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明1617 > 第七百五十五章 绚丽

第七百五十五章 绚丽

作者:淡墨青衫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52bqg.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炮口发出绚丽的火花,火舌喷溅而出,浓烟滚滚冒起,整个碧绿的草原上到处都是烟雾缭绕着,一颗颗炮弹发出尖啸,飞向对面的城墙。

    这一次蒙古人不仅笑不出来,而且损失极为惨重。

    城堞被砸碎,乱石崩空,城墙被击中,立刻凹进去一大片地方,砖石从半空中落了下来。原本平如镜面的城墙上立刻出现了大量的坑洞。

    有几颗炮弹落在城楼上,打的砖石瓦片乱崩,城楼上发出阵阵惊呼声,有人直接从城楼跳了下来,直接落在十几米高的地面上,发出砰的一声巨响。

    更多的大量的炮弹落在城头上,落在数千名完全没有防备的守兵中间,炮弹飞跃落下,再次碰撞在人群之中,无数人被炮弹击中,只是这一轮轰击,最少收割走了过百条人命,还有更多的伤者。

    第一轮炮击战果十分辉煌,而第二轮与第一轮相隔不过十几息功夫,火炮的清膛和重新装药装弹比火铳还要快些,在七人炮组的努力下,火炮重新复位,清膛,装填,然后再次点燃药包引信,火药包爆裂,喷溅火光,炮弹再出飞出,直奔目标所在的地方飞去。

    从张瀚的角度来看,这是十分壮观的景像!

    虽然有人在这种景像之下死去,但张瀚并不感觉抱歉,也未觉得遗憾。

    这是战争,你死我活的战争,而且在他们哀嚎之时,还是想想几十年前他们或是他们父辈曾经犯下的滔天罪孽吧。

    如果有人喜欢宽恕,喜欢以德服人,那尽管以自己的方式去做,在张瀚心中,此时此刻,他对眼前的情形只有欣赏,所有的一切,都是叫他感觉无比自豪。

    乱石崩容,鲜血飞溅,人被炮弹炸的飞起来,这些曾经纵横欧亚的蒙古铁骑的后人,曾经多次破边入口,给大明百姓带来无尽痛苦的北方狼骑,现在他们匍匐在炮火之下,他们如虫子般死去,或是重伤后不断的哀嚎着,甚至有不少看起来剽悍粗壮的汉子,在炮火中匍匐在地面上,被吓的浑身颤抖,甚至痛哭出声。

    连续十二轮的炮击之后,城头上一片死寂,只有浓烈的硫磺味道在城头弥漫着,还有轻烟不停的飘起,城头上到处是尸体,被炸裂的人不仅流出鲜血,连内脏也一起流淌了出来,到处是断臂残肢,人头,胳膊,大腿,人的肠子,鲜血横流,炮弹和碎石堆积在一起,长矛和弓箭扔的满地都是。

    梁兴在指挥车高处观察着,他感觉有些后悔,如果在早前准备好,在这一轮炮击后蚁附登城就很有可能直接破城了!

    毕竟北虏没有经历过这样强度的炮击,连续快速的多轮炮击直接把整个南面的城墙上的防御给打崩了,大量的城堞被轰碎,城头上一片混乱,到处是残肢和死尸,动作稍快的已经早就跑下城楼,躲在城角拐角处或是直接跑远了,也有人躲在藏兵洞里,俺答汗修筑的城墙仿效的大明军事体系,明朝的城墙多半都有内空的藏兵洞,城头上有不少北虏颇有急智,逃命之时炮弹呼啸而下,城头下方并不保险,倒是藏兵洞厚实的很,炮弹在城墙一面只是打碎城砖,打出小小的凹洞,很难砸破防御,威胁到藏兵洞的内部。

    南门的城楼也有多处破损,似乎还有梁柱被击中了,整个城楼上到现在还弥漫着剧烈的烟尘,令人视线不清,看不到究竟打成什么模样了。

    “大人,可惜了。”炮击停止过后,胆战心惊的北虏又上来一些人,但他们吸取了教训,没有扎堆在城堞附近,而是多半留在城下或是藏兵洞中。

    北虏在刚刚的炮轰之时崩溃了,但在炮击停止后,城中的贵族们重新逼迫牧民和甲兵们再次走上城头,这些人惊魂未定,然而只要城头上有人就代表着城防体系并未彻底崩溃,梁兴的遗憾就是没有在事前准备好云梯或冲车一类的器械,否则刚刚直接就破城而入了。

    “哪有这么简单。”张瀚微笑道:“困兽犹斗,北虏被我们四面合围,生路断绝,蚁附登城之后,北虏在城中还塞了好几万人,我军要付出相当大的死伤才攻的下来,这座城我是想早些拿下来,不过要付出相当大的死伤的话,那就得不偿失了。”

