着这标识的马车退避三舍,这是一种对高层人员的尊敬……两颗星就是军司主官级别,比现在军方的师级还要高一些,毕竟师级军官调回中枢,一般也就只能任军司副职,很少有军方人员直接任军司主职的。

    其实孙敬亭如果愿意,完全可以漆上三颗金星,他是政事官级别,比军方现在最高级别的梁兴还要高半级,梁兴只是副政事官,行军司的政事官,和莫宗通,常威等人的级别一样。

    政事官,只有李慎明,孙敬亭,孔敏行三人,其余的都是副政事官,级别要低半级。

    当然在讨论军政事务的时候其实是不必分正副的,不管是梁兴还是莫宗通和李东学等人,还有远在台湾的常威等人,在军政大事上当然都是畅所欲言,当然也不会存在谁的地位高些,就是谁一个人说话。

    总体来说,和记现在还是保有着质朴尚武和敢做敢言的风气,这是和张瀚的鼓励和以身作则分不开的。

    前方就是库伦城,这座城池还是只建了一半的样子,估计要想建成预期的目标最少还得好几十年。

    道旁有相当多的人在等着迎接,大量的穿着蒙古袍服的各部的大汗和贵人们,穿着红色长袍的喇嘛们,还有沿途跟着过来的野人部落的头人们。

    张瀚很关注那些野人部落,他知道几百年后还有一些鄂伦春人在森林里居住和打猎,特别是在俄罗斯的西伯利亚,还有相当多的鄂温克部落在冰天雪地里过着相当原始的生活,他们一样以打鹿为生,生食鹿肉,穿着鹿皮,在文明世界看来就是猎奇,但这些生活于此的人们肯定不会有那么轻松的心态。

    这些人是相当的野蛮,很多东西在此时的大明人眼里都是不开化的落后象征,但并不代表他们愚蠢,这些部落对力量的感觉就相当的敏锐,在大明国初建立奴儿干都司的时候,明军沿着江河与辽金故道一路北推,一路修葺道路和建立驿站,然后收降这些野人部落,这些部落的头人都是选择了与大明合作,沿途的大量驿站,几百个卫所,都是当初大明存在的象征。就是现在,没准这些头人手中还有几百年前大明赐给的银印或是敕书,只是他们没有如建州卫那样利用这些大明给予的条件真正发展起来,把大好时机给浪费了。

    现在这些人又聚集在一起了……这一次他们不是敬畏和记的武力,而是被现实的条件给吸引过来了……一天六分银子当护卫和做一些杂役的事情,比起冰天雪地餐风卧雪的打猎,这种活计不要太轻松!

    这些护卫也是叫商人们满意,他们打狼的技巧比商团兵要强的多,跟随几天之后,半夜就再也没有狼群来骚扰了。

    大股的商队,各族的护卫,蒙古人,喇嘛,他们穿着五颜六色的服饰,站在碧绿如洗的草地之上,绿草茵茵,构成了一副极美的画面。

    在这些人的对面,俄罗斯人则是有意站在了稍远的地方,他们当然也是出来迎接张瀚和他的部下们,但就是要故意做出一副较为矜持的姿态。

    他们当然也有资格这么作,和蒙古人和这些野人比起来,俄罗斯人更为强大和文明,他们与和记是合作的关系,也勉强可以说是商业上的盟友,他们因为强大而更有自信,当然不会如这些蒙古人和野人那样,对着和记的武力就是战战兢兢,如履薄冰,也不会因为一丁点的好处,就举族归附,替那些明国商人效力。

    俄罗斯人在外喀尔喀蒙古人这里虽然还算弱势,但他们身后就是广袤的国土和凶悍的哥萨克……

    就是因为这样的想法和背景,佩特林等人内心不乏紧张,但外表上却满是矜持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