    梁兴点头道:“既然这样,一会隔半个时辰就叫炮兵打放一轮。辎兵和民夫正在做准备,下午就可以开始动作。”

    和裕升的炮兵一个弹药基数就是连续的十二轮轰击,这是根据每辆拖拽式炮车和弹药车的负载量来决定的,一辆大车除了拉运炮弹之外,还有储存在木桶中的弹药,还有相当多的火炮辅助工具,日后可能还会装运霰弹和榴弹,在高速行军时弹药车可能还要负担运载炮手,在目前来说,十二轮轰击之后,炮管也需要长时间的冷却,然后才能继续使用,整个火炮的基数弹药,也是在多次的拉练和实弹演练之后才确定下来的。

    刚刚的轰击,正好打完了一个基数,按梁兴的安排,估计这一天蒙古人都不能消停了。

    “也别太固定了。”张瀚提醒道:“否则到了点他们就躲起来,咱们这是提醒他们开饭呢。”

    梁兴笑着答应下来,一旁的李慎明难得的感慨道:“这样一来,这两天呆在城里的人,可真是度日如年啊。”

    ……

    下午时辎兵和民夫们已经准备了差不多的土方量,大量的麻包被投入使用,和裕升在物资上是向来不缺乏的,不仅仅是麻包,还有相当多的钢口十分锐利的铁铲和各种工具。

    两万多民夫加两万辎兵,一个下午时间挖出来的土方量已经是十分惊人。

    傍晚时分,辎兵们开始往选定好的地方堆积麻包。

    城中在这个时候已经经历了五六轮的炮轰,城北方向有也摆了半个团的炮兵,叫城头上的北虏尝到了南门这边一样的滋味,在辎兵们出现时,城头上只有少量的观察哨位还在,连南门的城楼都被轰塌了半边,这叫很多军司人员感觉惋惜……很明显,等拿下青城之后大伙儿就得花力气把城楼给修补好了,每轮炮击过后,都有不少视青城为囊中之物的军司吏员一阵鬼哭狼嚎。

    在辎兵和民夫们出现在阵前时,城头的北虏也是一阵骚动,可能是他们一时没有理解其中的含意,等第一轮的土包放置完毕,并且按工兵的指点加固之后,在城头的北虏眼中,一下子就出现了长二百步,宽三十步左右的半人高的土堆。

    很明显的,城头的北虏慌乱开来了,有人奔下城楼,应该是报信去了。

    张瀚等人饶有兴味的看着城头上的表现,他们都有望远镜,城头上的人在望远镜里象蝼蛄大小,他们惊叫,奔跑,脸上的表情隐约可以看的到,这是一种很有趣的体验。

    在战场上,人们似乎都变得残忍了,以看到敌人的痛苦和惊慌的表现为乐事。

    甚至一众文官都看的津津有味,眼前这战事对整个和裕升的大局十分要紧,这导致很多平时十分忙碌的文官都一起跑到青城这里来,对他们来说眼前的战事一点儿也不紧张,反而象是一种休闲和放松。

    天黑之前,终于有大队的北虏又重新跑上城来,张瀚看到似乎是有好多个台吉冒着风险跑上来看土丘。

    封丘距离城墙很近,正面距离只有一百五十步左右,辎兵和民夫如大群的蚂蚁一样,立好台基之后就开始向前蔓延,一个个土包被丢在台基之前,看到土丘向前,城头的人们明显慌乱起来。

    开始又有北虏向下射箭,这时候他们倒不是很担心被火炮轰击,毕竟二百步的距离太近了,连北虏也明白这个距离很可能会轰击到自己人,商团军这边不太可能放炮。

    但这个距离对北虏的弓箭又是太远了,城头的北虏一下子聚集了很多,密密麻麻的象一大群的蚂蚁,他们向下用力抛射,然而九成以上的弓箭射不到百五十步就落了下来,斜斜的插在草皮上,只有少数的箭矢能飘到土丘上头,然而在外围有一群战兵,他们高举着一人高的插牌,将大多数箭矢格挡在土丘之外。

    在这样的防御之后,只有少量箭矢能射中辎兵,最外围的辎兵又穿着锁甲,根本对这些力竭的箭矢不屑一顾。

    可能是看到弓箭毫无用处,城头上又是一阵忙乱,北虏开始操、弄起火炮来。

    城下根本毫无反应,北虏的火炮是固定在木制的炮架上,他们根本没有办法调整炮口平射或俯射,对正在进行土木作业的辎兵和工兵毫无威胁。

    等火炮打响之后,民夫们受到了一定的威胁,搬运土包的民夫中间有炮弹落下,弹起大块的草皮上来。

    “不要慌乱,不要怕!”骑兵们负责在两翼押阵,老钟骑在马上向有些惊慌的民夫们叫道:“鞑子的炮威力小,咱这里又是土又是草皮的,炮弹打下来跳不起来,甭理就对了。”